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66章 伯母柳雅娴春心荡漾(六)

第1066章 伯母柳雅娴春心荡漾(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边寻思着昨夜的颠鸾倒凤,一边收拾着薄毯,换下薄毯外面用脏的被套装进自己随身的皮箱里,一样款式的重新套上薄毯,丝毫感觉不到差别,柳雅娴暗地里为自己的未雨绸缪骄傲,想着傻侄儿逛商场的时候还一个劲的问,干嘛一个款式的被套买这么多个……

    “哼!现在知道了吧!”洗漱完,熟练的在厨房找到了给自己留的一份早餐,柳雅娴吃的很舒服,性爱的极致满足之后,人的食欲总是会比较好,机体潜意识的渴求着能量的补充。

    “小馋猫!舍得起床啦?”天龙推开门,额头上满布汗水的走进厨房,舀了瓢凉水咕咚咚的喝了下去。

    “死孩子!怎么能这么喝水!”心疼的抢过水瓢,柳雅娴埋怨道,“出了这么多的汗,要一口一口的慢点喝,不然对身体不好。”

    “你喂我喝啊?不然我可不会一口一口的喝!”觎着大爷爷奶奶没出现,天龙大胆的搂住柳雅娴的腰,张着嘴伸了过来。

    转头看看没人,柳雅娴脸色通红,但天生大胆的她还是喝了一口水,温柔的渡给了侄儿。感受着大男孩身上传来浓烈的汗味,体会着嘴唇上大男孩的吸吮,柳雅娴的身体不争气的起了反应,鼻孔里哼出几声轻吟。

    “恩……”一手拿着瓢,一手分开大男孩的腰带,冰冰凉凉的就插进了大男孩的裤子里。

    本来又热又渴的天龙被下身的冰凉刺激的舒服无比,正自陶醉着,却感觉成熟美妇已经放下了水瓢,双手勾住自己的脖颈,脸色通红,火热无比,已经动情了。

    “货还没卸完呢!哎呦,我这小蛮腰啊!”挣脱了成熟美妇的索求,天龙逃命似的跑开了,一边跑一边揉着自己的腰。

    “死孩子!”看着大男孩跑出了门,柳雅娴娇嗔不已,脸色红红的,最后却又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一直呆到第二天下午,柳雅娴才离开大爷家,帕杰罗的后备箱塞满了大爷爷奶奶送的腌肉腊肠酸菜咸鸭蛋蒜茄子什么的乱七八糟的好吃的——当然很大一部分是柳雅娴自己要求的,吃过中午饭,两点多了两个人才上路。

    大爷爷白发苍苍,手拄拐杖,目送柳雅娴天龙驱车远去,这才回头看着大奶奶相视而笑:“衡臣兄弟眼睛贼亮,咱们这个孙子龙儿真的不得了嘞……”

    看着已经走了很远,柳雅娴胆子大了起来,慢慢的靠了过来,姿势有点辛苦,但是为了贪图跟侄儿的亲近,她还是甘之如饴。

    这两天下来,两个人夜夜欢歌,柳雅娴需索无度,天龙勉强招架,加上白天还要干活,就有些体力不支,如果不是柳雅娴明天开始上班,天龙恐怕会精尽人亡。

    感觉到侄儿的力不从心,毕竟是过来人,柳雅娴昨晚只要天龙射了一次,今早起来天龙却依旧还是腰酸背痛,柳雅娴心疼的要命,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靠着这个填补了自己精神到肉体的空虚的大男孩,柳雅娴有些害怕,天龙很快就要回炎都市了,自己很快就要继续没有他的生活了。经历过这样的甜蜜和性福之后,自己还能回到以前那平淡无味的生活去吗?

    想想都害怕,柳雅娴像个小女孩一样的伸出双手,勾住天龙的脖子,有些幽怨。

    “怎么了伯母?”感觉到成熟美妇的异常,天龙侧过头吻了下成熟美妇的头发,这段日子下来,成熟美妇的头发已经开始重新展现光泽,奶奶营养丰富的一日两餐加上夜宵,不但滋补了天龙瘦削的身体,还滋补了成熟美妇营养不良的皮肤,当然,天龙一次又一次的为成熟美妇注射生命之源更是功不可没。

    “龙儿就要回炎都市了吧?是不是很快就要走了?一走就是好久不见,有些舍不得呢!”说着心里话,柳雅娴脸上有些发烧,类似情人的呓语,却发生在伯母和侄儿之间。

    “那就跟我一起回炎都市啊。”开着玩笑,天龙还是有些被成熟美妇感动,亦妻亦母亦姐,感觉很复杂。

    “我……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歌舞团一时半会儿的也走不开。明年应该就差不多了,恩,就明年吧,明年我去炎都市!”柳雅娴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这才说道。

    “不是吧?我开个玩笑而已啦!你刚提歌舞团团长没多久,怎么能好好的工作不做,跑去炎都市呢?”天龙有些诧异,伯母柳雅娴肯去炎都市自然是求之不得,可是一年后正是梅若?待产之时,正是需要照顾之时。

    “臭小子!就知道你不愿意我跟着去,免得妨碍你在炎都市泡小妹妹是不是?啊?”说着就从刚才温情脉脉的小女人变成了下山的母大虫,狠狠的掐住了天龙的耳朵。

    “伯母,饶命啊!”百般求饶无用,天龙脑海中灵光一闪,“小母狗……住……住手!”

