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89章 神秘猥琐欧老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欧大爷,你说什么呢……”虽然四周无人,天龙还是不由得难堪,他的确喜欢听欧老头讲些荤素搭配的故事,欧老头光棍的这些年,并不缺少女色,老的,嫩的,高的,矮的都有,可惜后来不知道什么情况导致这个曾经是特警队主教练的老而弥坚的老头突然就萎靡不振了,四处求医无效之后,所以欧老头现在更多是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靠拉皮条寻求异样刺激,自从见到天龙之后,发现这个孩子是个天赋异禀的奇种,现在还是以前?反正欧老头第一次看见天龙的时候就笑容满面,小眼睛里面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天龙,人不风流枉少年,大爷的眼光来看你已经不是处男了,这次盘子绝对正点,我欧老头保证。”欧老头拍胸口保证。

    天龙将信将疑,不过看欧老头信誓旦旦的样子,他也动了心,反正今天雅娴伯母不在家,他也乐得出去尝尝荤:“恩,那……那我就先去瞧瞧,欧大爷你顺便装好槐**,我回来时候带走就行……噢,是泰丰宾馆三一一房?”

    “对,这时候还惦记槐**,有没有搞错?嘿嘿,快去吧,莫让美人等急了,价钱到时候好孩子你看着给,呵呵……”欧老头挤眉弄眼,不停坏笑。

    “恩。”天龙笑眯眯地走了,可没走几步,天龙又走了回头:“对了欧大爷,如果你看到我大伯母回来,你一定给我来电话,记住了。”天龙担心雅娴伯母回来早,家里又没人,雅娴伯母会很难受的,她最讨厌一个人待在家里。

    欧老头想笑,这天龙居然还有顾虑:“刚还看到你大伯母出去,还有一辆车接走,应该不会回来那么快,你放心去爽吧。”

    天龙一愣:“什么?有一辆车接走我大伯母?”

    欧老头点点头:“对呀,是一辆挺高级的蓝色小车,昨晚上也是这辆车送你大伯母回家,怎么了?你不知道?”

    天龙的脸抽搐了几下:“车上是什么人?”

    欧老头眉头皱了皱,不无担心地回答说:“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哎哟,天龙,你可要小心呀,你大伯父去了美国考察,你大伯母一个人在家挺寂寞,挺难熬的,你可要防备啊,唉……这个……这个,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个事情呢。”

    天龙的脸色变得铁青,阴森的眼神几乎可以杀人,他盯着欧老头问:“你见过几次了?”

    欧老头想了想:“昨晚上和刚才,就两次,估计苗头刚开始,昨晚上送你大伯母回来的时候,这男人和你大伯母的态度挺亲热的,你大伯母一直笑。”

    天龙的心情坏到了极点,想去风流快活的念头也消失得无影无综,他的双手握成了拳头,虽然年纪轻轻却又算是年少风流,自诩了解女人的少年情圣,天龙当然明白雅娴伯母目前的处境和心境,无论是为了大伯父,还是为了自己,他决不能让雅娴伯母红杏出墙,女人一旦心野,就难以收回了,不管用什么代价,一定要把雅娴伯母牢牢留在家里。

    “男人没有女人不行,女人没有男人同样不行,让雅娴伯母这个如狼似虎年龄守活寡,真难为她了,唉!”欧老头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而且他也知道梁宏宇在那方面也不是太行,眼看着柳雅娴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成熟美妇暴殄天物,真是荒废资源啊。

    “那也不能偷汉子,找野男人呀,哼!”天龙大怒。

    欧老头暗暗吃惊,也很疑惑,与天龙相处了这些天,他还没有见过天龙发那么大的火:“你雅娴伯母也许只是去玩玩而已,不……不一定就出……出轨……”

    天龙一口气上来,差点堵塞了胸口:“玩玩?男女之间还有什么好玩的?这玩下去,多会出事的,不行,从明天开始,我不能让雅娴伯母出门了。”

    欧老头从天龙异常的表现察觉出了什么,他的眼光乱闪,接着试探:“天龙,你可要想好了,像雅娴伯母这样漂亮的女人,你守得初一,守不了十五呀。”

    天龙大声问:“那怎么办?任凭她在外招风引蝶呀?等我大伯父回来我怎么交代啊?”

