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60章 伯母侄儿肺腑之言

第1060章 伯母侄儿肺腑之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怎么好意思呢?我们这两把老骨头也还能动动,我们老两口无儿无女的,还想趁着现在有这份精神头给亚东龙儿多攒下点,等将来我们老两口一蹬腿了也不至于没个抓手留给孙子,亚东天龙都是好孙子,都还想着我们老两口啊。若?那个仙女一样的孙媳妇我们老两口是见过了,如果有幸我们老两口能再活到龙儿娶媳妇那天,再怎么辛苦,也都是值得的。”爷爷放下酒,有些局促的说着,面前的这个人虽然说是侄媳妇,却也是省长夫人,更是什么省城歌舞团里的大官。

    “是啊!好孩子,大娘承了你这份情,好意就心领了,倒是龙儿在省城上学这几年给你添了那么多的麻烦,你们还惦记着我们老两口,要是他奶奶能够想着活着该多享福啊,唉!”大奶奶拉着柳雅娴的手,不禁想起来天龙的爷爷奶奶,说着说着眼泪就润湿了眼眶,可是他们老两口知道即使是梁宏宇梁儒康兄弟俩也不肯提及父亲梁衡臣的名字,所以,他们老两口这些年来也是只字不提。

    “大奶奶……你看你,好好说着话,哭什么嘛!”天龙责怪着大奶奶不该如此失态,却被柳雅娴狠狠的剜了一眼:

    “臭小子,怎么跟大奶奶说话呢!”骂完天龙,柳雅娴转过头来,“大娘,婆婆在世的时候对我的疼爱我就不用说了,单是我在上中学那几年在老梁家白吃白喝白住白拿的,现在龙儿当做要帐鬼,都讨回去也是该当应得的,您说是不?哈哈哈!”做着笑脸把大奶奶逗乐,柳雅娴续道:

    “您也知道,亚东是您孙子,龙儿也是您孙子,对龙儿我一直就当是自己的亲儿子一样,什么都可着他的。小店的生意能做多少算多少,您二老就当是老有所乐老有所为就是了;至于说亚东天龙将来有抓手什么的,您二老也都放心,这些我们会为他们兄弟俩准备好的,而且他们兄弟俩也都会自己混出来的。时间差不多了,我跟龙儿还得去给他奶奶去上坟。大娘,中午我们回来吃饭,我要吃您做的排骨炖豆角,要瘪豆的哦!”

    看着柳雅娴像二十年前的小女孩一样撒着娇,大奶奶脸上笑开了花,连声应着:“好好好!我们雅娴都当了大官了,还是当年那个馋丫头!龙儿,开车慢着点,啊!”大声的叮嘱着孙子,老太太从心里不愿意他去开什么车了,看着车子已经消失在视线里,犹自放不下心,嘀咕着自己的担心,却被老伴一阵臭骂……

    看着飞舞的纸灰被风吹落,散在地上一点点的破碎,柳雅娴有些出神。远处,天龙已经为奶奶的坟拔掉了野草,正给奶奶的坟头填着土。

    柳雅娴自然知道梁宏宇梁儒康兄弟俩的心结,父亲梁衡臣和他们母亲离了婚,后来又娶了媳妇,在京城做到了高官,可是他们兄弟俩再也不肯认他这个父亲,即使在梁宏宇的仕途,和梁儒康的生意上,梁衡臣都暗中给予了不少帮助,但他们兄弟俩还是不肯领情,更不肯相认,连提都讳忌提起,这个疙瘩不知道在梁衡臣在世的时候还能不能解开,或者需要亚东天龙他们兄弟俩去想方设法去解开吧,柳雅娴叹息一声,把手里最后一打纸钱扔进火堆里,站起身来,朝天龙走了过去。

    站在婆婆的坟头,柳雅娴眼眶湿润,想起婆婆的点点滴滴,以及晚年的郁郁而终,联想到自己这些年的寂寞,悲从中来,开始轻轻的抽泣。

    听到柳雅娴的哭声,天龙放下手里的铁锹,走了过来,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就那么傻呆呆的伫立在妇人的上风处,为她抵挡着山风。

    感受到依靠,柳雅娴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侄儿,轻轻走到他身边,双手抱在胸前,把头靠在天龙结实的肩膀上,继续无声的抽噎。

    天龙手足无措的摩擦着自己的腿侧,抱也不是,不抱也不对,双手拿起又放下。感受到大男孩肩头的抖动,柳雅娴站直身子,正看到天龙高举双手正要放下,不由得噗哧一笑,轻声骂道:

    “小王八蛋!对你若?嫂子胆子就那么大,怎么着到伯母这里连碰都不敢碰了?胆小鬼!”娇俏的说完话,自己的脸早已忍不住红了一下,自己怎么能跟儿媳妇梅若?比呢?

