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96章 飞机艳遇沈斓曦(一)

第1096章 飞机艳遇沈斓曦(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还是想去拜访她神秘的要塞,但沈斓曦已经护住鼠蹊部,她把那双玉手紧密的夹在大腿根处,不管他怎么爱抚和轻敲她的手背,她就是不肯再让他越雷池一步,在屡试不爽之后,他不得不再把手掌插回她的双腿之间去寻求温存,就在他差不多要摸遍她那两截修长的大腿之际,飞机突然震荡了起来,由于这波乱流并不强烈,因此没有引起任何骚动或不安。

    不过才隔不到十秒钟,机身便接二连三又震荡了两次,这下子机长终于广播了,他说明乱流的状况以后,再次叮嘱所有乘客要系好安全带,而好像一直都没系上安全带的沈斓曦仍是充耳不闻,所以林天龙不但大幅度搓揉着她的右大腿内侧,心里更盼望着能够遇上一大段强烈的乱流,因为他开始在期待能有个好理由,以便让沈斓曦可以毫无顾忌的扑进他怀里。

    实在分不清楚老天到底有没有在帮忙,就在林天龙那个意念才刚兴起没多久,飞机果然又闯入了乱流里,这回连续两波较为激烈的摇晃,使安静的机舱内开始有了交谈之声,有人忙着在检查安全带是否扣好、有人则朝着漆黑的窗外不断张望,但是沈斓曦并没有动静,她双腿夹着他的手掌,依旧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那张妩媚动人的娇靥上并无丝毫慌乱,如果靠近一点观察的话,甚至可以发现她的嘴角带着一抹浅笑。

    林天龙的手滑向她的鼠蹊部,但她的双腕仍然护在那里,所以他故意用力抓捏着她的大腿,希望她会睁开眼睛或是松开腿根,不过沈斓曦就是不肯妥协,无论他加强多少力道,她还是不为所动的固守着阵地,弄到后来他只好将手掌插的更深,以便能够把她的纤纤玉指一根根地扳开,然而正当他刚勾住她两只手指头的时候,舱内忽然纷纷亮起了阅读灯,他原本以为有什么突发状况,结果是因为有人点了一杯果汁,已经醒过来的乘客几乎是全数跟进,因此空服员干脆端着餐盘到处分送。

    能派送饮料就表示乱流已然过去,虽然沈斓曦的反应不如他所预期,但她始终都任凭他上下其手的暧昧态度,却使林天龙满心欢喜,这意味着她不仅懂得主动,更乐于服从男人的诱导和指挥,了解此中情趣的少女并不多,若是能把这种女孩带上床,她们的表现保证是可圈可点、甚至堪称是万中选一的人间极品,一想到这点,他的左手就更舍不得抽离。

    林天龙并不想喝饮料、也不想被打扰,但那个马来裔的空少竟然主动将柳橙汁递到他手上,然后他还杵在那里用英语细声问道:“小姐,请问要不要喝点什么?”

    林天龙刚想叫他走开,没想到沈斓曦竟然张开眼睛望着他笑道:“帮我随便拿一杯。”

    这下子林天龙不得不将左手从毛毯里抽出来,他挑了杯雪碧给沈斓曦,并且帮她把餐盘放下,但是空少并没有走开,他继续装腔作势的问道:“小姐,需不需要我帮你送包花生或面包过来?”

    这次林天龙可逮到了,原来灯光乍明以后,这家伙可能才发现到沈斓曦的美貌,所以他不但藉机大献殷勤、而且那对色眯眯的眼睛一直盯着沈斓曦的俏脸未曾移开,假如不是天龙在场的话,搞不好他会坐下来缠着沈斓曦要手机号码,老实讲,这小子有些过头了,天龙放下杯子刚想要将他支开,谁知沈斓曦的柔荑已悄悄按在天龙大腿上,她朝那愣头青摇了摇食指说:“谢谢,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

    等那家伙走开之后,沈斓曦才拍了一下林天龙的大腿说:“你理他干什么?”

    看来沈斓曦虽然闭着眼睛,却能够纵观全场,天龙瞥着她那慧黠而娇憨的表情应道:“我就是懒得理他,所以才想叫他快点走开。?”

    沈斓曦俏皮地皱了一下鼻子,接着便歪头斜眼的将下巴挨近天龙低声问道:“你刚才究竟有没有睡着?都没有睡对不对?”

    那还用说?起先林天龙心里有点纳闷沈斓曦为何要明知故问,但继而一想,也许她是为了要保持少女的自尊才会故作迷糊,或是刚才周边曾有人窥探,所以她才故意要混淆视听,但不管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对她这招小小的障眼法他还是颇为欣赏,因此他也轻轻按住她的大腿说:“飞机抖了那么久,没被吵醒的人恐怕没几个。”

    对林天龙这四两拨千斤的答案,沈斓曦好像非常满意,他俩在相视一笑之后,她便一口喝干饮料,然后将杯子交给他说:“我要去后面散步一下。”

    后面指的就是洗手间,所以林天龙立刻起身站到走道上让她通过,这回他特别注意了一下沈斓曦的身高,果然是亭亭玉立,跟名模林志玲有着不相上下的身材,目送她走进十几码外的厕所以后,天龙便坐在外侧扶手上等待她的归来,这时机舱里的小夜灯还亮着,四处也都有着稀疏的人影在走动。

    沈斓曦很快就回来,她从背后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借过。?”

