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80章 梁亚东倾听天龙述说

第1080章 梁亚东倾听天龙述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一次我在你家偷听到你妈妈柳雅娴和你爸爸在房间聊天的时候,竟然让我知道了一个大秘密。你爸爸,也就是我的伯父,他是个早泄,现在好象勃起都有点困难,我没听清是一种什么病,反正他和伯母都很烦心着呢。可是他毕竟一直住在家里,我还是没有机会,后来你爸爸去香港考察了,我就知道机会来了,呵呵。”

    “来到你家以后,我就仔细观察你妈妈柳雅娴,总是一种忧郁的眼神,我就已经看出她是什么类型的女人了那是当然了,像伯母这样虎狼年纪而又风情万种的女人,赶上这么一个什么都差劲的丈夫,肯定是欲求不满的。可是她现在一个家庭妇女,就算憋的再难受,也很难出门主动勾引男人的了。”

    “像你妈妈柳雅娴这样性欲旺盛又欲求不满,而且闷骚的女人,我怎么会放过呢,我知道我肯定能实现我多年的梦想。我不断的用多年积累的泡妞经验,成熟而又幽默的语言吸引她的注意,我发现她现在对我特别的有好感。”

    “然后我就开始给她做按摩,不断的刺激她已经压抑很久的性神经。你知道吗,当我触摸到你妈妈柳雅娴滑腻的丝袜和香嫩小玉足时,真快忍不住了,想马上强奸她,可我知道欲速则不达,我忍住了。后来几天我按到伯母大腿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身体开始抖动,连内裤都湿湿的。”

    “伯父这块木头哪里懂得关爱女人啊,弟弟我每天都买一些对女人养颜美容的食品,还有一些比较高档的化妆品,小首饰之类的,干一些粗重的家务活等等,还有一些细节就不说了。我发现你妈妈柳雅娴看我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了,似乎充满了依赖。我还得感谢你的好学校,给我一个天大的机会,我可爱的亚东哥你也出差了,而若?嫂子也正巧回娘家了。哈哈哈。”

    “后来我又带着你妈妈柳雅娴去逛街,去公园游山玩水,两条胳膊都挎在一起了,她也没有拒绝。一提到你没用的父亲,就像扎你妈妈柳雅娴的心一样。有一次我还偷偷的看你妈妈柳雅娴一个人疯狂的自慰呢,高潮后还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那天我做了精心的准备,准备上你妈妈柳雅娴了,虽然弟弟我金枪无敌,可毕竟你妈妈柳雅娴是我暗恋多年的女人啊,而且有一个这么没用的丈夫,阴道肯定特别的粉嫩,特别的紧,我真的怕一时激动而失手了,事先就手淫射了一次。我要用我无敌的嘴和大**一次性的征服她,让她彻底的爱上我这个侄儿。”

    “那天晚上,我买了一瓶红酒,买了几个不错的菜,就和你妈妈柳雅娴一起喝上了,酒能刺激性欲啊。就在她脸喝的红扑扑的时候,我放起了优雅的音乐,点燃了准备好的蜡烛,搂着她跳起了舞。”

    “渐渐的,我们的身子越帖越近,从客厅跳到了卧室里,我的手不停的抚摩着她肥美的大屁股和柔软的腰,不停的诉说着情话。慢慢的伯母倒在了床上,我不停的抚摩她,亲吻着她的脸,耳朵,我们的双唇碰到了一起,你妈妈柳雅娴的舌头好软啊,口水那么的香甜。”

