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35章 娘仨吃饭情苗萌生

第1035章 娘仨吃饭情苗萌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都哪跟哪啊,那时候的所谓爱情其实跟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区别。我早就不当回事了。”话这么说,天龙的神色还是一黯,没有注意妇人亲昵的动作。柳雅娴知道,天龙嘴上不承认,可这样的伤害还是在这个孩子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创口。

    天龙初二时发生了一次早恋,如果进行正确的疏导的话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年少懵懂,可是柳雅娴听说了关心则乱,动用老公的社会关系,把那个女生硬是从炎都市转到了临近的中原市去读书。那样一个单纯的年龄,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这样的事,对天龙的打击很大。从那以后,天龙暑假就没去过大伯母的家,直到去省城上医专,迫不得已才住了进去。即使这样也是一天平均三句话,早中晚各打一次招呼而已……

    “唉,还是伯母那时做事太急切了……”柳雅娴心里的愧疚一下子浓郁起来,笼罩到面庞上就是一抹歉然了。

    “伯母,别这样,你也是为我好,毕竟是我不该胡思乱想……对了伯母,给我煮面条吃吧?好久没吃,馋死我了都快!”天龙不想让这个高处不胜寒的成熟美妇再受什么伤害,把话题扯开了。

    “呀,没想到我们龙儿这么大了,还惦记伯母这点手艺呢?成,你去书房玩会电脑吧,中午我们出去吃,下午我出去买点菜,晚上再做给你吃,让你吃个够。”

    说完也不管天龙的反应,抽开了手自己径自上楼去了。

    天龙苦笑着摇摇头,从小到大,自己在这个伯母面前从来都是没有决定权的,俯首贴耳不至于,但绝对是言听计从。也许是那像妈妈林徽音一样的感情决定了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的感情吧!只是妇人把手抽开的时候,天龙才发觉手上的潮热,看着妇人上楼的身影,怎么看怎么像是肇事逃逸呢……

    正在心思转动的时候,妇人已经再次出现在了楼梯口,冲着天龙说道:“叫你嫂子穿衣服,等我下来了我们就出去吃饭。”说完又闪身回去了。

    梅若?在厨房里收拾了一会儿,已经把能想到的厨房里的活全部做完了,听到婆婆的话,才赶紧假装刚忙完的样子,走了出来,应了一声,又冲天龙飞了个飞眼,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天龙在书房打开电脑,随意浏览了几个网页,又上了下QQ,跟几个同学扯了几句,感觉有些无聊。

    天龙索然无味的关掉了电脑,仰头怔怔的看着天花板,神思万里。

    “天龙,走啦!”客厅里传来梅若?清亮的呼喊,天龙定了定神,走出书房。

    婆媳二人已经打扮完毕,仿佛等待检阅的士兵看着将军一般盯着天龙。梅若?秀发披散,只略微涂了一点唇膏,面容清秀,穿了一件蓝色连衣裙,下身只露出一双细长高跟鞋,一米七的身高加上鞋跟的高度,乍一看去却似乎要赶上天龙的高度了,双手提着挎包,略带一些不自然的看着天龙。柳雅娴正在弯腰穿鞋,听到天龙开门的声音,没有抬头,直接吩咐道:“天龙,伯母带你吃火锅去吧!在炎都市也没机会吃,你先跟你嫂子去把车开出来,我把门锁上。若?,把德福居那张优惠卡带上。”

    “恩…啊,带着呢,在我包里。”梅若?有些走神,有些慌乱的应了一声。

    柳雅娴穿好了鞋,站起身来的时候天龙才发现,今天伯母化了很浓的妆,原本就很美丽的面庞在化妆品的装扮下充满了美艳的光彩,让人不敢逼视……钻石耳坠,白金项链,婆媳两人身上的首饰内容,颇为相似,却都不见手上标志性的结婚戒指,其间深意,耐人寻味。

    天龙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早已经被伯母的打扮深深的吸引了:妇人穿着长身的皮裙,高质量的名贵皮裙让本来气度就雍容华贵的妇人变得更加尊贵,久在上位的那中颐指气使让人不敢仰视,美艳,高贵,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诡异的融合着,充满诱惑,却似乎又非常危险。

    听到婆媳的对话,天龙才回过神来,暗道果然了不得,乖乖的跟着梅若?出了房门。

    德福居生意很好,还没到中午,一楼大厅就已经基本上坐满了,人声鼎沸。

    本来依着天龙,三人该去二楼找个单间的,可柳雅娴说,吃火锅吃的就是气氛,上单间偷偷摸摸吃那还不如在家吃呢。

    天龙也就不再坚持,三人找了个角落坐下。梅若?坐在里面,天龙坐在她的旁边,靠近过道,柳雅娴坐在天龙对面。

    刚点过锅底和涮菜,天龙就发现梅若?有些神不守舍,目光飘忽不定,似乎在寻找什么,又似乎在逃避着什么。

    天龙充满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梅若?却没注意到他关心的眼神,顺着少妇的眼神,饭店的玻璃门被推开,几个人走了进来……

    天龙放下满心的疑虑,故作从容的拿起菜单,用笔勾起了涮料。

    “羊肉,木耳,野菜,对了伯母,豆腐皮我记得你很喜欢吃的,来一份吧?”

