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92章 一语双关心有灵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真是上天造物弄人,这么迷人的肉体岂能在如烟的时光中浪费?没有人来疼爱吗?还是等侄儿我来怜惜吧。

    浑身颤抖的柳雅娴就像一只羸弱的小绵羊,想阻止天龙又担心撕破脸皮,想到自己的丈夫梁宏宇,想到自己幸福的生活,想到丈夫梁宏宇和自己的身份地位,实在是承受不住这种侄儿迷奸的丑闻发生,而且不知道丈夫梁宏宇以后会如何看待自己这个妻子?儿子梁亚东又会如何看待自己这个母亲?儿媳梅若瑄又会如何看待自己这个婆婆?

    柳雅娴决定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虽然身体受到了玷污,但已成事实,柳雅娴只希望天龙到此而止,没想到天龙不但没有收手的意思,而且还大胆过份,一而再,再而三,那双年轻有力的大手熟练地搜寻柳雅娴身上的敏感部位,乳头,肚脐,阴蒂……噢,湿了,**莫名其妙地湿了,柳雅娴羞愧难当,又不敢开眼,只能默默地祈求:不要摸啦,侄儿,你不能胡来……天啊,该怎么办?我为什么不反抗,我为什么不勇敢站起来责骂侄儿?这个无耻的小坏蛋竟然又摸人家的奶子了,救命啊!谁来救我?

    天龙敏锐地捕捉到雅娴伯母身体的变化,揉捏乳房的手清楚地感觉到雅娴伯母身体在颤抖,他兴奋异常,这表明柳雅娴早已睡醒,只不过没有睁开眼睛罢了,天龙暗思,既然雅娴伯母不愿意睁开眼睛,又没有拒绝,那就是默许了,他激动地脱下了自己裤子,也脱下了雅娴伯母的小内裤,这条几乎全透明的蕾丝内裤天龙洗过不只一次,不过,内裤散发出来的尿骚味却是从来都没有如此浓烈过,捧着轻如羽毛的蕾丝,天龙伸出舌头,舔了舔蕾丝边里那滩微黄的水渍,一道酸咸的味儿布满了舌头上的味蕾,天龙没有一丝厌恶,反而甘之如饴。

    雅娴伯母发现了天龙这种怪诞的举动,她羞怒交加,真想站起来夺回自己的贴身衣物,可是雅娴伯母没有勇气,因为她还注意到有一根巨大而又盘根错节的东西在她面前剧烈地抖动,这东西比丈夫梁宏宇还要大上一倍,真难以想像,这样可怕丑陋的东西居然两一次地桶进自己的阴道,昨晚肉穴里那种刻骨铭心的滋味令柳雅娴体会深刻,怪不得快感是如此强烈,原来罪魁祸首就在眼前,这一刻,雅娴伯母一点都不讨厌这根玷污自己的东西。

    天龙没有注意雅娴伯母是否窥看,对于他来说,雅娴伯母的默许已经足够,假装沉睡的雅娴伯母一定喜欢被抚摸,喜欢被侵占,或许,更喜欢被强暴,想到强暴,天龙心底油然升起一丝残虐的欲望,他甚至希望雅娴伯母睁开眼睛,进行反抗,然后天龙再强行奸淫,这次,天龙还期望把**射进雅娴伯母的肉穴,前两次都因为害怕雅娴伯母怀孕而把**射体外,但这次,天龙决定在雅娴伯母的肉穴里释放他强大的力量。

    “雅娴伯母,龙儿喜欢你的穴穴,龙儿喜欢你的奶子,告诉我,你喜欢龙儿的大屌么?”

