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20章 番外篇 梦境普吉岛雅娴伯母(十)

第1020章 番外篇 梦境普吉岛雅娴伯母(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圣峰秘境同时受到刺激,雅娴伯母忍不住挺腰摆臀的上下扭动起来,丰润的臀部一次次撞击天龙的股间,这一男下女上的骑马式**,大阳具每一下都能深入她神秘圣洁的**,重重刺击到最深处、最敏感的花心,每一下都带来从未有过的奇妙快感。一切的矜持此时已是多余,雅娴伯母放浪行骸的自行调整各种角度和力量,时而低声呻吟、时而高声淫叫,忘我地投入原始肉欲的追求。本来清丽脱俗的面容,此刻尽是春情媚态,往昔清澈明亮的大眼,正燃烧着熊熊的欲火。

    水流晃动的激荡声、男女肉搏的拍击声和狂浪满足的喘息尖呐声,交织成美妙的乐章。天龙双手紧搂住雅娴伯母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粗大阳具开始配合着上下套弄抽插,美艳的胴体上下起伏,丰满的胸部波涛汹涌,荡出一道道眩目的波光,时而滴下几滴晶莹的水珠。在天龙激烈地抽插下,雅娴伯母满面红潮、媚眼如丝,淫荡地扭动着,嘴里发出欲死欲仙、梦呓般的淫声娇呼!抛掉过往所有的压抑,放浪地迎合这命中的真命天子,不停地疯狂淫干,尽情享受原始情欲所带来的极乐和满足。

    抛开所有束缚,揭下所有面具,坦然面对欲求的渴望,享受那一波接着一波酸酥晕眩的肉欲快感,巨棒在她紧小阴道内的抽动顶入越来越猛烈,三魂六魄直上云宵。突然地雅娴伯母双腿紧紧夹着男孩的身体,全身猛烈颤抖,声嘶力竭的号叫,阴精像泉水般激洒出来,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高潮。

    泄身后酥软无力的雅娴伯母,丰满成熟的身躯瘫倒在天龙的怀里,舒服地让年轻的情郎搂抱着,一起浸泡在温热的池水中。高潮后的脸颊显得那么的娇艳欲滴,美眸中满是狂风暴雨后的甜蜜余韵。雅娴伯母樱唇轻启:“云雨巫山的高潮快感竟是如此舒畅,我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天龙啊!为什么不让我早点遇到你呢?”

    如此深情款款的情话比起最厉害的春药还要让人发狂,天龙还未宣泄满足的欲火狂升,搂着她再次猛力冲击抽送起来。雅娴伯母这时才发觉插在**里的阳具还是硬梆梆的,不禁娇容失色,叠声求饶:“哦!龙儿,你饶了伯母吧!我不行了,实在受……受不了……呀!”看到平素雍容华贵、高高在上的大伯母柳雅娴,泄身之后不堪再次的敏感刺激,竟然变得如此柔弱,声声讨饶,天龙怔了一下,定下身子,爱怜的轻吻她的额头、鼻尖,享受温馨满怀的另一种美感。

    微温的水流按摩在激烈欢爱后慵懒无力的身上,舒服得令人直想躺在浴池中,细细品味余韵犹存的旖旎风情。千金难买有情郎,天龙,还好有你,让自己重拾生命的第二春。逐渐变凉的水温,让激情欢爱后的男女稍稍恢复活动力,简单冲洗后,天龙抱起千依百顺的大美人,躺倒在宽大舒服的席梦思上,相拥入睡。

    ……

    当晚他还想多来几次,但雅娴伯母怎么都不让,说是怕他伤身子。她哪里知道他们之间的**如水火交融,对天龙电能气功的身体是多么的有益。

    第二天一早天龙是被雅娴伯母叫醒的,雅娴伯母拍着他的屁股道:“小懒虫,起床了,今天我们还要去海滩上玩哪。”

    “嗯,不嘛,我还要睡。”天龙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以为是在家中,妈妈林徽音在叫他起床。

    “那好吧,伯母一个人去玩了。”

