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70章 夫目前犯柳雅娴(三)

第1070章 夫目前犯柳雅娴(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嘀嗒小说网需要您的支持!

    嘀嗒小说网需要您的支持!

    半夜时分,梁宏宇晃动的床上动静给弄醒了,觉得自己睡着的大床在有节奏的震动,仿佛地震似的,可是他清醒知道却不是地震。$$^嘀嗒小说网^他眨了眨眼睛,让混沌的大脑清醒一些以后我马上明白了此时身旁正发生着什么。于是梁宏宇悄悄地转动了自己的脖子,顿时那靡的画面印入他眼帘:妻子柳雅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自己床上,回到了自己身边,可是她并不是一个回来的,本该盖在妻子雅娴身上的薄毯掉落在床下,身材修长的她此刻在天龙的身下显得丰腴圆润玲珑可人。而天龙现在正用他自己那根硕大的猛烈地顶送着。妻子雅娴的一双**也被他架在肩膀上,她的声音也已变得如猫一般凄励绵长,好象在压抑着什么似的。

    “轻点,别吵醒了你伯父!”

    “伯母,我晓得的,我从小崇拜伯父,就像我从小仰慕伯母您一样,因为崇拜伯父所以更仰慕伯母您,而仰慕伯母您所以更崇拜伯父,伯父只不过现在是英雄迟暮而已,我替伯父疼爱你,伯父会理解我的。”没几分钟天龙就到了关健的时候,于是便一刻也不敢耽误,摇动的腰身如般轮番冲击,一时间就汗如雨淋、气喘如牛,一颗颗汗珠晶莹剔透爬落到了他的胸膛,像是嵌在身上的钻石一样闪亮。又狂顶猛冲了二十多下后,再也忍受不住来临的他终于将自己的精华给释放了出来。而妻子雅娴也被捎带着脑袋后仰,死死顶住了枕头,双手还拽着床单,气息幽长地发出了一声轻叫:“啊”那声音尾调像吹过虚空的风般绵远,随即消失不见。而接下来,只有死一般的静寂,从妻子雅娴躺着的角度来看,驭御在她身上的天龙此时如同变成尸体一般倒塌下来。

    卧室里又恢复了宁静。不过他俩略带急促的喘气声还是能够听的非常清楚的。

    过了一会儿,只见天龙从床上起来转头看他。不想被他们察觉的梁宏宇连忙闭上了眼睛装睡。正在这时妻子雅娴那慵懒娇弱的说话声传进了他的耳中:“你这个坏蛋!就知道折腾我!都半夜了还要这样!”

    “嘿嘿,伯母,谁让你这么美,这么性感,我都恨不得死在你的肚皮上啊!”只听天龙语气轻佻地低声回答。

    “讨厌啦你!”听到天龙这么说,妻子雅娴便有些羞涩的娇嗔道。

    “哎,伯母老婆。请你去炎都山游玩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去吗?”此时梁宏宇听到龙儿问着妻子雅娴。

    她听了以后顿了顿才小声回答:“嗯,好吧。反正现在我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听你说过炎都山有个山洞蛮好玩的,到时候我和若瑄一起去玩玩看看。”

    “别的不敢说,全程陪同你们游玩炎都山大小山洞那是没问题的,你看过之后就知道什么是仙宫洞府了。”只听天龙在妻子雅娴说完之后和她这么说着。

    “呦!对我这么好啊!”听着他的保证,妻子雅娴似乎很高兴,回答的语气里也带着欢乐。

    “那是!谁让你是我伯母,更是我老婆呢!我当然要对你好了!不然让你把我给甩了那我找谁说理去!”天龙此刻也带着戏谑的口气对她说着。

    “小坏蛋!”妻子雅娴听到他的调侃可能有点儿不忿,于是便娇嗔了他一句。

    “嘿嘿。”天龙笑了笑,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紧接着梁宏宇就听见了妻子雅娴传来“唉呦”一声,两人的嘴唇似乎又吻在了一块儿,正发出“啧啧”的吸吮声。于是梁宏宇再次偷偷把眼睛睁开,看着他俩的亲密镜头。

