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95章 卢伦海觊觎之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终从一个高中女同学那里打听到了柳雅娴的联系方式,但同时也得知了柳雅娴已经成为省长夫人的消息。身份地位的鸿沟,看起来是那么不可逾越,伦海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刚刚在胸中燃气的熊熊烈火,瞬间被一盆冷水给熄灭,扑灭后的余灰和浓烟几乎呛得他缓不过劲来。他现在也是大集团的老总,与梁宏宇也见过面,自然对梁宏宇也算是认识,虽然梁宏宇年轻时候从相貌个头倒也配得上柳雅娴,可是现在的梁宏宇已经是大腹便便,多年仕途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使得他过早败顶,头顶早就秃了,年轻时候的英姿早就荡然无存,现在更多的是老气俗气官僚脾气,哪像卢伦海保养有术并不显老,已然是那么风度翩翩衣冠楚楚,浑身上下透出大公司老总的洋气书卷气儒雅气质。

    梁亚东却知道这个卢伦海是卢省长的胞弟,如此勾引母亲柳雅娴十有八九是卢省长的险恶阴谋,没想到天龙在梦境之中居然有如此情节出现,梁亚东恨得牙痒痒的,他宁可母亲柳雅娴被堂弟天龙蹂躏,也不能便宜卢伦海那个家伙。

    “雅娴的老公居然是梁宏宇?雅娴那姣好的面容、雪嫩的肌肤、完美的身材现在还属于那么一个老男人?不,雅娴,你怎么受得了一个官僚?你为什么不离开他呢?你知道我一直深爱了你这么多年,就算我没有像你倾诉我的真心,可是你难道就没有一丝的感应么?”得知柳雅娴消息的当天晚上,伦海独自缩在一个酒吧的角落,一个人几乎喝光了两瓶红酒,他的心痛,他的心悔,“不,我不甘心,我默默将心寄存在你那里这么多年,难道就是这样的结局?起码我该讨要一点利息吧……”那一刻,将近喝完两瓶红酒的伦海眼中闪现出了一种原始的兽性光芒,混杂在酒吧闪烁的霓虹灯光里。

    后来,伦海连续两个晚上都约了柳雅娴出去吃饭,柳雅娴本来就是单纯、大方的性格,高中老同学刚从国外归来,要请他吃饭,她当然不好推辞,第一晚上,大家聊了一些高中时代的成年旧事和后来上大学的一些趣事,没有喝酒,快晚上十点的时候,柳雅娴就提出要走了,伦海也不好挽留,送柳雅娴回家。第二天晚上,伦海又约了几个同学做掩护,再次将柳雅娴约出,这次大家去了酒吧,在几个同学的劝说下,柳雅娴也喝了一些酒。

    尤其是伦海,他觉得柳雅娴总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像个女神一样在自己心目中高高在上,也许需要些酒精的催化,给自己壮胆,也给柳雅娴壮胆,或许两人之间会有些实质性进展,于是伦海凭着自己酒量上的优势,一圈轮着一圈的和到场的各个老同学喝酒,柳雅娴自然不好决绝,不知不觉,就喝多了一些,柳雅娴酒量本来就不是很好,有些恶心想吐的感觉,于是主动提出要先走一步,伦海赶紧说出要送柳雅娴回去,于是其它同学也只得纷纷散场。回去的路上,伦海终于鼓起勇气向柳雅娴表白自己多年的爱慕,可是柳雅娴除了头晕就是想吐,没有能力去思考伦海此刻表白是何用意,自己已经是人妻人母省长夫人了,难道这个伦海还要来勾引自己不成?柳雅娴晕晕乎乎也懒得去理会伦海的情话连篇,枕着靠背休息,终于到了小区自家别墅楼下,柳雅娴蹒跚地准备下车,伦海很绅士地快速从驾驶室出来,给柳雅娴开了车门。等柳雅娴下了车,伦海从后面一把搂住了柳雅娴的纤腰,感觉柳雅娴挺翘而充满弹性臀正抵在自己身上,柳雅娴感觉有些窒息,更加重了恶心想吐的感觉,拼命地挣脱了伦海的双手,步履蹒跚的走到铁门前,摇晃着铁门,呼喊着天龙来开门,伦海一看路灯亮了,似乎有人要下来开门,赶紧上车开溜了。

    话说柳雅娴心神不宁地乘上出租车往伦海约定的西餐厅赶,一路上刻意不去回想中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越是刻意,就越忍不住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来,没有多余的空间思考今天再次赴伦海之约是否合适,毕竟伦海已经向自己表白,上一次送她回去的时候还在家门口近乎粗鲁的给了自己一个熊抱,可以说伦海司马昭之心已经昭然若揭。但是今天伦海在电话里深沉而伤感的告诉柳雅娴,他过两天又要出国了,他想在离开之前再见柳雅娴一面,也许这次出国要很多年以后才会回国。柳雅娴正因为中午的事情不知该怎么面对天龙,而伦海的理由有是如此合乎人情,于是柳雅娴也就悻悻地接受了他的邀请。

