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91章 回家途中番外篇:台湾美女留学生

第1091章 回家途中番外篇:台湾美女留学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龙把亚东哥家地址告诉她以后她还把那个地名复诵了一次,看样子并不陌生,不过他还是强调了一下:“不必上高速公路,走市区大概二十分钟以内可以到我家。”

    她点着头说:“我知道,不塞车的话十五分钟就够了,你来回省城多少年了?怎么好像对某些地方很熟悉?”

    天龙笑道:“从小到大经常来省城度过暑假,再把来省城上学加起来大概有几年吧,最远的去过美国,都是我爸爸和伯父带着我去的,最近去过的是日本,还有港澳台。”其实,林天龙除了在炎都山钻研中草药之外,小时候还常被父亲梁儒康和大伯父梁宏宇带着去过美国日本港澳台新马泰游玩过,开了不少眼界,涨了不少见识,所以,今天林天龙能够做到中西结合颇有见地,说到底内心里对父亲梁儒康还是亲情浓厚,不因父母离异而减分,对大伯父梁宏宇更是从小到大崇拜有加,只是此番因为大伯母柳雅娴的关系,多少对大伯父有些愧疚之情。

    她眼睛倏地亮了起来说:“我也是七年前才全家移民过来大陆的,就是国中毕业那年,哇,好棒喔!我也去过日本好几次,不过我不喜欢东京、比较喜欢大阪。”

    林天龙没告诉她他有多常去日本,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让她知道父亲梁儒康曾经在日本读过书、和大阪港及大阪地区的某些商人有点来往,然后才强调道:“其实,日本是没有本位文化的,以前学习中国,后来学习西方,整个国家都是盗版产物,唯一原版的就是其所独有的变态心理,当然了,至于城市建筑方面,我比较喜欢京都,因为那里简直就是中国长安古城的翻版,他们有许多大寺院都是仿唐朝皇宫的建筑模式盖成的,每次走在那边的街道,我就有礼失求诸野的感觉,下次你要是看到电视或电影把雕梁画栋的屋宇当成唐朝的皇宫拍,那都是骗人的,唐朝的皇宫是木造建筑,而且地基至少挑高五尺好让空气流通,这样木头才不会潮湿和腐烂。”

    美女颇具蕙质兰心,她听得懂林天龙的弦外之音,这也是他最高兴的一点,因为他最受不了市侩的女孩,但是此刻他已不再为她那十根彩色指甲和成串的手镯所困扰,当她用那澄明而专注的眼神看着他时,林天龙就知道她绝不是一个崇尚物质生活的女孩,或许她也正在重新对他评估,所以她忽然用一种很温柔的声音问他说:“你根本不象是个大学生,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林天龙顿了一下才应道:“喔,我只是从小就很爱钻研中草药、也看了很多书,所以没事时偶尔会乱写些东西。”

    听见他在写稿,她低下头好像在思考什么,不过那只是一转眼的时间而已,当她把头抬起来再度望着他时,俏脸上已浮现出一抹极其向往的神情说道:“我回台湾第一站就先要到垦丁去玩,去年时间太短,只玩到台南市区,这次我八月底才要回美国,一定要把垦丁跟东海岸玩个够。”

    林天龙点着头认同道:“不过东北角也别错过,我觉得台湾最美的还是东北角海岸。”

    她竟然露出一副茫然的表情问道:“东北角在哪里?”

    起初天龙感到相当意外,但继而一想,才意识到她可能不是住在台北,加上国中毕业就移民美国,所以有可能不知道,因此他赶紧解释道:“东北角就是基隆到宜兰这段海岸线,怎么?难道你不是住台北?”

    她开朗的笑道:“我从小就住新竹,那边我只去过九份。”

    原来如此,是林天龙自己被她的穿着打扮和言谈举止所混淆,所以才会想当然耳的认为她是台北人,因此他干脆用大拇指比着后面说:“那你男朋友住哪里?他会一直陪你玩到八月底才回去?”看来此女不仅在台湾新竹生活,后来还在上海居住,现在美国留学,最重要的是好像对省城还比较熟悉,天龙有些怀疑此女是卢省长或者孟厅长甚至大伯父梁宏宇派来的,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言谈之间自然要小心一些。

    她似笑非笑的?了天龙一眼才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大学同学,他住台北,我们只是一起回来而已,不过他已经七年没回来,我去年是隔了六年才第一次回来,所以他比我还惨。?”

    还好这朵鲜花没有插在那堆牛粪上,林天龙在暗自庆幸之余,不免关心的问道:“你全家都移过美国去了,你回来住哪里?”

    她意味深长的笑道:“我家在上海老家还在啊,借给亲戚住,但是我的房间一直保留着,怎么?怕我流落街头?”

    林天龙开始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同时沉潜多年的心境也被撩拨了起来,他并不想再玩这种游戏、甚至还会刻意去避免陷入这种情境,然而他蛰伏的心灵已经在轻轻地鼓动双翼,他知道自己如果再不收敛,今天一定会有事情发生,不过他就是有点想让它去飞,因为他也不明白为何这个女孩会越看越美丽?