    什么,“伯母”?天龙突然惊醒过来,看见雅娴伯母正站在床边笑盈盈地望着我。

    一时间,“雅娴伯母”和“妈妈林徽音”这两个不同的身份将他有点搞迷糊了。

    “你是……伯母?”天龙爬起来,懵懵懂懂地问道。

    “好啊!天龙,这么快就不认得伯母了!”雅娴伯母佯怒道。

    天龙跪在床沿抱住了雅娴伯母,将手伸入她的衣服抚摸着她光滑的裸背。哦,是的,虽然雅娴伯母是最像妈妈林徽音的女人,但是现在自己还只是得到雅娴伯母这一步而已,距离妈妈林徽音还远着呢。妈妈林徽音是不会让儿子的手这么放肆地在她身上游走的。天龙慢慢清醒过来。

    “好了,别闹了,快起床吧。”雅娴伯母道,她轻轻挣脱了他,道:“我先去梳洗了,一会儿出来换你。”

    雅娴伯母走进卫生间,关了门。

    里面传来雅娴伯母淅淅沥沥的小便声,想象着雅娴伯母坐在马桶上的姿态,天龙心头一阵欢喜,难道自己真的已占有了雅娴伯母?以后自己是不是可以站在她旁边看着她撒尿?

    他高兴得在床上蹦起来,自己不是在做梦,这是真实的世界,自己昨晚真的和雅娴伯母合体交欢了!

    趁着雅娴伯母洗漱的时候,天龙飞速到楼上收拾了自己的行李下来。雅娴伯母从卫生间里出来时,他正往包中取着毛巾。

    “咦,天龙,你这么快就将行李拿下来啦?”雅娴伯母问道。

    “是啊,这样就可以和你正式同居了。”天龙一本正经地道。

    “要死了,谁和你同居啊!”雅娴伯母大嗔道。

    “要不然叫……叫奸宿怎么样?”天龙想了想道。

    “哎呀!天龙!你好坏!”雅娴伯母不依地用手掌轻打着他。

    天龙哈哈笑着抱住雅娴伯母,便想亲她。雅娴伯母侧脸躲避着他,道:“不行,你得先刷牙!”

    “遵命,夫人!”天龙松开雅娴伯母,故意将手不经意地拂过雅娴伯母胸前的双丸,逗弄得她娇躯轻颤。

    天龙充满了征服的快感,呵呵笑着走入了卫生间,留下雅娴伯母在身后跺着脚娇嗔道:“龙儿,你这个没良心的大坏蛋!”

    真是个美妙的早晨。

    白天,岛上突然刮起了大风,大家在议论着昨晚天气预报有台风“莫拉克”

    在附近海域肆虐。难怪他们昨天在海上会遇到那么高的大浪了。

    大家在岛上玩了一会儿,由于风太大,不得不返回酒店。

    房间的VOD机已经被天龙恢复了原样,所以雅娴伯母和他都不想回房去。他们没有随团回去,而是在岛上的一片小树林中一起走着。

    雅娴伯母看着天龙,道:“龙儿,跟你在一起又让人莫名地欢喜,忍不住想被你抱住疼爱,这种感觉真的很矛盾。”

    雅娴伯母低下头去。

    “……”天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龙儿,你不会嫌我将来老了吧?”

    “不会的,怎么会。”天龙忙道:“其实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你说你有了亚东哥那么大的儿子,伯母你今年看起来顶多也就三十五、六岁,那么这样推算的话,你不是十岁就生孩子了?”

    “小坏蛋,你可真会哄伯母开心。”雅娴伯母被天龙逗得笑了,“伯母可没有那么年轻。”

    “伯母,你真的很年轻!我没哄你!”天龙盯着雅娴伯母的脸道:“咦,伯母,你今天脸上好象散发着一种神秘的光泽。”

    “是真的吗?”雅娴伯母羞红了脸,低下头道:“我早上起来照镜子时也注意到了,今天的皮肤似乎特别白嫩,真不知道为什么。”

    “嘻嘻,伯母你忘了?童子精可是上好的美容品。”天龙邪笑道。

    雅娴伯母出人意料地没有反驳他,脸反而更红了,她道:“龙儿,谢谢你,伯母跟你在一起,确实感到快乐了许多。”

    天龙轻轻地拥住雅娴伯母,心头一阵甜蜜,所有的内疚和不安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天龙,你真的不介意我年龄比你大很多?”