    欧老头一听,就更肯定了心里所想,这侄儿的口气完全不像侄儿,而像一个吃醋的丈夫,他心里豁然明白天龙的心思:“嘿嘿,如果我是天龙你的话,我就肥水流往自家田……”

    天龙如遭电击,整个人哆嗦了起来:“恩?啥意思?”

    欧老头奸笑两声:“嘿嘿,好孩子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天龙恼羞成怒,他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你个死老头子,你混帐……”

    欧老头淡淡地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说:“骂,好孩子你尽管骂,反正这里就我们爷俩,我欧老头明人不说暗话,你血气方刚情窦初开的年龄整天对着丰满性感羊脂白玉的成熟美妇雅娴伯母难道就不动心,嘿,好孩子你可别虚伪,要想好了再回答,说那些图有其表道貌岸然的话没意思,我只希望听好孩子你的心里话。像你雅娴伯母这样的女人,只要是男人都会动心,只要男人不是傻子,做梦都会想着,你知道我们这里的门卫说啥?”

    天龙心中一动:“哼,说什么?”

    “他们私下都说你的雅娴伯母是他们见过最美的女神,只要你雅娴伯母从我们这经过,所有的男人都停止呼吸看你雅娴伯母,唉,比见物业部的主管还老实。”

    “一群……一群混蛋,气死我了……”

    “好孩子你别气,把身体气坏子了不值当,不过,这也说明了你家有宝贝,好孩子你不用,就会过期无效,呵呵,我欧老头虽然烂人一个,但看人看得准,好孩子你平时瞅雅娴伯母的眼神就不老实。”

    “你放屁……”天龙虽然还很凶,但语气很明显地软了下来,他现在思绪万千,欧老头的话一字一句都狠狠地敲到了他的心坎,那充满邪恶的欲望正诱惑他,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同意欧老头分析。

    欧老头何尝不是欲望填脑?柳雅娴一直是他梦中的女神,可惜他已经不能人事了,而且他知道梁宏宇在这方面也是有心无力,能够配得上柳雅娴而又有可能实现这个艰巨任务的只有眼前这个大男孩,如果天龙奸污了柳雅娴,那么自然也就满足了欧老头多年的美梦成真,想到这,欧老头的眼前绽放出一幕幕令他血脉喷张的画面,他不由得加紧游说:“说我放屁也没啥,不过,如果好孩子你当我放屁,我就没法告诉你一条好计,只要听我的安排,我包好孩子你很快就得到美人儿,你千万也别把伦理往心里去,在我家乡,家里的侄儿和大伯母都有一腿,那叫亲上加亲。”

    天龙在冒汗,他心跳得要命:“我不听了,你简直是胡说八道。”

    欧老头决定给天龙致命一击:“好孩子你可别后悔,到时候大伯母跑了,你大伯父和你亚东哥肯定找你要人,就是人不跑,也多半给哪个男人睡了。”

    天龙如泄气的皮球:“妈的,你真的是一个老流氓……哼,说说看,如果你是耍我,我马上翻脸不认人。”

    欧老头忍着心头的狂喜:“我还能耍好孩子你么?其实呀,好计就是槐**。”

    天龙满脸疑惑不解:“槐**?”