    很奇怪的,柳雅娴乖乖的松开了手,像小女孩一样坐好。天龙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刚才的母老虎,搓揉了一下耳朵,好怪的感觉……

    “伯母,你怎么……”

    “哇!”刚说完,柳雅娴又挥舞着手扑了上来……

    “小母狗,住手!”又安静了……

    如此反复几次,天龙有些奇怪的问道:“小母狗,怎么一这么叫你你就这么安静啊?”

    “坏…坏蛋,你一这…么叫…人家…下面就酥…酥的,可你一…叫伯母,那感觉…就没了。”柳雅娴微微有些娇喘的说道,脸蛋红红的,有着这个年龄罕见的可爱。

    “这个……”天龙有些无语,原来高高在上的伯母还有这样的体质哦!

    “咱们先别回家,这里拐弯就是歌舞团,咱们去我宿舍看看,今天放假团里没人……”柳雅娴弦外之音已经非常明显了,美目娇媚的可以滴出水来。

    一路上打情骂俏,柳雅娴**淋漓,天龙也是一柱擎天,不论腰多酸,男人该勃起还是可以勃起,想来这也是为什么会被女人榨干的缘故吧?

    车刚停稳,楼道里的柳雅娴就已经扑了过来,拉着天龙就跑进了自己的宿舍。

    两个人搂抱着亲吻着,从宿舍门口到里间卧室,衣服扔了一地当侄儿粗大的肉茎猛烈的插入自己的下体的时候,柳雅娴敏感的身体已经禁不住刺激,悄悄的高潮了一次……

    在宽大的卧室中,一个健硕的男子站在床上,一个娇媚的成熟美妇卑贱的跪在脚下,细致的为男人**着,一丝口涎悄悄淌下,滴在成熟美妇一身整齐的装束上,一点点的浸湿。

    代表着高贵和艺术的歌舞团团长的衬衣已经被扯开,一双丰满浑圆的奶子淫荡的跳了出来,随着成熟美妇的吞吐上下抖动,黑色短裙下的丝袜已经被**浸湿,闪烁着夺目的光泽……

    回味着刚才的疯狂,天龙陶醉不已。本来**一次的他已经有些疲惫,柳雅娴想到即将到来的别离颇为不舍,主动为他**,想留下更多关于他的回忆。突然看到衣架上挂着的歌舞团团长制服,天龙试探着说了句,自己很想看小母狗穿上制服为自己**的样子。没想到柳雅娴答应的很很爽快,不仅穿上了衣服,还特地的穿上了丝袜。

    这样的伯母,还真的是让人意想不到呢!

    想着搂着柳雅娴时的那种温暖,天龙心醉不已。那个埋藏在心底的久远的梦,在一个自己最不经意的时候,突然就变成了真实的,时不时就会有一种虚幻的眩晕感。

    天龙仔细的回味了一下自己人生中刚刚经历过的三个近亲女人,不自觉的比较了一下,发现真的是各有各的不同,对自己的意义也各不相同:对婶婶宋惜娟,在近似强奸之后,经过了短暂的相处,他可以明确的告诉自己他爱上了这个温柔典雅的美妇。尽管她比自己大那么多,甚至比柳雅娴只小几岁而已,对她更多的却是怜爱,想要把她抱在怀里轻怜密爱,给她幸福、呵护她一生的那种冲动,常常让他不能自已;宋惜娟的温婉、体贴、知性,还有那不论什么时候都浅浅挂在嘴边的笑容,都让天龙心醉不已,而那渊博的学识和平易近人的性格,映衬在她绝美的容颜下,是那么的不合常理却又是那么的和谐自然,除却侄儿对婶婶的了解,走进这个女人的内心世界之后,天龙才发现这是一个多么女人的女人!是的,除了‘女人’这个词,已经不可能找到别的形容词,能完美概括和形容她的完美和她的不同。

    对伯母柳雅娴,天龙有一种莫名的不真实感,他从来都不曾也不敢去想,自己和这个女人会出现这样的交集,从自己有记忆的那一天起,这个豪门贵妇就活在自己的梦里,除了每个月的假期黄昏晚霞满天的时候,她能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之中外,她似乎更多的时候是生活另一个世界里。自己的感情算不算是爱,他不清楚,但是从灵魂深处,他想占有这个贵妇人,这却是真的,只不过他不敢面对这份感觉,毕竟柳雅娴是自己的长辈,是二十年来高高‘凌驾’在自己头上的‘强势’伯母,那么高不可攀,那么超然物外,那么雍容高贵,那么丰腴圆润,可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来自九天的仙子会轻轻脱下轻纱,低贱的臣服在自己的身下。这是一种介于亲情、友情以及爱情之间的情感,相信柳雅娴心里也是这样的定义。

    而对嫂子梅若?,天龙同样的是一种怜爱,而这种怜爱,却远不同于对婶婶宋惜娟的那种怜爱,对宋惜娟天龙是平等的,是一个男人真心的去疼爱一个女人,对梅若?,天龙却是怜大于爱,更多的是一种怜悯,更多的是一种介乎于弟弟和情人的感情。

    虽然天龙小梅若?几岁,但是自觉不自觉的,天龙总会觉得她是一个小女孩而自己是一个有义务保护她的大弟弟。从什么时候天龙开始成熟起来的呢?开始以一个兄长的身份来关心这个‘可怜’的女人?天龙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应该就是在被伯母乱点鸳鸯谱之后,他委屈的情绪无处宣泄,在一个深夜的性爱之后忍不住的对梅若?说了出来。听到梅若?那从来不曾出现过的话语和对生活的无力感,天龙第一次的被触动了,原来女人不是这样的,原来生活不是这样的,原来世界不是这样的!那是一种颠覆性的冲击,对天龙的灵魂和认知,是一次彻底的毁灭和重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