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79章 梁宏宇柳雅娴林天龙推心置腹

第1079章 梁宏宇柳雅娴林天龙推心置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的,我一定加倍努力。”

    天龙和梁宏宇一起到了伯父的卧室,拿了雅娴伯母的东西到了自己房里。

    这时的雅娴伯母完站在那一动也不动,回想这一切。

    “你现在满意了,你伯父是多么的疼你,将他一生中最爱的人都给了你,你现在给我发誓,将来好好的孝顺你伯父,照顾他,听他的话,服从他的命令,不然我不认可你。”

    “我发誓,我孝顺伯父,照顾他,关心他,听他的话,服从他的命令,如有违背必遭天谴。”

    “好了,我发誓了,雅娴我们就寝吧!”

    说完,就抱起雅娴丢在了床上,一件一件的剥光雅娴衣服。

    然后慢慢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雅娴倒有些急了。

    “你在干什么啊,看你拿得意的样子。”

    “现在你是我的正式妻子了,不像以前,没有时间,都是激动的不得了,我现在过的是夫妻生活,当然要像夫妻啊,不能还像一对偷情的男女了,我的好妻子,现在你要好好的伺寝了。”

    在以后的几天里,新婚夫妻俩只要是欲望来了,几乎只要梁宏宇一转身离开一会就立即开始**,好多次,梁宏宇回来就碰到雅娴和天龙正在激烈的**中,刚开始雅娴和天龙还马上停下来穿衣服,次数多了,就习惯了。有一次在一楼客厅交欢被梁宏宇碰到了,梁宏宇马上像没有看见似的,迅速的上楼去了,天龙和雅娴见到如此,知道梁宏宇完全成全他们了,也就完全不再避讳了,继续进行激烈的**。由于这样三人关系反而越发和谐了。小夫妻之间也因为夫妻生活的圆满,而更加恩爱了。

    梁宏宇也因为放开了思想上的包袱,人反而轻松了。有一次,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梁宏宇看见小两口眉来眼去的,只好说,现在是吃饭的时候吃完了在亲热也不迟嘛,你们也真是的说完就埋头吃饭。等他抬起头时候,雅娴已经和天龙拥吻在了一切,天龙的手已经抚摸上了性感的乳房了,雅娴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梁宏宇。

    “好了,我不影响你们亲热了”说完梁宏宇就坐在长长的沙发上看起电视了。

    于是天龙和雅娴就在梁宏宇旁边的沙发上有拥吻在了一起。过来一会小两口就起来要出去散步。

    梁宏宇说道:“小心点,不要太亲热了,小心被熟人看到了,就麻烦了。”

    “我知道了,大伯父。”

    “宏宇,我知道分寸的。”

    “好吧,就这样,你们出去散步吧,我这几天又要忙于公务了。”梁宏宇到了这一步心满意足,也过足了瘾,可以安心去省府投入公务之中了。

    而梁亚东终于回家了,啊,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妈妈柳雅娴了,好想她啊,今晚一定请天龙吃饭,为了妻子梅若?,也为了妈妈柳雅娴。为了让妈妈柳雅娴更开心,他买了妈妈柳雅娴喜欢吃的水果,兴高采烈的回家了。

    梁亚东决定给他们一个惊喜,就悄悄的打开门,刚进去,就听到了莫名其妙的哼声,还有女人的说话声,听声音就是妈妈柳雅娴,是从妈妈柳雅娴的卧室里传来的。

    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梁亚东偷偷走过去一看,眼前的情景让他天晕地眩。他又揉了揉眼睛,又掐了自己的大腿,这是真的吗?

    他心中最圣洁的亲生妈妈柳雅娴,正全身裸露的躺在床上,双腿呈M型的躺在床上,脚上穿着黑色的丝袜。而一个熟悉的身影趴在妈妈柳雅娴的跨下,正用他讨厌的嘴**着我曾经出生的地方。

    他的身影梁亚东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正是自己的堂弟天龙,他正在玩弄着他伯母的阴户,一只手还揉搓着妈妈柳雅娴丰满的乳房,而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妈妈柳雅娴阴户的里面不停搅动着。

    “啊……好舒服啊,我的好龙儿,就是那里,使劲,啊。”

    听到妈妈柳雅娴的呼喊,弟弟天龙玩弄的更卖力了,妈妈柳雅娴的乳房变换着各种形状。看着妈妈柳雅娴裸露的身躯,那丰满的乳房,黑色的丝袜和森林,梁亚东的下面不知不觉的硬了,他的手不由自主的伸进了裤子里。

    “好龙儿,快给伯母吧,伯母里面好难受啊。”

    妈妈柳雅娴抬起头,用渴望又像乞求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侄儿,而弟弟天龙停止了动作,坏坏的看着梁亚东心目中最圣洁的妈妈柳雅娴。

