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50章 慕容玉洁蓝田种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住口!”韩云海心肺被撕裂般叫着:“你别再这样逼她了……求求你……”

    天龙却扭过她的脸面向韩云海,命令道:“最后要用什么体位性交让你受孕?告诉你老公!”

    慕容玉洁迷乱的看着韩云海,羞耻和理智摇摇欲坠:“对……对不起……我要躺着……张开腿……和您强壮的身体……紧紧合在一起……让您火烫的**……塞满我淫乱的**……把**装进……我的身体……”

    “不!”韩云海绝望愤怒地大吼。

    但天龙却故意选在这时,结实的屁股一挺,粗大的**突破窄穴,足足进了一半到慕容玉洁体内,“噢!……”玉洁的脚趾倏然弯屈,原本羞怯勾着天龙脖子的双臂也收紧,十指指甲掐进天龙结实的背肌里。

    “想被端起来,就抱紧一点!”天龙说。

    慕容玉洁激烈地张嘴喘着气,奋尽全身力气,将柔弱的身驱勾紧在天龙厚实的肩膀上,天龙双臂勾着她腿弯,轻易地就将他的妻子端着站了起来,还露在外头有大半截的**,随着他将人端起,也连根没入慕容玉洁窄小的**里。

    “啊……好……好大……呜……”慕容玉洁不知是痛苦还是满足,整个人挂在天龙身上不停地抽慉

    天龙竟端着她走到窗口前,让窗外人看清楚他的媳妇和丈夫以外男人性交的样子。

    “玉洁……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韩云海悲伤的说。

    慕容玉洁也惊觉天龙将她带到窗口前作爱,一丝仅存的羞耻心让她着急地哀求天龙:“别……别在窗口前……求求你……”

    “少废话!动你的屁股给窗外人看!看你怎么和我**!快!”天龙威喝道!

    慕容玉洁好像无法反抗这只禽兽的命令,慢慢地上下耸动起圆白的屁股,口中哀切地乞求丈夫韩云海的原谅:“云……海……对不起……我……没办法……”

    天龙粗大紫色的肉茎,把慕容玉洁的**撑成一个湿淋淋的大洞,在窗口前不到二十公分处吐吐没没,慕容玉洁羞得把天龙勾得更牢,脸紧靠在天龙的肩上,无脸看窗外有可能看到的人。

    但随着屁股愈动愈快,湿淋淋的**把阴道里的充血嫩肉拉出又塞入,慕容玉洁不仅屁股在动,细腰也淫荡地扭了起来,天龙的两只大手掌也扒开她两片雪嫩的股丘,帮助她的**把**更贪婪地吃到底。

    “告诉你老公,跟我作爱好不好?幸不幸福?”

    “啊……好……好大……好充实……呜……对不起……我……我对不起云海……”她陷入迷乱的状态,胡乱回应。

    天龙不高兴的说:“什么对不起?我要你告诉你的老公,喜欢跟我作爱生孩子?还是跟他?”

    慕容玉洁无法停止呻吟,呜咽地说:“云……哼……云海……噢……我喜欢……让天龙……这样……对我……帮他……生孩子……啊……”

    韩云海只有伤心地摇头,不知该说什么。

    “够了!你实在太过份了!”韩云海再也无法抑制妻子被人奸孕的耻辱!发狂似地怒叫。

    “对了!到你丈夫那里给他看吧!”天龙听到韩云海在背后的怒吼,故意端着像淫蛇般扭动的慕容玉洁走向他。

    “不……不要……”慕容玉洁下意识的反对,但身体根本没有抗拒的行动。

    天龙抱她到韩云海面前,冷笑说:“我腿酸了,韩大哥,你帮我抱一下你妻子让我好干她一些。”

    韩云海搞不懂他的意思,他却将玉洁抱着他后颈的双手拉开,然后拉到韩云海的脖子让她扶着,并让她两脚踩在韩云海坐的椅面两侧,整个人横跨在韩云海上方,接着天龙开始以背交式对她的**长抽缓送起来。

