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80章 结婚照前曼芸失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曼芸的双腿由于被大男孩挽住无法并拢,使得大男孩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口还在一张一合,彷佛一张小嘴;**缝顶端的阴蒂早已变得如同黄豆般大小,红彤彤的散发着热气。

    此时,大男孩再也忍不住了,将何曼芸转过身来,跨坐在他的腿上。大男孩呼出的热气喷在何曼芸的脸上,让她很清楚大男孩马上就要占有她了。

    看见顶在自己小腹上的**,女人慢慢地用双手握住上下撸动着,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主动。

    “死冤家,你真是我的命中魔星啊!嗯……”何曼芸心中想道。

    “好宝宝,给我,给我,我要你,我要占有你,我要用**狠狠地操你。”

    大男孩厮磨着何曼芸的耳垂说道。

    “嗯……”何曼芸红着小脸,将大男孩的阳具贴向自己的阴户,“啊……”大**刚顶在何曼芸的**缝上,女人就抓不住了,软在大男孩的怀里。

    大男孩托住何曼芸肥嫩的屁股,**在**上磨蹭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被何曼芸的**淋了个落汤鸡,缓缓地将**挤进女人火热紧凑的**。

    “啊……宝宝,你的**真紧啊!”刚挤进了一个**,大男孩就发现何曼芸的**异常紧窄:“是不是你老公平时不行啊?现在可便宜我了。”

    “啊……嗯……讨……讨厌,你都玩了别人的老婆,还说这种话。啊……”

    女人小声抗议着,却被大男孩突然送进了整根阳具,阴道被撑开的刺痛加上**划过的快感,让何曼芸感到一阵窒息:“顶……顶到子宫了……”

    “啊……真紧!”大男孩也发出一声叹息。

    疼痛不久便被阴道中的酥麻感盖过,何曼芸开始难耐地扭动起身体来:“嗯,天龙,快……快动嘛!嗯……好难受。”

    大男孩的**已经狠狠撞进何曼芸的宫颈,如同有千万张小嘴在吮吸着,加上怀中女人开始难耐地扭动起娇躯,林天龙终于忍不住开始抽插起来。

    “哦……”何曼芸扶住大男孩的肩膀,扬起头发出解脱的呼喊。感到大男孩的**在自己阴道内动了起来,自己也开始扭动着胯部迎合起大男孩的抽插。

    “啪!啪!啪……”胯部间的撞击声就像直接打在何曼芸的心房上一样,极度的快感让何曼芸眼冒金星,“啊……哦……哦……天龙……天龙……”何曼芸无意识地呼喊着情人的名字。

    大男孩双手紧掐着何曼芸的屁股,嫩白的股肉从之间溢了出来,“宝宝,啊……爽不爽?”大男孩用力地挺动**。

    “嗯……嗯……爽……爽……”女人模糊地回应着,胸前的大奶子随着大男孩的挺动上下抛起。

    大男孩搓动起一粒粉红色的乳头:“爽就叫出来,都叫出来。”

    “嗯……不……不要……好羞人……”何曼芸伏在大男孩的肩上说道。

    “叫吧!叫得好听,老公会让你更舒服的。”大男孩开始蛊惑起来。

    “嗯……哦……坏死了,你才不是……不是我老公呢……啊……”何曼芸刚说完,大男孩猛地拎起乳头,疼痛中带着酥麻的感觉,让何曼芸措手不及,叫了出来。

    “对,对,就这样叫,小荡妇……”大男孩坏笑着。

    “啊……啊……好……好棒……好爽……啊……我要……要死了……啊……啊……”如同决堤的洪水,心中淫言浪语被呐喊了出来。

    “哈哈哈!小骚货,看你还不叫。再叫得浪一点!”大男孩粗暴地玩弄着何曼芸的奶子。

    “啊……痛……乳房……不要……啊……用力……”何曼芸此时就感觉像是巨浪中的扁舟,被身下的大男孩颠簸得死去活来,**也不知道流了多少,只感觉自己的屁股下和大男孩的腿上都是湿漉漉的一片,性器的接合处散发出阵阵热气。

    “啊……哦……好……好美……啊……不行了,要……要丢了啊……”

    大男孩突然加速挺动,阴道中的**变得更加粗长,从大男孩加粗的鼻息中,何曼芸知道大男孩已经到了发射的边缘,于是腰部也迅速的套动起来。

    “宝宝……我……我要射进去了。”

    “嗯……啊……嗯……好,射进来,都射进来!啊……”一声长绵的清啼,何曼芸猛地向后仰起脖子,下腹死死地抵在大男孩的胯上,一股股灼热的**打在她柔嫩的子宫壁上,全身都痉挛起来,阴精终于爆发了出来。