    “解开了伯母的衣扣和胸罩,两颗丰满的大奶子就暴露出来,我不停的抚摩着,吸允着红润的乳头,好敏感啊,乳头硬的像刚成熟的葡萄。你妈妈柳雅娴不断的呻吟着,趁这个机会,我慢慢的脱下了她白色的内裤。看着她粉红饱满的骚**,极其茂盛的**,那骚骚的味道,我就没出息的起立了,你知道吗,阴冒越多的女人,性欲就越旺盛,伯母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当我舔到她肥美的大**时,她竟然反应过来了,让我停下来,说她是我的伯母,我们这样是**,做着无谓的抗拒,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把我嘴上的绝活全用在你妈妈柳雅娴身上了,不断的**着,连小屁眼都舔了,手指也不断的抽插着,渐渐的你妈妈柳雅娴不说话了,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头,都她妈快窒息了。我才舔了一分钟,你妈妈柳雅娴就高潮了,骚**里面是一阵狂喷,让我喝了好几口。”

    “我提枪上马直接就插进了她湿滑的骚**,你妈妈柳雅娴开始了疯狂的呻吟,后来竟然主动的配合着我,搂住了我疯狂的亲吻,我换了几个姿势,足足操了她一个钟头,这期间不知道她来了多少次的高潮,最后都让我操的尿了,哈哈哈,这几年我第一次操**操的这么爽,你妈妈柳雅娴可真的是个十足的尤物啊。”

    “对了,在我第二次操到她高潮的时候,这骚娘们竟然在我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真的这一夜你妈妈柳雅娴的骚水把整个床单都喷湿了,真她妈的骚啊。”

    梁亚东真的听不下去了,不停的挣扎,可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而他的下面又一次不争气的勃起了。

    “第二天中午睡醒的时候,我听到她小声的哭泣,看到我醒了,就告诉我忘记昨天的一切,不要再错下去了,继续做她的侄儿。我看到她对我爱恋的眼神,就知道她的心属于我了。就开始安慰你妈妈柳雅娴,像她这么好的尤物,不能这么委屈自己,做一个真正幸福的女人,细节就不说了,呵呵。”

    “当我抚摩着她肥美的大屁股,问她是否爱我的时候,你妈妈柳雅娴红着脸低下了头没有出声,就是默认了。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我不停的操着你妈妈柳雅娴的骚**,她竟然还爱恋的舔着晚上咬在我肩膀上的伤口,问我还疼吗。一只小肥羊被大灰狼彻底的征服了。”

    “对了,这是一个多星期前的事情了,你妈妈柳雅娴说她要做我的女人,是我让她从心灵和肉体上都找到了做女人的感觉。她真的是太渴了,十几二十多年都没高潮过,也难怪,要是哪一天我没有主动操她,她就会坐到我的腿上,不断的摩擦挑逗我,叫我好老公,可是我还是喜欢她叫我好侄儿,听起来更刺激,哈哈哈。”

    “现在让我调教的连**,足交,**,甚至是**都会了,尤其你妈妈柳雅娴的口活真是天下无双啊,我爱伯母雅娴,伯母也爱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从今往后她是我的女人。”

    “亚东哥,我以前尊重你,现在仍然尊重你,因为若?嫂子,因为伯母伯父,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尊重你,今天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可以对天发誓。如果不信,你可以回家问你的妈妈柳雅娴,现在我放了你,该怎么办你自己琢磨吧。”

    弟弟天龙解开了梁亚东的绳索和嘴里的束缚,当时梁亚东的腿就软了,扑通坐到了地上,满脸的泪水。好像罗生门一样,梦里一个情节,现实一个情节,述说一个情节,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但是,梁亚东已经慢慢面对现实,接受现实了。

    他还能怎么办?那是他的父母家,他还能去哪?他还能永远不回父母家吗?一步一步的走到家,刚进了家门就听到了妈妈柳雅娴卧室传来的呻吟声,梁亚东知道弟弟天龙已经先回来了。

    两个一丝不挂的身体彼此的缠绵着,妈妈柳雅娴像一只肥羊一样用美丽的脸庞摩擦着弟弟天龙的胸膛,阴道里面白花花的**不停的流淌着。

    “好伯母,一天不和你,就憋得难受。”

    “坏东西,憋死你才好呢。”

