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1004章 旅美梦境雅娴伯母(四)

第1004章 旅美梦境雅娴伯母(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话的铃声还在响着,而天龙和雅娴伯母的吻却越来越激烈。

    “嗯……啊……”雅娴伯母被天龙吻的都发出了呻吟声,他不满足于光吻着雅娴伯母了,他的嘴唇顺着雅娴伯母的脖子胡乱的亲吻着,用手抚摩雅娴伯母的后背把雅娴伯母更用力的抱在怀里。

    雅娴伯母因为是趴在他怀里的所以雅娴伯母两个尖挺的乳房就压在他的胸口上,现在是夏天本来穿的衣服就清凉雅娴伯母还只是穿着居家的低领口白色套裙。

    天龙只要低下头都能够看的到雅娴伯母白色胸罩外半个洁白的乳球,而且他甚至能够透过衣服感受到雅娴伯母的乳头都已经硬了起来,这让他很兴奋,他的嘴唇顺着雅娴伯母的脖子往下吻上那露在胸罩外面的半个乳肉上。

    “伯母,把裙子脱了吧好吗?让我看看,我都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大呢。”天龙央求着,希望雅娴伯母能够满足他的要求。

    “龙儿不要,你现在还是病人不能太激动的,再说伯母还没准备好,等你病好了伯母再让你看好么?”雅娴伯母有些不好意思,难为情的对他说道。

    “伯母,不至于吧?这都出院了,没事的,我保证我现在只是看看而已,在你不同意前我一定不碰你好吗?”天龙努力的说服着雅娴伯母。

    “说好了,你只能看不能碰我,不然伯母下次再也不答应你了。”雅娴伯母拗不过他只能答应了。

    雅娴伯母害羞的站在地上把套裙从身体下面慢慢的往上拉着,因为害羞不好意思雅娴伯母脱的很慢,这对天龙的诱惑却更大了,就好象在表演脱衣秀一样,他激动的喘着粗气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

    裙子顺着大腿在一点一点的慢慢往上移动,天龙的心也跟着剧烈的跳动,雅娴伯母看到他的眼神很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到了一边不敢看他,脸红红的相当的可爱。

    看到了,天龙终于看到了雅娴伯母的内裤是白色雷丝的和内衣看来是一套的,透过白色的内裤他看到了雅娴伯母黑色的**和饱满的阴胚,他的喉咙在不自觉的咽着口水,眼睛死死的盯着雅娴伯母的下体看,虽然隔着内裤可这也让他很激动了。

    雅娴伯母很不好意思的把裙子从头上脱下后拿在手里就这样站在天龙的面前,雅娴伯母是很自爱的,从来没有让他看到过她穿内衣的样子,夏天能够看到的也只有大腿和秀足,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雅娴伯母仅穿着内衣的样子,他的眼睛从雅娴伯母身上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认真的看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伯母,你真是太美了,真性感啊。”天龙说话都变的沙哑了,喉咙还在咽着口水。

    “宝贝别说了,可羞死伯母了,你再说我可穿上了。”雅娴伯母还是扭着头不敢看天龙。

    雅娴伯母不由自主的用另外一只手放在肩膀上遮挡着胸部,拿着裙子的手也挡在了下面不让他看清楚。

    “伯母,来转个身,让我看看你的背影,我想一定也很美很性感吧。”天龙两眼放着狼一样的光芒死盯着雅娴伯母猛看,还提出他的无理要求。

    “哎呀!龙儿你流鼻血了……”雅娴伯母说完后已最快的速度把裙子套上就跑了出去,天龙还以为雅娴伯母是去拿东西要给他擦,可他手一摸鼻子,发现自己被骗了。

    “呃!伯母你赖皮!”天龙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他还在为雅娴伯母的行为愤愤不平的时候,听到了汽车的引擎声音。

    “大伯父这个时候回来干什么?”天龙很纳闷,他竖起耳朵想听听大伯父和雅娴伯母的谈话。

    “你刚刚去哪了?打电话为什么不接?你把我重要的事情耽误了怎么办?”大伯父梁宏宇一进们就在严厉的训斥着雅娴伯母。

    “耽误你的事情?你还知道这里是你家?你自己说说你几天没回来了,你不理我也就算了,连龙儿住院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去看望下,你这个大伯父是怎么当的?我们娘俩远在美国异乡,无依无靠的,死活你都不关心,你只知道你的公务,你的权力,你的地位,你什么时候考虑过我们娘俩的感受?”

    雅娴伯母的声音很大,看的出她有很大的怒气,这在天龙的印象里还是第一次如此犀利的用言语顶撞大伯父。

    “胡闹,我不回来还不是为了工作?我是考察团团长,我不忙于公务如何向人民交代?我承认龙儿住院我没回来,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脱不开身,你应该理解我,而不是在这里无理取闹。”大伯父对着雅娴伯母吼道。

    “好,好,好,我无理取闹是吧?姓梁的,我嫁给你这么多年,你自己说说我过的是什么生活,自从有了亚东我就辞职专心的照顾亚东,你有管过你有问过吗?等我再想去歌舞团上班你还不让,这么多年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国内也是这样,在美国还是这样,国内国外都是这样一个看着华丽却连人气都没有的大房子里,你真的认为我过的很开心吗?你现在居然不回家还有理了,权力工作就那么重要是吧?为了权力工作连我们娘俩都不要了是吧?好好,你跟你的权力工作过去,我们不稀罕你!”泥人还有三分土性,看来雅娴伯母的真火是上来了。