    她这句“借过”是用台语说的,林天龙等她落入座之后才问道:“你的台语应该就只会少数的几句吧?”

    她摇头应道:“不对,我的台语从小就很轮转,虽然我是客家人,不过我妈妈的娘家是本省人,所以我在外婆家都是讲台湾话。”

    天龙没料到沈斓曦是客家人,因为她看起来比较象是东三省那边的姑娘,所以他略感意外的问道:“姓沈的有客家人?”

    她用力点着头说:“当然有啰,我不就是?”

    看她那副娇俏而得意的表情,林天龙故意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们客家女孩是不是很多人名字后面都有个‘妹’字?”

    大概知道天龙提这件事的用意,沈斓曦也刻意趾高气扬的仰着下巴白了他一眼说:“哼,那是以前,现在哪有人再取那种名字?”

    林天龙满意的点着头说:“那就好,我还真怕有某个漂亮的小姐会配上一个可以用来考古的名字。”

    她朝天龙扮了一个可爱的鬼脸后才应道:“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脑袋里在想什么吗?”

    天龙看着她笑道:“知道最好,这表示某人的资质并不驽钝;不过我也听说客家女性个个都颇能吃苦耐劳、并且很会持家,这是真的吗?”

    她骄傲的挺起胸膛说:“对!没有错,算你还有良心,居然还知道我们客家女孩最大的优点。?”

    看她那副高兴的俏模样,林天龙立刻又话锋一转的说:“可是客家人的自私、小气和不合群也是出了名的。”

    沈斓曦并没反驳,她象是思索了一下以后才回答道:“唉,那其实是由某些历史事件和时空因素所造成的,因为我们客家人刚到台湾时常被其他族群欺负,所以才会不容易相信别人,但是现在已经不会了,那是我阿公那一代的事了。”

    林天龙没想到如此年轻的沈斓曦竟然也了解那些陈年往事、而且看样子她还相当清楚那段典故的来龙去脉,光凭这点他就不得不对她另眼相待,因为胸大无脑的花瓶他实在看烦了,能够碰到一个懂得关心土族人历史的时髦女郎,对他而言不啻是一股荒漠甘泉,因此天龙轻轻握住她的柔荑说道:“你住在市区吗?谈谈你的老家。”

    沈斓曦脸上露出向往的神情说道:“我家是在新竹市区没错,不过我最怀念的是北埔冷泉。”

    听到她提及北埔,林天龙马上接口应道:“我有在大学时候看过书籍和影像资料,听说在那里有座古色古香的祖厝很漂亮。”

    沈斓曦眼中充满回忆的色彩说:“嗯,北埔是有几栋老房子保存的很不错。”

    就从北埔开始,沈斓曦循着思绪一一为林天龙解说她家乡的地名和趣事,这个时候天龙没岔开话题,因为他明白这个远渡重洋的漂亮女孩对故乡还有着太多的缅怀及眷念,他随着她轻快而愉悦的语音到处去旅行,风城新竹的山光水色他的确陌生,然而能够跟着沈斓曦雀跃的心情一起飞翔,那份恬美的滋味可就千金难求了。

    机身又是一次小小的震荡,这回换她牵住天龙的手了,他们的话题也从“新竹风、淡水雨”,转换到晴空乱流上面,虽然窗外的夜空还是漆黑一遍,但天龙那五、六次令人惊魂的“乱流之旅”,却让沈斓曦听故事听到两眼发亮,当天龙添油加醋绘声绘色告诉她有两次感觉机翼就像快要被折断时,她不禁抓着他的手臂说道:“好恐怖!你这样常常搭飞机怎么都不害怕?”

    林天龙偏头凝视着她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不然你要我每回都搭独木舟出国吗?”

    她还是有点难以释怀的说:“可是真的很危险啊!还好我没碰到过那种大乱流。”

    天龙拍着她的手背说:“放心,我从小到大在炎都山深山老林里面探险寻奇的,我是九命怪猫,死不了的,要是老天爷真想要我的命,我不晓得已经死过多少回了。”

    沈斓曦并不清楚我曾经历过多少凶险,她只是再度皱着鼻头娇嗔道:“还九命怪猫咧,就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天龙没告诉她他差点就搭上一班死亡飞机的那件往事,那次只身去美国看望姐姐林玉妍只差一步他就登机,但在冥冥之中似乎有只手硬是把他从死神手上强拉回来,就在他办好退票手续离开机场之际,那班才起飞十几分钟的客机便在空中爆炸解体,全机无人幸免于难,不过他并不晓得飞机已经失事,当他出现在帮他送机的亚东哥面前时,亚东哥当场吓得脸色发白、冷汗直冒,宛如活见鬼一般,这时他才发现屋里的电视正在播报刚刚发生的空难消息,每个人都以为他在机上,而他却福至心灵、也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从鬼门关前转身退了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