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79章 留住尊严分手男友 曼芸情动欲拒还迎

第979章 留住尊严分手男友 曼芸情动欲拒还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真是没用!”天龙抱起佟丽雅,将她平放在沙发上,双手撑着佟丽雅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腿弯,让佟丽雅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双腿向两侧曲起抬高,使阴部更加突出,又开始大起大落地**起来。

    “哎哟!啊……啊啊……哦……啊……啊呀……”强烈的快感袭来,佟丽雅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大声的呻吟。

    肃穆的办公室里,浑身赤裸的男女在沙发上彼此交缠,喘息声、呻吟声、皮肤撞击的声音回荡,气氛说不出的淫靡。

    天龙将佟丽雅的双腿扛在肩上,把佟丽雅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抱在胸前,全力地冲刺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佟丽雅被下身有力的冲击几乎颤栗起来,只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轻,好似飞上天空,呻吟声也越来越高,好似叫出来一般。

    “啊啊啊……又要来了!我死了……啊!”

    佟丽雅拉长声音尖叫一声,阴道开始收缩,从阴道深处喷出一股水来。

    天龙感到佟丽雅阴道一点点地收紧,把自己**紧紧夹住,连忙快速抽送几下,将**紧紧抵在佟丽雅阴道深处。感到**被一股温热淋上,再也忍受不住,将一股股滚烫的**射到佟丽雅的身体里。

    佟丽雅感到抵在自己阴道尽头的**跳动几下,被滚烫的**一浇,几乎又要叫出声来,可实在是没有力气,只得轻声哼了下,整个身体还在高潮的刺激下轻轻地颤抖,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天龙射了精,微微喘息几下,慢慢把插在佟丽雅阴道中的**退了出来。

    “噗……”的一声,尚未完全软下来的**从阴道中拔出来,不禁发出一丝声响。

    伴随**的拔出,边上两片粉嫩的**向中间慢慢合拢,一股乳白色的**从中间流了出来……

    天龙坐在一边,从茶几上拿过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燃,整个人靠在沙发上。

    美美地抽着香烟,转过头去欣赏一边躺在沙发上美人高潮后的风韵,天龙心满意足的笑了。

    沙发上的佟丽雅无力的平躺着,浑身香汗淋漓,发出粗重的喘息声,显然还没有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

    两条雪白笔直的玉腿张开着,露出两条之间美丽的秘密花园。稀疏黑亮的**都被汗水粘附住,两片略显肥厚的粉嫩的**微微闭合,一股乳白色的**却从中间流了出来。

    两只丰满雪白的乳房伴随着喘息上下起伏,上面俏立着两颗可爱的小樱桃。

    红彤彤的脸上满是汗水,头发有些散乱,有些随汗水沾在了脸上。鲜红的小嘴微微张开,高挺的小琼鼻两侧鼻翼随着呼吸轻轻地翕动。一对杏眼圆圆的瞪着,却没有焦距,迷离的眼神显得那么地无助。

    过来好一会,佟丽雅眼珠转了转,迷离的眼神重新恢复了神采。

    佟丽雅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感到身体仍有些发软,下身粘乎乎的,她知道,那里浇灌着大男孩副总裁的**。她抬眼看了下身旁坐着的大男孩,就是他,在这张宽大的沙发上奸淫了自己。

    想想自己不再清白的身子,想想自己苦苦相恋的男友叶锋,佟丽雅心中不禁有些难过;又想起之前自己的软弱与动摇,甚至可以说是默许,到后来几乎是自己去迎合着大男孩副总裁的奸淫,甚至还享受起其中的欢愉与快感,佟丽雅心中不禁一阵羞愧。

    想到这里,悲从心来,眼泪唰得一下流了出来,佟丽雅不禁低下头去,把头深深埋了下去,痛哭出声。

    一边的天龙看到佟丽雅埋首痛苦,却是镇定的紧,安然坐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佟丽雅的哭声慢慢低了下去,只是仍把头埋在下面低声地抽泣着。

    天龙轻轻伸出手去,在佟丽雅光洁的裸背拍了拍,缓声说道:“丽雅姐,不要难过,要相信你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何苦让自己那么辛苦,疲于奔命呢?!人生下来就该好好享受生活,享受人生!相信我,你一定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的!”

    天龙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丽雅姐啊,既然你还有些想不通,这样吧,放你一天假,你好好的想一想,想通了再来上班!”

