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90章 午夜航班邂逅美女

第1090章 午夜航班邂逅美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午夜零时的省城机场,104登机口的候机室里已经快要人满为患,也不晓得为什么这里的座椅总是不够用,只要你晚一点晃进来,保证只有站着当观众的份,虽然天龙并不愁这个问题,但是看到一大堆人像游民般的挤在各个角落或坐或卧,他就会有“省城人也不过如此”的感觉。

    天龙看了一下手表,应该是要准备登机的时候了,这班是省城飞往京城,途经炎都市的,然而这时扩音器却传来广播,又是误点,不过还好这次只会延迟十五到二十分钟,他靠在柱子上望着闹烘烘的人群,发现今天要飞回京城的高中学生很多,天龙估计他们至少有两个团体,年轻孩子一多,整个候机室也就更加人声鼎沸,他就快被他旁边那位胖小姐吵死了,她抱着一只刚从环球影城买来的劣质大白鲨,聒噪地就像睡不着的乌鸦,但是没办法。

    天龙接了一通杨丽菁和蔡琳琳从炎都市打来的电话以后,干脆就切断手机,然后一屁股坐在他的硬壳行李箱上再度综观全场,还是看不到半个美女,虽然有个体态非常高挑优雅的金发女人背对着他在看文件,但她的年纪少说也有四十五以上,她穿着黑色套装的姣好身影已经在他面前穿梭过四、五次,不过他对于外国女人毫无兴趣,因为刚刚和伯母柳雅娴若?嫂子双飞之后,他只想赶快飞回炎都市家中好好睡个大头觉。

    总算开始登机了,照例头等舱和商务舱的旅客以及携带婴、幼儿的人士优先,然后意外插入一批台湾旅游学生,天龙变成了第三批,由于他的座位一周前就已排定是12?C,所以登机时相当方便和迅速,不过天龙放好行李箱以后并未马上入座,因为他是靠走道这边,为了避免麻烦,他索性就坐在中央扶手上等他旁边靠窗的A座旅客出现。

    最后一批乘客过了几分钟才鱼贯而入,有两个年轻人伫足在我面前核对座位,然后那个提着一堆纸袋的女孩对男生说道:“这是我的位子,你的是十六排,要再过去一点。?”

    鼻梁以下长满青春痘、穿着松垮裤的男孩看了林天龙一眼,他的眼神并不是很友善,不过天龙也没理他,只是赶快站出来朝那女孩比了个“请入座”的手势。

    小姐倒是很客气的说了声“谢谢”以后便赶紧入座,但是就在她正忙着摆放手上的东西时,那个男生又走回来了,他用英语跟女孩子说道:“我不喜欢坐我旁边那个印度人,我想换到这边和你坐在一起。”

    女孩子也用英语回答他:“你怎么知道人家肯不肯跟你换?”

    男孩有点离谱的应道:“你跟他说他应该会同意。”

    别说天龙心里已经打算拒绝,就是那女孩也不以为然的摇着头改用国语说道:“要想换你就自己跟他说。?”

    那小子还考虑了一下才拍着天龙的右手肘说:“对不起,能不能麻烦你跟我交换座位,我们两个本来是在一起的,因为……?”

    天龙才刚系好安全带,本来想一口就回绝掉,但就在他摇手制止他继续用矫揉造作的英语跟自己说话时,刚好看到自己右前方那两排游学生也忙着在交换座位,整个走道顿时显得既拥挤又混乱,不过这一幕突然让天龙想到自己也曾在乘坐火车时遇到过,因此天龙临时改口告诉他说:“你讲国语我听得懂,不必跟我讲英文,好了,你是不是靠走道的位子?如果是靠窗的我就不换。?”

    机会他已经给了,那小子转头望着他的座位说:“好像不是……,麻烦你等等,我去确认一下。”

    他跑回去不到五秒钟便又过来摇着头说:“是靠窗的,而且那个人不愿意换。?”

