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19章 番外篇 梦境普吉岛雅娴伯母(九)

第1019章 番外篇 梦境普吉岛雅娴伯母(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成熟妇人下体麝香味,以及咸咸的汗腥味。

    就一小会儿,她就全身痉挛,阴道中分泌出大量的蜜汁,丰腴的屁股都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那节奏分明是女性高潮到来时阴道腔收缩时的节奏,她急促的喘息声中突然冒出“啊——”一声长长的略带沙哑的悠扬呼叫,一阵猛烈的颤栗中她达到了高潮,透明的半黏稠液体,伴随着阴道腔与**的收缩节奏,一股股彪到她胯下正奋力迎接洗礼的天龙嘴中、头上、身上。

    妇人软瘫无力的身躯向前跪伏而下,雪白肥硕的屁股已坐在了天龙的脸上。

    丰臀下面的天龙用手抬起她的一条玉腿,奋力向前挪动,头部终于挪到美妇人悬垂下的丰乳之间,妇人的丰臀坐在了天龙的胸口,挪动时妇人的下阴把天龙的脸到胸口都涂满了晶亮的蜜汁。

    “呼——伯母,你的屁股差点把我憋死!”天龙喘息着说。

    妇人稍稍缓过劲来,向侧翻下,背靠着洗面台下的柜体,卷腿坐在搁在卫生间地上的一张单人水垫上,一双玉手捧着天龙的脸轻移示意。

    天龙翻身离开身下那滩尿水、蜜液与汗水的混合物,过来侧脸爬伏在美妇人的胯间,脸搁在妇人微凸的柔软小腹上,他轻轻的抬起妇人的双腿,让她的玉腿翘过自己的双肩,美妇人轻移玉腿圈住他的脖子,小腿在天龙的背上温柔的摩挲着,膝间挂着的那条小小丁字裤已掉到脚脖处,随着妇人小腿的动作在空中悠荡,好诱人的性感姿态。

    妇人丰满的双乳垂在天龙的头上,玉乳虽因岁月流失而略微下垂,但配上妇人丰满的曲线是那么的性感迷人。

    “你还说,小东西,你让伯母今天兴奋死了,伯母刚才高潮时潮吹了咧!”妇人轻声缓缓的说道。

    天龙把稚嫩的脖子和胸口紧抵在妇人那多毛的胯间,下巴和脖子不时的在肥美白晰的阴阜上,湿淋淋的茂密**间摩挲,他右手从下面贴着妇人的丰臀圈住她的腰,手指甲在美妇人的后腰与翘臀上轻轻刮动,左手在身下分开妇人的两片鲜艳潮湿的小**,让妇人的蜜肉紧紧的贴在他锁骨间的脖子上,然后向下轻轻的抚摸妇人的**与肛毛,细长的手指在妇人的会阴与**上温柔的揉动。

    “坏东西,让伯母歇一会儿再继续好吗?伯母一点劲都没有了。”妇人那磁性的声音用慵懒的腔调说道。

    做完这一切后,他终于把雅娴伯母放下地来,雅娴伯母赤裸高挺的胸脯挨到了近在咫尺的距离。他不假思索的伸出双掌,一手一个的握住了丰满的乳房。他和雅娴伯母都已经情难自禁了,天龙正在欲火高涨,雄风再起,他再次把雅娴伯母放到洗梳台上,巨蟒一下子插入雅娴伯母体内的最深处,“啊!”他和雅娴伯母一起发出了尖叫声,雅娴伯母的阴道里湿热的如火山,他感觉到**正象融化般地酥软,那里彷佛有股巨大的吸引力,几乎把他连阳具带人一起吸了进去……两人的性器之间再没有丝毫的空隙,亲密的结合在了一起。随后雅娴伯母身体蓦地变的滚热发烫,温暖的嘴唇发狂的吻着他的眉眼鼻口,像是把自己完全的放开了。他大为兴奋,胯下的巨蟒如同上了发条般机械的进出美妙的**,尖端刮擦着柔软的阴道内侧,几乎每一下都顶到了尽处。**重重的撞击在雅娴伯母的子宫颈上,带来些许的灼热疼痛,但是心里的感觉却越发的畅快刺激!“好…龙儿…啊啊……”一声声销魂落魄的呐喊,不断的从雅娴伯母的唇齿间吟叫出来。…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下体碰撞出“啪、啪、啪”的声响,加上性器摩擦发出的淫靡之音,在寂静的普吉岛海滩酒店房间里回荡着,听起来越发令人血脉贲张。