    两张像干渴已久沙漠般的嘴唇此刻正紧贴在一起,唇齿相交。互相口中的津夜也不停的涌入对方的唇腔内。吻了一阵,天龙的嘴就离开了妻子雅娴的朱唇,趴在她的胸部上,轻轻用嘴唇舔舐着她的和周围雪白的肌肤,然后再向下,吻着她的肚脐,随即转移向下一个目标。妻子雅娴原本静静地躺着,听任他的抚摸和爱抚,随后便抓住他,把他拚命往上拉,细腻的香舌老练得像蛇须一般从口腔滑出,舔舐他的胸膛和嘴唇,整个雪白的身子上下跃动,双手紧紧挽着他的胳膊,热烈的回应着。之后他把视线转移到了妻子雅娴的,注视了一会以后他喃喃地赞美着:“宝贝伯母,你那里的味道真得很可爱。”说完就俯下脑袋,嘴唇轻抚起那里。

    妻子雅娴也好似故意地把双腿展开,把那一处呈献到了他的口舌里,并且添薪加火一般扭摆起了臀部,她的脸上此刻也浮起了愉悦的笑意,看起来她喜欢天龙用他自己那长长的舌尖这样触碰。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使他加重了喘气的鼻息,再次生起了的他又一次趴上了妻子雅娴的身体,吻起了她的朱唇。一时间只见两人嘴唇的咂巴声与急促的喘息声,天龙尽量把亲吻时间拖得很长,并不急于向妻子雅娴发起进攻,而妻子雅娴的身体处在紧绷的状态下,一双手也显得很是贪婪。她双手托起他的脸,在他的头发上抚摸,在他精壮的胸肌上捏拿,更捧起他坚挺的如获至宝般的。而他也快速地下床,蹲在床底下,双手捧着她圆润的臀部,埋下脸,舌头徘徊在她的双腿间,好象捧着一颗新鲜的椰子似的,拼命啜吸她的液解渴。

    还不时的滑开下巴,吸血鬼似的停在她的大腿内侧,又舔又咬,舔咬够了,又一路过关斩将,往另一面挺进。

    “呃——哦——哦——快点给我——老公——快点!”

    此时的妻子雅娴已经被他撩拨的把持不住了,朱唇里发出浪的呢喃声,同时双腿也想努力挣脱,整个身子扭曲得如同蛇一样。知她难抑火交织,天龙马上就用手把着在她的抹了些液在上,然后描准了她的,扭动挺送腰身,将那东西缓缓的推了进去。就听得“噗哧”的一声脆响,那根东西一直抵到她的深处,妻子雅娴顿时喜形于色的承受着,啧啧地咂舌称叹,将翘臀高高凑起,口里咿呀有声,紧眯住那双眼睛,沉溺地享受起来,就如同进入了仙境般美快无比。丝毫没有顾及旁边有人,而且还是她的丈夫鼾声如雷。

    天龙此刻也尽力地拉大了冲刺的幅度,把舞弄得上下翻飞,撞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剧烈。妻子雅娴娇声屡屡地呻吟,一头波浪长发在床上摇曳的媚态尽现,她的那一处在天龙强有力的侵略中时而畏避似的闪闪缩缩,而有时贪婪的时候却频频地迎凑不迭。两人就这样意乱情迷,忘记一切的癫狂,持续得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候。又是一阵狂抽滥送之后,妻子雅娴竟自己腾过身子翻下了床,弯曲着自己光洁的玉背就趴到了床沿,撅起那丰满的翘臀。

    天龙立即将她的两片臀瓣掰开了些,手把着那根早已湿漉漉的一挑一拱,把她拱得身子一纵,头也就抵到了床上,随着她在他的覆盖下娇弱的呻吟,两个人的又融合到了一块。妻子雅娴此刻趴落在床上的身姿看起来荡眩目,纤腰摇晃着如扬花拂柳,呻吟声也源源不断地从口里吐出。天龙见她这样,更是大抽大送大起大落,那根东颠西狂深抽浅送,弄得妻子雅娴头晕目眩,猛然扑倒又不甘耽慢耸身迎凑,嘴上还不忘小声嚷嚷着:“不要停——不要停——快——快!”而天龙更是不顾及一头汗水如遭雨淋,身上的汗珠甩得到处都是,拼命挑逗着、运动着,时而在她的玉颈、耳垂留下热吻、轻嘬,甚至还会处处留下啃咬过的齿痕。