    “啊……啊……”慕容玉洁完全不知道她现在扶着的人是她亲丈夫,不但尽情地享受天龙对她的临幸,两只手还把韩云海的头和脖子勾得紧紧的,迷乱的呻吟伴着激烈的喘息,不断在韩云海耳际吹袭呼喊。

    “玉洁……醒醒……我是你丈夫……你不能再这样下去……”韩云海悲哀地在她耳边呼喊,却敌不过天龙粗大**带给她的堕落快感。

    天龙抽插他的妻子足足有四、五百下之多,而且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猛烈,有时天龙在送进玉洁身体深处前,会技巧地扭动屁股,让**在敏感的洞口充份转动,再突然用力顶入,有时则是顶入后再扭转,使**充份磨揉花心。

    韩云海死的心都有,先前自己还居然认为天龙这个小混蛋是处男是菜鸟,现在看来这个小混蛋是作爱的高手,他这样不断挑起慕容玉洁女体的性欲和焦躁,然后当她欲求被挑到最高点时,再给她完全的满足,这样持续的兴奋,据说对于受孕也是很有帮住的。

    不管天龙是用什么技巧,慕容玉洁确实已经香汗淋漓,把韩云海的脸和脖子抓出数十道指甲痕,讽刺的是那些指甲痕竟是别的男人间接造成的。不知怎么,韩云海开始可怜起妻子玉洁,原来她跟他在一起,需要性爱滋润的成熟肉体从没满足过,今天才知道能带给她愉悦和幸福的,是像天龙这样强壮的男人。

    “她的最高潮要来了,把她抱到床上,用传统体位来作比较容易受精。”韩云海无奈的接受了现实,因为借种而起,因为借种而完,当你无法抗拒残酷的现实,那就正视接受现实吧。

    天龙把她抱回床垫,两腿玉腿抬到肩上扛着,开始进行猛烈的活塞运动。慕容玉洁的呻吟已经变成一连串快听不见的气音,她的脚趾像抽筋一样扭在一起,天龙猛烈地挺送屁股,又不时和玉洁唇舌激烈缠吻,挑高她炽烈的欲火。

    “啊……啊……啊……”慕容玉洁的身体泛起晚霞般的晕红,叫声愈来愈激烈,天龙也无法再旁骛,脖子和肌肉上冒出绷紧的紫筋,卵袋像河豚般鼓涨起来,一切都显示他快**了。**的抽插从浅浅深深,慢慢变得每一下都既重且深,**上黏满白色的泡沫,玉洁则像被狂风摧残的花儿一样任人摆布。

    “我要来了!小骚货!准备受孕吧!”终于!天龙紧握玉洁的柳腰,全身筋肉纠结的发出怒吼。

    “啊……”慕容玉洁除了悲鸣和抱紧男人表示迎合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慕容玉洁全身像离地的白鱼般激烈地抖动,张大嘴想发出声音,又被天龙的双唇紧紧封住,一股一股岩浆般的浓烫男精,正如喷出的涌泉般不断注入她的子宫。

    韩云海当然看不到天龙粗大的**在她体内**的经过,不过却能清楚看见天龙饱涨的卵囊正一鼓一鼓的缩涨,他知道每缩涨一次,就有大量浓稠、健康的**挤入他妻子体内,这个小混蛋成千上亿的活跃精子,会抢着和他妻子的卵子结合,慢慢形成他们共有的骨肉。

    大量的**可能已装满慕容玉洁的子宫,**却还没停止,那些装不下的,就从缝隙涌满出来,流了一大滩在床褥上,足足有一分钟以上天龙才射完他最后一滴残精,然后紧搂着慕容玉洁,两人疲倦地睡在一起……

    睡了半个下午,傍晚时分悠悠醒来,在房间豪华浴室里,妻子慕容玉洁仰着脸接受莲蓬头的淋浴,脏衣裙和内衣亵裤扔在墙角,一直这样任由热水淋在美丽动人的胴体上,此刻她的心情混乱而矛盾,想冲掉下午所有不愉快的记忆,体内却还残存着那些羞耻的快感。

    一想起下午后来那场羞辱,她感到自己是如此污秽,不只是肉体被玷污,更无法原谅自己的是在被奸辱时心理也达到了最高潮,这样的身体还怎么能清清白白的交给丈夫韩云海?