    “你怎么能跟若?嫂子一样嘛!从小到大,我见了你都怕怕的,小时候你一见我就掐我屁股,我现在可都记得!”天龙有点委屈,却也是习惯了伯母对自己的亲热玩耍。

    “滚!快点去把土填完!”懊恼的命令着侄儿,柳雅娴心里不忿,自己想一回事,被别人说就是另一回事了,自己哪里不比梅若?强,也就是不如她——那么淫荡罢了!

    那也得看有没有那个机会,心里想着,柳雅娴弯下腰,轻轻的摩挲着婆婆的墓碑。

    妈,你临走的时候还惦记着儒康和徽音离婚了,告诉我让我好好照顾龙儿,那时候我答应的那么痛快,可现在,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龙儿一天一天的长大,终究他还是会找到他最爱的女人。如果你现在还在世,你这个当奶奶的会怎么做呢?会为孙子找到了最爱的女人而高兴吗?还是……会有些嫉妒呢?若?那孩子禀性不错,就是有些大,加上她毕竟是亚东的媳妇,我不能让亚东龙儿哥俩娶一个媳妇,可是万一哪天龙儿告诉我们他要娶一个我们不喜欢甚至讨厌的女人,我们该怎么办?性格随和如婆婆你,应该也不会同意的吧……

    收拾好一切,两个人开着车,驶离了墓地。

    “伯母,你跟大爷爷大奶奶说的那些……是真的吗?”开着车上了公路,天龙问道。

    “是啊,怎么不是?你怀疑伯母在说场面话?”柳雅娴扭过头,语气严厉。

    “不是啦!我是觉得——伯母还这么年轻,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才对啊!照顾大爷爷奶奶这种事,大伯父未必会同意吧?”搔着头,天龙还是不敢看伯母的眼睛。

    “臭小子!要你管那么多!”拧了侄儿的肩膀一下,柳雅娴换了个话题,“龙儿,你知不知道我上初中的时候在你家里住过两年多?”

    “不知道,没听爸妈说起过。”

    “其实,我们柳家和你们梁家也算是世家之交,我和你大伯父还有你大姑妈都是发小呢。你们梁家离中学很近,我们柳家离中学很远,所以,你奶奶干脆就让我住在你们家,和你大伯父大姑妈一起上学。

    “不论我做错了什么,你奶奶从来都没说过我,她宠着我,疼这我。上高中没多久,我父亲就去世了,那以后的每个周末,我都直接到你们家,晚上我和你大姑妈我们俩就在一个被窝里说一晚上的体己话,早上起来你奶奶就给我做我喜欢吃的油饼和鸡蛋糕。”说着以前的事,柳雅娴刚刚平复的伤感又一次荡漾起来,眼眶红红的。

    “那时候还没有我呢,我有印象的时候你已经跟着大伯父到了省城了,成了高官夫人了,那时候你一回家就欺负我,把我的玩具藏起来,我哭着去找我妈诉苦,我妈不但不帮我伸冤,还要骂我两句,说什么‘伯母难得回来一次,逗你玩那是喜欢你’什么的,虽然那时候有些恨你,不过……”说起往事,天龙隐约的有些印象,顺嘴就要说出自己的秘密来。

    “臭小子!你敢恨我!”话说到一半,当头一个爆炒栗子,疼的天龙‘啊’了一声,扭头无辜的看着伯母柳雅娴,心里哀叹不已。

    感觉到自己下手可能有些重了,柳雅娴有些歉意的看着自己的中指,不过好像也没有道歉的打算……

    “哦!马上就能吃到大娘做的排骨炖豆角了,让李嫂做了好几次,都不是那个味儿!真期待呀!”

