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59章 伯母雅娴探望大爷大娘

第1059章 伯母雅娴探望大爷大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准备好一切,因为天龙只会包一些样子怪怪的饺子,梅若?怕煮到锅里变成混沌,就不想让他沾手;天龙不干,非要伸手不可,最后梅若?妥协,同意让天龙包十个。包到第二个,天龙就没了正行,让少妇抬起腿放在凳子上,撩开睡衣就蹲下身子,吸吮起粉嫩的蚌肉来。还没弄明白小坏蛋要干什么,梅若?就感觉到下身一阵的酥麻,在这样的场合爱郎为自己品玉,梅若?心里洋溢着被疼爱的幸福。

    殊不知大男孩舔舐了一会儿,自己下面已经**泛滥春情正不可抑制的时候,大男孩停下来了嘴上的动作,促狭的拿起一张饺子皮,包裹在食指上,沿着**就划了一下,再放到面案上,饺子皮上已经是一片亮晶晶的**。

    明白了大男孩的意图,梅若?哭笑不得,却被大男孩吩咐着,用这沾着自己**的饺子皮包饺子。如法炮制,梅若?在下身的刺激下颤颤巍巍的包了二十几个饺子,敏感的体制经受不住挑逗,哆哆嗦嗦的高潮了。

    天龙此时已经是坐在地板上了,仰着的脖子也有些酸,感觉到美艳的若?嫂子到了高潮,他用手中的饺子皮接住了流淌出来的体液,站起身来,自己取了一点馅放在上面,又拿了一张饺子皮,扣在上面,反反复复捏了半天,确定不会因为体液的缘故而散花,这才罢手。

    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的少妇,看着大男孩忙完这一切,好奇的问道:“天龙,你…你这是要干嘛?”

    “干嘛?给你吃啊!你看你多辛苦,忙活了这么长时间,肯定要给你补一补了。正所谓取之于骚货用之于骚货嘛!”

    “坏死了你!那…那怎么吃得下?”梅若?知道大男孩就是这样的想法,还是忍不住的抗议了一下。

    “弟弟吃的,你这个骚货嫂子就吃不得吗?”说着,大男孩搂过少妇,就着嘴上的残留就印在了少妇的红唇上。

    不是第一次品尝到自己体液的味道,梅若?这一次的感觉却很不一样。以前是品尝着大男孩的**和自己的**掺合在一起的味道,这一次却是只有属于自己的体液,那种感觉怪怪的,却很是享受,因为这是大男孩用嘴唇带给她的……

    两个人郎情妾意的忙活了大半天,才把饺子煮到锅里。轻轻搅动着锅里的饺子,梅若?回过头来,对着端坐在桌子旁边做思考状的天龙说道:“老公!人家的脚好酸哦!人家把鞋脱掉可以吗?”嗲嗲的撒着娇,梅若?尽情的体验着男女之间的美妙。

    “浪蹄子!要脱就脱,你不脱等下我也要帮你脱的。”故作冷淡的天龙目不斜视,还是盯着面前的的酱油瓶子。

    “人家……要老公你帮人家脱嘛!”说着,缓缓的弯起左腿,向天龙支愣着。

    “小心哦,不要把饺子煮糊了!”看着少妇两只脚隔着丝袜直接踩在地板上,天龙似乎看得到,有一些灰尘粘附在了上面……

    “嫂子,你怎么不吃饺子啊!赶紧吃啊,不然待会儿该凉了。”正常的人听到这句话,自然的会以为这是叔嫂和谐的场面,可真实的场景却是如此的。

    “唔!人家…人家…更喜欢吃香肠嘛!”原来此时此刻的嫂子并不在桌子上,而是跪坐在石桌下面,用心的吞吐着小叔的**,听到大男孩的调笑,抽空回应了大男孩一下,继续含弄。

    “好淫荡的嫂子啊!不但包饺子给自己的小叔吃,还要为小叔排解欲火,等下是不是也要吞咽掉小叔射给你的**呢?”一边吃饺子一边享受少妇的侍候,天龙有些顾不过来,嘴上依旧不肯放过美艳的若?嫂子。