    意淫归意淫,梦幻归梦幻,虽然也曾用脑电图机器接收天龙的梦境幻想,一直期望这一天的到来,可是一旦梦想成真,梁亚东内心还真的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妈妈柳雅娴,你难道真的要……,梁亚东好想冲进去阻止他们,就在他要迈出脚步的时候,理智战胜了他的冲动。如果自己当场揭发了他们,弟弟天龙当然是无所谓的,他只是一个不要脸的小混蛋,可自己的妈妈柳雅娴以后在自己面前还怎么做人啊,自己会失去她吗?如果传到外面,她这个省长夫人的尊严何在……

    只能默默的祈祷,妈妈柳雅娴和堂弟天龙在一起只是暂时想满足自己女人正常的欲望,就算是一夜情吧,以后妈妈柳雅娴还是好妈妈柳雅娴,不会和自己的侄儿纠缠的。

    梁亚东毕竟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妈妈柳雅娴,自己的豪门之家,不能冲动啊。

    “我的骚伯母,想要的话,就给侄儿也服务一下吧。”

    说着弟弟天龙就辟开双腿,坐到了床上,露出了巨大的狰狞的大**,妈妈柳雅娴媚笑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侄儿,用两只丝袜小脚夹住了弟弟天龙的**,来回的撸动着。

    “伯母,用你的小嘴帮我吸一会吧,呵呵。”

    “讨厌,上次都插进人家喉咙里了,差点没吐出来,你这么大的东西伯母都快窒息了。”

    啊?上次,原来妈妈柳雅娴和弟弟天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在梁亚东在外面考察的时候,妈妈柳雅娴和堂弟天龙他们……他们……已经……,梁亚东终于明白了弟弟天龙在听说自己要出外考察时为什么那么开心了,原来他是早有预谋的。

    虽然妈妈柳雅娴这么说,可是她竟然还是用她性感的嘴唇含住了弟弟天龙的**,来回的吞吐着,偶尔还用舌头来回的**着弟弟天龙的**,不时的抬起头笑吟吟的注视着弟弟天龙。

    这真的是梁亚东一直都暗恋着的妈妈柳雅娴吗?他心中最圣洁的母亲吗?天哪。

    “伯母,你弄的侄儿好爽啊,再深点啊,主动一点。”

    听到弟弟天龙的话,妈妈柳雅娴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小嘴努力的吃了下去。可即使这样,才吞进去三分之二左右。弟弟天龙抱住了妈妈柳雅娴的头就按了下去,而妈妈柳雅娴的喉管马上就突起了一块。

    “啊……伯母的小嘴真滑啊。”

    梁亚东心里一颤,妈妈柳雅娴不会窒息吧,他好想冲进去,可是理智战胜了心中的冲动,他看的出,妈妈柳雅娴是心甘情愿的,不是被弟弟天龙逼的,他该怎么办。就在他思索的瞬间,妈妈柳雅娴的嘴角全是粘粘的液体,眼睛里面都呛出了泪水。

    “哎呀,伯母最近的表现越来越好了,侄儿真的好爽啊,我想操你了。”

    弟弟天龙推倒了妈妈柳雅娴,用硕大的**对准妈妈柳雅娴就插了进去。

    “啊……伯母的好侄儿,快动动啊,伯母好涨啊。”

    妈妈柳雅娴和弟弟天龙怎么能这样?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毕竟妈妈柳雅娴是弟弟天龙的伯母啊,他们……他们这是**啊。为什么在弟弟天龙跨下的女人会这么快从妻子梅若?发展到了妈妈柳雅娴?梁亚东真是羡慕嫉妒恨。

    弟弟天龙的两只手揉搓着妈妈柳雅娴曾经哺育他的乳房,插入了他曾经出生的地方,不停的做着梁亚东梦寐以求的动作,可妈妈柳雅娴身上的人不是他,虽然梁亚东很明白母子之间是不可能的,可怎么也不应该是堂弟天龙啊。

    为什么弟弟天龙这么坏,却能让心爱的母亲做这种龌龊的事,难道人们平时说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是真的吗?摸着让梁亚东自己都自卑的小**,已经粘粘的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射的。

    弟弟天龙不停的亲吻着妈妈柳雅娴娇艳的脸庞,精致的耳朵,后来又吻到了妈妈柳雅娴性感的嘴唇,妈妈柳雅娴主动的伸出了殷红的香舌迎合着他的堂弟天龙,两个人不停的在对方的口中搅动着,吞噬着对方的唾液。

    而妈妈柳雅娴穿着丝袜的双腿夹的弟弟天龙越来越紧,随着时间的延续,弟弟天龙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妈妈柳雅娴的身体便开始了不停的抖动。

