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28章 梦境不伦雅娴伯母(八)

第1028章 梦境不伦雅娴伯母(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哼~~谁叫你胡说八道!”雅娴伯母挺起了胸脯,一副“就是要吓吓你这傻小子!”的可爱模样。

    “噢,伯母……”天龙根本无法抵御雅娴伯母胸前那两点嫣红。

    他抱着雅娴伯母的腰,将头靠在雅娴伯母的胸脯上道:“伯母,我真的无法忍受再有其他男人占有你这么美丽的乳房啊!”

    “傻瓜,伯母既然跟了你,怎么还会和别的男人……”雅娴伯母又爱又怜地摸着他的头。

    “不行,伯母,你要答应我。”天龙索性撒娇道,一边啜着雅娴伯母尖耸的乳峰,让她无法思考。

    “嗯……天龙,伯母答应你,以后不跟别的男人上床了……”雅娴伯母搂着他的头,美目迷离。

    “跟大伯父也不行,唔……”天龙用舌头卷着雅娴伯母开始勃起的乳头。

    “坏天龙,不准提他。”

    “就要提,谁叫你过去跟他在这张床上乱搞男女关系!”

    “噢……天龙……”雅娴伯母被他撩拨得不行,道:“他……他一年到头和我**的次数,还不如这半个月我和你做的多呢。”

    雅娴伯母说完,看见天龙目瞪口呆地望着她,这才发觉失言,将头往他的怀里钻,不依地道:“死天龙,都是你害人家说这么羞人的话!”

    天龙赶忙安抚道:“伯母,伯母,我好欢喜啊。只是,只是大伯父怎么这么傻啊,伯母你这么漂亮,又这么骚……”

    “哎呀!你还胡说!”雅娴伯母大嗔。

    “好了,好了。”天龙躲避着雅娴伯母的粉拳,道:“容侄儿最后问一句,是他的大还是我的大?”

    “好啊,天龙!”雅娴伯母咬着下唇,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道:“你的胆子倒是比他大多了,至于那里嘛……”雅娴伯母的眼光瞟向他的下体。

    天龙心生凉意,不安地往后缩着。

    “还想逃?”雅娴伯母一把抓住了他抖抖索索的**。

    “好伯母,饶了小弟吧。”天龙哀求道。

    “你不是要比大小吗?伯母帮你量一量。”雅娴伯母俯下头去。

    “噢……伯母。”

    雅娴伯母含入了他的巨蟒,一阵麻痒从**处传来,雅娴伯母的舌尖在和它做着亲密接触。

    比起在普吉岛的那次**,雅娴伯母这次的技巧有了一些提高,她的舌头灵巧地逡巡在他的龟棱四周,不时地用牙齿轻咬一下他的小头头,让他一阵颤栗。

    “伯母……你是不是只跟我这样弄过?”天龙摸着雅娴伯母的长发,问道。

    没想到雅娴伯母停顿了一下,居然摇了摇头,波浪似的长发也随之摆动。

    这大出他意料之外,他醋意大起,按着雅娴伯母的头道:“说,你过去还给谁这样弄过?”

    雅娴伯母不答,只是更加卖力地上下吮弄着他的阳具。

    雅娴伯母过去也曾这样含入别的男人的巨蟒?天龙妒火攻心,抽出了他的巨蟒。雅娴伯母不解地抬起头看他,她的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的液体。

    “说,你给几个男人弄过!”天龙恶狠狠地道。

    “就不跟你这个小色鬼说!”雅娴伯母嘟起红嘟嘟的嘴唇。

    “伯母,快告诉我嘛,不然我会妒火攻心而死的。”见硬的不行,他只好来软的。

    “哧……想不到龙儿还是个醋坛子。”雅娴伯母轻笑道。

    “快说嘛,伯母。”天龙摇着雅娴伯母的手。

    “我说了你可不许吃飞醋。”雅娴伯母道。

    “不会的,怎么会?”他装出一副轻松的模样。

    “保证?”

    “保证!”

    “嗯……跟、跟你大伯父弄过……”雅娴伯母低声道,她的双腿夹得紧紧地磨着,果然是骚啊。

    哦,是跟大伯父弄过啊。天龙心里五味杂陈,既有强烈的妒忌,又有一丝轻松,毕竟人家是合法夫妻嘛,这一点不能苛求。

    “没有跟其他人吧?”他还是追问了一句。

    “还能跟谁?”雅娴伯母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天龙岔开话题,嬉皮笑脸地道:“伯母,你刚才量也量过了,到底是我的大还是他的大啊?”

    “嗯……”雅娴伯母脸一红,低下头小声道:“他以前是黑黑粗粗的,可惜这些年已经萎靡不振了,龙儿的是粗粗长长的,自然要比他粗大强壮,你年轻嘛。”她突然抬起头道:“我喜欢天龙的**,白白嫩嫩的,粗粗大大的,既有美感,又有力感。”

    “噢,伯母。”天龙感动地想拥抱雅娴伯母。

    没想到雅娴伯母一扭腰,躲开了他,轻笑道:“不过以后天龙的**长成大**了,伯母可就不喜欢喽!”

    “好啊,趁现在还是可爱的**,伯母你要多吹几次箫。”天龙大声道。

    “吹箫?”雅娴伯母的眼光落在他翘得高高的小白棍上,美目象蒙上了一层雾,道:“好吧,天龙,让伯母好好替你吹吹箫。”

    天龙站了起来,雅娴伯母裸跪在他的脚前,俯下了螓首。

    他的巨蟒缓缓地从雅娴伯母温柔的嘴里抽出,发出“啵”的一声,象啤酒开盖的声音,终于抽离了雅娴伯母的红唇,带出一丝晶莹的液体,是雅娴伯母的唾液,抑或是他的**?