    看着成熟美妇胳膊支在车窗上留着口水的馋猫模样,天龙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家吃过午饭,柳雅娴让天龙把她送回家里,然后再回来,帮大爷爷大奶奶拉些六月节的货物,这几天批发部的生意很火,这里也需要人手帮忙。

    匆匆忙忙的刷过了车,天龙尽快的赶回了大爷爷家。虽然只跟着忙活了不到半个下午的时间,天龙却还是累得有点腰酸背疼,看来这一周的省城熬夜性生活让他的体力消耗不小,有补充有消耗,电能储备储满又清空,清空又储满,还是消耗不小,反观大爷爷和大奶奶虽然也很疲惫,精神头却还很足。

    卸货的时候,天龙劝大爷爷奶奶把批发部关掉,大爷爷奶奶都不同意,天龙劝了半天,老人的执拗让他无奈的退了一步:批发部不做了,改作零售商店。

    两位老人考虑了一下,这样也好,毕竟批发部对两位老人来说太难了。

    忙活完了,天龙开车回了省城。

    天龙好静,今天面前总是人头攒动的,搅得他心绪不宁,终于走了出来,他很是兴奋,车开的很快,平常要走一个小时多的路程,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已经把车停到了梁家大门口。

    用柳雅娴给的崭新的钥匙打开了黑铁大门,把车开进院子,又把大门锁好。

    梁宏宇梁亚东父子俩经常出差出国考察,柳雅娴特地请省厅的人过来帮着设计了一下安保,大门更是随时紧锁,毕竟这家里经常只剩下两个文弱女子。

    开门进了屋,天龙看到柳雅娴的鞋子胡乱的丢在门边,天龙拿起来轻轻摆好。

    伯母不在客厅,可能是在卧室睡觉吧?现在才下午四点多,午睡没起也说不定呢。

    想了想,天龙推开了若?嫂子卧室的门,躺在舒适的床上,闻着佳人留下的芳香,天龙有些迷醉,一天禁欲不吃荤就受不了,心结解开的他有些无法克制自己蓬勃的欲望。

    这两天忙的脚不沾地,晚上吃过饭就睡死过去,每晚睡觉前都想着明天起来要给秦可晴苏怡君杨诗敏等等都打个电话,却总是忙着忙着就丢到了脑后,这些美女干妈婶婶姐姐妹妹的这几天倒是给他留过几次言,除了让他好好的在省城自己一切都好勿念十分想念什么的,也没有让天龙给她们打电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听到这些美女干妈婶婶姐姐妹妹们那细腻的娇吟呢?天龙按了按有些发胀的**,想到今天来之前大爷爷让自己把自己的大学书本什么的都拉回去的吩咐,天龙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推开房门,天龙被自己面前的一切下了一条,只见伯母柳雅娴脸蛋红红的睡在自己的床上,双手抱着自己的枕头,被子胡乱的盖在身上,制服套裙已经被压得充满了褶皱。

    酒醉的成熟美妇睡得很甜,偶尔会皱一下眉,似乎梦到了什么一般,低声呓语了一下,又沉沉睡去。

    拾起桌子上那几张熟悉的信笺,天龙心里突突的,想着妇人这么睡在这里不是办法,他把信纸折好放在裤袋里,就着被子的包裹,轻轻的抱起熟睡的美妇人。

    成熟美妇虽然略有些丰腴,却并不胖,却不知为何如此的沉重。费力的爬上二楼,把柳雅娴放倒在床上,还好,没有醒。

    天龙心疼伯母,怕她这样睡着不舒服,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没有醒来的迹象,这才斗着胆子,帮伯母脱去身上的制服套裙。

    谨小慎微的脱下妇人的上衣,忙活了大半天,才把衣服脱下来。把制服叠好,看着成熟美妇红色内衣下微微颤抖的巨乳,天龙有些不敢看,拉过床上的薄毯,轻轻盖住那对艳光四射的美胸,天龙抱起自己的被子就要下楼。

    走了一步,感觉到薄毯勾住了什么,回头一看,天龙吓了一跳,只见柳雅娴左手垂在身旁,死死的握着薄毯的一角,双眼紧闭,呼吸有些急促。

    天龙有些错愕,不敢再用力,轻轻的放下薄毯,压在了成熟美妇的脚底,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在他身后,成熟美妇失望的合上了双眼,狠狠的捶了一下床……