    “坏死了!人家也好饿呢,快点射出来嘛!”玉手飞速的套弄着,梅若?探出脸来,央求着天龙。

    “快了!就快了!好嫂子,好骚货!啊!”心疼少妇的辛劳,天龙放下筷子,专心的感受淫荡的若?嫂子带给自己的刺激,双手用力的按住少妇的头前后套动,不一会儿就一泄如注了。

    有了昨晚主动**的经验,梅若?这一次一直就没让天龙的**脱离自己的樱唇,感受到大男孩愈来愈快的频率,知道大男孩即将爆发,梅若?猛地沉下头,**紧紧的顶在喉咙深处,突突的爆发了。

    感受着大男孩对自己的占有,体会着**打在口腔内壁的冲击感,梅若?充满幸福的抬起头,在天龙爱怜的目光中咽喉一阵抖动,吞下了大男孩射出的精华。舔了舔嘴唇,似乎意犹未尽一般,梅若?站起身,舒展了一下有些麻痹的双腿,坐在了大男孩的旁边。

    看着自己碗里那个大男孩特制的圆饼,梅若?娇嗔的看了天龙一眼,端起红酒喝了一口,才拿起筷子,稍微蘸了一些酱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味道怎么样?”看到少妇的神情,天龙好奇的问道。

    “不告诉你!想知道的话,哼哼……”

    两个人饭只吃了一半,恢复了体力的天龙顶受不住若?嫂子的诱惑,在宽大的石桌上就推倒了她,扛着穿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的光滑美腿,看着少妇依稀还是几天前那般被吊带睡衣的肩带束缚住的样子,天龙夫纲大振,带着若?嫂子享受了好几次高潮。

    射过精的天龙把若?嫂子抱进了她的卧室后,给她盖上被子,看着她瘫软在床上,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沉沉睡去,天龙才回到自己的卧室倒头大睡。

    打开房门,一股寒气铺面而来,柳雅娴皱了皱眉头。换下鞋子,挂好披肩,她找到了寒流的来源:客厅的空调开着,温度打到了十八度。摇着头,她调高了空调,正要喊人出来,却闻到了空气中的香气。

    顺着香气走进厨房,看着石质餐桌边上摆放着两套餐具,盘子里还剩下几个饺子,餐桌的正中一滩白色的液体突兀的摊在那里。用手指蘸了一点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腥臊的味道使她瞬间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这两个死孩子!玩的够疯的!”嗔骂着,她转身就要上楼,走过侄儿天龙的房门时,不自觉的看了一下,却看到门虚掩着。

    轻轻的推门走进去,看到天龙平躺在床上,被子盖住了上半身,两条腿却露在了外面。

    “睡觉也不好好睡!”心里埋怨着侄儿的疏忽,柳雅娴轻轻的拉起被子,要帮天龙盖好。谁知只拉起来一角,原来大半部分被子都被天龙抱在了怀里,只有小小的一角遮住了肚皮和下身。

    即便是睡梦中,天龙的阳具依旧具备可观的尺寸。粗粗壮壮的,面目狰狞的,痴呆的看着侄儿的性器在自己面前蛰伏着,随着肚皮腹肌起伏着,柳雅娴比了一下,似乎比自己认知范围内的都要大得多。

    无法抑制心中的好奇,梅若?轻轻的握起了自己本来没有机会接触到的阳具。

    热。热的烫手,烫的人心慌慌的。

    粗。没勃起的时候就这样,勃起的话,自己肯定会握不住的吧?