    雅娴伯母也彻底的失控了,狂乱的摇着头,娇躯不停的上下耸动,默契的配合着他的节奏。这一刻,她已将道德禁忌全都扔到了一边,尽情的享受着性爱的欢愉。

    而她胸前那对饱满赤裸的乳房,也跟着身体运动的频率充满诱惑的摇晃起来。

    刚开始只是轻微的划着圈子,随着他动作的加剧,这两个圆滚滚的雪白奶子也震颤的越来越厉害,彷佛是在炫耀弹性和份量一样,甩出了一道道性感的抛物线,把他的眼睛都晃花了。时间在缓慢的流逝,他们伯母侄儿两个沉沦在野兽般的肢体结合中,放肆激烈的**着,做着人世间最无耻最败德的不伦行为。心头时时涌起犯罪的感觉,但也是正是这种混杂着罪恶的快感,带给了他们更大的刺激……

    他的巨蟒和雅娴伯母的阴道紧密的相互磨擦挤压着,释放着如巨浪般的快感。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伴着一声声粗重的喘息,巨蟒一次比一次的用力冲刺,迎着那绵绵不绝的**,穿过那从四面八方层层压迫的柔软嫩肉,让巨大的**不断的撞击着雅娴伯母柔嫩的子宫。他和雅娴伯母的配合也渐入佳境,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丝丝入扣,妙不可言,就像一对相濡多年的恩爱夫妻。雅娴伯母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他的硕腰,紧贴着他,迎接着他饥渴无度的索求。情欲的烈火不断攀升。

    他的大手紧紧箍着雅娴伯母弱不禁风的柳腰,灼热昂挺的阳具在她柔软花径中反复抽戳。他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雅娴伯母的细嫩肌肤上,往着丰盈的双乳间流去,和她的香汗汇集凝合,那情景格外刺激。这使他眼中的欲火更加炙热,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舔吮着雅娴伯母濡湿挺翘的乳尖。能明显的感到雅娴伯母汗湿的娇躯紧贴他黝黑壮实的身体,颤抖着,扭动着,是那样的柔弱无助。随着他最后深深的一击,粗大的**深深嵌入了她的花心。雅娴伯母有些难以承受的拱起了身子,紧紧闭上双眼,接受这爱的洗礼。滚烫的热流放任的喷射着,溢满了雅娴伯母的花房。他和雅娴伯母紧紧拥在一起,在彼此的怀抱中颤抖,分享着欢娱过后的温柔馀韵。

    从马桶到洗手台,洗手间到床上,不知道疯狂了多久,突然间,雅娴伯母的全身倏地僵直了,阴道痉挛似的一阵剧烈收缩。与此同时,她的呻吟声也变的高亢刺耳,嘴里不断的喊着他的名字,两条修长的玉腿环扣住了他的臀部,拚命的收拢、挤压,彷佛想把他整个人都塞进她的蜜穴里去……

    “啊……啊……快…龙儿…啊啊……”听着雅娴伯母失神般的狂呼,他的心里忽然充满了自豪的成就感──原来他也可以这样威猛,竟然能让自己的伯母柳雅娴泄出来……想到这里,他无法再忍耐下去了,抓住雅娴伯母嫩滑的屁股,尽可能的把阳具刺的更深,口中也叫了起来:“伯母,我……也要射了……要射了………”

    “龙儿……好侄儿好儿子……啊啊……”雅娴伯母放声的呻吟着,雪白的双乳如波涛汹涌般翻滚,他的情绪霎时升到了最高点,迅猛的抽插着,忽然把灼热的**毫不留情的射了出去,灌溉着雅娴伯母饥渴的子宫,把雅娴伯母烫的再次尖声叫了起来……

