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21章 梦境旅美雅娴伯母(一)

第1021章 梦境旅美雅娴伯母(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下午外面的风仍然很大,天阴沉沉的,还下起了暴雨。

    天龙和雅娴伯母在房间里什么事也干不了,呆得发闷,索性到酒店大堂里喝茶聊天。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已经完全恢复的苏珊。

    苏珊再一次正式地向天龙和雅娴伯母表示了谢意,苏珊看着他的眼神也有些异样,他看过去时,她又移开了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在一起聊天,抱怨着这鬼天气毁了这次旅行。聊了一会儿之后,苏珊提议他们去楼上歌舞厅去跳舞,她说那里的音响不错,昨晚上就有很多人在那里玩。

    “可这是白天啊。”和两个各具特色的美女聊天,天龙很喜欢现在的这种情调,有点不想上去。

    “你看这象白天吗?”苏珊指着外面黑压压的天空,他们都笑了起来。天龙看着雅娴伯母,雅娴伯母一听跳舞,原本慵懒的神情一扫而空,眼睛都发亮了。

    他苦笑了一下,忘了雅娴伯母最喜欢跳舞了,到底是歌舞演员出身。无奈,一个男的怎么拗得过两个美女?他只好跟她们上了电梯。

    进了舞厅的门,迎面涌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声浪,音响里正放着节奏激烈的劲曲,舞池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男男女女在蹦的。

    苏珊尖叫一声投入到人群中去,金发碧眼美女的加入,引来了一阵阵的呼哨。

    天龙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好象都随着音乐在跳动,牵着雅娴伯母便想下舞池,突然雅娴伯母拉住了他,他回头一看,她好象在对他说话。

    在巨大的声浪中,天龙根本听不清她再说什么,他凑过去,对着雅娴伯母的耳朵大声道:“伯母,你在说什么!”然后用手掌遮着耳朵附上。

    “我说dico可能不太适合我!”雅娴伯母也在天龙耳边喊道。

    原来雅娴伯母在担心这个,天龙冲着她喊道:“上午我们**后,你现在更加年轻漂亮了!”如此大声地吼出这些话,又不用担心别人听到,真是太刺激了!

    雅娴伯母瞪了他一眼,狠狠地掐了一下他的手臂。他痛呼一声,不等雅娴伯母反应过来,搂着雅娴伯母的腰跃入了舞池。

    这是个半圆形的舞池,很大,很爽,容纳了几十个人,没有出现人挤人的现象。舞池圆心处,靠近前面歌台的地方还空着,天龙拉着雅娴伯母往那里走去。雅娴伯母有些害羞,使劲想挣脱他的手,当然没有成功。

    这里无疑是舞池的中心,天龙松开了雅娴伯母的手,自顾自地开始扭摆起来,雅娴伯母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他冲着她吼道:“雅娴,让我见识你的热情与奔放吧!”

    雅娴伯母如梦初醒,她脚尖点地,轻踏了一下节拍,随着一个鼓点的重击,她突然以一个出乎意料的高踢腿接转体一百八十度开始了她的劲舞!

    不愧是歌舞团团长,雅娴伯母线条优美的长腿非常适合跳舞,她在五色的激光下扭动着眩目的优美曲线,长发飞舞,浑身上下充满了野性的魅力!看得天龙口干舌燥。他怪叫几声,接连两个空翻,围绕着雅娴伯母,配合她起舞。

    雅娴伯母的纤手幻化出各种优美的形状,让人热血沸腾,在她如有魔力的舞蹈之下,天龙甘做陪衬红花的绿叶。

    场中的众人早已不知不觉地围在了我们身边,为他们鼓掌欢呼,雅娴伯母的一双眼睛火热地注视着天龙。天龙和雅娴伯母平时相处时形成的默契,这时候逐渐在舞蹈中发挥出来,雅娴伯母一举手,一投足,他都知道她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

    在最后一个音乐节拍即将到来之时,天龙半跪在地上,伸出了双手,他和雅娴伯母的眼神撞击在一起,互相间充满了信任,雅娴伯母勇敢地一个垫步,伸足踏上了他的手掌,在音乐达到最高潮时,他们已经完成了一连串的动作,雅娴伯母在他的托举下,以一个嫦娥奔月姿势结束了整个舞蹈。

    四周掌声如潮。

    晚上,外面的雨停了,他们在白天那个小树林中散步,呼吸着雨后新鲜的空气。雅娴伯母换了套绿色的连衣裙,仍然还沉浸下午舞蹈的兴奋之中,天龙牵着雅娴伯母绵软的小手,分享着她的快乐。

    “龙儿,谢谢你。”雅娴伯母道。

    “为什么要谢我?”

    “是你帮助伯母找回了自我。”雅娴伯母盯着天龙,目光中蕴满了深情。

    “伯母……你是指下午的舞蹈?”

    “嗯……在那一刻,我彻底忘记了过去,感到自己真的脱胎换骨了一般。”

    “伯母……”天龙内心激动。

    “天龙,你想知道伯母的过去吗?”

    “不,伯母,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只想要伯母的未来。”

    “噢……天龙……”

    雅娴伯母投入他的怀抱,送上她的香吻。

    良久之后,他们才分开。

    “天龙,下午跳舞时你配合我的舞步,简直天衣无缝,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天龙笑道。

    雅娴伯母白了他一眼,又靠在他怀里道:“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时突然想起了当年你大伯父就是看见我跳舞喜欢上我的。”

    “嗯……”天龙含糊地应着。听到雅娴伯母在他面前提大伯父梁宏宇,感觉十分怪异而刺激而兴奋。

    “当年宏宇是那么那么的爱我,我也是那么那么的爱他,可是经过这次旅美经历,不瞒你说,龙儿,现在伯母脑海里心里都是龙儿你了啊。”

    雅娴伯母终于向他坦白爱意了,天龙感动得差点哭了出来,当然是为了得到雅娴伯母的芳心。

    见天龙没做声,雅娴伯母抬起头,担忧地看着他道:“龙儿,你不会不高兴吧?”