    这是第一次,从小到大对自己的美貌和智慧完全失去了信心,心底最深处升起一股害怕被遗弃、被嫌恶的恐惧。

    “我不要失去云海……我不要……”慕容玉洁在内心不断的呐喊着!

    此时浴室的门“吱”一声轻响被推开,天龙打着赤膊,下身只围一条浴巾走进来。

    妻子慕容玉洁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只禽兽一步一步接近,丝毫没有要遮掩自己赤裸胴体的样子。天龙对她这种反应不禁愣了一愣,原本以为这样闯进来必定会遇到她的抵抗,又得费一番功夫才能逼她就范,没想到这回竟如此大方的让他看赤裸的身体。

    对天龙而言这是个好的开始!他打铁趁热的伸出手,抚着眼前佳人光滑的臂膀道︰“慕容姐姐,那些地方还痛不痛?让我看看……”他拉起妻子慕容玉洁的手臂,雪白的腋下有一小块鲜红的瘀伤,是被他残忍咬伤的。

    “好可怜……很痛吧?”

    他伸出手指轻轻抚着那块瘀伤,妻子慕容玉洁出乎意料的乖顺,任由他碰触身体,这让天龙逐渐兴奋起来,一种胜利的征服快感涌上心头。

    “还有这里……是不是更痛……我来疼疼你……”

    他注意力再移到妻子慕容玉洁玉乳顶端那两颗嫣红的小**,吐出湿黏的舌头温柔的围着乳晕舔。

    “嗯……”她还是没抵抗,皱着眉微微发出哼喘。

    “喔……我的小宝贝……”

    天龙再也忍不住了,从在省厅看到慕容玉洁端庄的照片之后,就朝思暮想弄到手的佳人此刻裸裎在前,柔顺得像只小绵羊,不正是自己渴望已久的事吗?他一把搂住妻子慕容玉洁柔软的纤腰将她往怀里带,刹时只感到两团火烫肥嫩的肉球紧紧贴着自己胸膛,差点让他爽的站不稳,一张嘴猴急的就想压上那两片香唇!

    “唔……不……”妻子慕容玉洁终于有了抵抗,不过只是把脸别开,玉手轻推着天龙松夸的胸膛。

    “怎么了?会害羞吗?”天龙没强行吻她,不解的松开她的腰肢问道。

    “嗯……嗯……”妻子慕容玉洁低着头略微急促的喘息,等到情绪慢慢平复,才咬着唇抬起脸来望着天龙,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似乎已下了某种决定。半晌,她语气平静的道︰“是不是我听你的,你就会放了云海?……我……我不想你伤害他……”

    “哼……我以为你怎么变了心呢!原来还是为了那个男人!”虽然心知肚明慕容玉洁不可能心甘情愿依顺他,但听在天龙耳中仍感到十分不是滋味,不过那本来就是他的算计之一,所以他紧接着又道︰“当然可以啦!我可以保证韩大哥绝对安然无恙,而且一定让你成功怀孕,不过就要看你怎么表现了……嘿嘿嘿……”

    “你要我怎么作……都可以……我只想有一个请求……”妻子慕容玉洁愈说头愈低、声音也愈小。

    “什么请求?说出来听听!”天龙抬起她晕红发抖的俏脸问道。

    “要我怎样都行……但是不要再亲嘴……”她一直以为接吻是真心相爱的男女间最亲密的行为,被迫和一个禽兽般的男人作爱,她可以当作自己被强奸,但要再和他唇舌交缠却是无法忍受的。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除此之外,你要服侍我就像对你老公一样,甚至还得更好!知道吗?”天龙把她搂在身上、抚着她光溜溜的玉背和圆臀说道。