    天龙刚刚压抑的情欲被伯母美妙的身材激了起来,他给梅若?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开车出门了。

    梅家府邸在省城郊区南部的一个别墅区,距离不是太远。

    天龙把车停在梅家府邸外的一个客运停靠点旁边,一个女人窈窕的身影站在那里,好像在等客车。

    观察了前后没有什么人和车,女人收起遮阳伞,扭身上了帕杰罗。

    “天龙!”轻呼了一声,梅若?扑了上来,紧紧的抱住了天龙。表白心迹之后的两个人,从来没有这么思念过对方,天龙更是把两份相思放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夜不见如隔三秋。

    亲吻了很久,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分开,相互看了一眼,两个人会心的笑了一下。

    “怎么跟家里说的?”一边掉头,天龙一边问道。

    “我说我去朋友家里,正好我有个好姐妹在这边。接完你的电话,我先去她家里坐了会儿,然后就过来这边等着了。”幸福的看着天龙,偷情的刺激让两个人都有些激动,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宝贝儿!”把车开出去很远,最后在一片绿树林里找到一个停车位,天龙停好车,急色的把美丽的若?嫂子搂进了怀里,一顿乱亲。

    “讨厌啦!跟你说了要叫人家……骚货!”嘤咛着说着淫乱的话,梅若?感觉身体下面已经湿透了。

    梅若?今天上身是一件天蓝色的宽腰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短裙,衬着脚上的红色细长高跟鞋和腿上的肉色透明水晶丝袜,性感非常。

    “小骚货!穿这么淫荡,出来勾引男人吗?”把少妇的肉体放倒在已经放平成床的座位上,天龙脱下美丽若?嫂子的蓝衫,右臂支撑着身体,用手摩挲着少妇散乱的秀发,左手狠狠揉搓了一下蕾丝胸罩下滚烫的乳房,借着就探进了少妇的肉色透明水晶裤袜内,温柔的扣弄起来。

    “哦!”很享受的低吟了一声,梅若?脸红红的说道,“你一跟人家说……说你要来找我,人家就猜到……你想要干嘛了。这是为你穿的呢!谁让人家是你的骚货哪!”双手勾住大男孩的脖子,梅若?不堪刺激,脖颈微微挺起,咿呀做声。

    “骚货!别叫了,叫的人心里麻麻的!”抽出手来,天龙翻身躺下,拉起少妇跪在自己身侧。梅若?心领神会的把屁股转过来,方便大男孩的轻薄,撩开自己的秀发,轻轻的拨开大男孩的衣服,把粗大坚硬的**含住了口中。上面微带着的腥臊刺激着少妇的情欲,强烈的被征服感和男性的气息熏得她一阵迷醉,感觉到下身更加湿热了。

    车里开着空调,下体冰冰凉凉的,原来大男孩已经脱下了她的连裤袜,右手勾弄着敏感的**和**,左手无情的拍打着搓揉着淫荡的香臀。

    “啊——哦!”偶尔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梅若?感觉到手里的**越来越硬,顶的舌头有些酸疼,于是抬起头,回过身来,用充满情欲的眼神看着大男孩:“坏弟弟,小骚货……想要了!”

    “要什么?”天龙枕着双手,捉弄着佳人。

    “要——要弟弟的大**呢!”羞涩的说出淫荡的话,梅若?娇媚的趴伏天龙胸膛上,右手谄媚的套弄着大男孩粗大的阳具。

    “想要就自己上去吧!”看着少妇急不可耐的跪坐起来,微弓着右腿,扶着**就要坐下去,天龙又说道:“骚**!用别人的东西之前,是不是要确认别人是不是让你用啊?”

    梅若?羞臊的要死,虽然已经决定在这个大男孩面前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但还是不能那么彻底,她有些委屈的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说道:“坏弟弟!请问——请问你的若?骚货嫂子可以——可以使用你的大**吗?”

    已经被**的火热烫的芳心迷乱的梅若?已经忍不住了,不待大男孩说出同意的话,就已经失控的坐了下去!