    佟丽雅缓缓地抬起头来,脸上满是泪痕,一双美丽的杏眼哭得有些红肿。她静静地站起身来,从茶几上抽过几张手纸,将下身的**擦了擦,默默地从地上捡拾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

    穿好了衣服,佟丽雅默默地转身,向房门走去。

    “等一下,丽雅姐!”天龙把佟丽雅叫住,把什么东西塞到佟丽雅手中——是那张银行卡!

    “把这个拿着!”

    “丽雅姐,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选择的!”天龙伸出手去,在佟丽雅挺翘的小屁股拍了下,感到手被坚挺的臀瓣向上弹起,显示出那小屁股惊人的弹性。

    出乎意料之外,佟丽雅反手将银行卡丢在地上,转身拉开门出去了。

    走出写字楼,刺目的阳光照射过来,佟丽雅才发现已经中午了。

    “铃~铃~铃~”

    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佟丽雅掏出来一看,不禁愣住——是男朋友叶峰打来的!

    木然地按下接听键,佟丽雅把手机放到耳边。

    “丽雅,今天你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叶峰关心的询问。

    “叶峰,我们分手吧!”佟丽雅感到自己说这句话时心里非常的平静,似乎没有一丁点的波动。

    这句话说完,佟丽雅便把手机拿下来,挂断、关机。

    抬头看看天空中眩目的太阳,佟丽雅眼中又止不住地流下泪来……

    ***              ***               ***

    何曼芸今天心情很不错,原因当然是可想而知。回家的路上都是幻想着她和林天龙搂在一起跳舞的模样,如同一个怀春少女一般。

    “嘻,今天要挑件好看的。”何曼芸一边挑选着衣服一边想着。这时,何曼芸的手机响起来了。

    “喂,你好!哪位?”

    “宝宝,连老公都听不出来了啊?”

    “啊,老公!”不知道怎么回事,何曼芸心中竟然生出一丝紧张和烦躁。

    “嗯嗯,是我。最近过得怎样呢?有没有想我啊?”

    “啊,有……有啊,当然有想你啦!”何曼芸有点走神。

    “嗯?怎么感觉你心不在焉的?”

    “啊?没有啊,我在换衣服呢!”

    “哦,干嘛换衣服啊?下午不工作了?”

    “是啊,下午没事,闺蜜邀我去逛街呢!”何曼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

    “哦,这样啊?对了,告诉你件好消息,我可以提前一个星期回来啦!”

    “啊,那……那太好了。”何曼芸心中充满了失落的感觉:“是啊,老公要回来了啊!不能再和天龙多接触了。”

    “呵呵,高兴吧?那就这么说啦,我挂啦!”

    何曼芸也没心情去回答刘和伟了,缓缓的坐在床边,一滴泪珠滑落。

    “啊,我这是怎么了?我是刘和伟的老婆啊,不应该再这样和天龙不清不楚下去了,今天下午我就要跟他说明。”

    何曼芸强打精神,站起来,挑了一件黑色露背晚装。

    当林天龙看见何曼芸从家门走出的那一刻,他惊呆了。

    何曼芸穿上了黑色晚装后,匀称完美的身材被衬托得更加修长,紧身的晚装将她纤细的蛮腰、丰满的臀部绷得紧紧的。虽然她上身披了一件外衣,但仍然可以看到她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

    何曼芸被大男孩看得害羞,上去推了他一下:“喂!傻了啊,还看?”

    “哦,哦,不好意思,你今天太漂亮了。”

    何曼芸心中本来一喜,但接着又是一酸,“嗯,咱们走吧!”说完自己登上了车。

    林天龙的所谓朋友自然是梁亚东在贵妃俱乐部的朋友,是个热情的美国人,在第一眼看到何曼芸时就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li,our girlfrid i o bau?”

    这把何曼芸搞了个大脸红,但还没等她解释,就被林天龙拉进舞池了。

    梁亚东现在发觉自己好像吸毒一样上瘾了,除了同性恋之外,更患上了偷窥天龙和女人偷情**嗜好症,包括自己老婆梅若?,甚至开始幻想有朝一日能够偷窥到自己母亲柳雅娴被天龙勾引挑逗红杏出墙的场面,梁亚东从小就对母亲柳雅娴有着一种幻想绿母情结,可惜一直没有找到能够配得上母亲柳雅娴的男人,现在终于找到了,也就只有天龙配得上,也就只有天龙具备这个资格这个能力,虽然母亲柳雅娴还没有从美国回来,不过,梁亚东在寻找机会,可以先偷窥到天龙的脑电图,像上次偷窥天龙内心深处对嫂子梅若?的幻想一样,也可以先看看天龙内心深处对大伯母柳雅娴有没有幻想。

    “你朋友真是的,怎么乱说话呢!”何曼芸羞赧地娇嗔道。

    “呵呵,他就那样的人。”林天龙顿了一下:“再说,你看我们现在多像一对男女朋友啊!”