    “嗯……”妻子慕容玉洁头靠在他肩上颤抖的应了一声,泪珠又倏倏的滚下。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你平常和韩大哥怎么作,现在就要表现出来,千万别敷衍我,先告诉你。我可是什么世面都见过的!”想起来伯母柳雅娴和若瑄嫂子的中午叮嘱晚上回家一起吃饭,时间已经不多了,天龙也想速战速决尽量吸取慕容玉洁的熟女元阴储备电能,也好回家应对若瑄嫂子,甚至以后还有可能加上伯母柳雅娴。

    天龙放开妻子慕容玉洁,要她主动的取悦他,妻子慕容玉洁两张玉手羞涩的放在大男孩的胸口,温烫的唇片轻轻从他耳朵往下吻……

    “唔……”天龙舒服的皱起眉头闭上眼,从那可爱的小嘴呼出的气息香甜如兰,吹得他整个人都快趐了,还有两团肥嫩的肉球挤在他胸口揉动,四粒乳头磨来磨去,心脏简直要负荷不了。

    她一路往下吻,柔嫩的唇肉来到大男孩早已硬立的乳头上。

    “呵……”天龙忍不住激动的喘气,一张手用力的揉着她的湿发。

    “玉洁嫂子……你……技巧真好……韩大哥真他妈……有艳福……唔……多用舌头……哦……对……就是这样……”

    妻子慕容玉洁忍着羞辱,用舌尖挑逗天龙黑硬的乳粒满足他,舔了一会儿,天龙胯下那条**已涨到受不了!

    “跪下去……帮我吹一吹……”天龙按着她的香肩往下压,妻子慕容玉洁柔顺的跪到地上,为他解下围在腰上的浴巾,吐着淫珠的**怒举在她面前。

    “唔……”妻子慕容玉洁原本不愿意的芳心不知怎么开始迷乱了,眸光变得迷蒙而疑惑。她柔软的玉手轻轻围握住那条发烫的硬棒,就像帮老公云海作一般温柔的挲抚起来……

    “唔……快……用嘴……”天龙被她服侍得浑身颤抖,双手撑在身后的洗手台上才能站稳,妻子慕容玉洁吐出薄薄粉嫩的舌片,舌尖轻轻的舔起**。

    “啊……”天龙仰起脸兴奋的呼出来,“抬起头!……让我……看你淫荡的表情……”他粗暴的扯住妻子慕容玉洁的头发。

    “哼……”妻子慕容玉洁痛的皱眉,不过还是顺从的仰起脸,舌尖抵在**下方最敏感的沟缝来回磨擦。

    “受……受不了……你都帮韩大哥这样作吗?……贱货……真贱……哦……你这贱货……舔我的屁眼……”

    天龙因极端兴奋而涨红了脸,抬起一条腿踩在妻子慕容玉洁的育裸肩上,手按着她后脑勺把她脸深深往肮脏的股沟压!

    “呜……”妻子慕容玉洁只是挣扭了一下,随即就乖乖的舔着大男孩硬硬的肛蕊。

    “好棒……妓女也没你这么棒……肯帮男人舔……屁眼……真好……哦……好了……好了……换……整条……吞……吞进去……”他揪着妻子慕容玉洁的头发,把紫胀的**顶在她唇间。

    “唔……”妻子慕容玉洁睫毛轻颤,怯生生的大眼向上望着天龙,温柔的含住充血的**,缓缓将盘筋的怒棒往嘴里送。

    “啊……好爽……啊……好棒……”天龙只是一直重复的呻吟着。

    属于妻子慕容玉洁可爱小嘴的火热黏膜,此时紧紧包围着勃跳的肉茎,**前端已顶到喉咙,口腔内那条滑嫩嫩的舌片绕着颈部打转,再一会儿,小嘴已一吸一吐的动了起来。

    “哦……怎会……那么好……慕容主任……你真好……啊……可恶的韩云海……每天都能享受你的小嘴……你的身体……可恶……哦……好舒服……”天龙不知所以的晃着脑袋乱叫。

    这样吹吐一阵,他已快守不住了,一股趐暖的阳精随时要爆发出来!

