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87章 春梦剧情绿母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哦,”天龙挠挠头,“最后呗,干小日本那段。”

    “觉得谁演的最好?”

    “那啥……姜文!”

    “为什么?”

    天龙想了半天不说话,梁亚东在沙发上偷笑:我说过,你们没有共同语言,他连你最喜欢的电影都不能聊五句以上!

    突然,天龙从床上跳下地,光着屁股,这个年轻强壮的大男孩,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唱了起来:

    “喝了咱地酒啊,

    上下通气不咳嗽,

    喝了咱地酒啊,

    滋阴壮阳嘴不臭,

    喝了咱的酒,

    一人敢走青刹口,

    喝了咱的酒,

    见了皇帝不磕头!“

    天龙一边唱着那首着名的酒神曲,一边冲妻子若?坏笑,板寸头,黑红黑红的疙瘩肉,粗大的**在胯下晃来晃去,木墩子似的黑毛大腿,小船一样的大脚板子,粗实实雄赳赳的声音——浑身上下,透着雄性,透着豪爽,透着魅力。

    妻子若?看呆了,等天龙唱完又爬上床,嘿嘿笑着搂她在怀里,她才猛醒过来似的,紧紧抱着他宽阔如山的肩膀,死不撒手。

    还用说什么?天龙不但看懂了她最爱的电影,而且明白了为什么她爱那部电影,不但明白了她为什么爱那部电影,还给了她比那部电影中,更男人的男人。

    天龙也许不懂电影,不懂音乐,不懂文学,不懂戏剧,但是他懂女人,妻子若?甚至不用倾诉,他就已经在默默倾听。这个很多时候拙于言辞的老公,也许是出于机缘巧合,也许是出于本能,牢牢地,死死地,抓住了老婆若?的心。

    梁亚东靠在沙发上,看着天龙和老婆若?**——不,用这么文雅和现代的词汇来形容是不恰当的,他们在日**——梁亚东心里真的死了,自己尽了自己最后一分努力,想要夺回自己的女人,可最终的结果,是使她更完全地被天龙征服。

    “嘿嘿,媳妇,我这里有比那酒还好的哩!”

    “什么?”

    “咱的**水,咱的怂,那也是滋阴壮阳哩!”

    “讨厌死了,坏透了!”

    “嘿嘿嘿,媳妇,你没看霍大妈今天又夸你变漂亮咧?眼睛还直瞟我,知道是我滋润的哩!”

    “丢死人了!人家以后不跟你出去了!”

    “啥咧?今天还死拉着我的手不想松哩!”

    “讨厌……啊……臭天龙……坏……又不说一声就进来了……”

    “媳妇……我……你这嫩**……我日她一百年都……不觉得厌……真好!”

    “啊……啊……”

    床上这一幕,一黑一白,一健壮一柔弱,一粗糙一细嫩,一粗犷一温柔,如太极图,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生,生生不息。

    这才是天地之道,万物升息之法。

    彻彻底底,完完全全,梁亚东退出竞争。

    梁亚东踏实了,他总算不用受内心里道德的指责,说他把女人让给了另一个男人——他争取了,他没有让给任何人,是弟弟天龙这个天赋异禀的大男孩,他真的没法和他比,完败。

    梁亚东可以接受这个结果,真的,他的家里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他,他会活得很好,有钱、有权、有面子、有高潮。

    梁亚东有幸福的家庭生活,因为他还有更高的期待,他早已准备好了那杯浓茶,待会端给天龙,就可以再次观测天龙的脑电图,来了解天龙对于母亲柳雅娴有没有不良企图甚至不伦企图了,以期实现他的绿母癖情结。

    那边厢,天龙和若?再次达到了高潮,若?筋疲力尽甜甜睡去,梁亚东适时端上浓茶:“天龙,今晚累了吧?喝了这个茶早点睡吧!明天我妈就从美国回来了,她在美国打电话就说很想见你呢!”

    “大伯母明天要回来了?太好了!亚东哥,你也累了,你也早点睡吧!”天龙心满意足之下,听到大伯母柳雅娴明天要回来了,心里不禁一阵惊喜,他从小到大对婶婶姑妈姨妈都有着格外的情结,尤其是对于柳雅娴这个大伯母更是敬若女神,这个当年的歌舞明星女神如今已经是成熟美妇,但在天龙心目中仍然是魅力不减当年,在他视为妈妈林徽音替身的三位女神之中,相比于小妈苏念慈、姨妈林敏仪,大伯母柳雅娴还要稍高半筹,倒不是说大伯母柳雅娴就比小妈苏念慈和姨妈林敏仪漂亮美丽,更多应该是因为她的身份,省城歌舞团长,特别还是省长夫人,更是亚东哥的母亲,自己的大伯母,所以天龙对柳雅娴有种与众不同的情结,他看了亚东哥一眼,看了看热茶,终于喝了下去,然后眼皮打架就昏昏睡去。

    “大伯母,大伯母……”天龙嘴里不由自主的念叨着,沉沉睡去。

    梁亚东心中大喜,再次驾轻就熟地给天龙戴上脑电图检测器,然后就可以观看天龙春梦电视剧了,不过今夜的女主角应该不再是妻子若?,而应该是母亲柳雅娴,梁亚东热切的期待着。