    高潮过后的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原有姿势搂了有足足五分钟才缓过劲儿来。

    林天龙知道女人在高潮后是最需要爱抚的,因此一双手在何曼芸光洁的背臀就从没停过。

    “嗯……”女人似乎清醒了些,“啊……”当她看到自己仍淫荡地跨坐在大男孩腿上时,失贞后的恐惧、后悔、羞涩、甜蜜纷纷用上了心头,一下没忍住,哭了出来。

    “宝宝,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么?”大男孩发觉何曼芸在自己怀中哭泣,抬起她的俏脸关心问道。

    “不……不要叫我宝宝……不,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当林天龙用丈夫刘和伟曾经称呼过自己的爱称时,女人撕扯着头发爆发了。

    “不,一切都是我的错,宝宝,都是我。”林天龙知道这时是女人最脆弱的一刻,能否真正得到这个娇媚少妇就看现在了,因此他开始打出了感情牌。

    被大男孩紧搂的何曼芸平静了些,“曼芸姐,我知道我说的这些话很俗套,但我的确是想告诉你,在看到你第一眼时,我就发誓,你就是我要找的女人,我一定要得到你。”大男孩看着女人迷蒙的双眼说道。

    “刚才发生的事,我毫不后悔,哪怕你现在打电话报警,告我强奸,我都认了;就算要枪毙我,我也觉得我没白活,至少在死前我曾拥有过我爱的女人。”

    一段肉麻兮兮的表白的确是女人最受不了的,特别是何曼芸面对眼前这个大男孩时。“你……你……你这个偷心的坏蛋。为什么,为什么要来打乱我的生活?”

    女人双手拍打在大男孩的胸前,不过这对于林天龙来说,无异于挠痒按摩而已。

    “曼芸姐,我爱你。”双手按住女人的肩,林天龙直勾勾的望着何曼芸。

    何曼芸一惊,看了一眼林天龙后马上撇过头去,红着脸小声说道:“谁是你的曼芸姐。”

    看到女人的反应,林天龙心中狂喜,他知道女人心里一定是千肯万肯了,只不过碍于脸面才没法说出口,于是涎着脸贴上去坏笑道:“我的曼芸姐就是刚才坐在我身上发浪的小骚货啊!”

    “你……你就知道……呜……”女人转过头来刚想斥责两句,结果就被林天龙吻住了。

    吻的确是个奇妙的东西,不一会儿,刚才还喊死喊活的女人,现在又软倒在大男孩的怀中了。

    “呀……”女人发出了一声惊叫,原来大男孩将何曼芸举了起来,横抱在怀里:“嘿嘿,好宝宝,你的卧室在哪呢?老公再好好的疼疼你。”

    “坏……坏死了!那边。”何曼芸抬手指了个方向就钻进大男孩臂窝做鸵鸟了。

    “哈哈哈!哎……什么东西?哈!”大男孩正准备走,就发现脚边有个东西,一看,原来是刚才何曼芸的结婚照。

    何曼芸发觉大男孩没动,奇怪的探出头,结果顺着大男孩的眼神发现了相片,看到相框上还有很多水迹,何曼芸想起刚才大男孩竟然让她对着相片潮吹的样子,子宫一酸,阴道里又湿润了。

    “宝宝,这个怎么能乱放呢!这可是结婚照呢,要好好拿着哦!”

    大男孩竟然将相框捡了起来,交到了女人手中。何曼芸还在沉浸在刚才的绮想中没回过神来,迷迷糊糊就接了过来,结果才发现是那个相框,丢也不是、拿也不是,只好又做起了鸵鸟。

    “哈哈哈……”大男孩大笑着走进了何曼芸的卧房。

    来到何曼芸的卧室,房间里有点昏暗,只有床头灯是亮着的,发出淡黄色的光晕,但这样的光线更能引发人心中的潜在欲望。

    林天龙将怀中的美女放在床上,看着何曼芸仍然羞怯的闭着双眼,睫毛轻微的颤抖着,似乎是发觉了大男孩的注视,俏脸上蒸出两团红晕更显娇艳,双腿也并拢微屈起来。

    看到何曼芸如同任人宰割的小羔羊,林天龙的**再一次怒挺起来,随即上前分开何曼芸环在胸前的双手,露出她丰满的乳房,大力吸吮了起来。

    “嗯……轻……轻一点……啊……”敏感的小乳头再次受到侵袭,何曼芸情不自禁的将大男孩地头揽在怀中,彷佛希望大男孩能更用力地宠爱它们。

    大男孩突然感到有东西磕在自己的头上,拿下来一看,原来何曼芸还抓着那相框呢!