    虽然这么说,妈妈柳雅娴竟然调过头,用俏脸摩擦着弟弟天龙勃起的大**,那爱恋的眼神对梁亚东来说简直太可怕了。妈妈柳雅娴伸出舌头不停的挑逗着天龙的**,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嘴一口吞了进去,不断的向下压,竟然全没入了妈妈柳雅娴的喉咙里,嘴里黄色的黏液不停的流出来。妈妈柳雅娴不停的吞吐着,抬起眼睛注视着天龙,天龙舒服的哼哼着。

    “伯母,你的骚嘴吸的我太爽了,我又想操你的骚**了。”

    妈妈柳雅娴吐出了天龙的**,主动撅起了肥美的大屁股,不停的摇晃着,回头深情的注视着她的侄儿。

    “伯母的好侄儿,好老公,来操伯母吧。”

    就在天龙准备插妈妈柳雅娴的时候,妈妈柳雅娴却从下面伸出了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阴户,暧昧的眼神能杀死所有的男人。

    “怎么了,我的骚**伯母,不想让我操你的骚**了。”

    “不要那么称呼人家吗,我……我想把伯母的处女给你,想要吗?”

    “啊?真的吗?我……我太想要了。”

    那娇嫩的小屁眼就像一朵花那样美丽,妈妈柳雅娴连自己最后一块禁地都要交给天龙了,这个十足的小混蛋,挨千刀的王八蛋。梁亚东心底又是暗恨,又是期待,又是刺激。

    天龙把妈妈柳雅娴阴道里面的**慢慢的涂抹到妈妈柳雅娴的小屁眼里,提起了青筋暴怒的狗东西就操了进去。

    “哎呀,好疼,疼啊,好象要裂了。”

    “伯母,你忍着点,要实在太疼的话,那就算了。”

    “不,伯母要给你,要做你的女人,永远做你的女人!”

    梁亚东真的不懂,为什么这么疼,妈妈柳雅娴还要坚持给她的侄儿,为什么?梁亚东看到妈妈柳雅娴**里的血迹,真的想阻止,可现在已经没有勇气了,阻止也是徒劳的,妈妈柳雅娴是心甘情愿忍受这非人的疼痛的。

    汗水顺着脸夹流淌到床上,妈妈柳雅娴咬着牙强忍着,天龙在不停的抽插着,淫荡的交响曲徘徊在觅乱的空气中。

    “啊……好侄儿,伯母终于把处女给你了,好满足啊,以后伯母什么都听你的,什么都都给你,给我的男人。”

    “使劲的操伯母,操你的女人。”

    “伯母是你的女人,永远做你的女人。”

    亲爱的母亲,当你在天龙跨下疯狂呻吟的时候,你想到爸爸和我的感受了吗?梁亚东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使劲的掐着自己那没用的**。梁亚东想起了父亲梁宏宇,爸爸你为什么那么没用啊,你知道吗?是你的无能导致了妈妈柳雅娴和天龙的出轨,可是再想想也不能完全怪父亲,毕竟他自己也不想变成这样啊。而且听妈妈和天龙的话里意思,好像爸爸梁宏宇已经知道了他们母侄俩的禁忌关系,好像还接受默许了母侄俩的不伦关系,梁亚东更是闹不明白了,可是心里又或多或少明白了一些。

    梁亚东更恨自己,为什么自己这么没有用,明明深爱着成熟丰满的妈妈柳雅娴,却永远也不敢向心爱的母亲表达。就算妈妈柳雅娴不顾世俗的大忌答应自己,可自己这些年性取向的变化,还有这早泄的**能让妈妈柳雅娴爱上自己吗?答案是根本就不可能,自卑感又一次刺痛了梁亚东那颗脆弱的心。

    天龙这个泡妞简直如探囊取物一样的小混蛋,自然能知道妈妈柳雅娴的弱点,不断的攻击着她,终于得偿所愿了,他那天生就为了玩弄女人的卑鄙的手段,超强的能力,让妈妈柳雅娴的身体和她的心完全属于自己的侄儿。而妈妈柳雅娴这个欲求不满的成熟女人在天龙的身上尝到了做女人的感觉,已经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梁亚东真的不知道天龙从哪里学来的手段,跨下的王八蛋不停的插着妈妈柳雅娴的处女禁地,手指竟然也在不断的玩弄着妈妈柳雅娴的阴户。

    “伯母,你的小屁眼实在是太紧了,骚**里面都泛滥了,告诉我,侄儿操的你爽吗?”