    天龙跨上了雅娴伯母身体,滚烫的大**轻轻地摩擦雅娴伯母的肉臀,侧身而睡的雅娴伯母不知是有意无意把肥美的肉臀微微翘起,那蚌蛤般的阴户在交叠的双腿之间显得尤其淫糜,几根迷路的毛草在蚌蛤边被晶莹的水汁打湿,懒散地搭在一边,天龙单膝跪下,把粗大的**对准汁液横流的肉穴,稍微润泽**,就直挺而进,插入了紧窄的肉穴。

    柳雅娴几乎要尖叫起来,她已清楚的感觉到那跟巨大的东西又桶进了自己的下体。令雅娴伯母沮丧的是这一次插入比昨晚来得更震撼,更真实,好像所有的触觉细胞都集中在阴道,当**挺进时,雅娴伯母觉得高潮即将来临。噢,不可以……不可以有高潮,不能一次次地在奸污自己的流氓面前有舒服的感觉,柳雅娴,你一定要懂得羞耻,对,一定要忍住,绝对不能有高潮。

    “好紧,啊……雅娴伯母,我的宝贝,你的穴穴真的好紧,夹得侄儿好舒服。”

    柳雅娴没有叫,天龙却低吼起来,为了不因此一溃千里,天龙把柳雅娴交叠的双腿打开,缓解了大**的压迫,而柳雅娴也松了一口气,快感得到了压制,她轻轻地转了转身,让自己侧睡的姿势换成了平躺,天龙奇怪地看着雅娴伯母,他不明白雅娴伯母为什么还不睁开眼睛,难道是害羞?难道是矜持?天龙笑了,笑得很邪恶,他的大**突然疾进,一下子全部插到了肉穴深处。

    “嗯……”柳雅娴打了一个机灵,手指狠狠地揪住了床单,天龙经验丰富,对付熟女游刃有余,何况柳雅娴这种身份高贵端庄优雅的贵妇人?他见雅娴伯母触电般,赶紧趁热打铁,巨根抽起,重重落下,刮起了嗖嗖的风声,雅娴伯母哪有思想准备?仓促之间也无从回避,任凭天龙的巨根连敲带插,磨中还顶,连绵不绝,雅娴伯母暗叫不妙,肿胀感夹着快感纷至沓来,竟似要泄身,如果要在侮辱自己的人面前得到高潮,那是最难堪的耻辱,这与通奸没什么两样,情急之下,雅娴伯母慌忙分散注意力,她一会幻想蓝天白云,一会幻想草长莺飞……可是天龙的抽插自始至终保持直上直下,更令雅娴伯母预料不到的是,天龙悄悄地把手伸进了雅娴伯母的乳罩里,捏住了那粉红娇嫩的乳头,一阵揉搓,雅娴伯母再也身不由己,浑身抖得厉害,天龙却越战越勇,没有力歇的迹象,百击不到,雅娴伯母娇哼一声,急剧收缩的阴道肉壁疯狂地吮吸了两下肉穴里的**,一股黏稀的蜜汁从花心喷涌而出。

    天龙笑了,笑得很满足,没有比征服女人更令男人自豪的事了,也没有比征服大伯母更令侄儿自豪的事了。虽然没有得到高潮,但天龙似乎更高兴,他深知保存实力的重要性,要想征服女人,就不能让自己过多泄身,毕竟年纪轻轻,以后日子长着呢。从席梦丝下来,天龙温柔地在雅娴伯母的鼻子上亲了一口。

    *** ***

    半个小时后,饭桌边的天龙一边喝着槐**,一边注视着柳雅娴踩着款款的玉步,从楼上走出下来,刚沐浴完的柳雅娴就像一株出水芙蓉,艳雅脱俗,雍容高贵,美丽的脸上闪着一丝迷人的神采,这是她第一次没有睡够十小时还神采奕奕,顾盼间的眼神充满了灵气。

    柳雅娴一边脆声问,一边向天龙走来:“龙儿,今天吃什么呀?”