    “到底大多少?”天龙调侃道。

    “不告诉你这恶人!”雅娴伯母偎在他的肩膀上,用手指拨弄着他上衣的钮扣。

    “呵呵……”天龙开心地笑道:“伯母你只跟我睡了一个晚上,便年轻了这么多。再和我一起睡上个一年半载的,我都要比你还大了。”

    “谁要和你睡一年半载的呀!”雅娴伯母娇嗔道。

    “伯母你难道不愿意?”天龙故作吃惊的样子。

    “龙儿,你不是在骗我吧?”雅娴伯母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道:“旅游结束之后,你还会和伯母在一起吗?”雅娴伯母紧紧地抱住他,哀伤地道:“龙儿,今天早上睡醒时,我觉得这一切仿佛一场不真实的梦,想到以后我们终究要分手,我的心好痛。”

    天龙心里暗呼万岁,雅娴伯母真的爱上他了!梁亚东在屏幕前惊呼,这的确是一场梦,等到妈妈柳雅娴真的回来之后,或许才能真正看到她和天龙的禁忌不伦,或许再加上梅若?婆媳双飞,那可就真的爽歪歪了,想到此处,梁亚东又是兴奋,又是期待,也难免有些对于自己越来越变态心理的愧疚,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搭上了老婆梅若?不算,居然连妈妈柳雅娴都不放过,真是便宜天龙这个臭小子了。

    雅娴伯母突然挣离了天龙的怀抱,道:“不过我后来想开了,人生中有这样一段美好的经历,我也应该知足了。”

    天龙目瞪口呆地看着雅娴伯母情绪的变化,在雅娴伯母貌似坚强的外表下,他看到她那颗脆弱的,需要人爱怜的心。

    “干嘛那样看着我!”雅娴伯母跺脚嗔道。

    “唉……”天龙叹了口气,道:“原来伯母只把我们旅美关系当作一场过眼的云烟,我还想回国之后继续和伯母交往呢。”

    “你说什么?”雅娴伯母不敢相信地大睁着一双美丽的杏眼。

    “我说我今后要永远和伯母在一起!”天龙盯着雅娴伯母的眼睛,大声道。

    “龙儿……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不离开伯母?”雅娴伯母扑入天龙的怀中,紧紧地搂着他,好象一松手,他就要飞走了似的。

    “伯母,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在乎你的年龄大小,也不在乎你有了亚东哥这个儿子,我只想做个真正疼爱你关心你的爱人儿子,大妈,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天龙动情地道。

    “龙儿……伯母好高兴啊。”雅娴伯母在天龙的怀里扭动着,娇躯火热。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天龙突然道。

    “什么?”雅娴伯母的身子停止了扭动。

    “就是从现在开始,我每天晚上都要在你的房间里睡觉,当然是和伯母一起在床上,而不是在床下。”天龙俯在雅娴伯母的耳边道。

    “噢……龙儿……”雅娴伯母再也受不了天龙挑情的话语,她紧搂着他,娇声道:“人家是认真的,你还这样戏弄伯母。好吧,从今天开始,伯母天天晚上陪你睡觉,你满意了吧?”