    天龙也摇着头说:“那我就没办法帮你了,反正靠窗的位置免谈。”

    这时天龙身旁的女孩突然站起来说道:“我去看看能不能跟他交换我的位置。”

    她这一动天龙也只好解开安全带站到走道上好让她通过,她一边移动身子一边跟他说道:“不好意思,麻烦你再多等一下。”

    天龙懂她的意思,所以只点了点头并没说话,当她们走过去交涉时,他顺便观察了一下他周围的邻居,横排座椅并不是平行的,大约有半个位置的落差,右手边最靠近他的一排是四个女高中生、她们后面是一对白人老夫妻和两个看起来像是拉丁裔的女性,他后面则是一对中年夫妻,看样子应该也是台湾人,那老公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而他前面看起来是两个没有关联的男女,至少有六十岁的老女人坐他正前方,她左边那个较年轻的瘦子是个外国人,带着一副仿古眼镜,胡渣留得象是没钱买把较好的刮胡刀。

    天龙才刚扫瞄完左邻右舍,女孩子已经走回来说道:“没半个人愿意交换,我们就这样坐吧。”

    本来天龙就不在乎旁边坐的是谁,所以她一落座,他便立刻归位系回安全带说:“你们为什么买票的时候不先把座位划在一起?”

    她继续整理着东西说:“我是网络订的票,当时就差不多要拿不到机位了,所以根本没有机会挑。”

    看她有点莫可奈何的模样,天龙只好摊了一下双手解释着说:“其实我坐哪个位子都无所谓,不过坐飞机也好坐火车也好还是靠走道比较方便,上次我坐飞机去粤城时就因为把自己的位子让给一个小女孩,结果被换到夹在中间的座位弄很不舒服,所以现在非走道的位子我绝对不换。?”

    她似乎有点好奇的问道:“你为什要把位子让给那个小女孩?”

    天龙回忆着当时的状况说:“因为那小女生从上了飞机以后就一直哭,非要有位子可以让她垂着脚躺着睡不可,可是当时飞机上就只剩两个空位,加上没有人肯让位,搞得一大堆空服员都快被她父母骂疯了,所以我只好顾全大局,免得全机的人都不得安宁……”

    她相当不以为然的说道:“那又不关你的事,而且她父母一直骂空姐干什么?”

    天龙笑着答道:“因为错在航空公司,他们的地勤人员搞了个重复划位的大乌龙,所以人家当然得理不饶人,不过那对父母的态度也实在很恶劣。”

    “哇!”她睁大眼睛望着我说:“那航空公司的人不就很感谢你?”

    天龙点着头说:“应该是吧,因为那个请我帮忙的空姐到我要下机了都还一直跑来跟我道谢和聊天。”

    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你这次机票买多少钱?”

    天龙想了一下说:“是我伯母给我买的,可能刷卡刷了八百多块吧。”

    她神情愉悦的拍着手说:“那还是我买的比较便宜,我只花了六百五十块,我还一直怕会当了冤大头呢。”

    天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所以只好赞美道:“厉害,懂得精打细算。”

    但是她马上又有些沮丧的说:“可是机票还是越来越贵了,景气又没有好转,怎么机票价格几乎是三日一涨?我现在旅行可都要靠自己打工赚钱,这样寒假就不能去别的国家玩了。”

    这时机身已在开始移动,不过天龙估计离起飞最少也还要再等个一、二十分钟,所以他接下她的话题答覆道:“第一是石油涨价、第二是因为航空公司改变经营策略,他们现在是利用减少一半的航班来集中客源,再加上新航已经因亏损过巨而不飞省城京城这条航线,所以一碰到大假期价格就会不断往上调。?”

    她总算把东西整理完毕,在将两个纸袋子叠放在左脚边以后,她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反正我们也只能任人宰割,不过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这班飞机留学生还是好多喔。”

    天龙指着右前方那两排高中生说:“她们是旅游学生、不是留学生,这些只是趁着暑?说骄┏抢醇??烂娴奶ㄍ逍『⒆樱?芏喽蓟褂屑页ず屠鲜ε阕拧!