    “我的骚伯母,你又高潮了,里面好湿好热啊,呵呵,可我还没怎么样呢,换个姿势吧。”

    “讨厌,还不是你的坏家伙弄的。”

    亲爱的妈妈柳雅娴,你说的这是什么啊,难道你真的被弟弟天龙征服了吗?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吗?梁亚东又一次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大腿,真的很疼。

    妈妈柳雅娴的身体熟练的侧躺在床上,而弟弟天龙脱下了妈妈柳雅娴左脚上黑色的丝袜,妈妈柳雅娴白嫩的美足完全暴露出来,一根根青葱一样秀美的脚指头伸到了弟弟天龙的眼前,弟弟天龙却贪婪的一根一根的放入了嘴里,疯狂的**着。

    弟弟天龙跪在妈妈柳雅娴的跨下,对准亚东哥曾经出生的地方用力的刺了进去,疯狂的抽动起来,妈妈柳雅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停的呻吟着。

    “啊……好人啊,顶到伯母里面了。”

    梁亚东终于清楚的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地方了,简直是太美丽了,乌黑茂密的森林下面,两片红润而肥厚的**,不知不觉他的下面又硬了。他多想让插在妈妈柳雅娴里面的**是自己的啊,可只能是在梦里,母子之间的性事永远是一道不可能跨越的鸿沟,何况梁亚东自己也已经转变了性取向。

    妈妈柳雅娴秀美的脚趾上沾满了弟弟天龙的口水,而妈妈柳雅娴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房高亢的呻吟着。弟弟天龙厚厚的手掌啪的拍了一下妈妈柳雅娴的屁股,而妈妈柳雅娴却娇媚的冲弟弟天龙一努嘴,乖乖的撅起了母性十足的大屁股。

    妈妈柳雅娴跪趴在曾经只属于她和爸爸梁宏宇的床上,弟弟天龙就这样从后面再一次插了进去,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看着妈妈柳雅娴和弟弟天龙的默契,熟练程度就像是生活了多年的夫妻,他们在一起肯定不是几次了,甚至是……

    虽然梁亚东曾经很期望堂弟天龙能够实现他心中的愿望,可是他现在特别的恨弟弟天龙,可他又不得不佩服天龙对性爱的老练,现在已经超过半了小时了,可还是没射。他在这方面的战斗力是梁亚东的几十甚至上百倍。

    老天,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啊,让一个这么坏的小混蛋征服了妈妈柳雅娴,自己的父母为什么生了梁亚东一个这么性变态的家伙啊,出身好有什么用啊?出身好不如身体好。

    “龙儿,伯母不行了,啊……”

    听到妈妈柳雅娴的叫喊,弟弟天龙伏下身体,不停的抚摩妈妈柳雅娴曾经哺育过梁亚东的乳房,更加快速的抽插起来。弟弟天龙的大腿啪啪的撞击着梁亚东做梦都想爱抚的妈妈柳雅娴肥美的屁股,妈妈柳雅娴不停的甩动着乌黑靓丽的绣发。

    “好侄儿,射给伯母,我……我要疯了,啊!”

    “我来了,我的子孙要射给伯母了,我射,我射,我射了。”

    妈妈柳雅娴?我的妈妈柳雅娴?她……她竟然让自己的侄儿射进来,射进自己最神圣的地方,白花花的**顺着他们**的部位流淌下来。梁亚东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龙儿,别拔出来,伯母好喜欢这种感觉。”

    四条腿交叉在一起,弟弟天龙不停的爱抚着亚东哥亲爱的母亲,吻着妈妈柳雅娴白皙的脖子。

    “龙儿,我爱你,从骨头里爱你,你爱伯母吗?”

    “傻伯母,我早就告诉过你了,我当然爱伯母了,呵呵。”

    “可伯母还是想听你说,伯母每天都想听你说爱我。”

    “爱你,爱你丰满的大奶子,爱你滑嫩的丝袜小脚,爱你骚熟的大屁股还有那美丽茂密的森林,呵呵,当然最爱的还是伯母这个性感成熟的女人了。”

    “只要你爱伯母,我什么都听你的,伯母永远是你的女人。”

    妈妈柳雅娴满面桃花的注视着弟弟天龙,竟然低下头亲吻着弟弟天龙的乳头,爱抚着他的胸膛。看着妈妈柳雅娴暧昧而又坚定的眼神,梁亚东彻底崩溃了。

    妈妈柳雅娴,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就算爸爸满足不了你,你也不应该和自己的侄儿**啊,你是大他20几岁的长辈啊。就算真的**了,你也不能做自己侄儿的女人啊。看着此时淫荡的妈妈柳雅娴,梁亚东知道以前慈祥美丽的母亲只能成为他美好的回忆了。