    ***               ***              ***

    别墅外,清风习习,一辆挺高级的蓝色小车停在了铁门边,车上男人风度翩翩,西装革履。女人温婉绰约,丰腴圆润,可惜女人脸色阴郁,见男人不说话,女人不耐烦地说:“伦海,有话快说,我要进家了,等会让我老公的侄儿看见就不好了。”

    “雅娴,别走好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这个叫伦海的男人不停央求柳雅娴。

    “对不起,我有老公有儿子了,我不会单独跟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去陌生的地方。”

    柳雅娴不是笨蛋,她知道伦海要带她去什么地方,本来柳雅娴对这个中年男人心有好感,如果男人多花点心机,多点呵护,多点耐心,也许柳雅娴会给他一些机会,可惜伦海太着急了,为了得到柳雅娴,伦海今天给柳雅娴喝了很多酒,柳雅娴讨厌想吐的感觉,酒喝多了就会恶心想吐。

    “雅娴……”伦海急了,他想抱柳雅娴。

    “对不起,再见。”柳雅娴大怒,她推开车门,跳下车子,向铁门跑去,站在铁门边,柳雅娴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钥匙,真的喝多了,她的身形有些摇晃,伦海见状也走下车子,向柳雅娴走去,他以为这是女人的做作,也许柳雅娴根本就不想回家。

    柳雅娴更着急了,她有些害怕,男人疯狂起来比饿狼还可怕,情急之下,柳雅娴用力敲打铁门,大声呼唤天龙:“龙儿……天龙……开门……”

    伦海和他的车子一起消失了,跑得比兔子还快,无影无踪。

    “伯母回来呀,哎哟,喝酒了?”天龙打开铁门,吃惊地看着一身酒气的雅娴伯母。

    “喝了点……呃……谢谢龙儿。”雅娴伯母有些心虚,她转身离开,可踉跄的脚步没走几步就差点摔倒,幸亏天龙身手敏捷,反应神速,拦腰把雅娴伯母抱住,这是天龙第一次抱雅娴伯母,雅娴伯母很轻很轻。

    “呜……龙儿,我脚扭了,好痛……呜……”雅娴伯母大声娇呼。

    “别怕,来,龙儿背你。”天龙心疼极了,他弯下腰,示意雅娴伯母爬上他的后背,雅娴伯母有些犹豫,用左脚踮了踮地,还是疼痛万分,想了片刻,在天龙的催促下,很不好意思地爬上了天龙的身体,勾着天龙的脖子,雅娴伯母羞涩万分,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亲近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

    “龙儿,你能行吗?”雅娴伯母很不好意思。

    天龙大笑:“呵呵,伯母,像你这样份量,我背三个都没问题。”

    “我可不信。”雅娴伯母咯咯娇笑。

    “伯母你可别不信,我当年在炎都山上练功搬石碑,一个石碑就上百斤,我照扛无误,在炎都山采药练功的那些年,有一次……”天龙回忆起他的少年岁月,他故意走得很慢,也许下意识的他就希望能背雅娴伯母久点,压在肩胛骨上两团肉肉软软而又弹力十足的东西让天龙心猿意马,他多希望楼梯能更长点啊。

    “龙儿,我想喝槐**……”雅娴伯母可不愿意听这些既无聊,又与她无关的儿童往事。

    夜已经很深了,但雅娴伯母的睡房里依然灯火通明,刚刚泡完热水澡的雅娴伯母闭着双眼靠在软软的大床上,雪白的浴巾包裹她湿漉漉的头发,一张薄薄的丝毯盖在曲线玲珑的身体上,裸露的香肩不停地颤抖,小嘴里随着天龙双手的揉捏断断续续地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嗯……哦……哎哟……龙儿,你轻点,快痛死了。”

    “知道痛以后就少喝点酒,酒喝少了,也不动摔着。”天龙的手指在雅娴伯母的左脚后跟来回揉动,那是一只世界上最嫩,最白的小脚,天龙就是这么认为的。

    “龙儿……你好罗嗦也,我今天就只喝了一点,嘶……痛,痛,痛……哎哟,呜……”雅娴伯母不停地喊痛,但痛后却是奇异的舒服,所以雅娴伯母也希望天龙捏久一点。

    天龙面无表情,但内心在狂跳,雅娴伯母的玉腿就在他眼前,粉嫩的小脚就在他手中,他能不激动么?摸够了小脚,天龙期待能摸更多的地方:“来,伯母,把腿抬高点,龙儿帮你捏捏小腿肚,这里神经多,多捏几下,可以活血通络。”