    她笑了起来说:“对啦,她们是来旅游的,不能算留学生,听说是整个学校都来了,分成好几批。”

    天龙摇着头说:“以台湾目前的经济状况不太可能全校学生都参加,可能只是几个特殊班级而已,而且这一大票孩子都没有留学生那种气质,我判断她们应该来自不同的三、四个学校,不过男生好像少了点。?”

    她咯咯轻笑着说:“留学生应该有什么气质?我怎么都不知道?”

    一时之间天龙也很难确定该怎么形容,所以有点沉吟的缓缓答道:“该怎么说呢……总之就是比较独立、比较活泼,也显得比较有自信。”

    她忽然眨着大眼睛看着我说:“那我呢?你看我像不像留学生?”

    天龙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但是人家既然存心考他,他当然也不能胡乱回答,所以他第一次转头正视着她,这时飞机竟然不像往常那样拖拖拉拉的穷耗时间,就在他眼睛为之一亮、心头也大感诧异之际,机身已经开始在加速滑行,由于引擎声大作,并不是适合讲话的时刻,因此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而她也落落大方的望着他笑,他俩大概都在仔细打量着对方,不过天龙是越看越想捶自己的脑袋,怎么自己身边坐了一个这么亮眼的美女自己都没发觉?之前自己的眼睛到底是在干什么?

    究竟是对她视若无睹、还是根本连正眼都没瞧人家一下,要不然怎么会不知道她长得如此漂亮?

    等到整个爬升动作完成以后,她才盯着天龙追问道:“怎么样?像不像?”

    虽然天龙已经注意到她那一手又长又装饰得极为新潮的指甲,这通常是上班族才会有的精心打扮,但他还是笃定的点着头说:“像!你念哪个学校?”

    她挺了一下胸膛带点骄傲的应道:“UCLA。”

    天龙强忍着笑意说:“又是UCLA的,不错,好学校,今年美国百大排名三十,世界百大也一直都有份,不简单。”

    她喜孜孜的应道:“排名第几我并不清楚,因为我是刚刚才申请到,本来我是读社区大学的,今年才获准可以转学;不过你为什么说‘又是’?”

    很细心的美女,听话懂得抓要领,天龙带着赞许的眼光看着她说:“因为上星期我在省城贵妃俱乐部才和三个UCLA的学生一起打球,他们都是第一次下场,二男一女,女的是广东姑娘,男生一个是白人、一个是台湾来的,都是日文系的,前几天他们才去日本早稻田大学参加暑修。”

    她两眼一亮的说道:“啊,本来这次我也想去参加,因为我也是读日文系的。”

    轮到天龙有些讶异了,他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也是日文系的?你转进去就是读三年级,那你很可能会跟他们变成同班同学。?”

    她点着头说:“应该是,不过你怎会认识他们、而且你刚才在偷笑什么?”

    果然是个厉害的美女留学生,天龙盯着她那张越看越标致的脸蛋说:“就在省城贵妃俱乐部高尔夫练习场练球时认识的,我帮他们调整了一下挥杆的姿势,后来台湾这个就约我带他们下场,因为那个女孩子第一次来练球提到她就读的学校时,就跟你一样先挺了一下胸膛才说,所以我才觉得好笑,是不是你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女孩子提到学校时都会来这么一下?”

