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99章 恋母情结雅娴初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龙继续着他的努力,好让伯母柳雅娴能够开怀起来,和他想的一样伯母这次没用手在捶他了,而是用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后背趴在他怀里发出像哭又像笑的声音,看的出这次伯母柳雅娴真的是心情平复了,伯母慢慢的抬头脸上的表情是从哭到笑的转变,然后直接把脸在他的衬衣上胡乱的擦着眼泪,这个举动让他很开心,伯母在对着天龙用她特有的方式在对他“撒娇”了,然后用用小手捶了他胸口两下才抬起了头来,这次的捶完全感觉不到力度,感觉跟按摩差不多,看的出伯母柳雅娴还是很心疼他的。

    “宝贝疼吗?伯母没有打疼你吧?”说着用手在他的胸口上帮他揉着打过的地方,伯母柳雅娴眼里的紧张让天龙真的很开心,不由的又调皮起来。

    “哎哟,哎哟,完了,出内伤了,对对,就是这样的揉,嗯,真不错,揉的挺好,哎哎,疼啊,龙儿也是肉长的哇,伯母我真没看出来,你那么娇嫩的小手居然有这么大的劲!”天龙做着夸张的表情逗着伯母柳雅娴,他刚开始的话让伯母还以为真的打疼他了,脸上的表情也表现的更加慌张,而手上又加大了点力度在帮他揉着胸口,可天龙后面的话却让她又用力捶了他一下。

    “活该,谁让你逗我,我是你伯母,我打你,你也得忍着,知道吗?哼!”

    伯母柳雅娴说完脸上出现了调皮的表情,抿着嘴小鼻子对着他哼了一声。

    听到伯母的话,天龙故做大吃一惊的表情夸张的对着伯母说:“不是吧?苍天啊,大地啊,还有没有人权啊,我……我……我哭给你看!”

    伯母柳雅娴“噗哧”一声笑了,这次彻底的多云转晴了,开心的又抱住他的腰靠在他的胸口上笑了,脸上是那么的开心,梨花带雨刚哭完的样子让人我见犹怜,天龙情不自禁的用双手把伯母抱在了怀里,用下巴贴着伯母的头发,用手在伯母的后背上慢慢的抚着,闻着伯母柳雅娴的体香,心里格外的宁静,真想把这一刻无限放大,一直能够停留在这里。

    “伯母,我爱你,不管到什么时候都爱你,你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是我的大宝贝。”

    天龙真情流露的说,怀里的伯母抬起了头,认真的看着他,用左手轻柔的抚摩着他的脸夹,眼里的情丝也毫不畏忌的表现了出来,好美,好动人。

    “伯母老了,伯母不可能一直陪着你的,再过几年伯母就变成真正的老太婆了,你还会爱伯母么?”伯母柳雅娴格外认真的看着天龙说,天龙看的出伯母也很紧张他的回答。

    天龙举起三个手指头做对天发誓状的说:“伯母,龙儿发誓,不管在任何时候,龙儿都爱您,龙儿愿意一直陪伴着你左右,如果我没做到就让我天打雷……”

    说到这里伯母柳雅娴用手捂住了天龙的嘴巴,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他不让他把后面的话说下去,就算梁亚东在屏幕前都看的出来母亲柳雅娴对天龙的情意更加浓厚了。

    “宝贝,伯母相信你,你不用在说了,伯母心里明白的。”

    伯母柳雅娴踮起脚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天龙知道,伯母是希望自己吻她,他真的好激动,看着伯母如此美丽让人心跳加速的脸他不知道该不该伏下身去问她,他怕他唐突了佳人,可瞬间他没办法拒绝这样的诱惑,他慢慢的把身体伏下去嘴唇慢慢的向伯母也靠近着……

    是的,天龙和伯母柳雅娴第一次接吻了,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伯母的嘴唇好软,他还能闻的到伯母嘴里的内种芳香,说不上来的味道,却很好闻。

    他偷偷的睁开眼,看着这个和他朝思暮想暗恋18年的容颜,感觉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温心。