    屏幕上面雪花点点,先是云彩片片,然后高山流水,然后是刚才和梅若?的恩爱场景一闪而过,最后出现午夜画面,天龙静静躺在床上,屏幕上面的天龙不知道是两年前还是三年前的,反正要比现在青涩许多,他好像在等待什么。果然,午夜十二点刚过,高跟鞋敲打地板的声音就传到了天龙的耳朵,天龙知道,雅娴伯母回来了,他一颗焦躁的心终于得以平静下来。天龙暑假来大伯父家度假,自从一周前大伯父梁宏宇出国之后,天龙就经常等待这种有节奏的脚步声,只有等雅娴伯母回到了家,天龙才能放心入睡。

    大伯母柳雅娴,是一个每天需要睡十个小时的女人,哪怕少睡一个小时,雅娴伯母都会显得无精打采。除了喜欢睡觉外,雅娴伯母还喜欢吃,她睡房有三个大抽屉全装满了零食。按理说,这样的女人一定是又胖又懒,又令人讨厌。可奇怪的是柳雅娴一点都不胖,相反,她的腰比柳枝差不了多少,身为省城歌舞团长省长夫人,骨子里有些清高冷傲雍容高贵,而天龙一点都不讨厌雅娴伯母,他视雅娴伯母如心目中的女神。

    记得小时候,天龙第一次见到雅娴伯母时,天龙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二十岁,他觉得眼前这个歌舞明星就是心目中的女神,后来随着天龙渐渐长大,考上省城医专,大伯父梁宏宇才邀请他来别墅度假陪伴大伯母。

    柳雅娴对于天龙这个侄子从小就喜爱,老公梁宏宇公务繁忙,儿子梁亚东忙于事业,儿媳梅若?虽说贤惠孝顺,可是毕竟是媳妇,不是女儿,倒是天龙这个侄子更显得亲近一些,再加上天龙这个孩子从小就可爱活泼,如今长大成男子汉了也是善解人意,很讨长辈欢心。

    一周前,作为考察团团长,梁宏宇去了美国,分别的那天,大伯父梁宏宇还特意叮嘱天龙好好在家照顾伯母,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狡猾。雅娴伯母机场送别“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伤感情景让天龙记忆犹新,他更加喜欢这个多情善感的歌舞团长大伯母,却不知年过不惑的女人演技更加精湛,身为省长夫人自然要在公共场合表现出夫妻恩爱情深意长的样子。

    一周来柳雅娴几乎都足不出户,闲来无事她还在别墅的周围种下了花花草草。待花儿吐芬芳,蝶儿沾**,柳雅娴笑得比她种的花还要美。

    其实,柳雅娴不用笑就可以让男人神魂颠倒,她的身材很出众,是那种屁股圆圆翘翘,走路永远像踮起脚的女人,在学校见到多是青春美少女的天龙自然觉得柳雅娴与众不同,更有成熟美妇的丰韵和魅力,每天与大伯母柳雅娴在一起,天龙就像过节一样愉快。每天睡觉前柳雅娴的一颦一笑,一怒一嗔,都是天龙回味的剧幕。天龙知道柳雅娴已经挠到了他内心最深处,那里积压着他磅礴放旷的情欲,他感到莫名兴奋的同时又感到了恐惧,因为柳雅娴毕竟是他的大伯母,他的情欲再磅礴也只能禁锢起来,他很清楚,只要稍微不留神,等待他的将是锒铛入狱。

    所以天龙极力压制对雅娴伯母的感情,他就像一个忠实的奴仆,默默地,虔诚地伺候着柳雅娴,对于天龙来说,伺候柳雅娴也能得到心灵的满足,可是,感情就像一只皮球,天龙越压抑,反弹的力量就越强烈,他心里充满了难言的痛苦。

    而柳雅娴,从不适应到习惯天龙的照顾只用三天时间,之后的日子,雅娴伯母就开始享受这种又像儿子又像弟弟的关爱。从小到大,梁亚东都是公主,结婚生子之后又是家里的女神,老公梁宏宇眼里的女神,歌舞团演员眼里的女神,在她的眼里,所有的男人对她献殷勤都是理所当然,只是雅娴伯母想不到侄儿天龙才十五六岁也会献殷勤。

    晚饭过后,雅娴伯母告诉天龙,她要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天龙欣然同意。柳雅娴不是小鸟,不能总关在笼子里,她应该有更充实,更色彩斑斓的生活。只是看着打扮得妩媚绰约的伯母要离开时,天龙就开始担心了,他叮嘱雅娴伯母要早点回家。

    一周都不出户的雅娴伯母当时就拉着天龙的肩膀撒娇:“龙儿,我保证十二点之前回来。”雅娴伯母果然守信,刚过十二点,她就回到了家。天龙笑了,笑得很满足。

    这是一个晴朗微风的中午,天龙哼着“爱情买卖”的小曲来到阳台,细心地在衣架上晾起了衣服,垂悬的夹子上,他小心地把一只淡蓝色的胸罩和一条同样颜色的透明小内裤夹好,刚洗完衣服,天龙的身上都是水珠,一缕淡淡的阳光刺穿了薄薄的云层照在天龙的脸上,他用矫健有力的手臂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耀着柔和的光泽,天龙越哼越开心,越哼越大声。

    “龙儿,哼什么呢?吵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雅娴伯母已站在了天龙的身后揉着惺忪的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