    “你!你这个疯婆子今天发什么神经?我告诉你,我下午有个很重要的宴会,你必须换了衣服和我一起出席。”天龙都能猜的出大伯父梁宏宇的样子,一定是拿手指着雅娴伯母大吼道。

    “宴会?可笑,你就知道你的宴会你的应酬,我明确的告诉你,我是不会去的,要去你就自己去,别拉着我,龙儿现在不能动,我还要照顾我的龙儿。”雅娴伯母的语气很冷漠,看的出是大伯父完全把她的心给伤了。

    “你……你……好,好,好,你很好!”大伯父梁宏宇摔门出去了,汽车的轰鸣声音很大,看的出他把油门一定踩到底了。

    天龙在房间里听着雅娴伯母的争吵让他心里很不好受,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他们激烈的争吵,大伯父梁宏宇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完全没考虑雅娴伯母和他的感受,他自私的认为权力工作最是重要,只要把房子把金钱给妻子就是对妻子最大的照顾了,可雅娴伯母需要的完全不是钱的问题,可他就是不能理解。

    大伯父梁宏宇是个权谋家,他曾经跟天龙说过一句话:

    “这个世界上一个是权,一个是钱,能够摆平的事情那就不是事情,钱不是万能的,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权是万能的,可没钱也是万万不能的,只有权和钱统一起来,才会创造出来巨大的成功,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从大伯父的话里就看的出他对权钱的执着是多么的强烈,他只认为有权有钱就拥有一切,完全是把任何事情都建立在权力金钱的基础上。

    天龙不知道该怎么在认知自己的大伯父,也很替雅娴伯母可悲,这就是和她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而亚东哥好像继承了梁宏宇半个衣钵,对权力不感兴趣,可是对金钱兴趣有过之无不及。有了这样的丈夫和儿子,雅娴伯母越来越孤独寂寞形影相吊。

    天龙想如果不是自己的关心和照顾让她有了新的希望的话,也许雅娴伯母今天根本就不可能对大伯父发这么大的脾气,也不会顶撞他,是自己的行为让她有了反抗大伯父梁宏宇的动力。

    天龙本来还有些服罪感,可现在因为大伯父的行为而彻底打消了,他从大伯父刚刚和雅娴伯母的争吵里也彻底的看清楚了大伯父这个人。

    雅娴伯母哭着进来了他的房间,趴在天龙的怀里放声大哭,让他心都碎了,真的很替雅娴伯母不值得。

    “伯母,不哭,还有我陪着你呢,不管在任何事情龙儿都会照顾你的,大伯父就是这样的人,为了他伤心不值得,你就是哭死了他也不会关心的,搞不好还再给我弄个小伯母回来,你可千万不能让小伯母来虐待亚东哥啊。”天龙用手抚摩着雅娴伯母的后背对着怀里的雅娴伯母说道。

    雅娴伯母扑哧一声笑了。

    “宝贝说的对,我不能让他如愿以偿,我不光要开心,还要每天都开心的过,我有我龙儿,我怕什么,伯母不哭,伯母也认为为了他哭不值得。”雅娴伯母破涕为笑。

    “呃,伯母你这反差也忒大了吧,我还想认真安慰你几句呢,让我多过会瘾啊,好不容易才有次我能当大人的机会。”天龙调皮的逗着雅娴伯母。

    “讨厌,讨厌,讨厌,你也欺负我。”雅娴伯母噘着嘴对着他杀手锏又用出来了,他的胸口就挨了一顿乱捶。

    “我可没有,我哪敢啊?我心疼还来不急呢,我可不想我的大宝贝伤心难过,你看看,都哭成小花猫了,还不赶紧去洗把脸?”天龙赶紧举起手做投降装。

    “你,讨厌你,你才是花猫,哼~”雅娴伯母掐了他一把,现在雅娴伯母不知不觉的就会对着他撒娇了,完全就是个少女的模样,让他爱死了。

    “哎哟,好哇,又掐我,刚刚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呢,居然敢骗我,现在可是你自投罗网可别怪我辣手催花啦。”天龙恶狠狠的对着雅娴伯母说。

    “你,你,你要干嘛?我可是良家女子,我是不会妥协的,快来人呐龙儿谋杀亲伯母拉,呃不对,是龙儿非礼亲伯母拉。”雅娴伯母做着惊恐状,可她的话里可完全没看出她的害怕来,这让天龙更咬牙切齿了。

    “嘿嘿,小娘子,你叫哇,你使劲的叫哇,你越叫我就越兴奋,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哇哈哈,乖乖的让大爷我亲几下我就放了你,不然,哼哼……我可是要把你脱光衣服的。”天龙现在就是在扮演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大淫魔。

    “哎呀,非礼啊,强奸啦,大爷,不要嘛,别脱我衣服嘛,我害羞,我可是良家女子,怎么能对着丈夫以外的男人脱衣服呢?我让你亲就是啦,千万别玷污我的清白呀。”雅娴伯母装模作样的叫了两声,可后面的话让天龙的下巴都掉到地上了,雅娴伯母太有演戏的天赋了,不愧是歌舞演员出身。

    “好哇,居然调侃起本大爷来啦,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娘们张的真不错,身材这么好,脸蛋还这么嫩,来让我掐一看,看看能不能出水来,嘿嘿,手感真不错,老衲我今天要破了色戒啦。”天龙张牙舞爪对着雅娴伯母一顿威吓,还在雅娴伯母的脸上掐了一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