    她又露出整洁漂亮的贝齿笑道:“有吗?我刚才有这样吗?不过老实说,打高尔夫球好贵喔,特别是练球。”

    天龙想了想说:“还好,美国练球是比中国贵,不过打公立的球场却很便宜,几乎就跟练篮球是同样的价钱,在中国打一场高尔夫可以在美国那边打三、四场吧。”

    她好像有意要透露某些讯息,这时突然很技巧的说道:“可是我男朋友打乡村俱乐部的就好贵,光会员证就要先缴两万,每次打球费用还要另付,而且每半年还要缴六百元的例会费,实在是贵的吓人。”

    记得天龙跟着亚东哥在高尔夫球场玩的时候,类似这样的话题,天龙不知已听过多少自认非常有身份地位的智障者在他面前刻意提过,尤其是港商台商直到今天还自我感觉良好的摆出一副冷艳高贵的姿态,却不肯正视如今世界早已不是港台可以俯视大陆人的现实,但是在无法确定她说这件事的动机和目的以前,天龙只能平淡无奇的回应道:“一张球证六、七十万台币还算是便宜的,我打的球队里面就有很多队友一个人就拥有两、三张会员卡的。”

    她大概也听得出天龙的弦外之音,所以语气忽然转为黯然的说道:“我也觉得没必要那么奢侈,辛辛苦苦赚的钱那样花实在很浪费,可是他又不听。”

    还好,看来她的物质欲望不是很重,所以天龙开始探询:“你男朋友是哪国人?”

    她耸了下肩应道:“台湾到美国的移民第二代,老实讲我不是很喜欢,可是洛杉矶的华人区就那么大。”

    天龙明白她的苦衷,也见过太多完全不搭调的情侣,因此他了然于胸的笑道:“一定要嫁华人的话,没什么好选的对不对?”

    她象是他乡遇故知的比着手指说:“对!真的是没得选,范围实在很有限,所以我曾经考虑过要嫁老外。”

    一听她想跟老外结婚,天龙差点就皱眉头,因为他已经开始有点喜欢这个性格开朗的美女,不过他还是未动声色的说道:“嫁老外一样要睁大眼睛看清楚,要是碰到那种习惯寅吃卯粮、老是靠贷款过日子的白人还不是百分之九十五以离婚收场。”

    她点着头说:“也对,他们都不爱储蓄,不过我觉得老外比较懂得享受生活,所以我真的有在考虑。?”

    这么出色的美女怎么可以落入洋人之手呢?天龙在心里暗自呼唤着她说:“小姐,这件事千万要记得爱用国货,否则就太便宜这些老美了。”

    不过那终究只是他内心里的声音,她不可能会听见,因此他改用声东击西的方式故意调侃着说道:“你既然是日文系的,为什么不考虑嫁日本人?我觉得嫁日本人比嫁老外可靠,而且日本人超爱宝岛姑娘的。”

    她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说:“哪有?我去年在东京待了两个星期,也没碰到半个男生来追我。”

    怎么?以超级好色闻名国际的日本男人全瞎了狗眼吗?这么棒的货色他们怎么可能放过?天龙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道:“不会吧?真的连个男人来跟你搭讪都没有?还是你身边已经有人?还是因为关谷神奇在中国爱情公寓呢!”

    她并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哎呀,可能是因为我太高了,日本男生都那么矮,我们华人也是矮的多,所以一看到我站起来大概就全吓跑了。”

    换天龙用斜眼看着她说:“你有很高吗?不会啊,看起来还好呀。”

    她风情无限的拨了一下秀发说:“有,我真的很高,我有174,你看,我平常都不太穿有跟的鞋子。”

    她边说边把并拢的双脚微微抬高,同时还把四肢一起伸直,那模样就宛如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可是在她娇俏的笑容和舒张开来的身体当中,天龙却看到了荡漾在其间的性感和妩媚,他仔细地又多看了几眼才应道:“你真的有一七四?可是我看起来好像没有那么高?”