    妻子雅娴也积极地响应着,越来越亢奋起来,终于伴随着一阵长长的娇吟之声,攀上了巅峰。与此同时天龙也来到了激情释放的边缘,一边闷哼着一边将热流喷射到妻子雅娴深处。

    完事以后,天龙疲惫地仰面躺在床上,目光则凝视着欢快过后的妻子雅娴,眼睛里深处的火焰在渐渐地熄灭,而妻子雅娴此刻**着身子靠在他的怀抱里,她缭乱的波浪长发盖住了她的一半面容。过了一会儿,天龙温情脉脉地伸手把滑到了她的眼睛的头发抿到她的耳后,然后深深的用嘴亲吻着她的朱唇。彼此间温存着,回味着刚才那激情四溢的欢爱。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被梁宏宇尽收眼底。

    梁宏宇强压住心头燃烧的欲火,等待着明天妻子和天龙继续的激情的表演……

    翌日早晨,梁宏宇先是堂而皇之早早出门,然后中途又悄悄返回,躲在杂物间暗中偷窥。他知道自己一离开,妻子柳雅娴和侄儿天龙自然就无拘无束毫无顾忌了,不一会,妻子柳雅娴就把饭做好了。天龙殷勤的帮着妻子整理餐具。

    “来,伯母,伯父一早就走了,你坐到我身上来吧,”

    帮天龙和自己装上饭后,妻子柳雅娴坐到了天龙对面,笑吟吟的看着天龙:“吃饭了,坏蛋。”

    “恩,伯母说话不算数,”

    天龙不依的撒娇,端起碗就蹭到了他伯母跟前。妻子柳雅娴笑着躲开,:“干吗,坏小子。吃饭了啦。”

    “伯母你不坐在我身上我就不吃。”

    天龙放下了碗。妻子柳雅娴笑了:“坏蛋啊,伯母是怕你累了,吃完就不能做了。”

    “伯母来嘛,伯母来嘛!”

    天龙见他伯母松了口,一把就抱过他伯母娇小的身体。对于健壮的天龙,妻子雅娴虽然丰盈的身体依旧是娇小的。

    “伯母喂我吃,”

    天龙抱着他伯母,撒着娇。

    “真拿你没办法,这么大了还要伯母喂,羞羞脸啊。”

    妻子雅娴笑了端起碗,就象在天龙小时还不会咀嚼时那样,将米饭放进口中,稍稍的拌一下,天龙张开了口,妻子雅娴就将嘴凑了上去,把嘴里的饭吐入天龙的口里。

    “好香啊,伯母。”

    天龙咀嚼着他伯母吐入他口内的实物,开心的道。

    “坏小子,吃饭也不好好吃。”

    母侄俩就那样戏谑着,嬉笑着进行则他们的早餐。^滴答小说网^几乎回到了天龙幼小的时候,所不同的是天龙在吞入实物后会吮住他伯母递过来的舌头,亲吻了。

    这种荡的喂食游戏很快的让他们的高涨起来。天龙的手又不老实的伸进了他伯母的衣服里面,捏弄起他伯母的来。渐渐的妻子雅娴就受不了天龙的挑逗了,脸也开始红了。

    天龙慢慢就将他伯母的睡衣扯到了腰部,妻子雅娴挺起**的上身,抱住了天龙的脖子。轻微的叹息起来。天龙专注的逗弄着他伯母胸前涨大的兴奋的,手指在妻子雅娴那红肿的上拨弄,揉搓。又将妻子雅娴紫嘟嘟的头含进嘴里,轻轻的咬弄**。妻子雅娴的呼吸声急促起来,刚刚没有得到宣泄的现在在急剧的升腾。她开始在天龙身上扭动,脸色绯红。梁宏宇看到妻子雅娴的手伸到了天龙的,探进了天龙敞开的裤扣内,在里面摸索着,捏弄着。出乎意料的是梁宏宇自己的也硬了起来。

    天龙一边专注的逗弄他伯母肿胀硬起的,一只手也撩起了妻子雅娴睡衣的下摆,妻子雅娴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妻子雅娴扭动了一子,将自己的腿分开些,让天龙的手伸进了自己的下。

