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68章 夫目前犯柳雅娴(一)

第1068章 夫目前犯柳雅娴(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伯母,我爱您。”天龙揽着柳雅娴的腰摇晃了几下,又在她脸颊上吻了吻。

    “好了,去陪你大伯父说说话,跟他汇报一下你这段时间的情况。”柳雅娴微笑着把天龙往门口一推,开始戴上围裙准备晚饭。

    几个家常小菜,熬了一锅汤,就是乳鸽稍微费了点时间,快到晚上九点的时候,她们一家三口终于围在饭桌前开始吃晚饭了。

    柳雅娴和天龙各怀心事,但是在丈夫梁宏宇面前她掩饰得很好,尽量地跟他聊他去香港考察的事情,天龙倒也乖巧,拿一些省厅发生的趣事来逗大伯父开心,她的思绪起伏不定,面前两个男人,一个是结婚二十几年的丈夫,一个是丈夫的侄儿天龙,如今又是私密的情人,跟天龙的不伦关系让她在丈夫梁宏宇面前极度羞愧,听他们爷俩谈笑风生,她只顾着低头吃饭。

    “乳鸽不错,龙儿,你伯母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对不对?”梁宏宇狼吞虎咽地把一整只乳鸽全扫光了,一边用纸巾擦着嘴角一边对天龙笑着说,其实,他压根就没有去香港考察,亚东自然也没有去,他们只是想给天龙更多时间空间而已,不同的是梁亚东想给天龙和若瑄创造机会,而梁宏宇则是想给天龙和柳雅娴创造机会罢了。

    “伯母的手艺一直都是很好的。”天龙附和着。

    柳雅娴掩着嘴微微一笑,抬头看了看丈夫梁宏宇,又看了看天龙,“最近看龙儿在省厅进修那么用功,就试着做一下给他补一补,好吃我以后经常做。”一顿晚饭下来,丈夫梁宏宇离家多日产生的疏离感也烟消云散了,她原先的担心也一扫而空,爷俩的谈话跟以往比较起来反而显得多很多,天龙是聪明的,知道怎样避免伯父的怀疑。

    吃完饭后丈夫梁宏宇又在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天龙也陪着在一边闲聊着,过了一会,丈夫梁宏宇说要回房休息了,柳雅娴看看墙上的电子钟,十点半刚过,她当然明白丈夫梁宏宇的暗示,她看了看天龙,从他的表情她看出来,他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也回房看会书去了。”天龙看着柳雅娴的时候眼神有点忧伤。

    “嗯,别太晚,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有事呢。”天龙从柳雅娴身边经过,她暗地里抓住他的右手,在他手心轻轻捏了一下。

    二十分钟后,当柳雅娴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时,往天龙房间看了一眼,灯已经灭了,她有一丝惊讶,本以为他会上网或者玩玩游戏转移下情绪的,她往他的房间方向走了几步,犹豫了一下又转身回到了卧室。

    丈夫梁宏宇斜靠在床头摊开一份报纸在看,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床头灯,她小心翼翼地把卧室门关上走到床边站在床头灯的光晕下,身上的浴巾滑了下来掉在地板上,露出了她一丝不挂的胴体,刚洗过澡,她的皮肤羊脂一般白皙,在鹅黄的灯光下显得愈发细腻。

    “龙儿睡了?”丈夫梁宏宇从报纸上抬起头来,伸手在她丰满的屁股上轻轻捏了一下。

    “嗯。”柳雅娴温柔应着,拿起一条薄如蝉翼的小睡裙套在身上,弯着腰爬上床去躺在了丈夫身边。

    丈夫梁宏宇把手里的报纸叠好往床头柜上一放,转身把她揽进了怀里,在灯光下,薄薄的蕾丝睡裙里,她高耸的胸脯起伏不定,隐隐约约看到乳房的轮廓和凸起的乳头,小腹下的三角区那黑色的茂密森林也时隐时现。

    柳雅娴的思绪有些混乱,丈夫离家的几天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结婚二十几年第一次出轨就是跟丈夫的侄儿打情骂俏,最后终于发展到了跟天龙发生了不伦的肉体关系,不管以前跟丈夫梁宏宇的关系有多平淡,但他现在已经在努力弥补了,她是应该羞愧和内疚的,他眼里贤惠庄重的贤妻良母,如今也变作了一枝出墙红杏,她抬头看着丈夫梁宏宇脸上的微笑,他自然没有丝毫的怀疑,这反而让她的罪孽心理更重。

    还没等丈夫梁宏宇开始,她就主动地把嘴唇覆盖在了他的唇上,他的胡茬粗粗的一圈,扎得她唇角隐隐生痛,她的舌尖撬开了丈夫的双唇,直探进去跟他的舌头搅拌着,印象中很多年她们夫妻俩都没有这种深情的湿吻了。

    丈夫梁宏宇似乎对她的主动有点不适应,但他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一只手往下抱住她修长的大腿来回抚摸着,梁宏宇的手已经白白胖胖的,在她大腿内侧摩擦的时候有种别样的刺激,她轻轻地张开大腿,丈夫的大手径直探进了她的两腿中间。