    “我要搂着伯母才能睡着……”天龙沙哑着声音,继续撩拨着雅娴伯母。

    “嗯…龙儿要搂着伯母睡……”雅娴伯母意乱情迷,微张着唇期待着他的亲吻。

    “每天晚上都要和伯母造爱。”天龙啄着雅娴伯母的香唇。

    “嗯……每天晚上都要造爱……噢……龙儿……快亲伯母啊……”雅娴伯母被天龙挑逗得快要疯狂了,将滚烫的身子不断地往他怀里挤着。

    抛开了年纪差距这个心结,雅娴伯母这个成熟美妇人彻底表露出她的饥渴。

    “我现在就要和伯母**……”

    “嗯……**吗?”雅娴伯母昵呐着,突然清醒了一些,道:“噢……不要在外头,好羞人的。龙儿,我们回房间吧。”

    “伯母,这是没办法的事。房间里更容易被人偷窥,如果我们再将VOD移走的话,他们会疑心的。”天龙知道雅娴伯母不容易接受在这里**,耐心地解释着。

    “嗯,天龙……”雅娴伯母低着头,显然是默许了。

    天龙赶紧趁热打铁,拉着雅娴伯母来到树林间的一块草地。他坐在草地上,让雅娴伯母坐在他身上。拉开裤子的拉链,他里面穿着一件前面有开口子的三角裤,因此很快阳具就直挺挺地钻了出来。

    “噢……”雅娴伯母惊呼了一声,“天龙,你……你的巨蟒好白啊!”

    我才十七岁,巨蟒当然白了,即使完全充血勃起,也还是显得白白净净的,一点没有狞恶的感觉。

    “它还是个**啊。”天龙道。

    “**……嘻,它这么大,还是**吗?好没羞……”雅娴伯母用手指头刮羞着他的**。

    “哦,快握住它,我受不了了!”

    “咯咯,可怜的**,伯母要来捉你了。”雅娴伯母娇嗲地道,她将手指圈成环,灵活地套住了天龙的**。

    “**,大坏蛋,拔一拔,快长大。”雅娴伯母好象在唱一首儿歌,听得天龙血脉贲张。

    看着自己的巨蟒在雅娴伯母绵白的手掌中进进出出,雅娴伯母温热的掌心紧裹着他的**,天龙很快就有点禁不住了,赶紧道:“伯母,别,别弄了。等一下……”

    雅娴伯母松开了手掌,做势用手指比了一下他巨蟒的长度,笑吟吟地道:“我的拔苗助长真有效,**现在长成大**了。”

    天龙简直受不了雅娴伯母言语的挑逗,雅娴伯母要这样娇声再来几句,他都快要喷出来了。赶紧让雅娴伯母起身脱内裤。

    雅娴伯母咬着下唇道:“龙儿,你说这时候会不会有人在暗中偷看?”

    “不会的,你不要把裙子也脱了,只脱内裤就行了,即使有人,也什么都看不到。”

    “那怎么行,让别人看到我们做这种事,还不够羞死啊?”雅娴伯母还是不肯。

    天龙无言地躺在地上,用高举的阳具表示着抗议。

    雅娴伯母忍不住笑了,道:“你这个小坏蛋,耍赖皮!自己不说话,让**当你的帮凶啊?”

    雅娴伯母不忍扫他的兴,还是脱了鞋子和内裤,忙完了这一切,雅娴伯母的脸红得跟块大红布似的,赶紧又回到了他身上来。

    雅娴伯母光溜溜的屁股蛋坐在了天龙的大腿上,凉沁沁的好不舒服。

    “龙儿,这是我第一次在野外做这种事。”雅娴伯母的声音有些颤抖。

    “室外运动,有利于身体健康的。”天龙调笑道。

    “噗嗤……”雅娴伯母再一次被他逗笑了,心情也放松下来,点着他的额头道:“小色狼,就这一次,以后可不许了!”

    “伯母,你是不是在我的腿上小便了,怎么那么湿?”天龙故作诧异地道。

    “不要胡说!”雅娴伯母羞得用手掌捂住了天龙的嘴。

    他趁机舔着雅娴伯母粉嘟嘟的手指。

    “噢……龙儿……”雅娴伯母星眸半闭,被他弄得情动了。

    雅娴伯母挪动着屁股,找寻着他的阳具。天龙真有点羡慕自己的**了,可以看到雅娴伯母淫糜的裙下风光。他并不急于插进去,而是将巨蟒贴在雅娴伯母的阴户上,快意地穿梭着,一会儿就已经湿得象根刚吮过的冰棒了。