    感觉手上粘粘的,抽回来一看,隐约有些白色的残留物粘在手上,柳雅娴感觉有些厌恶,却忍不住好奇的放在了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又马上缩了回去。

    咸咸的,有些臊。正自失神,却听天龙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翻了一下身,用被子盖住了暴露在空气中的下身。

    死孩子,谁稀罕看你的啊!柳雅娴从天龙醒来的害怕中镇定下来,嗔怪的剜了天龙一下,逃也似的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晚饭是梅若?准备的,她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看到门口婆婆柳雅娴的鞋子和衣服,想到厨房还有一些战场的痕迹没有打扫,她又是羞臊又是担心,及至看到厨房已经干干净净的毫无痕迹的时候,她惴惴的心稍微放了下来,可能天龙清理过了吧。

    正自愣神,却听身后传来婆婆柳雅娴的声音:

    “若?啊,快点准备晚饭吧。”梅若?回过头,婆婆柳雅娴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说着话,从自己身体旁边走过,又道:“饺子挺好吃的,就是可惜没剩几个。”

    “妈……我……我们……”梅若?有些结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赶紧做饭吧!”若无其事的说着,柳雅娴迟疑了一下,又道:“你们……要注意身体,别太……纵欲了。”

    “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梅若?胡乱的答应了一声。看着婆婆柳雅娴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梅若?吐了吐舌头,开始准备晚餐……

    天龙和梅若?都有过了单独面对柳雅娴的尴尬,分两个批次被捉奸在床的感受让两个人有些不自然。梅若?先打破了沉闷的气氛,说娘家人打电话过来,说她妈妈想她了,她想明天回去,住两天再回来云云。

    天龙表示了自己的支持,虽然心里有些舍不得,但是毕竟以后还有的是时间。

    “哦,后天就是六月节了呀!时间过的真快!亚东他们父子俩一起去香港考察了,这样吧若?,你六月节就在娘家过吧!我们歌舞团明天就休假了,休假我直接就去我娘家,六月节我就在那过了。我也很久没去看我大爷大娘了,今年这个六月节,不好过呢……”想了一下,柳雅娴放下碗,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想到丈夫梁亚东和公公梁宏宇父子俩出差去香港了,担心天龙就此要回炎都市,梅若?从心里佩服婆婆柳雅娴考虑事情的周全,这样能够多留天龙几天,充满柔情蜜意的看了看天龙,看到心爱的男人有些无奈的样子,梅若?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什么。

    “龙儿,你来省城就直接到这里来了,还没去给你奶奶上坟呢吧?等下你去书房,把那辆吉普车的钥匙找出来,明天我们去先给你奶奶上坟,别等到过六月节了才去,啊!”叮嘱了一声天龙,有些不自然的拍了拍侄儿的肩膀,柳雅娴放下了碗筷。

    “你俩慢慢吃吧!若?等下你收拾一下,明天你就别去挤客车了,大夏天的,什么人都有,自己开车回去,我也放心些。我先上楼了。”交代完,柳雅娴步履有些沉重的上了楼……

    一夜无话,翌日早晨,看着梅若?的红色高尔夫拐过拐角,天龙关上了大门。一进客厅,就看到穿戴整齐的柳雅娴正坐在沙发扶手上穿鞋。

    “收拾收拾,我们也出发吧!”扫了一眼天龙身上的衣服,柳雅娴埋怨道,“来了就腻在家里,也不说让你嫂子领你去买几件新衣裳……去把车开出来。”

    被柳雅娴弄得很不好意思,天龙巴不得赶紧逃开妇人的碎碎念,听到吩咐飞快的冲进了车库……

    梁家的车库很大,此刻却空空的只剩下一辆银灰色的三菱帕杰罗三代。梁家原本有四台车,梁亚东原来开着一辆白色Evouio4,在上面要求节俭之风之后就被梁宏宇吩咐梁亚东抓紧卖掉了;而梁宏宇自己开的那辆老版奔驰S350,出了一次车祸,撞得稀巴烂,幸好气囊保护梁宏宇安然无恙,被柳雅娴贱价卖给了汽配厂;作为梅若?结婚礼物的红色的大众Golf已经被梅若?开走了,车库里就只剩下这一辆没人待见的帕杰罗。

    隐约听若?嫂子提过,当初买这辆车的时候,梁亚东是考虑到要做养殖项目的话,买一辆吉普车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何况他也不喜欢自己的老爷车去跑乡间小路。