    小腿被轻轻举起,丝毯慢慢滑开,露在天龙视线里的部位越来越多,就连白色内裤的轮廓也隐隐约约,雅娴伯母意识到走光的危险:“哎呀,龙儿你到底懂不懂的呀?”

    天龙一本正经,目不斜视,但他的手指越过了膝盖:“我不懂?我可是从小就在炎都山采中草药研究中药学的,推拿按摩活血化瘀可是最基本的哦。”

    雅娴伯母花容失色,天龙有些过份了,但雅娴伯母不可能责骂天龙,看来停止按摩是唯一的选择:“啊……龙儿你怎么捏……捏到这里呀,我,我不想捏了。”

    天龙冷静了下来,他为自己的卤莽感到懊悔,瞄了一眼脸红扑扑的雅娴伯母,天龙又有点舍不得放手,不过,他告诫自己要冷静,等一会有的是机会:“不捏就不捏,伯母,你喝点槐**了就早点休息。”

    “恩,谢谢龙儿,晚安。”

    “伯母,晚安。”天龙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离开雅娴伯母的卧室时,天龙还为雅娴伯母关上门,但天龙并没有回到自己的睡房,他来到浴室。

    整个别墅有三个浴室,天龙当然独自享用一个,另外一个浴室在楼下,这个浴室一般是保姆或者客人使用,还有一个浴室就在二楼的中央,刚好在天龙的睡房与雅娴伯母的睡房之间。每天早上,天龙都会光临这间浴室,因为雅娴伯母每天换下的内衣裤都在那里。雅娴伯母有一个坏习惯,她洗完澡后绝不会洗衣服,包括自己的内衣,内裤,所有要洗的衣服都是第二天才去洗,因为雅娴伯母认为洗完澡后,她的皮肤,她的手就已经处于休息状态,这个时候洗衣服,一定让她美丽的小手变得难看粗糙。

    不过雅娴伯母的坏习惯却成全了天龙,天龙每天都能在浴室有所收获,闻着沐浴露的清香,天龙掀起了洗衣机的滚筒盖,透过还没有完全挥散的氤氲的水气,天龙看到了一套紫色的内衣,伸出两根手指,天龙夹起了一条透明潮湿的小内裤,这是丝质的小内裤,华丽的蕾丝把小内裤装饰得美仑美幻,天龙惊讶女人的内裤还能如此讲究,他开始翻开内裤,找寻那些让男人疯狂的气味,在小内裤的中间,天龙如愿以偿,这个部位的气味不但最浓烈,还能附加一些令人心动的东西,今天,天龙就找到三根黑色卷毛和一滩很不规则的水印痕迹,这是一次丰富的收获,三根卷毛的掉落证明雅娴伯母今天摩擦双腿特别频繁,为什么频繁呢?是不是雅娴伯母思春了?天龙在思考这个问题,他一向很喜欢思考。

    由于没有看到雅娴伯母的肩上有吊带,天龙还思考雅娴伯母今天晚上有没有带乳罩,不过,天龙现在已经懒得去思考了,雅娴伯母喝下带安眠药的槐**后,就会沉沉睡去,虽然只过二十分钟,但天龙已经迫不及待。

    但天龙没有冒进,应该说他不敢冒进,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大伯母,他不能随随便便就把**插进伯母的**里,到目前为止,或许神明都能原谅他的行为,如果真的**,那会不会下地狱呢?天龙的恐惧又悄悄袭上心头,可怕的是,他的欲望也慢慢地增加,高昂的**上下乱动,就像一匹无法栓紧的饿狼不停地吠嗷。