    “伯母,你湿了,好多水出来了。”

    天龙的手在妻子雅娴的小心的翻弄着,低低对妻子雅娴说。

    “恩,宝贝龙儿,伯母好象又想要了。”

    妻子雅娴的声音更低,紧紧的搂住天龙的脖子。

    “伯母放进去吧,我也要。”

    天龙在下面不安的扭动。

    “不要在这里,龙儿,抱伯母去沙发上。”

    妻子雅娴红红的脸偎到天龙的脸庞上,低低的央求。

    天龙站了起来,抱起他那已经高涨的母亲,进入了客厅。妻子雅娴紧紧的攀在天龙的身上,睡衣下那两条修长洁白的腿紧紧缠在天龙的腰间。

    “坐下宝贝,让伯母来。”

    妻子雅娴让天龙足在了宽大的沙发上,绻起腿饶在了天龙的身体两侧。

    “恩,伯母等不及了,龙儿。”

    妻子雅娴急促的喘着,龙儿的抬起身子,一手从天龙敞开的裤裆处熟练的掏出天龙坚硬粗大的东西,套了套。

    “龙儿,伯母现在就要你这热热的大**。”

    天龙搂起了妻子雅娴的睡衣的下摆,露出了妻子雅娴那丰硕圆润的,梁宏宇看到妻子雅娴的下方,丝丝屡屡晶莹透亮的液体已经垂到了天龙的裤子上,妻子雅娴的手熟练的将他年轻的侄儿那粗巨的东西挪到了自己淌着液体的下面:“龙儿,给伯母。”

    妻子雅娴的嗓音颤抖着,纤手早已把那东西抵住了自己瘙痒的入口。梁宏宇看到妻子雅娴的身体颤了颤,天龙那粗大黝黑的东西就慢慢消失在他伯母那雪白饱满的下面了。

    妻子雅娴放开了抓住天龙的手,两只手一起板住了沙发宽大柔软的靠背。

    开始在他侄儿健壮的身体上扭动蹲坐起来。天龙的双手紧紧板住了他伯母硕大白嫩的,跟着他伯母蹲坐下挫的节奏,慢慢望上迎送他那粗硬的东西。

    出入之间梁宏宇看到天龙那黑黝黝的上面慢慢就有了一层白白的象油一样的东西,那东西随着妻子雅娴加快的蹲挫动作在不断的增加,竟然随着天龙坚硬的东西缓缓的淌了下来。一会就看到天龙裤子的前襟上湿了一块。

    妻子雅娴仰着头,快乐的呻吟着,雪白鼓胀的就在天龙的脸前面上下颠荡着。

    “龙儿,伯母好舒服啊,今天怎么啦,伯母觉得下面好热,好多水啊。”

    天龙伸出舌头,去着他伯母不住在他的眼前晃动的硬邦邦紫嘟嘟的。

    “伯母,我也感到你的下面好热啊。紧紧的咬着我的**呢。”

    天龙在他伯母的身体下面,努力的向上挺刺着。

    “宝贝,你别动,只要这样硬硬的挺着就行了,让伯母来。啊,伯母好舒服啊,好象要来了。”

    妻子雅娴娇声浪哼着,速度加快。梁宏宇又听到了她的响起了水声。再看天龙的裤子,那大大的上面简直象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湿粘,他伯母成熟的里面不停的流淌出来的东西,慢慢由于那过紧的口粗大的时太快太久,竟然变成了泡沫状的东西,那声音就随着妻子雅娴起起落落的不停的唧咕唧咕的响起。

    “宝贝,伯母真的不行了,哎呀,龙儿,你要不要射啊。”

    “不要,伯母,你来吧,我正硬着呢。”

    “恩,好天龙,那你忍住了啊。哎呀,伯母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快就要来了呢,都怪你,小坏蛋,拿这么硬的东西来弄你的伯母,啊,龙儿啊,伯母真的忍不住了,里头好酸好麻啊,伯母要丢身子了。宝贝你千万别射啊,呆会伯母还要。哎呀,龙儿啊,伯母的要咬你的大**了,你可忍住了啊。”

    妻子雅娴大声浪哼着,动的飞快,那水声也响成了一片。

    “伯母,你来吧,我忍着呢。”