    后来项目搁置,本就不是太喜欢吉普车的梁亚东就忘记了。除了偶尔出去玩需要用到越野车的时候才开出去之外,帕杰罗很少见光,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蒙着一层淡淡的灰尘。

    天龙在梁家借宿之后,发现了这辆停在车库最角落的车,看到侄儿很感兴趣,柳雅娴就自己做主,让梅若?教天龙怎么开车,那个时候梅若?刚嫁进梁家,刚拿到驾照不久,除了一些基本的驾驶技术,实际的驾驶技巧并不好,女孩子对器械天生的不敏感和好奇心让她也跃跃欲试,毕竟如果不是婆婆的吩咐,自己可不好意思每天下班后不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跑去外面练车。梁亚东一天到晚不着家,回家除了换衣服就是睡觉,梅若?心中苦闷,也就更愿意跟天龙腻在一起。

    天龙开过父亲梁儒康的车,尽管没上公路,毕竟有过经验,学起来很快,一个多月以后就开车上路了。记得那天是周六,天龙开着着,带着梅若?在外面跑了一天,两个人这个开一会儿那个开一会儿,天快黑了两个人才想起回家。

    把车停到车库,两个人说笑着走出车库的时候,梁宏宇的奔驰也进了院子。

    梁宏宇就那么静静的坐在车里看着,看了很久,在两个人局促不安的跑进了屋子以后,他仍旧在车里坐了很久。

    那件事以后天龙就再也没碰过这辆帕杰罗,他感觉到大伯父可能不是太喜欢自己碰他的车,或者不太喜欢他和若?嫂子过于亲密;梅若?本来就是一股兴奋劲,想练好自己的技术,相比粗犷硕大的帕杰罗,她还是最喜欢自己小巧美观的高尔夫。再犯车瘾的时候,天龙就磨着梅若?开她的车,梅若?有些磨不过他,就找一个梁宏宇梁亚东父子都不在家的早上,两个人离开家的时候,让他开着车,自己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天龙脉速表飙到了六十,她就在旁边絮叨‘慢点’‘小心!别刮着’等等,天龙到了医专学校以后,自己再开车去上班。

    刚开始的时候,梅若?还只是偶尔天冷路滑的时候带着天龙去上学,大多数的时候天龙都是自己骑单车去,柳雅娴给他买的那辆捷安特,让他在每天早上骑车上学的同学们都艳羡不已;而学会开车以后,天龙就每天都缠着梅若?载自己上班,等出了梁家大门,就磨着要自己开着去学校。每次看着表嫂的红色高尔夫驶向初升的朝阳,听着同学们艳羡的问自己‘又开着你表嫂的车来的啊?’‘你小子拽透了,天天香车美女的’的话,天龙就会小小的虚荣一下。

    等到两个人眉目传情心有芥蒂,这个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天龙也不好意思再磨人,梅若?却为了讨好他,只要梁宏宇不在家,就自动的坐在副驾驶座上,而梁宏宇在家的时候虽然不多,但只要他在,两个人小心起见当晚就会各自休息,第二天早上会在两个人的车子拐出梁家大院不久,天龙才坐到驾驶座上。春去冬来,到天龙上大三的时候,很多同学都知道天龙有一个美丽性感的开红色高尔夫的表嫂,却不知道他还有一个雍容高贵丰腴圆润的伯母……

    天龙把车停好,下车锁好大门,柳雅娴已经做好,看到他上车对他说道:“这车放了才半年,落了这么多的灰!”

    “没事,等下跑起来就好了。”宽慰着伯母,天龙发动了车子。

    “先到北门那个加油站把油加满。这一千你先花着,小男子汉了,别一天扣扣嗖嗖的。”递过来一叠钱,柳雅娴很严肃。

    “谁扣扣嗖嗖了!”嘟囔着反抗了一声,天龙不敢像以前那样跟伯母拌嘴,毕竟小辫子在人家手上攥着,但是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跟你比我是抠搜了一点”。

    “小兔崽子,嘟囔什么呢?”柳雅娴非常警觉,还是憋不住的笑了起来,“小混蛋。”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气氛有些闷,天龙看着路面,柳雅娴看着车窗外的绿色和夏日的艳阳。