    她知道天龙在观察她的身材,还故意慵懒地伸了一下腰肢才将双手抱在胸前说道:“就是174,所以我才考虑要嫁老外。”

    天龙的视线并未离开她的身上,那件时下正流行的七分紧身牛仔裤下露出两截线条优美又白晰的小腿,脚上的米色平底帆布鞋简单明了,最难能可贵的是她并没把肚脐露出来,只展示着大约两寸宽的腰身和小腹,但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才更叫人想一窥究竟,在那一小遍动人的肌肤上面,是一件长袖带帽的黑色套头衫,虽然她的双臂没有压在乳房上面,不过在灯光不足和黑色布料的掩盖之下,他无法真确目测到她胸部的尺寸。

    她似乎知道天龙的困扰,竟然适时张开双臂、挺起胸膛说道:“去京城要飞四个小时耶,好久喔。”

    天龙终于看到了,但是帮助并不大,因为衣服颜色的关系,那遍隆起的部份还是很难确认大小,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并非波涛汹涌型的女孩,不过他并没失望,大鱼大肉吃惯了,偶尔有个清粥小菜也不错,所以他盯着她的胸膛说道:“没关系,等一下吃完消夜睡一觉、睡不着就看电影,等送早餐来的时候,就差不多只剩两小时的航程了。”

    她可能肚子有点饿了,忽然探头搜寻着空服员的身影说:“什么时候我们才有东西吃啊?”

    这时天龙才发现她有戴发箍,所以额头显得非常整齐明亮,而且从她身上传来了淡淡的香水味,他一边揣测着那股似曾相识的味道到底是哪个牌子的香水、一边回答道:“南航很奇怪,他们会先推销免税商品,然后才开始送餐,如果你很饿的话,我可以先叫空姐给你弄碗泡面。?”

    她不信的说道:“他们哪有准备泡面?那要海航或中航才有吧?”

    天龙知道她不信的理由,不过这种事没什么好争辩,他只是告诉她:“有些空姐自己会准备,你想吃我就可以帮你弄到。”

    她摇着头说:“这样不好,还是等等好了,反正我也没那么饿。?”

    天龙看到两个空少已经把免税商品推出来,所以便指着她还剩半杯的柳橙汁说:“那就先吃点花生和饮料垫底,不过他们连花生都比中航的难吃。”

    她边端详着她那十根彩色指甲边点着头说:“我以前也都搭中航的比较多,要不然就是海航,华航我们家的人都不敢搭,不过还是搭马航最经济实惠,现在我出国玩的费用都要靠自己打工慢慢累积,所以能省则省便是最高原则。”就从这里开始,他们从比较各航空公司的优劣聊到一部份她去港台新马泰旅游的经验,但不管话题是什么,她始终不断在翻看着自己的双手,其实天龙早就看到她那十根修长的手指和画着蓝色图案的指甲,不过他故意装作视若无睹,因为他还在思索哪种行业会适合她这双漂亮的手去打工,老实讲,他开始有些忧心她会是特种行业的边际女郎,否则有几个大学生能把双手保养的比明星还精致优美?

    她也知道天龙在注意那些指甲,可能是他一直都没说话,所以她干脆把双手直接伸到他面前问道:“你看,漂不漂亮?”

    天龙由衷的赞美道:“非常漂亮!你那是彩绘的还是水晶指甲?留那么长你怎么做事?应该是套上去的吧?”

    她高兴的偏着头说:“我这不是彩绘、也不是水晶,我这是用凝胶画上去的,指甲还是我自己的,完全没有套水晶,不过一般人都用比较亮、比较喜气的颜色,我这次用的是深蓝色,因为现在是夏天。”

    其实她刚才把双手伸到他面前的时候,天龙一眼就看出那是波涛的图案,在占据约半片指甲的蓝色海浪上,点缀着一些细碎的浅色飞沫和溅起的水珠,整体感觉就是要帮你唤醒属于海洋的记忆,不过他没卖弄他这方面的专长,因为“凝胶”这个名词让他有点感慨,怎么女孩子的东西总是叫他们永远学不完?

    看着那五只葱葱玉指,天龙忽然有股冲动想把它们握进手里轻轻地抚摸,以前他从来不会有这种念头,然而今天他却开始有点走样,为了要尽快转移脑中的绮想,他只好正经八百的问道:“你的指甲留这么长,又修饰的这么漂亮,恐怕连敲键盘都很容易折断吧?你这样要怎么读书和工作?”