    天龙的脸憋的通红,急促的喘息着,妻子雅娴的用尽全力般狠狠的坐到了天龙的上。剧烈的颤抖起来,双手也紧紧的搂住了天龙。

    “宝贝啊,咬住伯母的,哎呀,舒服的不得了啊。伯母的宝贝,你的大**要弄坏你的伯母了。”

    天龙张开嘴就吮住了他伯母递到他面前的紫湛湛的,吞入了口中,轻咬起来。

    妻子雅娴的身体开始有节律的抽动起来,被天龙紧紧抱着的雪白的也在一下下的抽搐。梁宏宇的欲火几乎到达顶点,他知道妻子雅娴已经丢了身子,他更知道妻子雅娴丢身子的时候那的收缩的力量和她的媚态,难为了天龙居然能顶住了没。

    妻子雅娴雪白的身子足足抽搐了有半分钟才慢慢停止住。她还在大声的喘息着,紧紧搂住了天龙的脖子。梁宏宇看不到她的脸,但想来妻子雅娴现在应该是十分诱人的。

    过了会,妻子雅娴回过了神来,抬起脸,看着天龙,媚笑道:“好龙儿,真的没射啊。伯母夹你那么紧,居然叫你忍住了。龙儿真的越来越厉害了嘛。咯咯。”

    “伯母,差一点就,你来的时候一缩一缩的,弄的我好快活,里面还流出了热乎乎的水,好多啊,我差点就忍不住了。”

    妻子雅娴笑了,吻住了天龙。

    “好龙儿,伯母不是教过你吗,忍不住的时候就别想着你插在伯母的身体里面,就想别的事,一分了心就好了。”

    “恩,伯母,今天为什么不叫我,以前你总说我想射就射别忍着的吗?”

    妻子雅娴的脸红了,伏到了天龙的耳朵边上低低的道。

    “今天你没有任务出去,再者你伯父刚刚走了,伯母以前要你射是因为你要出去执行任务,伯母怕你做的久了累了。伯母今天也好兴奋,还想让宝贝。”

    “恩,伯母,伯父刚刚走了,我今天也想你久些,伯母,我喜欢你。”

    “坏蛋,你的大**现在不就在伯母的里吗?”

    妻子雅娴荡的低笑。天龙来劲了。

    “伯母我现在就要。”

    “等一下吗,坏小子,伯母才丢身子,让伯母夹着你大大**歇一会,伯母喜欢这样夹着你硬邦邦的大**,咯咯,热热的烫的伯母里面好舒服。”

    “恩,只要伯母舒服就好。”天龙乖巧的很:“坏蛋,那伯母这样紧紧的夹着你,你不快活啊。”

    妻子雅娴的声音荡的不行。

    “伯母,这一次换我来你好吗,伯母累了。都出汗了。”

    天龙体贴的将妻子雅娴脸颊上垂下的汗湿的发丝捋到他伯母的耳后。妻子雅娴的脸红了,在天龙的脸上亲了一口。从天龙的身上下来时,梁宏宇看到妻子雅娴的身体抽离天龙的时候,大量的从妻子雅娴的下面淌出来,都流到天龙的裤子上了。妻子雅娴丢的可真不少啊。妻子雅娴大概也看到了自己的流出的东西,脸也红了,天龙那直挺挺向上翘起的东西被妻子雅娴夹弄的又红又肿,大的吓人,上黏糊糊的都是妻子雅娴体内流出的东西。

    “龙儿,把衣服脱了吧,要不回伯母的房间再做好吗。”

    “不,伯母,我今天想在沙发上你。”

    天龙扯掉身上的衣服,又将他伯母的衣服扯了。妻子雅娴看着天龙翘起的沾满了分泌物的巨大的东西,也动了情。就将腿大大的分开,半躺在沙发上,又伸手将自己的大腿向外板开。

    “来吧,宝贝,伯母,慢些儿,伯母想看着宝贝这么大的**慢慢的进伯母的。”

    天龙伏到了他伯母的上方,双手抵住沙发的的靠背,低下头,看着他伯母的。妻子雅娴的因为天龙刚刚的弄到了,现在依旧是红红的肿肿的,乌黑的上全是刚刚兴奋时身体里面淌出的液,因为刚刚在天龙身上的癫狂,弄的那些湿湿的液体到处都是,下面的就显得杂乱而潮湿,特别的荡。