    伯母柳雅娴在这个时候微微张开了嘴,伸出了柔软的小舌头,在调皮的舔着他的嘴唇,内种痒痒的感觉让天龙有些不知所措可也不由自主的也伸出了舌头和伯母触碰在了一起,可伯母的舌头就像受惊的小兔子,突然间收了回去,他感觉很好玩就穷追不舍的把舌头伸进了伯母的嘴里,伯母轻轻的闭上了嘴唇用却用嘴用力的吸着他的舌头,让他都能感觉到轻微的疼痛,伯母柳雅娴用舌头在调皮的触碰他的舌尖,碰一下就跑到一边,而他只能用力的把舌头争取都伸过去去追逐着它。

    吻了大概有5分钟的时间,天龙都感觉自己的舌头都有些麻木了,而他感觉他的身体里像着了大火一样的在升温,鼻子里也发出了急促而沉重的呼吸,身体下面也因为激烈的刺激充血硬了起来顶在了伯母柳雅娴的肚子上……

    伯母的唇真的好有弹性好柔软,让天龙非常的激动和兴奋,他感觉他下面的**已经有了反映已经抬起头来顶到了伯母肚子上,这让他很窘迫,很不好意思,他赶紧放开了伯母,看着伯母柳雅娴因为激烈接脸夹红润的脸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更散发出无限的妩媚,伯母用双眼微眯的看着他,眼里的水雾越来越浓郁。

    “大宝贝,你真美,妩媚的让我把魂都丢了,我知道我这样不对,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让我不由自主的想怜惜你,想疼爱你,大宝贝,我爱你,非常非常的爱。”

    天龙用双手捧着伯母的脸夹很认真的对伯母柳雅娴说道,他用坚定的语气告诉伯母他的感受。

    伯母柳雅娴抬着头在他说话的时候很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天龙感觉伯母的眼里越来越温柔,当认真的听他把话说完,伯母的脸更红了,满脸的娇羞,好不诱人,伯母把整张脸全部贴进了他的怀里,不好意思抬起头来,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伯母呼吸全部打在他的胸膛上,看着伯母的举动,让他更加坚定了疼爱伯母的决心,他轻柔的抱着伯母,让她能够感觉的到龙儿怀里的安全感,相信她一定能够听到他因为激动而强而有力的心跳,他没有在说让伯母害羞的话,他闭上眼睛努力的感觉伯母在他怀里的感觉,用手抚摩着她精心大理的头发,就这么安静的抱着她,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和听着彼此激烈的心跳,这个时候在他感觉,他和伯母的心更贴近了,这正是他所希望的,也正是他所期待的。

    就这样站着抱了足足有10多分钟,天龙才把伯母的脸慢慢的抬起来,看着红晕为退的脸,他的调皮劲又上来了,他坏坏的对伯母说:“大宝贝,来笑一个,让龙儿好好的欣赏欣赏,嘿嘿。”

    他一副坏蛋的形象,用一只手放在下巴边上不动其他的4个手指来回的移动的揉着下巴,他把电视里坏蛋的形象学了个十成十,脸上还发出淫邪的笑声,眼睛眯起来,睫毛还一挑一挑的,用另外一只手勾起伯母柳雅娴下巴让她那张妩媚的脸抬起来对着他,伯母抬起头看到他的样子和听到他的调笑顿时不依了,用小拳头在他胸口又一顿乱捶,一跺角然后红着脸羞的一句话没说飞快的往别墅二楼她自己的房间跑去,十足的一副少女的模样。

    这还没结束,天龙看到伯母跑了他在后面对着伯母的身影喊道:“嗯,真香,这衣服我不打算洗了,而且还很有纪念价值,嘿嘿。”

    这让伯母柳雅娴更害羞了,听到他说的话跑的更快了,一阵风一样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目光追随伯母的身影,看到她羞涩的跑进了房间,天龙的心里一阵高兴,他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让伯母心情好起来了,而且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温婉大方的伯母有如此娇羞的表情和害羞不敢见人的样子,他开心激动的跳着踢踏舞嘴里哼哼着小曲他也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进到房间天龙就迫不及待的脱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站在花洒下,仰起头来,迎着水流让凉水顺着身体流淌,把因为刚刚和伯母激烈亲吻产生的欲火降降温,用手抹了一把脸晃了晃脑袋让内中无法发泄的冲动压制了下来,关掉水龙头,用手扶着墙壁,让自己的头脑好冷静下来,不然他真怕他会冲动的冲进伯母的房间在抱着她在亲吻她。