    天龙下意识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吃槐**。”

    “肚子饿了要吃饭,吃完饭再喝槐**。”柳雅娴在天龙身边坐下,看着满满一桌眼花缭乱的菜肴,柳雅娴不经意地飘了天龙一眼,伸出纤纤小手,夹起了一只麻辣虾,也许是疏忽,刚沐浴完的柳雅娴似乎忘记戴乳罩,又短又紧的白色小背心上很明显就看到两个大奶子的轮廓,胸前那两颗凸点更是傲然立挺,清晰可见。

    “大伯母看起来胃口不错,多吃点,补补身体。”天龙一语双关,既然柳雅娴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也难得糊涂,但爱心深切,他对雅娴伯母也更贴心了。

    “为什么要补身体呀,我又没消耗什么,反而是龙儿一天辛苦,忙这忙那,所以要多补身子。”柳雅娴边吃边说,似乎说中了害羞的事儿,俏脸马上彩霞飘飘,美不胜收,把天龙看得心神激荡,桌下的手情不自禁地揉了揉裤裆鼓起的地方。

    “不怕,龙儿身体好,只要忙得舒服就不觉得辛苦。”天龙也执筷翻飞,他的胃口不错,满脸的笑容就像一只有收获的小狐狸小色狼,柳雅娴当然听出了天龙话语中的挑逗,对于这种下流的暗示,没有见过多少世面的柳雅娴只有招架之功,她飘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天龙,忍不住反击一句:“身体好么?我可不觉得。”说完,俏脸愈加粉红美艳,见天龙窘迫的样子,柳雅娴扑哧一声,娇笑起来,胸前那两团肉也跟着弹动,一时间,乳浪滔天,引人遐想。

    “龙儿喝了槐**后身体越来越好,雅娴伯母也要多喝。”天龙也没多想,午饭一般没有汤水,槐**就权以代替,他站起来为柳雅娴冲了一杯槐**。

    柳雅娴呆呆地看一眼琥珀色的槐**,半天才嘟哝一句:“我……我讨厌槐**?”

    天龙想笑,他佯装不解:“为什么?雅娴伯母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喝么?”

    柳雅娴心里暗骂天龙小坏蛋明知故问,眼睛老在自己身上乱转,还殷勤冲槐**,难道天龙又心怀不轨了……想到这里,柳雅娴的心小鹿乱撞,下体竟然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心中不禁又惊又羞,赶紧夹了夹大腿,可不夹还好,一夹之下,酥麻更强烈,**分明有东西流出,柳雅娴嘤咛一声,轻咬红唇:“不知道槐**里放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喝了就想睡觉。”

    “想睡觉没什么不好,大伯母多休息身体好,皮肤好。”天龙一直注意观察柳雅娴,见柳雅娴的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的,他多少也听出了柳雅娴的心思,至少柳雅娴并没有因为迷奸而生气。

    雅娴伯母娇嗔:“好什么好?身上的东西都给人偷光光了。”

    天龙拍拍胸膛:“别怕,有龙儿在,你的东西丢不了,来,这杯槐**很浓。”

    “我……我不要喝……”雅娴伯母有些恼怒,不管她怎么撒娇,天龙还是端上了槐**,槐**里并没有放安眠药,但在雅娴伯母的眼里,琥珀色的槐**充满了诡异,她趁天龙进厨房之际把槐**全倒掉,但这一切全被天龙偷偷看在眼里,他不由得心花怒放。

    从厨房出来,天龙走到柳雅娴身边,笑眯眯地问:“全喝了?”雅娴伯母很镇定的点点头,天龙假装很奇怪地自言自语:“难道失效了?”

    柳雅娴听在耳里,脸上霎时绯红,她以为天龙一定又在槐**里放了安眠药,瞌睡药之类的东西,她庆幸自己把槐**倒掉的同时,也不想让天龙知晓她早已识破槐**中的猫腻,见天龙狐疑,柳雅娴决定假装下去,又吃了两口菜,感觉肚子已填饱了,这才按住脑门叹气:“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两天老想睡觉,龙儿,你慢吃,我回房间睡觉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