    “啊!”两个人同时的舒服的叫了一声……

    在大爷爷奶奶家里酒足饭饱之后被天龙送回家来,柳雅娴踉踉跄跄的自己进了房子。晕晕的躺在沙发上,她恼怒的踢掉脚上的鞋,在沙发上翻了几次身,还是找不到床上的舒服感。

    到哪里去找张床呢?不想爬楼梯,一丝最后的理智告诉她自己现在不适合爬楼梯,于是她决定去天龙的卧室。

    那里应该有天龙的味道吧?大男孩的气息,很久没都没闻到过了。仿佛恼恨自己的淫乱,她烦躁的扭了扭头,推开门就躺在了天龙的床上。

    动作有些失控的她在拉被子的时候带开了桌子上一本露出一块的书,书掉在地上,一个叠放的很整齐的信笺散落了出来。有些好奇,平时的她可以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此刻却什么都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内了。

    嘻,不知道是哪个小女孩写给天龙的情书呢?自言自语着打开信笺,内容却是连因为酒醉而有些迷糊的她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妈妈,我恨伯母……”

    “我跟珊珊发生的事情,我知道我可能是做错了,原来女人不是每个都像若?嫂子那样好说话。我不是有意的要撕扯她的衣服,我看她给我写信给我买冰糕,我以为她喜欢我她希望我这样做。后来若?嫂子告诉我,不是每个女人都像她那么乖那么对我好的……

    “伯母虽然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她,可是她这样的做法,我接受不了。我很喜欢珊珊,她的眼睛……像极了雅娴伯母美丽的眼睛……

    “那时候每到周五,我都会跑到房顶上,等着伯母从夕阳里走出来,给我带那么多好吃的……她总把我弄哭,然后就用她的脸贴着我的脸,还会亲着我的眼睛不让我哭。把我逗乐了以后她又会找个由头再把我弄哭好古怪的伯母和侄儿啊……

    “晚上我会偷偷的拱进伯母的被窝,被她抓到了以后我会撒谎说本来是想钻进妈妈的被窝的,我喜欢看她那个时候脸红红的样子,也只有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是那么喜欢跟她在一起……

    看着这些自己从来不曾知晓的心声,柳雅娴双眼渐渐模糊了,不知是酒后的疲倦还是双眼夺眶而出的泪水,她哭一阵,笑一阵,再哭一阵,然后就忘记自己在哪里了。

    她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在梦里,强壮的天龙抱着自己走进一个房间,开始是自己的房间,接着却突然变成了新婚之夜,天龙消失了,丈夫梁宏宇却站在了自己身边,他轻轻脱掉自己的衣服,自己羞涩的不敢看他……场景又变,她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感觉到身上有些凉,她一下子就醒了过来,然后看到了侄儿天龙弯腰为自己盖上属于自己的那床薄毯。

    慌乱的闭上眼睛,她能感觉到一双眼睛在观察自己挺立着的巨乳,如果不是乳罩遮蔽着,两个羞涩峭立着的乳头会让她羞臊死的。如果天龙要摸的话,我是不是该起来骂他?怎么能骂他呢,他是一个孩子呀,应该是想到了若?才要摸的吧……可是又想到侄儿那粗大的性器,柳雅娴不禁轻唾自己的自欺欺人。

    感受到胸前的微冷消失了,薄毯遮住了自己的巨乳,柳雅娴有些失望,感觉身侧一些东西被拉动,她不自觉的紧紧握住了薄毯的一角,那一刻,她放下了心中的矜持,在心里大声的呼喊着:龙儿,别走,龙儿,别走!

    感觉到大男孩放下薄毯,她还满心的欢喜,听到关门的声音让她更加欣喜若狂,可大男孩的呼吸声再也听不到的时候她才明白大男孩已经离开了!

    “死天龙!”懊恼的捶了一下床,柳雅娴扭过头,任失望的泪水浸湿枕头……

    天龙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跟若?嫂子两个人疯的有点晚,第二次把**射进若?嫂子淫乱的花房后,看着少妇乖巧的为自己清理干净肉茎上残留的两个人的体液,天龙体贴的从少妇的坤包里拿出湿巾,温柔的擦拭掉蜜道流出的粘液。感激的看了天龙一言,梅若?献媚着吞下了口中不知道是大男孩**还是自己淫液的液体,然后戏谑的在没有漱口的情形下亲了天龙的嘴巴一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