    雅娴伯母的舌尖不舍地跟了出来,在他的**上细心地舔着,那丝细线和他的**一起落在了雅娴伯母的香舌上。

    天龙打趣道:“伯母,喜欢侄儿的小白龙吗?”

    雅娴伯母亲了下他的**,在上面留下一个口红印,她用手指在他的龟棱上轻柔地划着圈,戏谑道:“小白龙?我看是条小蚯蚓还差不多。”

    “好啊,你敢这样小瞧我!”天龙双手按住雅娴伯母圆润的肩头,做势下压,道:“快躺下,看我的白龙骑士怎样惩罚你!”

    “呸,什么时候**骑士又成了白龙骑士了?”雅娴伯母娇笑着,顺从地躺在床上,让他压在她绵软的身上。

    “只有白龙骑士才配得上您的花心皇后啊。”天龙将**顶在雅娴伯母的阴道口,道:“花心皇后,您忠诚的白龙骑士要来拜见您了,您允许吗?”

    雅娴伯母羞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他一声“得令”,下体往前一耸,阳具长驱直入,插入到雅娴伯母热乎乎的美穴中。

    “哦……”雅娴伯母被插得身体后仰着,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天龙揪了一下雅娴伯母的大乳头,趴在雅娴伯母身上,附在她耳边道:“伯母,现在你感觉是小白龙还是小蚯蚓?”他故意挺了挺他的巨蟒,让雅娴伯母感受到他的强大。

    雅娴伯母扭着臀,用指尖夹着他的巨蟒根部,咯咯笑道:“分明是条会钻洞的小蚯蚓嘛。”

    “啊,钻洞?伯母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天龙被雅娴伯母的淫词弄得异常兴奋,挺身激烈地抽送着。雅娴伯母的大**丰厚且富有弹性,他的耻骨撞击在上面,非常的舒服。

    “嗯……嗯……”雅娴伯母被弄得发出阵阵呻吟,阴道里的骚水汩汩涌出,滋润着他的小白龙。

    还没到十二点,他就射了两次。还要再弄时,雅娴伯母却不让了。他哭笑不得,又不好解释他和她是水火交融,只得作罢。

    想留在雅娴伯母香喷喷的床上过夜,雅娴伯母委婉道:“天龙,别这样,现在你亚东哥还没有心理准备,万一让他知道了不好。”

    天龙对亚东哥简直有点痛恨了,无可奈何,只好搂着雅娴伯母洗了个鸳鸯浴,趁机大吃豆腐,雅娴伯母没留下他过夜,深觉过意不去,也就任他轻薄。

    期间他趁雅娴伯母转身拿浴波时,冷不防擒住她的屁股,从后面直捣黄龙,插入她的美穴,雅娴伯母惊呼一声,扭了几下臀部,没有挣脱。他得意地抽送着,雅娴伯母只得扶在墙上撅起裸臀,让他美美地又干了一炮。

    浴后的雅娴伯母美艳不可方物,湿漉漉的长发如波浪般披散在肩背上,越发衬托出她躯体的白皙丰美。

    “伯母,再让我来一次好吗?”天龙跪在雅娴伯母脚下,用舌尖拨弄着她胯下一缕缕湿嗒嗒的**。

    “天龙,”雅娴伯母爱怜地抚摸着他的头,道:“别这样,会伤身体的,今后还有的是机会啊。”

    天龙站起来,指了指他勃得老高的巨蟒,一本正经地道:“如果不让它泄火,会更伤身体的。”

    “噗哧……”雅娴伯母忍不住笑出声来,“天龙你这个小坏蛋,还找借口。这坏东西今晚都泄了三四次了怎么还这么硬,莫非是铁铸的不成?”

    天龙一听雅娴伯母的语气有些松动,赶紧嬉皮笑脸地抱着雅娴伯母往床上挪,道:“伯母,是不是铁铸的你试试就知道了,我敢保证肯定不是银样蜡枪头。”

    “好啊,小小年纪就说这些淫词,看伯母不教训你!”雅娴伯母佯怒道。

    “教训?嘿嘿,看看是谁教训谁!”他假装凶狠,将雅娴伯母双手反剪在身后,将她押至床边。雅娴伯母被逼得背对着他,立在床沿,头肩被按在棉被上,双臂别在背后,高撅起美臀。

    雅娴伯母的双腿习惯性地保持着笔直的姿势,因为床比较矮,雅娴伯母不得不分开双腿,这样她的整个阴户就暴露出来了。由于刚洗过澡,雅娴伯母的性器还是湿的,水淋淋的分外妖娆,象一张淫靡的嘴,吧嗒吧嗒地一张一合着,等待他的奸弄。

    天龙不由得想起头一次偷窥雅娴伯母的阴户时,雅娴伯母是在花园里浇花,也是将屁股对着他。那时候雅娴伯母的私处可望而不可及,现在却任他随意玩弄。

    他摸着雅娴伯母绷得笔直的大腿,心中充满了成就感,柔声道:“伯母,我要进来了。”

    雅娴伯母“唔”了一声,配合地抬高了屁股,迎接他的进入。

    用这种姿势操雅娴伯母,可以将雅娴伯母丰硕的臀部当作肉垫,很是舒服,刚才在洗浴时他就是这样弄的,不过两下就缴械了。现在他可要好好地品味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