    “臭侄儿,伯母都快被你操疯了,啊……使劲啊,伯母的小屁眼生下来就是留给侄儿的,啊……”

    巨大的疼痛转变成了无尽的快感,天龙,你这个混蛋,你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妈妈柳雅娴一个纯洁的知识性妇女变的这么没有廉耻,在自己侄儿的跨下满口的污言秽语,为了满足自己无穷无尽的欲望,而不惜给自己的侄儿下跪。

    “我的好伯母,你真的太骚了,我要射给你,射你骚嫩的处女屁眼。”

    “好侄儿,给伯母吧,射进伯母的屁眼里,啊……高潮了。”

    看着无数次幻想的妈妈柳雅娴丰满的熟肉,梁亚东爱恋的舔着自己的嘴唇。妈妈柳雅娴,你的亲生儿子在你的心里究竟摆在什么位置啊?

    天龙白花花的**射进了妈妈柳雅娴的处女地,两个人不停的喘息着。而妈妈柳雅娴竟然转过身体,低下头**起了天龙污秽的**,清理着上面的**。妈妈柳雅娴抬起头暧昧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侄儿,天龙一把就搂住了自己的伯母。

    “龙儿,你是不是觉得伯母有点太骚了。”

    “呵呵,我就是喜欢伯母的骚样,伯母越骚就说明你越爱我。”

    “你真的这么想吗?别怪伯母,我已经压抑了几十年了,本以为就会这样郁闷的过下半辈子,可没想到让伯母遇到了你,这一天足足等了四十多年,伯母只会对你一个人骚。”

    “哎,老天真是不公平啊,我伯父那么差劲的男人竟然能娶到这么好的伯母,真是暴殄天物啊。还记得那天晚上第一次操伯母的时候,真的是回味无穷啊,在这之前你难道一直都没有感觉吗?”

    “臭侄儿,当伯母是傻瓜啊,你总是对伯母甜言蜜语的,还陪着伯母去看大爷大娘,对伯母像对你若?嫂子一样的亲热,还有那幽默的谈吐,伯母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只是伯母喜欢那种被男人无微不至的关怀,这些都是伯母以前感受不到的。”

    “呵呵,那以后我就让伯母真正体验做女人更多的乐趣。”

    “还有你这坏蛋每次给伯母按摩的时候,伯母的下面都湿的一塌糊涂的,那天你在厕所拿我换洗的湿内裤不停的舔,还用伯母的丝袜包裹你这大大的坏家伙,我都看到了。可不知道怎么的,伯母的下面就像触电一样,痒的厉害。我……我晚上自慰的时候,脑子里全是你这个坏家伙,伯母不停的提醒自己,你是我侄儿,我不能想你,可是却怎么也控制不了。”

    “哈哈哈,我想起来了,那是我在大爷爷大奶奶家里操你头一天的晚上的事。”

    “还说呢,我怎么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在大爷大娘家里就下手了。当你舔到伯母下面的时候,伯母真的快疯了,40多年了,第一次被人舔下面,真的好舒服,你不嫌伯母那里脏吗?”

    “呵呵,那骚骚的味道,嫩嫩的肉,简直太刺激了。”

    “当你插进伯母身体的时候,伯母的心就属于你了,没想到你竟然操了那么长时间,伯母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次高潮了。当时伯母简直像做梦一样,我好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

    “呵呵,可你还是醒了啊。”

    “是啊,可是当伯母醒来的时候,看到你熟睡的身子,伯母的心马上降到了底谷。”

    “为什么,难道还没有满足吗?”