    “哈!看来你真舍不得你老公啊!”大男孩调笑起来。

    “不,不要说我老公,嗯……”何曼芸试图训斥几句,但是大男孩的一只手从臀缝中划过,一阵热浪从何曼芸的后庭滑至**。

    “谁是你老公?你老公就在这呢!”大男孩的中指浅浅探进何曼芸的**,发现已经洪水泛滥了。

    “啊……嗯……再……再进去点……”何曼芸的双腿时而夹紧、时而放开,大男孩的手指如同泥鳅一般**中飞快的滑动着,带出一缕一缕的**。

    “说,谁是你老公?”大男孩作怪的手突然停止了。

    “啊……继续啊……我要……天龙,求求你……”

    “嘿嘿!你不说清楚,我怎么敢乱动呢?”大男孩坏笑道。

    “你……”

    何曼芸知道只要走出这一步,就永远不能回到从前了,潜意识里,她抗拒着。

    但是**中酥痒难耐,又让何曼芸忍不住屈服,内心和肉体上的矛盾都快把她折磨疯了。

    大男孩见何曼芸仍在抗拒着,知道要再加把力了,于是将手指抽出**,反而开始轻轻搓弄起何曼芸早已勃起发硬的阴蒂了。

    “啊……对……就是那……”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何曼芸发出甜美的娇喘。

    这时,大男孩又停下了。

    “不……不……天龙……再揉一揉,快……求求你了……”快感又一次中断,这让何曼芸立刻崩溃了,放弃了最后的矜持,扑在大男孩的怀里用奶子磨蹭着大男孩的胸膛来讨好他。

    “那,到底谁是你老公呢?”大男孩慢悠悠的说道,对女人的刻意讨好似乎并不领情。

    “你,你就是我老,老公……”在快感的折磨下,何曼芸终于屈服了,此时她心中除了对丈夫刘和伟的愧疚,更多的是一种解脱后的轻松。

    “哈哈哈哈……乖老婆,老公这就来疼你。”说完,就把手中的相框丢在一边,扑了上去。

    “啊……啊……老……老公……你太强了,我……我又要来了……”

    何曼芸的卧室内透出淡黄的灯光,而中间的双人床上,一具凹凸有致的丰满女体正如一位女骑士般骑跨在大男孩身上。放弃掉最后矜持的何曼芸,开始对林天龙展现出成熟女性惊人的媚态。

    从后面看去,大男孩的一双手正顺着何曼芸光滑的脊背来回抚摸着,有时甚至会滑落到何曼芸的臀缝中轻轻扣挖她的后庭。再往下看,则会看到一根巨硕的阳具被何曼芸的**不断吞吐着,随着何曼芸的上下起伏,微带乳白色的**从已经有点红肿的**中顺着大男孩的**不断流下,将两人的**黏糊在一起。

    “啊……哦……好宝宝,对,就那样,腰扭一扭,啊……宝宝,我可舒服死了!”

    躺在下位的林天龙也没歇着,在享受何曼芸丰满的躯体时,也不忘教她更多的床上技巧。双手从女人的背后转移到前胸,随着女人的套动,两颗丰满的白兔也不断晃动着,看得林天龙心中火热,轻轻啃咬着粉红色的乳头。而此时何曼芸早已陷入快感的漩涡,完全感觉不到疼痛,有的只是火辣辣的麻痒。

    “嗯……嗯……老公……吸……吸我的奶子……啊……好舒服……嗯……好棒……大**……都……都顶到子宫里了……”

    何曼芸双手撑着大男孩的胸膛,丰臀仍然不断地上下套动,不时地将落在面前的长发撩到背后。

    突然,大男孩双手死死扣住何曼芸的屁股,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和速度挺动腰部,何曼芸知道大男孩快要射了,也开始加快套动的速度,迎合大男孩的动作。

    “啊……宝宝,我……我要射了……”

    “嗯……嗯……射进来……都射进来……我要……啊……好烫啊……我要尿了……”

    两人的动作在瞬间定格了,似乎这一刻,时间也停止了,只剩下两人粗重的喘气声。

    何曼芸无力地趴在大男孩的胸口,但脸上满足的神情却显而易见。此时的她还未从刚才强烈的高潮中回过神来,阴道内的嫩肉仍在时不时地抽动着,**由于长时间的**一时不能合拢,而乳白色的**随之慢慢地滴落在床单上,似乎在证明着这个美艳少妇已经完全的失去了贞洁。

    林天龙看着何曼芸在媚眼如丝中甜甜睡去,而他今天饱饱吸收了春水**电能储备充足之后,又要回到若瑄嫂子身边去继续完成耕耘播种大业了。

    ***             ***              ***

    下午6点钟,梁亚东哼着小曲踏入家门,桌上是丰盛的饭菜,老婆若瑄还在厨房里忙碌。一时无话,他坐在饭桌前看报纸,等着男主人回家吃饭。

    晚上快7点的时候,天龙果然回来了,照样是穿着个大背心和大裤衩,带着从孟虎孟豹健身房里出的一身臭汗……一个大箱子。

    他妈的,这家伙还真把家搬过来了!