    她拨弄着左手的无名指应道:“不会???灰?肮吡司秃茫?还?艺飧?讣子械闶苌耍?膊恢?朗鞘裁词焙蛩毫训摹!

    她抓着那根手指凑过来想让天龙看清楚,那一瞬间他差点就伸手握住她的柔荑,不过就在要碰触到她手心的那一刻,他赶紧停下来指着她的手掌说:“哇,你的手指头怎么这么长、你有弹钢琴吗?”

    天龙并不是在胡诌,因为她的手指确实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修长,即使是身高比她更杰出的都一样,但是面对他的惊讶,她倒是习以为常的说道:“我是有练过钢琴,可是我的手本来就很大,你看,比你的还要大。”

    天龙摇着头说:“你的手掌并不大、是手指头特别长,再加上你的指甲长度至少有两公分,看起来就更可观。?”

    她想把手贴上来和他仔细比一比,但他技巧的避开了,因为他脑海里已经浮现那只纤纤玉手握住他生殖器的画面,假如让情况继续发展下去,他很怕自己会失控,毕竟这是在飞机上,欲火一来真的很难处理,若对象是自己的女人还好解决,然而她基本上还是个陌生女孩,他甚至连她姓什么都还不知道,因此他不得不踩下刹车,还好这时餐点刚好送到他背后的座位,他立刻顺势帮她把餐板再度放下来说道:“先吃饭再说,你选哪种餐?”

    她一边把左手那串不时会叮当乱飨的手镯退下来、一边眨着眼睛说:“我点海鲜面,你记得帮我要杯咖啡。“

    天龙也不晓得她身上到底带了多少行头,可以让她那么忙碌的收拾,不过他并没让她分心,等她双手一拍总算告一段落时,他也分秒不差的将咖啡递给她说:“先喝一口再开吃。”

    天龙陪她放弃鸡肉饭,一起品尝海鲜面,这顿消夜吃得很愉快,不过由于遇到小乱流,他的热茶无法供应,而她似乎兴致勃勃还想继续跟他聊天,所以他请空少先把他们的餐盘收走,果然她把餐板推回去扣好以后,马上挨近他低声问道:“那么,我应该叫你弟弟还是哥哥呢?”

    果然来了!天龙心头一片雪亮的应道:“顺着你的感觉走就好,你爱怎么叫都没关系,我无所谓。?”

    她俏皮地瞟视着他说:“现在被叫哥哥的好像都不是好人,而且我猜你应该还在读大学呢,所以我还是叫你弟弟好了。”

    呵呵,天龙在心里暗笑起来,这美女竟然真的是想要跟他过招,好吧,那就陪你玩玩,打定主意以后他便笑道:“你高兴就好,我没意见,搞不好你应该叫我小弟弟才对。”

    她听了咯咯娇笑着说:“你哪有那么小,你绝不可能比我弟弟年纪小,哈哈????你这个人有点奇怪。”

    天龙盯着她愈看愈动人的笑容说:“别太相信你所看到的表象,人的眼睛是很容易被骗的。”

    她象是偏头思考了一下,不过并未接续这个话题,在静静地审视了天龙一眼之后,她便开始切入另一个主题问道:“那弟弟这次是从省城要去京城探亲、还是从京城来省城玩完了要回去?”

    很好,要开始进入身家调查的阶段了,这证明天龙的直觉没有错误,她确实有心要盘他的底,反正他也没多少秘密,所以很爽快的便告诉她:“我既不是从省城去京城,也不是从京城来省城,而是要在中途炎都市下机的,这次在省城住了一个月、顺便办点事情,因为下个月在炎都山有场会议要开,所以先回去做准备。”

    这美女很有意思,她并没傻到对他的工作追根究底、也完全不想占他的便宜,她先主动说出她住的地区,然后才问他:“在省城你住哪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