    “停……不行了……休息一下……换玩别的……”他拉开慕容玉洁,慕容玉洁嘴角濡着唾液,也十分激动的喘息。

    “来……换你上来!”天龙拉她站起来,转身将她推到身后的洗手台边,妻子慕容玉洁在他半扶半抱下坐上了那座高级大理石台子。

    “脚也上去……张着腿……对……就是这种淫贱的姿势……不准放下……”他不但要妻子慕容玉洁坐在上面,还将她两只脚逐一抬上洗手台,一左一右的踩在边缘,就这样把私处赤裸裸的展现在他眼前。

    “……不……好丢人……”妻子慕容玉洁虽然早已晕红着脸、娇眸噙水的吟喘着,但这样在男人面前张着腿实在是太羞耻了,因此两条大腿不安的想合起来,但天龙却命令她不准,还双臂抱在胸前欣赏着她这副荡态。

    “……别……别看……”她不敢把腿夹住,却又无比羞赧和莫明兴奋,只好把脸转开,双臂撑在身后维持这种姿势。

    “老实回答我!有没有在韩云海面前腿张成这样过?”天龙亢奋的逼问妻子慕容玉洁。

    “不……不知道……”她玉体发抖,答非所问的哼着。

    “我问你有没有?不是知不知道!再问一次!有没有在韩云海面作出这种淫贱的样子?”天龙仍不肯放过她。

    “没……没有!可以放下来了……吗?……”妻子慕容玉洁几乎是在哭诉,但却又莫明奇妙的愈来愈兴奋,脚趾因羞耻而绷紧的样子十分可爱。

    “难道摆出这种淫荡的样子,让这个无耻龌龊的小混蛋看真得会有快感吗?”妻子慕容玉洁愈来愈无法理解自己的身体。一丝丝痒痒的感觉从阴道流出,自己知道是那是兴奋而流出**。

    “看……你下面都湿了!不准把腿放下,我来帮你弄一弄……”天龙走近她两腿间,手指轻轻揉着滑嫩不堪的耻户。

    “啊……”才被大男孩的手碰到一下,她的身体就夸张的向后弯,浑身激烈的颤栗起来!

    “舒服吗?腿再张开一点……”天龙边说着,手指已顺势侵入紧滑的阴道里头。

    “呀……已经……很……开了……”妻子慕容玉洁胡乱的回答,踩在台缘的两只脚ㄚ只有大姆趾往上翘,其它四根脚趾都用力的往脚掌方向蜷握。

    “才用手就舒服成这样……没想到这付美丽的身体原来这么敏感,来!求求我……我就用嘴帮你吸出来……让你舒服的上天堂……”

    天龙愈揉愈激烈,妻子慕容玉洁两腿间发出啾啾啁啁的淫乱水声,她也不顾羞耻的半启着嘴哼哼啊啊乱叫,只见她两道秀眉紧锁、一双水眸迷惑的看着大男孩的大手搓揉她全身最隐秘的器官。

    “求……求……你……帮我……吸……出来……求求……你……啊……求求……你……”

    直到她自尊完全沦丧不停的哀求,天龙才满意的蹲到她两腿间,伸出舌头细细品尝濡满蜜汁的肉花。

    “啊……啊……”如愿以偿的妻子慕容玉洁,两只玉手紧紧抓住洗手盆边缘,玉体好像遭电流通过似的急颤。

    天龙灵活的舌尖一下磨着**、一下压着肉蒂,有时还故意在阴道口打转,搞得她全身虚脱却又无法抑制的挺动身体响应。

    “呜……给……给我……呜……求求……你……”难熬的酸痒使她忍不住又哀求起来,天龙见时机成熟,立即把嘴压上去用力的吸吮!

    “呀!……好舒服……ㄠ……我头……好晕……啊!……不……不行了……会死……我会死……”妻子慕容玉洁只觉得骨髓脑浆彷佛都要从下面那个小**一起被吸走。

    天龙的厚唇像一具强力吸盘,滚烫的肥舌在她阴道里乱搅,腥黏的汁液不知被他吸走多少,到最后她感到身体轻飘飘的,好像个空壳,两条玉腿难看的攀勾在大男孩肩背上,纤纤玉指也紧扯住大男孩乌黑浓密的头发,饥渴努力想把他的脸压紧在自己下体,深怕他随时会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