    天龙一进家门就觉得热,脱光了膀子,当我不存在一样,钻到厨房里从后面抱住妻子若瑄。

    “嘿嘿,媳妇,我今天把东西都搬过来了。”

    老婆若瑄一见他就笑得跟朵花儿似的,“臭天龙,你倒是快!”

    “我东西少,就几件衣服而已,媳妇,你做啥哪?”

    “哼,你不是说每天晚上要吃驴肉?人家大热天的,正给你炖驴肉呢。”

    天龙大手一拨,从妻子若瑄的小背心里把她的乳房撩了出来,一边握住老婆若瑄的大奶子,一边亲着老婆若瑄的脸,一边说:“我媳妇真好哩,我最爱吃驴肉,我给我媳妇擦擦汗!”说完就要拿旁边的抹布给老婆若瑄擦汗。

    老婆若瑄被他逗的咯咯直笑,“去,桌边上等着去,别在这儿捣乱,饿了就先吃馒头,我这儿马上好了。”

    梁亚东站在厨房门口看他们调笑,心里不是滋味,妻子若瑄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从没有这么自然和快乐,梁亚东感到女人和男人,要和谐,要互相拥有,要有默契,最重要的就是要性灵相通,说白了,在床上要互相满足,从阴道才能到达女人的心灵。

    “若瑄媳妇,你对我真好!”天龙搂着若瑄嫂子深情款款地说道。

    老婆若瑄噗哧一声笑了,“真是个傻天龙,我对你好,那不就说明你也对我好吗?再说了,我以后也会有儿子,我会对你更好,你也会对我更好的,对吗……”

    天龙一听开心死了,“对哩,我小媳妇以后也会给我生儿子哩,我要再加把劲,让你给我生个十个八个的,让你对我更好!”

    “讨厌,你当人家是母猪啊!”

    “媳妇,以后给咱儿子喂奶粉吧,好保持好你的好身材。”

    “小坏蛋,难道以后我生过孩子身材变形,你就不对我好了吗?”

    “第一,我保证用我的电能气功让若瑄媳妇身材不会变形,第二,我会永远对我的若瑄媳妇好的,永不变心。嘿嘿,媳妇,我话是那么说,还是希望我儿子能喝你的奶哩,这么大的奶子,乳水肯定足,让我儿子喝得比我还壮实。”

    天龙说着撩起老婆若瑄的无袖短衫,弯下腰一口就叼住了妻子的乳房,“我这当爹的先尝尝……”妻子马上发出了又痛又爽的叫声。

    梁亚东从厨房门口回到餐桌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发呆。

    如果说,老婆若瑄要天龙叫她“媳妇”是因为她想要羞辱他,惩罚他的话。

    那么刚才梁亚东从妻子若瑄眼中看到的,分明是满满的爱,背靠大树,惬意温馨的爱。

    天龙真的让她靠住了,真的让她靠得住。

    梁亚东了解她,他知道她转变了,彻底转变了,对他的恨已经不是重点,对天龙的爱才是她心中的重心。

    天龙,用壮大的**征服了妻子若瑄的阴道,用粗鲁的诚恳征服了妻子若瑄的心,又用自信和胸膛满足了她的安全感,证明了他无论在床上还是床下,脱光衣服还是穿上背心,都是个顶天立地的老公。

    梁亚东木楞楞的,听着厨房里传来的说说笑笑,卿卿我我,闻着厨房里飘来的驴肉香气,他坐在饭桌上,看着天龙和老婆若瑄嘻嘻哈哈地吃着饭,天龙还是狼吞虎咽,老婆若瑄依然是细嚼慢咽,天龙一边吃一边夸真香,老婆若瑄就说香就多吃点,天龙就说媳妇你放心,我今晚上让你比昨天还恣儿!

    老婆若瑄就脸红,天龙就让老婆若瑄也多吃点,别到时候又撑不住……

    就如同梁亚东是空气一般,而他们才是这个家的男女主人。

    难道事实不是如此吗?

    梁亚东心不在焉地扒完了饭,天龙则早就打着饱嗝,浑身大汗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老婆若瑄收拾桌子,眼睛盯着的都是她的屁股和乳房,一只大手习惯性地在自己小山似的胸膛上搓揉着,这是典型的炎都山山民恶习,这个臭小子从小在炎都山进进出出的,真是染上了不是恶习,还好,这臭小子至少没有搓出一条条黑泥,看来还算常洗澡,否则梁亚东就要吐了。

    老婆若瑄拿着碗筷第二趟走进厨房的时候,天龙从椅子上一跃而起,飞快地扒掉了自己身上唯一的那条大裤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