    “怎么会?”天龙的声音哽咽了,“伯母能够这样对我,我……我……”他说不下去了,竟然哭出声来。

    “噢……龙儿,不要哭,伯母的心好疼。”雅娴伯母伸手去抹他脸上的泪水。

    天龙想忍住,眼泪却不由自主地往下落。雅娴伯母的眼中也充满了泪水,终于,他和雅娴伯母抱头痛哭。

    这一刻,他终于成功代替了大伯父梁宏宇,尽情地在雅娴伯母怀里哭出心里的委屈。

    哭了好长一段时间,天龙和雅娴伯母才慢慢平静下来。

    雅娴伯母从他的搂抱中挣脱出来,轻轻地推开他,擦拭着脸上的泪痕,嗔怪道:“天龙,你这人好奇怪,人家说你大伯父,你哭什么?害得伯母也跟着你哭了一场。”

    “不过这一哭倒将我这几天藏在心里对你大伯父的歉意给哭出来了,真痛快。”

    雅娴伯母伸了个懒腰,做了个深呼吸道:“回去我定要正式告诉宏宇,告诉他以后雅娴伯母和他互不干涉,夫妻分居吧。可是毕竟你亚东哥这么大了,这事儿还是要瞒着你亚东哥,不能让他知道的,否则我这个当妈的真是没脸见他了,我这个当妈的还是心疼儿子呀。”

    噢,天龙太感动了。他张臂又想去抱雅娴伯母。

    雅娴伯母躲了开去,嗔道:“天龙!别这样色迷迷的样子,人家在想你亚东哥呢!”

    天龙大呼冤枉,道:“伯母,我没有色迷迷的呀,我只是想替亚东哥来感受一下伯母的母爱啊。”

    “嗤……”雅娴伯母笑出声来,笑容如盛开的白牡丹,上面还带着几颗露珠,直让天龙看呆了眼。

    “还说没色迷迷?看你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雅娴伯母伸指轻戳着他的胸口,大嗔道。

    “我……我……”天龙真是有口难辩,“伯母,你……你真是太迷人了……”

    “就你嘴巴甜。”雅娴伯母喜孜孜地道:“好了,算你了。来,抱抱伯母。”

    天龙如奉圣旨,赶紧伸臂抱住了雅娴伯母。雅娴伯母搂着他的腰,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和他一起轻轻地摇晃着。

    “天龙,你才十七岁,昨天在海里你不害怕吗?”过了一会儿,雅娴伯母道。

    “什么叫‘才’十七岁?我已经是个男子汉了!”天龙挺起胸膛,用结实的胸肌顶着雅娴伯母柔软的胸脯。

    “咯咯……别闹了,天龙,再闹伯母就不让你抱了。”雅娴伯母笑道。

    天龙老实了点,心想只要和雅娴伯母在一起,什么都不会害怕的。

    “天龙,你说今后我们回去了,你会不会怕见你亚东哥?”雅娴伯母又道。

    天龙立马头大如斗,这可是个敏感的问题,一定要谨慎做答。

    “当然会了,不过,我不会怕见到亚东哥的,毕竟我们哥俩从小感情就很深,现在我和伯母有了这个关系,那我和亚东哥不就是亲上加亲了吗?我会更加尊敬亚东哥的,和亚东哥一起孝敬伯母的!”

    “真的……”雅娴伯母显然很高兴,有一阵子没说话,不知道是否在憧憬着那幅两个儿子在膝前母慈子孝的天伦之乐画面。

    过了一会,雅娴伯母有些担忧地道:“可是你比他小了不少,他万一察觉到了什么可能会排斥你的。”

    “有可能,男孩一般都有恋母情结,想独占妈妈的爱。亚东哥平时是不是有这种表现?”

    “嗯……也没有太明显。”雅娴伯母的娇躯轻轻扭动了一下,其实,她也感觉到儿子亚东对她有恋母情结,只是后来发现儿子亚东不仅不能让儿媳梅若瑄怀孕生育,甚至还有走向同性恋的畸形性取向,她就从心底有些反感儿子,虽然后来她也逐渐接受并尊重儿子自己的选择,可是母子之间的感情已经有了难以弥补的隔阂。

    梁亚东在屏幕前心中暗笑,这可真是个刺激的游戏。但天龙却不敢再问下去,因为他隐隐觉得利用亚东哥来挑逗雅娴伯母不好,一不小心,就有损自己在雅娴伯母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昏暗的树林中天龙和雅娴伯母缠绵地拥吻着。雅娴伯母身上穿的连衣裙是前搭扣式的,他将一只手悄悄地从雅娴伯母半敞的衣领伸进去。

    雅娴伯母急剧地喘息着,半推半拒。

    “伯母,你……你没戴胸罩?”天龙又惊又喜。

    雅娴伯母娇哼了一声,红着脸别过头去,但是身子却扭动着,将胸前的两颗红珠在他的手掌心中磨蹭着。

    天龙心中暗呼,好闷骚的雅娴伯母。他将她胸前的搭扣解开,把裙子从一边肩膀上拉下来。雅娴伯母裸露了半边酥胸,她羞得向后仰着身子,用手臂遮住了脸庞。

    “噢,这真是上帝完美的杰作。伯母,你的乳房尖翘得象月宫里偷跑下来的玉兔,难怪你可以不戴胸罩了。”天龙用手掌掂着雅娴伯母沉甸甸的乳峰,赞叹不已。

    “龙儿……”雅娴伯母羞不可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