    “傻瓜,就是因为伯母太满足了,就像获得新生一样的满足,心才会更凉。因为你是我的侄儿,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以后伯母失去你了该怎么办?我怕永远都找不到那晚的感觉了。可毕竟我是你的长辈,我们是有亲戚关系的,不管我心里再怎么难受,也得苦口婆心的劝你,因为这是伯母一个做长辈的职责啊。”

    “就因为我是你的侄儿吗?什么他妈的世俗礼数,全是他妈的狗屁,世俗礼数就应该让伯母那么好的女人一辈子都空守煎熬吗?”

    “还是你这小坏蛋的臭嘴,不停的宽慰着我,你这张嘴是专门为哄女人而生的啊。”

    “哈哈哈,我这张臭嘴是专门为伯母而生的,还有我这大**,哈哈哈。”

    “坏死了你,你知道伯母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吗?”

    “说来听听。”

    “虽然伯母给你解释我们是亲戚,劝你离开这里,以后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可是伯母当时心里好希望你能说服我,我好怕你听从了我的劝告,穿上衣服就走了,那伯母下半辈子可怎么活啊,现在想想都后怕。”

    “伯母好希望你能马上抱住我的身体,只要你抱住我,亲吻我,征服我,伯母就永远是你的女人了,什么都不管了。你这小坏蛋真的那么做了,伯母的心里前所未有的满足。哎,女人的心有时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完全属于那个征服她的男人了,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再也收不回来了,嘴上却总不愿意承认。”

    “以后你会更满足的,哈哈哈。”

    “伯母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回去炎都市吧,那里有你的事业,你的天地,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只要能努力,将来肯定会有出息。伯母这里也有点钱,将来支持你和亚东你们兄弟俩,好好伺候你和若?,希望你们都能有出息。伯母也老了,就给你和若?看孩子,你和若?的孩子也是你亚东哥的孩子,伯母轮流的伺候着你们夫妻。伯母不图你什么,只要你不嫌伯母这个老太婆,伯母就给你和你媳妇洗衣做饭,教育下一代,只要能经常看到你,伯母就心满意足了。”

    妈妈柳雅娴竟然要把自己积攒多年的积蓄拿出来给天龙用,梁亚东真的不敢想象,这是一种什么力量啊,谁能给自己解释啊。”看伯母说的,你永远都不会老,侄儿要一辈子都玩你的骚屁股,小嫩脚,每天都操你的骚**,我要取你,让你做我的媳妇,何况伯父也说了,私下里你就是我的老婆嘛。”

    听到天龙这么说,梁亚东顿时吓了一跳,看来父亲梁宏宇的确是已经知道妈妈和天龙的不伦关系了,而且已经接受和承认妈妈和天龙的禁忌关系了,可仔细想想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天龙可能只是一时贪图妈妈柳雅娴的美色罢了,估计以后他会放手的。

    可妈妈柳雅娴却轻轻的抚摩着天龙的头,那种眼神,依恋的眼神和激动的泪水,两人裸露的肉体竟然又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女人真的是太奇怪了,为什么妈妈柳雅娴明知道天龙在骗她,却还要那么激动,对他那么依恋呢?

    “龙儿,能听到你这么说,伯母就是死也瞑目了,我爱你,伯母永远是你的女人。”

    虽然心里特别的沉重,可这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了。唯一可一安慰梁亚东的是妈妈柳雅娴的心里还是有他这个亲生儿子的,他还是她最亲的人。看到母亲和天龙在一起那幸福的笑容,只能默默的离开,难道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径直的回到自己家里,梁亚东查阅了很多关于爱情,尤其是熟女类型的信息,他终于知道妈妈柳雅娴坚持要和天龙在一起的原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