    “啊……”丈夫梁宏宇的手指用力顶在了她赤裸的阴户上,娇嫩的**被粗糙的手指来回刮弄几下,慢慢滑开了。

    柳雅娴跟丈夫的嘴唇还在纠缠着,她的手也往下撩起了他的汗衫背心,手指触及他那凸起的肚子还是让她有了一丝不快,但她的手很快就滑进了他的居家短裤的裤腰里,抓住了他胯下那男性的象征,让她疑惑的是,如今这本来应该早就处于起跑状态的部位还是软绵绵的,就像一只小麻雀。

    看来他还是力不从心,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难道是她的诱惑还不够,柳雅娴一只手把自己右肩的小睡裙吊带拉了下来,再从手臂里脱出来,露出了她引以为傲的丰乳,饱满的球体在床头灯的映照下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光泽,她的情欲是真实的,不单只是对丈夫梁宏宇的愧疚才主动献媚,乳头已然翘起,等待着爱抚,她放开了丈夫的唇,把他的脑袋往下轻轻按着,让他的嘴唇贴在了她的乳头上。

    “老公,帮我舔一下。”柳雅娴放荡地用乳头在丈夫梁宏宇的唇边蹭来蹭去。

    丈夫梁宏宇张嘴含住了她的乳头,深深地啜了一口,柳雅娴愉悦地挺起了丰乳,乳头上传来一阵阵的酥麻,她把另一边的肩带也脱落下来,小睡裙卷曲着盘在腰上,她把两只乳房轮流送给丈夫**,才一小会,她的两只乳头就已经被舔得硬硬的,乳晕周围全是丈夫的口水。

    她的双腿夹住了丈夫梁宏宇的右手,他的手指钻进了茂密的**中间,轻轻拉扯着,这刺痛的快感让她小腹下方禁不住一阵火烫,她的**早已一张一合地蠕动不停,更深的阴道壁腔里,欲望的液体在涌动着,一阵阵地涌出来,她扭着腰,只感觉两片肥嫩的**已经粘糊糊的了。

    柳雅娴的手依旧在丈夫梁宏宇的胯间滑动,但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那两腿间的玩意虽然已经逐渐膨胀,但还是软趴趴的。

    她抬头疑惑地看着丈夫的双眼,看到了他闪避的眼神和难受得像是要变了形的五官,不是肉体上的痛苦,而是男性的自尊面对挑战时力不从心的无奈。

    像是为了取悦她,丈夫梁宏宇的手指撩开了她湿腻不堪的**,把中指和食指插进了她的阴道里,混着她泛滥的**,手指在她的壁腔里滑动着,她银牙轻咬,两条大腿伸得笔直,但最初的摩擦快感一过去,这两根手指的动作就跟她自己自慰没什么区别了,她需要的是丈夫想当年那雄风高涨的大阳具。

    “雅娴……”丈夫梁宏宇有点难为情地亲着她的脸颊。

    柳雅娴轻轻摇了摇头,推着丈夫梁宏宇让他仰躺在了床上,他还没领会她的意图,她示意他别动,把他的短裤拉到了膝盖下方,然后她跪在了他的两腿中间,在床头灯的映照下,她赤裸的上身洒着一层像金色一样的光晕,一对丰满的巨乳在颠巍巍地晃荡着。

    她挑逗性的用双手各抓着一只乳房捏了几下,让丈夫梁宏宇看这对宝贝那诱人的肉感,丈夫的眼神闪烁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低下头趴在了他的两腿中间,抓住他的**含进了嘴里。

    “雅娴……”丈夫梁宏宇的手按在了她的头上,说不清是想让她更贴紧一些还是要推开她。

    她的舌尖轻轻舔着丈夫的**,一下一下地撩弄着前端的“**”,时而绕着圆柱体转动时而上下套弄。

    一分钟过去了,以往在她很少给丈夫梁宏宇**,偶尔只是用芊芊玉手抚摸的时候,才摸十几秒他就要缴械投降了,如今他的阳具虽说是比初始状态勃起,但充其量也只是一根小号火腿肠,硬度更谈不上插进她的身体驰骋一番。

    “老婆,不好意思,今晚我……”丈夫梁宏宇再一次扶住了柳雅娴的脸颊,这一次她是真的弄清楚了他是在把她推开。

    柳雅娴默默地把丈夫的阳具从嘴里吐出来,直起身来倒在了床头的另一侧,双手拉起小睡裙的肩带把丰满的乳房遮了起来。

    “老婆……”丈夫梁宏宇伸手把她往他那边拉了拉。

    “没事,可能你从香港回来是太累了,刚回到家,还不适应。”柳雅娴顺从地让丈夫梁宏宇把她拉进了他的怀抱,把脑袋枕在他厚实的肩膀上。

    “要不?”

    “嗯?”

    “我用给你买的那个东西帮你?”

    “呸呸,你在家我还用那个干嘛,我要的是你这个货真价实的。”柳雅娴很快就明白了丈夫梁宏宇所指的那个东西是他给我买的人造**,“没事,先休息吧,你是累了。”丈夫梁宏宇还想说什么,但她伸出一根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唇,他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他们夫妻俩再也没有说话,就这样沉默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张开双眼,耳边已经传来了丈夫梁宏宇睡熟了的呼噜声。

    柳雅娴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绕过床的一侧把床头灯关上了,当她再次回到床边想躺下时却怎么也睡不着,不是因为丈夫梁宏宇今晚表现不佳,而是经过一番前戏,她体内的情欲还在蠢蠢欲动,浑身一阵阵的燥热,她皱了皱眉头,趿上拖鞋出了卧室打算去冲个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