    话还未说完,天龙的腰部一麻,一股无可抗拒的舒爽冲击着四肢百骸。**弹跳着喷出滚烫的**,毫无保留的射在了雅娴伯母抽搐的**深处……“天哪………啊啊……天哪……”雅娴伯母畅快的纵声娇吟,脸上带着极度愉悦的表情,双手搂着他的背部,成熟丰腴的胴体持续的颤栗着,接受了他一股又一股的浓精……半分钟过去了,他才把**岩浆一滴不漏的喷完。**颓然的软了下来,从温湿的蜜穴里滑出。接着,他看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雅娴伯母的阴户轻轻的蠕动着,鲜红的**略微翻开,一道浊白的汁水赫然从里面倒流了出来!──他的**从雅娴伯母的阴道口流下!他无力的躺了下来,回味着高潮的余韵,疲惫欲死的困倦渐渐的弥漫了全身,就在雅娴伯母温暖的怀抱中,昏沉沉的……

    他疯狂地吻着雅娴伯母。望着怀里这个令他怜爱痴狂的女人,他的心灵里激荡不宁,因为她是他的伯母。他发誓,要在有生之年让雅娴伯母成为快乐幸福的女人,补偿这些年来大伯父对她造成的空虚和痛苦。经过这许多的波折,他早已没有了**的罪恶感,现在他只想深深感受那种只有**才特有的兴奋和激情。

    疯狂的高潮过后,雅娴伯母早已精疲力竭,浑身瘫软的倒在他的怀里。他用左胳臂揽着雅娴伯母的脖颈,右臂抱着雅娴伯母的双腿,让雅娴伯母斜横着身子依偎在他的怀里,似睡非睡,似醒非醒。此时此刻,雅娴伯母不在挣扎,她也没有力气挣扎,她也不想在挣扎了。他看着雅娴伯母浑身赤裸的玉体,回味着和雅娴伯母疯狂**的快感,心中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满足。雅娴伯母的头发飘洒在枕头上,几绺凌乱的发丝落在脸上,发梢落进雅娴伯母的嘴角;雅娴伯母的双眉紧蹙,二目轻闭。他看着雅娴伯母苍白的脸庞因性欲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湿润的嘴唇微微翘起,下唇有两个清晰的牙印,那是雅娴伯母在高潮的时候为强忍欢愉的叫声而咬下的痕迹。看着雅娴伯母的倦容,他把唇贴在雅娴伯母的脸上,轻轻的舔着雅娴伯母脸上热莹汗珠,吻雅娴伯母湿漉漉的眼睛,滑过雅娴伯母的鼻梁,把嘴唇重重的压在了雅娴伯母的红唇上,用力吸允起来。雅娴伯母的嘴唇哆嗦了一下,似乎还沉浸在疲惫的梦幻里,一只胳膊耷拉在床沿上,另一只蜷曲着放在她的腹部;随着高潮的渐渐褪去,雅娴伯母的乳房不在那么肿胀饱满,已经开始下垂,象两只胀满的水袋;乳头也不在坚挺,乳晕也渐渐变淡。他的手又悄悄的攀爬上去,一把握住了雅娴伯母的一只乳房,慢慢的揉搓着。这曾经小时候喂过他的乳房是那么柔软,那么充盈。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

    泄身后的雅娴伯母整个娇躯瘫软下来,但是四肢仍似八瓜鱼般紧紧的缠住天龙,让他的阳具留在自己的阴户里。

    “舒服吗?”

    “嗯…”雅娴伯母小鸟依人地蜷缩在大男孩厚实的怀抱中,星眸微启,嘴角含春,轻嗯一声,语气中饱含无限的满足与娇媚,兀自深深沈醉在高潮余韵的无比舒适里。

    肉欲的高潮在普吉岛海滨酒店午夜的微凉中逐渐褪去,一时之间难以完全抹去的道德礼教再度涌上心头。自己到底是省长夫人,而天龙毕竟是梁宏宇的侄儿,为什么自己却偏偏禁不住年轻情郎的挑逗,放浪地迎合着这命里的魔星。尤其这情郎还是丈夫梁宏宇的侄儿,儿子梁亚东的堂弟,雅娴伯母心里不由为纵容欲望而感到惭愧,为放浪行骸而感到羞耻,双目中隐含着茫然之色,突然轻轻的叹了口气:“龙儿,我是不是很淫荡,我们是不是在犯罪?”