    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他居然真实的亲吻了他暗恋已久的大伯母柳雅娴,看着水珠顺着他的头发流下落在地上变成一个又一个的更小水滴,听着水珠打在地面上的声音,天龙感觉有种负罪感,不禁反问自己,我做错了么?如果没有,自己的负罪感又来自哪里?社会的压力么?天龙不禁在想,这是他们自己家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别人,还是来自大伯父?也许是的,毕竟伯母柳雅娴是他的妻子,这让他很压抑,用力的用拳头击打在墙壁上,让自己的压抑能够有个释放,可内心却有个声音在咆哮,难道就应该让伯母柳雅娴孤独忧郁下去么?

    天龙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弓着脸对着地面用手努力的支撑着墙壁,心里像刀扎一样的疼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就好象随时都会窒息一样。

    大伯父啊大伯父,在伯母孤独的时候你在哪呢?你是否又考虑到了伯母的感受?

    你是否又真的关心过伯母真正需要的什么?你是否现在还把她当成宝来疼来宠?

    伯母的孤独忧郁难道你就真的看不到么?为什么?为什么!他有太多的为什么想要问大伯父!天龙为什么对你又这么大的怨气?是在恨你么?不,天龙不恨你,可你不应该让伯母柳雅娴如此的难受,既然不懂得珍惜伯母,就让他这个做侄儿的给予伯母关怀吧,他不会在让伯母孤单压抑下去了,他会用心让伯母开心快乐起来的,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也不会在让伯母受一丁点的伤害。

    天龙努力的抬起头,让自己站直身体,在内心对自己说:“我发誓我一定会做到的!!”

    大伯母四十多岁的年龄,不说狼虎之年,正常的需求肯定是会有的!这么多年大伯父梁宏宇已经不能满足她,蜜穴甬道免不了久旱缺水,所以大伯母应该是欲求不满的!但是这可不是AV片啊,掏出**,扒了衣服插进去就行了的!天龙想自己需要一个机会!其实对于一位久旷之身的成熟美妇而言,面对阳刚的肉体碰撞一定是没有抵抗力的。机会就是在不经意间出现了。

    天龙必须承认自己是有恋母情结的,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在青春期会有想和大伯母柳雅娴好的念头。再加上青春期的他,对性的懵懂,兴趣只停留在能使阳具勃起的女人身上,面对一个风韵犹存,体贴入微的女人,你顶得住吗?天龙自知自己顶不住!虽是伯母和侄儿关系,但久而久之就好似亲生的一般!

    她在天龙心中就是妈妈林徽音的位置,一个清晰的位置!

    美国天气也是格外炎热,女人们都急不可待地穿起又薄又透又露的夏装,展示着自己美肉,卖弄着自己的风韵。一个个骚浪的蹄子,挺胸撅屁股的招摇着。

    其实大伯母柳雅娴毕竟是歌舞演员出身,如今既是歌舞团长,更是省长夫人,心底是有些小资的,讲情调,爱自我,在衣着上很像外国女人,不愿受内衣的束缚,解放自我,解放奶子,不光裸睡,就连出去买菜都懒得戴奶罩,而且她又特别钟爱紧身衣裤,衣服少了自然就更显身材,胸围一零一,腰围八十五,臀围九十五。这是组要命的数字,这意味着大伯母带上奶罩从上往下看是看不到脚面的!

    因为视线被奶子遮挡,一米六五的标准身材,三七开的上下身比例,那美腿修长纤细。唯独显示出九十五号的娇美大肉屁股诱人惹火!任哪个男人看到了都忍不住多看两眼,不管是本能还是有歪念!美国流氓当然更是如此啦……

    美国流氓往往都出现在黑暗的角落,大伯母柳雅娴从超市回家的路上就有这样一处黑暗的角落,那是一条被两幢大楼夹在中间的路,不宽敞,不好走,还没有路灯。唯一的光亮只有来自两边大楼办公室。这对于女人来说确实不安全,但是这确实是走回家的最近路线,其他的都要绕很远!