    很多事情就是如此,事前总有这样那样的期待,而一旦事情发生了,心底却又一时半会难以接受,梁亚东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让他撕心裂肺的家,走在狭小的街道上,回想着过去的一幕又一幕。堂弟天龙这个可恨的小混蛋居然把他的泡妞的绝招,竟然全部用在了亚东哥心爱的妈妈柳雅娴身上了。

    第一是用眼睛看女人,看是什么类型的女人,那梁亚东的妈妈柳雅娴究竟是什么类型的女人啊,是欲求不满型还是闷骚型?为什么弟弟天龙的眼神这么毒辣啊。

    第二是男人的嘴,他一定用尽了花言巧语来哄骗妈妈柳雅娴,而且还用他这张臭嘴……

    第三,他那超强的……

    可是天下那么多女人,弟弟天龙为什么偏要选择我的妈妈柳雅娴啊。我该怎么办?思来想去,梁亚东还是决定先瞒着妈妈柳雅娴,他要单独找弟弟天龙谈谈,争取让他看在亲戚的份上能主动的放弃纠缠心爱的妈妈柳雅娴,乞求老天保佑吧,梁亚东特地虔诚的拜了拜,希望自己的愿望能实现。

    弟弟天龙的手机通了,他说他正在买东西,他们约好了一会在一个小树林里面见面。大约10分钟,弟弟天龙准时来到了他们见面的地方,手里还拎着一个包。

    “呵呵,亚东哥好久不见啊,什么时候回来的?走,兄弟请你吃饭。”

    呸,我还能吃你请客?看到天龙强壮讨厌的身躯,坏坏的笑容,虚伪的表情,梁亚东就气血上涌,本来想的好好的话,顿时就九霄云外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胆子。

    “天龙你这个小混蛋,少和我扯淡,我找你就几句话,我请你来是给若?借种的,可是没有请你来勾引我妈妈,你赶紧离开我的妈妈,不要再纠缠她了,从我的家里滚出去,你们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以后我们就当谁也不认识谁!”

    “亚东哥,你……你……你都知道了?”

    “废他妈什么话啊,赶紧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否则告你强奸,连若?的事儿一同告你强奸,让你坐牢。”

    “哈哈哈,告我强奸?操你妈的,是你请我来给若?嫂子借种的,既然你都撕破脸皮了,我也就没什么隐瞒的了,我和你妈是你情我愿的,如果我进监狱了,你妈就得守活寡了,她肯定得恨你。亚东哥,你是不是自己得不到,对我羡慕嫉妒恨呢?想起你妈那骚熟的大屁股和那软的腻人的小骚**我就受不了,哈哈哈。”

    听着天龙侮辱妈妈柳雅娴的话,看着他狰狞的面容,梁亚东真的要疯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弟弟天龙的胸膛就是一拳。

    “我操,你给我挠痒痒呢,亚东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手段,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我不信,你是王八蛋,你强奸自己的伯母,你该死,我不能原谅你,你一定是给妈妈用了什么缺德的药物了,然后强暴她。”

    心里有很多骂他的话,可梁亚东却骂不出来,对着他又是一拳。

    “我操,你还没完没了啊,看我给你点厉害瞧瞧。这些工具本来是准备给你骚熟的妈妈用的,便宜你小子了。再告诉你,你太小看你弟弟我了,凭我泡妞的本事还用的着下药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弟弟天龙说完从他带的包里拿出了一条黑色的绳子,像对付一只小鸡一样把梁亚东抓起来,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他绑在了一棵大树上,还有一件好象是黑色的内衣堵住了他的嘴。梁亚东现在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得到父亲梁宏宇还有卢省孟厅的高度赏识了,自己还几乎没怎么样。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你王八蛋。”梁亚东呜呜噜噜的叫道。

    “操,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哥哥的份上,我一拳就能让你住院。我现在就从头到尾告诉你整个事情的经过,信不信由你,现在你不想听都不行了,我不能让你污蔑我的人格,呵呵。”

    人格,这个王八蛋还有人格吗?背着自己的伯父和堂哥,和自己的伯母**,这就是他的人格吗?梁亚东不停的挣扎,可是一点用都没有。他曾经通过脑电图视频机看过天龙对于妈妈柳雅娴的意淫,那是一个情节,如今亲眼目睹的是一个情节,接下来他没想到天龙讲诉的又是一个情节,梁亚东热血沸腾,满心激动不已。

    “其实我喜欢你妈妈柳雅娴已经很久了,我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雅娴伯母那白嫩的脚趾,丰满的奶子,红润的乳头,肥美的大屁股,还有那鼓鼓的骚**,从小到大这些年杀了我多少的**啊。”天龙眼珠子转了转,看着亚东哥开始深情款款的叙说起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