    天龙可以体会到她激情冷却后心里的挣扎与不安,双手搂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让两人紧密的贴在一起。

    “雅娴伯母,这些年,你太辛苦了,白天是雍容高贵端庄优雅的省长夫人,夜幕低垂后又得忍受寂寞空虚的聊寂。人生中还有很多值得留恋的东西,你不应该将自已的生命埋葬在日复一日的孤寂中。女人四十一支花,要人欣赏、要人把玩,你就是那盛开娇艳的花朵,有权寻求爱花、惜花的人滋润浇灌,让好花更艳更美。不必羞愧!原始欲望是你作为一个成熟女人的自然需要,食色性也,男欢女爱没什么不对。伯母,我小时候您疼爱过我,现在我长大成人了孝敬疼爱你也是天经地义的,不过是小时候您用乳房让我吃着哄我睡觉,而我现在用大**疼爱你让你性福。”

    听到天龙极尽窝心的替自己的放纵辩护,雅娴伯母忐忑不安的心情平静许多,如果连天龙都不能善解人意体会她的惶恐,反而嘲弄她的淫荡,她真会羞愧而死,还好天龙爱怜的为自己开脱道德的枷锁。她满是柔情的用力地搂着他,无比欢欣地接受这命中的真命天子,樱唇轻启,吐气如兰道:“这些年来,我从未有过像这十几天这般快乐!生命不再是千篇一律,每天都充满惊奇,就是这样,自己才会无可救药的被你这魔鬼引诱得难以自拔。”

    “这段旅美惊奇之旅好不好玩?”

    “嗯!”

    看到这女中强人又是柔情蜜意又是顺从认命的疑迷模样,天龙野性又起:“雅娴伯母,全身黏黏的不太舒服,我们一起去洗鸳鸯浴,好不好?”

    雅娴伯母闻言立刻红晕上脸,垂下螓首,不敢说好也没有出言拒绝,只是一副含羞答答的柔顺表情。天龙见怀中佳人那副娇滴滴的神态,心中不由得一荡,心想不论如何尊贵的女人,一旦陷入热恋,都将抛下身段变成依人的小鸟。于是不等雅娴伯母的回答,伸手将她一把抱起,柔声问道:“伯母,不知道这个房间的浴室在哪里?”

    雅娴伯母羞怯得涨红了脸,不敢应答,只将微颤的小手指向床的右侧。原来,普吉岛海滩酒店豪华房间卧室的整体设计,浴室别有洞天的隐藏在衣柜旁的精致拉门后面。以黑白大理石砌造的浴室至少有七、八坪大,两座云石盥洗台分居左右,淋浴间装设瑞士式全身按摩激水莲蓬头,蒸气室、三温暖、按摩浴缸,一应俱全,墙上还镶有防水的高级音响喇叭,精致豪华的设备,适如其分的称托出普吉岛海滩酒店的豪华和品味。果酸乳、胶原蛋白、细胞活化液等保养圣品,连到海滩游玩都如此琳琅满目的陈列一柜,难怪这已是四十开外的中年妇女,还能保有如三十丽人般的妩媚姿色和少女般吹弹得破的肌肤,而其风情万种的成熟神韵,又绝非少不经事的青涩少女所能比拟。

    在柔和的灯光下,面貌美艳绝伦、身材玲珑有致、肌肤晶莹柔嫩的美妙胴体,就这样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婷立在浴室中,满园春光,肉香四溢。天龙伸手打开莲蓬头,飞溅的水花贴覆在雅娴伯母赤裸的胴体,绯红的脸庞变得水灵起来,沾着水珠的双峰晶莹剔透,犹如经过雨水洗礼、令人垂涎三尺的鲜嫩水**。一颗颗珍珠般的水珠从高耸的山峰滴落,滑向美丽的小湖,流过平坦的草原,滋润了乌亮的春草,美景竟似一幅引人入胜的动画。

    “伯母,我帮你抹沐浴乳!”