    这天怕热的大伯母上身穿一件黑色低胸V领半袖恤,下身则是紧绷绷的亮面铅笔裤,迎面走来你会看到在硕大的奶子被胸罩紧紧的束缚下硬生顶出一座有高又圆的隆起奶丘格外有型,要命的是紧绷的胸罩让乳球跟随者主人行走上下颤动,似乎那对又肥又挺的奶子要跳出来一样,从后面看,紧绷的铅笔裤把屁股勾勒出球星半圆曲线,在两条纤细玉腿的前后挤压下,屁股蛋子被紧绷的牛仔裤挤压着不断变幻出令人销魂的形状!

    在这种情况下,任谁能抵挡?好人都受不了,何况美国流氓乎?

    下班时已经快九点了天完全黑了下来,天龙本来说好陪她去超市购物,但是因为临时有事耽搁了一会儿。那条幽暗小路上只有零星光亮从两侧大楼中射出来,微弱而又昏暗。等天龙赶到小路迎接时,发现有两个美国流氓堵在小路的中间,一个白人一个黑人推搡着一个拎包的女人,女人诺诺的回答着什么,随着黑白美国流氓的推搡女人的奶子上下抖动着,让人淫欲横生!

    天龙仔细看那不就是大伯母柳雅娴啊!他心里觉得有点儿不好的预感,赶紧跑了过去,喝道:“嘿,你们MD干什么!放开她!”天龙发觉那个白人的短裤已经被**顶起了一个小帐篷,而且还闻到一股股浓郁酒气,看得出他喝得不少!

    白人垃圾有些意外地回头上下打量了天龙一遍道:“肏,小屁孩,关你屁事,老子要爽爽爆奶骚这中国妞,这么晚穿成这样!你少MD管闲事,没事滚蛋!”

    黑人垃圾也威胁到:“小屁孩,滚蛋,不滚就捅死你!”没想到他竟然拿出了一个匕首冲天龙挥舞!

    这时大伯母柳雅娴已经吓得诺诺地站在旁边低下头,一言不发,僵直的躯体让她几乎忘了逃跑。

    看到她委屈的样子天龙心里顿起怒火,他应道:“你们别太过分,她是我妈妈,你们现在最好放了她,别惹我,不然老子抽你们丫挺的!”

    大伯母听到天龙称她妈妈,突然木然僵硬地抬起了头,眼含热泪,深深望了他一眼,嘴唇紧紧的咬着抿了一下,好像是在感谢,也好像很意外!

    说时迟那时快,其中那个黑种男人笔划着刀向天龙刺来,天龙机灵一下转身躲一截。另外的白种同伙窜过来企图抱住他,天龙没等他过来就一脚踹了过去,狠狠地踹到了他的**,那厮顿时捂住下身旁边疼去了!拿匕首的黑鬼见状赶紧过来再次袭击天龙,眼瞅着就冲他腹部而来,黑鬼速度真是MD太快,怪不得短跑都是黑人的天下,天龙下意识用手一档,他的手臂挂彩了!

    第一次在美国接头打架,毕竟是练家子,虽然在美国的作战经验指数为零。但是天龙也还不算反应慢,顺势抓住黑种的手腕向他的方向使劲掰,他很自然没攥住刀子掉地了。天龙又故技重施,脚下使劲一踹,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臂使劲捶向他的面部!接着他也和刚才那厮一样就晕过去了。

    就在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天龙简单的解决了他们,但是不能恋战,赶紧跑才是上策。大伯母柳雅娴还算反应快没有彻底被吓瘫,她已经站在了天龙身后了,他俩飞奔出了小路!

    直到跑到安全地带,两人才停下来喘息,惊魂未定的大伯母柳雅娴紧握着天龙的右手,眼眶中还依稀看到浅浅的一汪泪水。此刻街上,异常的安静,只有瑟瑟发抖的大伯母和亦然亢奋紧张的天龙!

    这时大伯母柳雅娴轻抬玉颈,含情默默地望着还在淌血的左臂,轻柔的抚摸着,莫名的从嘴里吐出一声:“儿子,妈妈谢谢你!”

    天龙心里一惊,那“儿子”两字在引擎的轰鸣下异常微小,但听在他耳中却又无比清晰,在那安静的空间里这小声呼唤,似乎恐怕别人听见似的,他动情的搂住大伯母颤巍巍的身子,紧紧地搂住,他俩两个相拥而泣!

    天龙回道:“妈,是我不好,来晚了,让您受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