    “伯母……”

    “龙儿……”

    两个人同时扭过头,却发现对方也开了口,天龙挠了挠头,啊了一声:“伯母,你先说。”

    “小兔崽子,别跟我应景,你要说啥快说!”掩饰自己的尴尬,柳雅娴摆出了长辈的架势,在外人面前自己从来不这样,只在自己这个侄儿面前,她才忍不住‘小混蛋’‘小崽子’的。

    “那个……我——我跟我若?嫂子的事……你都知道啦?”看着柳雅娴点了下头,天龙续道:“那……那您是怎么想的,我是说您说让她离婚的事。”

    “她跟你亚东哥长久不了,你们俩在一起腻味了这几天了,究竟她现在更爱谁,你比谁都清楚。离婚是早晚的事,前些年你大伯父压着,现在你大伯父也面对现实了,我不提若?也要提的。”顿了一下,柳雅娴又说:“我提这个主要目的不是劝她离婚,我是想提醒她,要站对队伍,不要走错路线。”

    “呃——怎么看离了婚给我当……当情妇这个也不是站对队伍走对路线吧?”

    害怕柳雅娴发飙,天龙没敢转过头去看她,假装认真开车,随口说道。

    “那要分怎么看了。她一直就搞错了一件事,你大伯父不想儿媳妇改嫁,她就嫁不得;但是你大伯父面对现实了并不等于她就有自由了,因为我不一定愿意我儿媳妇改姓别人家的姓,你必须改回来姓梁才行。”惊讶于一直禀性纯良对梅若?关爱有加的伯母说出这样的话,天龙有些吃惊的看着,却听到了更惊人的话语:

    “属于我的东西我可以不要,但是属于你的东西没人可以拿走,妻子也好,情妇也罢。”语调平静,就像讨论今天市场上的白菜多少钱一斤一样,外人听起来会有些可怖,但是在天龙听起来,却是五味杂陈。

    “伯母……其实——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你也该追求自己的幸福!”挣扎着说出心中的话,天龙打开了话匣子:“这么多年,看着你那么不快乐,我真恨自己无能。我明知道你和大伯父在一起一点都不幸福,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恨我自己!”天龙有些激动,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手指关节有些发白。

    “傻孩子!我幸福不幸福你又知道了!管好你自己的破事,不要惦记伯母了!”

    微笑的看着天龙的样子,柳雅娴嘴上说的凶狠,心里却充满了高兴,亲热的摩挲了天龙的头发一下,“好好开车吧!先去镇上,我去看看大爷大娘。”就在省城郊区紫启山的镇上,那是梁氏家族祖宅所在地,老一辈的都做风吹雨打去,还有大爷大娘一对老人健在开个批发部,梁宏宇梁儒康兄弟太忙了,身份也太招摇,所以每年柳雅娴都要回去看看,天龙记得小时候也曾经跟着大伯父大伯母亚东哥一起来这里玩过呢,依稀记得大爷爷大奶奶那对慈眉善目的老人,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大爷爷大奶奶还健在呢。

    老两口一辈子无儿无女的,所以对天龙这个宝贝孙子格外亲,多年不见,握着天龙的手问个不停。

    给爷爷带了两瓶昂贵的老山参酒,给奶奶买了一副精致的商品翡翠玉镯。看着两位慈祥的长辈高兴的把自己接进屋里,埋怨着自己不该带这么贵重的东西来,想起自己父母比他们还年轻一些,却早早去世了,没有享受到晚年幸福,柳雅娴心里难受,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强自笑道:“大爷大娘,你们看平时宏宇太忙,我工作也忙,也没什么时间过来看看你们。您二老打理着这个小店太辛苦了一些,实在忙不过来的话就盘给别人算了!您二老搬到我们那里去,我和宏宇还能照顾照顾你们,亚东夫妻早就搬出去住了,我们那么大的房子空空落落的,正好也给我们做伴。”一时想到的念头,柳雅娴就说出了自己的设想,看着天龙有些错愕的眼神,平和的笑了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