    不等她的回应,天龙径自替这个羞羞答答的绝色美妇细细擦抹起来,雅娴伯母被这意想不到的举动羞得耳根通红,只能低垂着螓首,脉脉含羞地接受情郎无处不到的搓揉。这大男孩为什么如此大胆开放,自己又为什么总是心甘情愿的任他摆布,难道就是这坏小孩的热情活力,深深吸引自己迟暮的心境,让自己招架乏力,成了他爱情的俘虏。

    天龙借着替她搓抹之机,爱不释手地抚摸千娇百媚的佳人那光滑细致的雪肌玉肤,撩逗着她丰盈娇软的玉乳和娇小可爱的嫣红乳头,轻抚她线条柔美的纤巧细腰,双手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小腹,玩弄着她那浑圆娇翘的玉臀,转过身来,连挺直优雅、如丝绸般光泽的玉背也不放过。天龙肆无忌惮的挑逗、撩拨,把怀中怯生生、不知所措的绝色尤物再度逗弄得香喘细细,娇靥羞红。

    好不容易替她抹完沐浴乳,知道她害羞,也不要她替自己擦抹,自己快速胡乱擦抹一番,双手捧起雅娴伯母含羞低垂的螓首,大嘴深深印在美人娇艳的红唇上,直吻得雅娴伯母脸红心跳、快要喘不过气来。害怕一个不小心滑倒在湿滑的浴室,只能双手环抱,紧紧拥着天龙粗状有力的腰身,两个全身涂抹沐浴乳的赤裸身躯亳无间缝的紧贴在一起,多了沐浴乳的润滑效果,美妙无比的胴体更显得柔软滑腻。紧抱一起的肢体扭动着,胸部对胸部、大腿对大腿为彼此搓抹起身上的沐浴乳,从未有过的美妙经验,刺激得雅娴伯母柔嫩无比、嫣红玉润的乳头涨大晕红。忽然小腹传来一阵一阵异物顶触的感觉,低头一看,原来天龙的阳具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又威风凛凛地勃起硬挺,紧顶在自己柔软的小腹上蠢蠢欲动,一波一波新奇、销魂的刺激不断涌上,原本已然沈淀下来的春情,在年轻情郎过人精力的刻意挑逗下,再次地翻腾起来,欲火难耐的雅娴伯母不断扭动娇躯、发出呓语般的呻吟声,渴望攀上另一个情欲的高峰。

    看到雅娴伯母春意荡人、媚态横生,渴望再起风云的娇羞模样,天龙偏是捉狭地打开莲蓬头,水流喷出,没头没脸的往两人身上淋下,水流不断地冲走身上的泡沫,也稍稍冷却了一触即发的欲火。

    天龙揽身一抱,让雅娴伯母平躺在早已注满热水的按摩浴缸里,宽大的浴池中兰汤荡漾,丰盈娇软的玉乳在水流冲激下漂浮动荡,波波相连,他禁不住跨跪在绝色尤物令人失魂落魄的胴体两侧,伸过手去,一手一个随意揉捏,那酥柔又带坚挺的触感,舒爽无比,令人爱不释手,天龙由衷赞叹道:“雅娴伯母,你的胸部又大又圆,摸起来软中带劲,不论视觉或触感都美妙无比,真是造物主完美的杰作。”

    刚刚被沐浴乳清洁过、温水洗涤过的胸部,说不出的美白娇嫩,天龙忘情的吸吮着她峰顶娇小的乳头。粗硬勃起的阳具因跨跪俯身,不断的顶触雅娴伯母柔软性感的小腹,刺激着她丰腴成熟的胴体。虽然才刚经历过激情欢好,可是像这样在浴池里鸳鸯戏水、坦裎相见,还是生平第一遭,新鲜好奇中带着陌生窘迫,只能任由年轻的侄子情郎花招百出的摆布。

    天龙拉起平躺在浴缸中的雅娴伯母,让自己滑入水中,换成自己平躺在浴缸里,大手环抱雅娴伯母的纤纤细腰,将她那柔弱无骨的胴体缓缓举起,调好角度,将**湿润、**微开的**对准自己早已勃起涨痛的阳具轻轻放下。阳具再一次破门而入,雅娴伯母难以控制的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大声娇吟。第一次被这样男下女上的姿势摆弄着,她羞赧地感觉阳具似乎进得更深,更能碰触到一些以往**时所触碰不到的地方。雅娴伯母被这完全陌生的**姿势惊慌得不知所措,好象要追求什么可靠的东西似,俯下上身想要拥抱天龙、倚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天龙偏是捉狭,抓着她的两臂把她推了上去,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双手转而握住温香软玉的双乳,不停的抓捏。不顾她的羞涩无助,低声道:“雅娴伯母,我都已经登堂入室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自己动一动,找出你最喜欢的角度和力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