    “伯母,你的水好多,我的**在吃你的冰淇淋呢。”天龙逗弄着雅娴伯母。

    雅娴伯母没有答话,闭着双眼,微张着唇,在认真地套着他的阳具。她的阴户那张渴求的小嘴好几次都差点捉住了他的**,但都被他溜了开去。

    雅娴伯母含嗔看了天龙一眼,将手伸入裙下捉住了他的**。她用手指捏住他粗大坚硬的阳物,对准她的阴道,慢慢地坐了下去。

    “哦……”雅娴伯母舒服地呻吟了一声,热乎乎的**整根含入了天龙的巨蟒。

    “**回笼了。”雅娴伯母轻笑道,一上一下慢慢地动着屁股,套弄着他的巨蟒。由于采用的是女上位的姿势,雅娴伯母变得十分主动。

    天龙在下面不忿就这么轻易地被雅娴伯母摆布,弓起腰,一个劲地耸着臀部,往上抽击着,双手在雅娴伯母身后揉捏着雅娴伯母面团似的大屁股。

    雅娴伯母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将天龙的头搂在她的怀里,扭动着腰肢,下体在他的耻骨上磨着。采用这种姿势雅娴伯母可以主动地磨擦她的阴蒂,他挺着腰,努力配合着雅娴伯母。

    依照上一次**时内息流转的经验,天龙将电能气功内息集聚到阳物上,感觉到阳物似乎发热涨大,雅娴伯母的阴户慢慢地变得很紧,一圈圈的肉纹紧紧地缠绕在他的阳具上,象同时有无数只的小手在上下套弄着。

    难道他的**真的变大了?雅娴伯母显然对此感受更深,她娇呼着:“噢……龙儿,我喜欢你的**,白白嫩嫩的**……它好象又长大了,啊……撑得好紧,都快要撑破了……唔……真的太美了呀!”

    雅娴伯母激烈地上下动着,长发如波浪般飞舞着,她的脸上露出狂喜的神情,阴道中的**如火山熔液般不停地往下浇。当她达到高潮时,从喉咙深处发出一连串娇美的闷哼声,这时雅娴伯母却仰起了头,以至于天龙看不见她高潮时绝美的表情,只能看到她雪白的脖子优美地伸展着。

    随着雅娴伯母阴道的剧烈收缩,那里涌出一汩汩的热流,兜头浇在他的阳具上,烫得他激烈地射出他的阳精,回报了雅娴伯母的馈赠。

    雅娴伯母瘫软在天龙的身上娇喘着。他亲吻着雅娴伯母,和她一起享受着甜美的余韵,一边运用电能气功滋补着雅娴伯母。雅娴伯母的身子在他的怀中不停地颤抖着,显是非常满足,这让他感到无比的自豪。

    “噢,龙儿,你的精华好象散播到了我身体内的每一处,现在我全身象泡在热水中似的,舒服的动都不想动一下。”雅娴伯母在天龙的耳边低语道。

    还有比这情话更好的奖赏吗?

    中午搂着雅娴伯母睡午觉时,天龙运用电能气功又出去了一趟,往鲁莽处探听他们下一步的计划。

    鲁莽这厮真是变态,大中午的还在看几个房间里男女交欢的录像,两个裸体女郎跪在他旁边替他手淫着。看来只有偷窥才能满足他那病态的欲望。

    天龙认得屏幕上那些老外男女都是旅行团中的游客,不由得暗中叹气。他只能保护雅娴伯母,无法顾及其他人了。

    卢伦海因为计划失败,被鲁莽臭骂了一顿。鲁莽知道天龙昨晚在雅娴伯母房间里过夜,更是暴跳如雷。现在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偷看雅娴伯母和天龙在床上**。

    今天上午他们检查了雅娴伯母房间的VOD机,当然没有发现任何毛病。为了不出意外,他们仍然更换了一台带有三个摄像头的VOD机。

    知道他们暂时还不至于用强,天龙放心地回了房间,上午他和雅娴伯母确定了回国以后继续来往之后,现在一刻都不想在这个诡秘的普吉岛上呆下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