    妻子雅娴也咬着自己的下唇,眼睛直直的注视着自己那红肿兴奋的,看着天龙那圆润粗大的向自己的逼近。

    “龙儿啊,慢些啊。看清楚了。别再象上次,把伯母的毛毛都带进伯母的去,把你割疼了。”

    “恩,知道了,这次不会了,伯母不是已经叮嘱过我了吗。”

    “咯咯,伯母的龙儿最聪明了。”

    妻子雅娴浪笑起来。天龙粗大红热的从他伯母涨裂开的的下方蹭了上去,梁宏宇看到妻子雅娴的眼睛都快要流出水一样的盯住她自己的。雪白柔软的开始颤抖起来。妻子雅娴呻吟起来,将自己的双腿又掰的开些,头也支起来,紧张的看着天龙那粗大的东西往自己的内送去。

    “伯母,你的好红好肿啊,疼吗。”

    天龙将他那粗大的对准了他伯母正往外淌着白白的的肿胀的口。

    “恩,不疼,好天龙,大好热啊,热烘烘的。没看到伯母的头流出那么的的水水吗。怎么会疼呢,红肿是因为伯母刚刚到了的缘故。”

    妻子雅娴颤声哼着。

    “龙儿啊,你的好大啊,看,伯母的口都让他撑的鼓起来了。”

    天龙巨大的盛开了妻子雅娴红红的口,他伯母的口立刻象吞进了一个巨大的东西那样涨开,象两边鼓了起来,妻子雅娴那红肿的吞入着天龙巨大的的样子,要多秽就有多秽。

    “伯母,你的鼓起来真好看,象朵花一样漂亮,”

    天龙兴奋的盯住他伯母的。

    “坏蛋,那有人把咬着男人的**的女人的比做花的,咯咯,要是伯母的是花,那现在,伯母的花朵里面插着天龙的大**又算是什么呢,”

    “呵呵,我看就象。伯母,舒服吗。”

    天龙将他那粗大的东西慢慢往他伯母的内塞进去。妻子雅娴的整个都在涨大起来。她的眼睛几乎都要眯成了一条线了。异样的媚惑。

    “恩,好龙儿,**好热,啊,滑滑的,伯母很舒服。”

    天龙的肉具插到一半停了下来,又在往外抽了,梁宏宇大惑不解,妻子雅娴兴奋的时候应该需要天龙尽根进入狠狠的捣弄才会快活的啊,怎么天龙的东西进了一半就往外拔了呢,奇怪的是竟然妻子雅娴也不去阻止,只是兴奋的咬着唇,看着自己的下面。

    “伯母,是这里吗。”

    天龙将他的东西慢慢的抽到妻子雅娴的口,只留下一个大大的,肿肿的撑开着他伯母的口,:“恩,好宝贝,你稍微再蹲下点。把大**翘高些,对顶着伯母的上面往里插,对了,好龙儿,慢些送,感觉到了吗,宝贝。”

    妻子雅娴喘着,指引着天龙,梁宏宇不解他们在干什么,但是一定是能让妻子雅娴感到更舒服更刺激的事。

    “啊,啊,碰到了,龙儿,刚刚蹭到了,对,对,就在上面靠近伯母的口口不远的地方。对,宝贝,就是这个小突起的地方。哎呀,蹭的伯母舒服死了。龙儿,你的**真大,大沟子好深啊,一下就勾住伯母那里了。”妻子雅娴闭上眼睛快乐的将脸仰了起来,板着自己雪白丰腴的双腿的手都在颤抖,看来天龙真的弄到了她敏感的地方了,而且那地方一定是妻子雅娴和天龙在一起后新发现的,因为在梁宏宇和妻子雅娴的过程中间并没有这样的一幕。

    天龙看到他伯母被他弄的快活,也十分高兴,讨好般的挺直了硬邦邦的东西,慢慢的浅浅的在他伯母口部着他粗热的东西。妻子雅娴的快乐带来了大量的分泌,梁宏宇看到天龙粗大深凹的子抽出时从他伯母的里面刮出了好多白色的。

    下次来访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嘀嗒小说网”或者下次来访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嘀嗒小说网”或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