    接近晚上七点的时候,柳雅娴如约而至,到达了西餐厅楼下,柳雅娴今天应约并没有刻意的修饰和打扮,但是天生丽质的形象无疑仍成了西餐厅门口一道亮丽的风景,长发在头顶盘起,耳旁两缕长长的鬓角轻轻垂下,微风中轻柔飘动,白色连衣无袖短裙仅遮盖到膝盖上方,一双细长笔直的小腿性感的展露出来,腰间束了一根橘黄色的腰带,将身体按黄金比例上下进行了分割,看上去无比优雅和淑女,脚下踩了一双浅黄色的高跟凉鞋。

    伴随着轻盈的步伐,柳雅娴走进了西餐厅大堂,询问了一下服务员之后,来到了一个卡座,伦海正有些焦躁的等候着,看见心中的女神出现在眼前,不仅眼前一亮,目光忍不住偷偷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赶紧收拾自己的失态。

    “雅娴你来了……”

    伦海换了一副较为绅士的表情,迅速站立了起来,将自己对面的座椅向后轻轻拉开,示意女神就坐。柳雅娴轻轻颔首,以示道谢,然后右手轻轻伸到后面,贴着臀部向下划了一道弧线,将裙摆捋平贴于臀部和大腿后方后缓缓坐下,伦海在后面目睹了这一女士穿裙子时落座的习惯姿势,柳雅娴那自然流畅的动作却让伦海脑中浮现了一副柳雅娴性感翘臀曲线的画面,忍不住作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于是在伦海的提议下,两人各点了份牛排和一些沙拉小吃之类的,伦海还大方的点了一瓶八二年的红酒,等酒菜上齐后,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题跟柳雅娴闲聊起来,期间总是忍不住偷瞄成熟美妇柳雅娴优雅的端着高脚杯用性感的小红唇浅尝红酒的姿态,对伦海来说充满了无尽诱惑。西餐厅里播放着轻柔的乡村音乐,柳雅娴悠悠品尝着杯里的红酒,唯唯诺诺的应付着伦海的话题,可思绪却已经飘向远方。

    这舒适温馨的环境陪着舒缓的音乐,让她想起来和梁宏宇年轻时候热恋时的那些浪漫往事,梁宏宇也会带他来这种地方享受一下小资情调,更会带她去郊区或者海边感受大自然的原始和粗狂,同时还想到了梁宏宇的温柔和体贴,想到他年轻时候一直将自己视为公主一样的呵护和关怀。

    可惜这些年职务越来越高,公务越来越繁忙,梁宏宇和柳雅娴的夫妻感情越来越疏远,想到了梁宏宇,柳雅娴也不自觉地想起了侄儿天龙,梁宏宇不在的这段时间,是天龙像儿子又像小弟弟一样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柳雅娴,让她减少了丈夫不在的孤独和寂寞,这些时日和天龙单独相处以来一幕幕画面快速在柳雅娴的脑海里播放,有些是温暖,有些甚至是滑稽,一想到天龙给自己洗内衣被自己责怪时,天龙那上不去、下不来的表情,柳雅娴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和宏宇曾经是如此相爱,我们的婚姻曾经是如此让人羡慕,而亚东若瑄如此和睦,龙儿又是如此的孝敬我疼爱我,如果没有发生这两天的事情,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也许人生本来就没有完美,也许这就是上天要打破我们这趋于完美的生活,才让这生活贴近实际,也许不是侄儿的错,难道我自己没有错么,我自己仍然没有抵挡住肉体上诱惑,才纵容了侄儿得逞。何况侄儿也是个还没上二十岁的大男孩,发生的错误无法改变,但是后面的生活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扭转,对,侄儿也许将来找到女朋友之后,就可以弥补他心灵及生理上的空缺,而自己才能回到原位……”柳雅娴思绪如潮,不知不觉近乎将一瓶八二年的红酒一个人饮尽,对面的伦海知道柳雅娴酒量本就不好,也没主动提醒,似乎柳雅娴这样开怀畅饮正然他求之不得。

    柳雅娴似乎已经想通了问题解决的关键,找到了重新面对天龙的信心和勇气,她觉得尽管自己和天龙发生了错误的事情,但天龙还是她那可亲可敬的侄儿,从小在单亲家庭中长大成人的侄儿难免有恋母情结,所以他这样对待自己是可以理解的,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给天龙找个女朋友。放松下来的心情让柳雅娴感觉到了酒精的作用,头脑似乎已经开始发麻,伦海正孜孜不倦的说着什么,看着伦海上下嘴唇不停的开合,似乎催眠师手中摆动的怀表,柳雅娴只觉眼皮沉重,脑海趋于空白。

    “雅娴,雅娴?”柳雅娴感觉有人摇晃着自己的肩膀呼唤着,努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斜斜看去,是伦海,“雅娴,你有些醉了,我送你回家吧”,柳雅娴又合上了双眼,感觉被人轻轻架了起来,摇摇晃晃的下楼梯,周边缓缓的音乐渐渐远去,一阵清凉的空气笼罩了全身,让柳雅娴身体打了个机灵,她奋力推开伦海的拥抱。

    柳雅娴定了定神,突然想起梁宏宇曾经跟自己开玩笑时常说的一句话:“我的雅娴,你长得太不安全了,在外面要堤防那些色狼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