    “你点吧,若?,你也点些自己爱吃的。”柳雅娴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喝着茶水,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两个晚辈的反应。

    “恩……啊,好的,我看看。”一语惊醒梦中人,梅若?掩盖了一下自己的慌张,拿起另一份菜单,看来一会儿,却始终没有决定自己到底喜欢吃什么。

    “嫂子,我帮你勾几个吧,估计你也没什么主意。”天龙拿过梅若?的菜单,随便勾了几个自己印象中少妇喜欢吃的菜,然后借招呼服务员的机会,转身看到刚才进来的几个人已经走进了二号包厢。

    “嫂子,在大学还做辅导员吧?”气氛有点沉闷,作为唯一的男人,天龙打破僵局,没话找话说。

    “唔,是,你倒是记得呢。”梅若?语气里有一丝幽怨的意味,说话时没有抬头,原来却从眼角看到了深邃的一瞥。

    “天龙,说说你在炎都山原始密林执行任务的事,你看我跟你嫂子两个人都没机会去炎都山原始密林。”柳雅娴似乎还没有从心事中挣脱出来,语声有些幽幽的问。

    “呵呵,刚开始进入原始密林的时候,到了一个新环境,有些适应不过来,不过后来就几天好多了。”说到炎都山那次任务,天龙有些纳闷,但是还是慢慢回忆着继续道:“我们刚去的时候可热了,都快六月底了,午后最高温度还能达到三十七八度,湿度也大,那时候在原始密林执行任务,每天身上都汗哒哒的。晚上蚊子还多,哎伯母你不知道,炎都山原始密林的蚊子老狡猾了,个个都是打游击的高手,蚊帐里跑进一个蚊子,第二天早晨起来就满胳膊都是包。”

    “你就那么懒啊!不能起床打打蚊子?”见天龙说的好笑,柳雅娴笑着说。

    “睡得沉,再者说大半夜的用手电筒找不到蚊子,也怕影响别人休息。我就自己安慰自己,那也是一条生命,不能杀生的。”尽力的开着玩笑,天龙还是无法放下心中的疑惑,试探性的把话题转向了刚才若?嫂子的失神。

    “伯母,我们现在出来吃饭,碰到熟人的话不是太好吧?毕竟大伯父可是省城名人……”虽然是为了试探,却也是天龙心中自然而然的顾忌,毕竟大伯父梁宏宇是省府高官,省长夫人儿媳妇和一个年轻男子在公开场合喝酒吃饭总是有点招摇敏感的事情。

    “省城不知道你大伯父的人很少,不知道伯母的人就很多了,即便是碰到熟人,也都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况且我也不在乎,已经这样了。”语气中似有不甘,更多的是落寞和失望。

    “话说回来,我们不都是自己过自己的生活么?也不用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自己快乐最重要的,是不是啊嫂子?”语带双关,天龙意味深长的盯着梅若?说道。

    “啊……是吧!今天天龙来了嘛,出来吃个饭,没什么问题的。”感觉到了婆婆和天龙已经开始注意自己的失神,梅若?脸色有些苍白,低下头去,假装看菜谱,却感觉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着,偷偷的深呼吸两下,似乎好了一些。

    “若?,怎么了?”梅若?抬起头,撞到婆婆那充满关切却又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眼神,顿时没了方寸:“没……没什么啊!我没……没事。”

    “刚进包厢的那几个人里面,有认识你的?你们单位的?朋友吗?我们娘三个一起吃饭,大大方方的,别想那么多,啊!”柳雅娴若无其事的把话说完,爱怜的抚弄了一下儿媳的肩膀。

    “恩……是我们学校的教务主任。”一句话说完,柳雅娴“唔”了一声不再说话,低下头继续喝茶,却不知自己一番话早已掀起了天龙和梅若?两个人心里的惊涛骇浪:于天龙来说,若?嫂子的反应大不寻常,即便是担心自己被熟人看到在外面吃饭,也不会这样六神无主,这里面肯定有别的事情掺杂,而伯母敏锐的洞察力也让他心有惴惴,自己以后行事要小心谨慎一些了;而对于梅若?,婆婆一连串的假设追问,句句点到实处,似乎已经完全了解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一般,想到自己和天龙的秘密可能已经被暴晒在炎炎烈日之下,再无一丝隐秘可言,她的心里就充满了恐惧……

    这顿饭吃的并不是那么愉快,三个人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气氛沉闷,但是因为心思都不在饭桌上,倒也不显得尴尬。店里老板跟柳雅娴很熟了,优惠卡扔过去刚要付钱,老板娘忙推搡着说什么“难得柳团长来赏光,算小店请客”什么的话,柳雅娴也不好在公众场合过分推搡,就说了一句“李姐,这次承你情了,下次你再这样我可不来了。”云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