    她一直盯着天龙看,好像有点诧异他为什么没答话,老实讲,这时候天龙正在犹豫是要悬崖勒马还是让感情再去放纵一次,在内心有所决定之后,他才凝视着她说:“没关系,如果那么可怜,你可以从垦丁游泳到上海,我收留你。”

    她呵呵浅笑着说:“好啊,那就到时候再说了。”

    也没注意到她是几时将鞋子脱掉的,直到她答完话后,忽然把双脚一起缩到椅子上时,林天龙才发现她的脚指甲也涂着暗紫色的蔻丹,不过吸引他的并非这个,而是她那副抱着小腿的逍遥模样,他象是猛地想起什么大事似的指着她赤裸的脚丫子说:“就是这个!我刚才一直想不起来该怎么形容你们这些留学生,原来就是这个,戴着时髦的太阳眼镜,可是老爱穿拖鞋或是打着赤脚开车,然后助手席这边一定会丢着好几双高跟鞋,红灯的时候甚至还把两只脚放在挡风玻璃上,弄的上面全是脚印,简直是率性到过了头,这就是我说的留美学生特质,台湾或者香港或者上海的大学生根本不可能如此。”

    她彷佛是被人发现了隐私一般,竟然有点害羞的拍着扶手娇嗔道:“啊,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这样开车的?哈哈????可是那样开车真的很舒服,而且换鞋子也方便,反正在加州大家都是这样开车的嘛。”

    林天龙不以为然的应道:“是吗?这样蹲着开车也不怕危险,还把车子当储藏室使用,每次我只要上了你们女孩子的车就开始头大。”

    她象是发现他有什么语病般的低声探询道:“请问,你都搭哪些女孩子的车子呀?”

    看着她那抓狭的眼神林天龙怎会不晓得她在想什么,为了制止她再胡思乱想下去,他便直截了当的告诉她:“我有姐姐和表姐表妹都在美国读书,我怎会不知道你们这些女孩子的坏习惯?”

    可是她继续刁难着他说:“那你干嘛不自己开车?”

    林天龙故意瞪了她一眼说;“平常当然是我自己开车,可是只要大家聚在一起,她们就不让我碰方向盘,每个都说我这套台湾的飙车法太恐怖,其实我倒觉得你们比较像暴走族。”

    她把身体躺得更低,然后双手抱着大腿一派轻松的说:“哪会?我爸爸就很喜欢坐我开的车。”

    这时舱内的灯光都一一被熄灭,只剩安全带的号志灯还亮着,不过因为椅背上的小电视登机时就已被全部开启,所以那些荧幕的屏光让周遭不会显得太过阴暗,林天龙无法确定她是否要休息,所以便征询道:“你要不要先睡一下?”

    灯光一暗,很多人都盖上毛毯准备睡觉或戴上耳机看电影,但她却是摇着头说:“不要、我现在一点都不累;对了,你除了打球平常还有什么嗜好?我爸喜欢钓鱼和摄影,他没事就背着相机到处跑,而且从来不喝酒,只喜欢泡老人茶。”

    林天龙有点难以置信的说:“怎么跟我父亲一样?不过我父亲现在主要是喝红茶,忙于公司业务,没有时间钓鱼了,相机也全收藏在电子防潮箱里,偶尔会拿出来拍个几张而已。”

    就从这时开始,她把全家七个人依序由爷爷、奶奶到小妹为止,通通为林天龙做了一番简介,当然,林天龙也没瞒她,她想从他这里知道的他也都如实以告,她既开朗又健谈,使得谈话的气氛非常愉快与融洽,若是不明究里的人看见他们如此热络,绝对不相信他们是萍水相逢、才刚认识三个钟头左右。

    他们互相表白也互有攻防,谁都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在应该有所保留的时候,他们都会适可而止的打住,以免造成彼此的尴尬或不悦,在她清纯的外表下,隐藏着成熟而善解人意的一面,这表示她见过一定的世面,但尚未被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所污染,林天龙已经彻底排除心中的疑虑,因为人类的眼睛最难伪装,而即使是在黑暗当中,她的双眸依然非常明亮动人。

    林天龙忽然明白为何她会深深吸引着他,答案就是这双彷佛会说话的眼睛,它有时带点淘气和慧黠的光芒、有时又带着某种期盼与渴望,但最深沉动人的却是它无边无际的那抹温柔,他不仅是似曾相识、而是太过于熟悉,当她默默的望过来时,他的心房便开始有了微醺的感觉。

    还有就是她说话时总是带着一股笑意,那种甜美的尾音宛如是回响在黑暗中的天籁,林天龙有时会忽略掉她的言词,而只顾着追随她的声音,因为在愉悦的聆赏当中,他只想跟着她的抑扬顿挫去尽情地享受与陶醉,话题是什么根本不重要,他担心的是这股心灵的悸动随时都会结束,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十几个钟头的航程是这么短促,机长啊,今天你就让这班航机尽量慢慢的飞吧!

    不知何时她已拿掉了发箍,在拢了拢额头的发丝以后,她忽然把右脸颊凑近天龙的面前问道:“这样有没有比较好看?还是我把头发拨到前面来会比较漂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