    唉!算了吧,能摸雅娴伯母的身体,能舔雅娴伯母的**就已经很幸福了,别再进一步了,天龙顽强地与贪婪的欲望做斗争,这真是痛苦的煎熬。

    “嗯”很轻,很温柔的呢喃,梦中的雅娴伯母发出的呢喃如同召唤,充满诱惑的召唤,天龙的防线岌岌可危,粉嫩的乳头还没有舔过,不如舔一下再走吧,痛苦的天龙为自己设下了底线。

    “啧……”吮吸的声音是如此怪异,这里明明没有婴儿,但婴儿吃奶的声音却此起彼伏,天龙就像一个贪嘴的婴儿,拼命吮吸雅娴伯母的乳头,没有乳汁流出,但天龙却拼命地挤压,丰满美丽的奶子在天龙的手里变成形状美妙的面团。

    “嗯……”这一次雅娴伯母的呢喃有些突然,这不经意的呢喃更像女人的呻吟,天龙面红耳赤,所有的防线都在这一刻轰然倒塌,天龙发出最原始的低吼,他挺着黝黑的巨大阳具爬到雅娴伯母的身下,对着雅娴伯母的**按下了**,硕大的**几乎把整个**占据,干燥温暖的**遇到**的压顶只好向内凹陷,但之后再也不给**任何前进的通道,天龙的阳具左冲右突还是无法得到要领,此时经验还不够丰富的天龙不由得焦躁起来,加上难以言语的紧张,天龙的方寸越来越乱,突然,一股麻痒强烈袭来,天龙大吃一惊,想控制已经来不及,他低吼一声,滚烫的**弹射而出,像机关枪一样到处扫射,浓白的**四溅,雅娴伯母的身上就如同遭到了涂鸦一般。

    “唉!”天龙狠狠地叹了一口气,望着雅娴伯母曼妙的玉体,天龙没有掩饰他极度失望的心情,膨胀的欲望也渐渐冷却了下来,他懊恼地从雅娴伯母床上下来,拿起自己的短裤不停擦拭雅娴伯母身上的**,一股疲倦感涌到了四肢百骸,天龙打消了重振旗鼓的念头,反正来日方长,没必要豁出小命,哎,毕竟是自己的大伯母,还是太紧张了,还是太年轻了……

    “唉,万事开头难。”天龙垂头丧气地走出雅娴伯母的房间,临走时他帮雅娴伯母穿好衣服,还亲了亲雅娴伯母的小樱唇。

    小鸟唧唧喳喳的叫声把雅娴伯母吵醒了,她睁开了眼睛,如果不是肚子咕噜咕噜地乱叫,她还想赖在床上,已到了中午,雅娴伯母必须把肚子填饱。

    “咦?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龙儿呢?”雅娴伯母走出睡房,像往常一样,她连鞋子都不穿就到处走,穿过了饭厅,顺梯而下到了楼下客厅,雅娴伯母左看右也没见天龙的影子?难道真去钓鱼了?哼,就是去钓鱼也煮好东西嘛,真是的,人家都不知道吃什么?雅娴伯母没好气地又看了看杂物房,书房,健身房,在阳台上雅娴伯母露出了笑容,原来天龙正在用网兜打捞游泳池里的树叶杂物,以前这些工作都由保姆来做,但自从天龙来到后,她就辞退了保姆。

    “龙儿。今天吃什么?”雅娴伯母尖叫。

    天龙早看到了雅娴伯母,听到雅娴伯母大喊大叫,他就想笑,真不知道为什么上天会造这样一个宝贝伯母,想起昨晚上龌龊而卑鄙的一幕,天龙心里充满了愧疚,他用网兜指了指游泳池边上的一个桌子,雅娴伯母顺着网兜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张长方型的桌子上放满了琳琅满目的东西,虽然雅娴伯母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她肯定那些都是吃的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