    “天龙,你……”

    “嘘……”大男孩看着何曼芸的眼睛:“曼芸姐,什么都别说。”

    何曼芸温顺地依在大男孩胸前,此时舞池里的灯光暗了下来,一首萨克斯吹奏的舞曲更添加了舞池中浪漫的气息。

    抱着这种极品少妇,闻着何曼芸身上散发出的清香,就算是柳下惠都不能把持得住啊,更别说林天龙了,一双大手在何曼芸的腰际不老实起来。

    由于舞池灯光很暗,这更为大男孩创造了机会,“嗯……”何曼芸小声呻吟了一下,林天龙的一只手已经靠近了她的屁股,大手的热力惊人,将何曼芸烫得全身发软。何曼芸本该制止的,但想到今天也许是最后能和林天龙如此亲密地在一起了,也就随他去了。

    “啊……天龙……”大手终于占领了让他日思夜想的肥美屁股,大男孩开始轻轻地揉搓起来。

    “曼芸,你的屁股真棒!”大男孩靠在何曼芸的耳边轻声说道,说完还轻舔了一下敏感的耳垂。

    “啊……天龙,不……不要,我是有老公的。”何曼芸用微弱的声音抗拒着。

    大男孩没有理会,放在臀瓣上的手更加用力了,一根手指顺着何曼芸的玉背往下滑去,落入了臀缝之间,虽然隔着不料,但敏感的何曼芸还是猛地夹起双腿。

    “天……”刚想开口制止,但大男孩的热吻已经印在唇上。周围有很多对情侣都在做同样的事,因此他们的行为也无人问津。

    两只舌头在双唇间交换着液体,一道亮晶晶的唾液顺着何曼芸嘴角流下,滴在了她高耸的丰乳上,泛着淫靡的亮光。

    林天龙抓住女人的手,坚定地按向了自己的胯间,“啊……好大!”何曼芸迷迷糊糊中想道。

    由于大男孩将自己的手紧紧压在那巨大的**上,何曼芸无法拿开,只有随着大男孩开始搓动起来,大男孩的手也在何曼芸的屁股上揉捏得越发有力。

    何曼芸今天穿的是丁字裤,窄小的裤裆因为大男孩的揉捏被勒进**缝中,小阴蒂也被刮得硬了起来,**逐渐湿透了布条。

    “曼芸姐,你的手好软,我的**被你搓得好爽啊!”

    得到了大男孩的夸奖,本该羞涩难当的何曼芸反而更加卖力起来。

    “噢……好宝宝,你真是迷死人了!”

    “宝宝?”老公刘和伟平时就是这么叫自己的,何曼芸猛地一惊。

    “不行,不能这样了,今天一定要划清关系。”何曼芸猛的用力推开大男孩,大男孩没有准备,被推开了几步。

    “我……我突然有事,我先走了。”何曼芸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

    “呜……呜……”何曼芸一跑回家就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并非是因为林天龙轻薄了她,而是对两人不能在一起的无奈。

    电视机上摆放着何曼芸和刘和伟的结婚照,何曼芸轻轻拿起了它,照片里的刘和伟突然变得陌生起来,另一张面孔浮现在面前。

    “如果是你该多好啊!”想着林天龙的面孔,屁股因用力的揉捻而仍然隐隐作痛,似乎那双大手还在自己身后。

    “嗯……天龙,我的屁股棒么?”抚上自己的翘臀,何曼芸又陷入幻想:“你知道么?你才揉了一会儿,我的小妹妹就流水了。哦……”

    隔着晚装,何曼芸用手按在了阴户上,晚装的肩带不知不觉滑落了下来,此时的何曼芸衣衫半结,乳房似乎要挣脱衣服的束缚,顽皮地露出一点乳晕。

    “哦……哦……其实人家的奶子也很想被你揉呢!啊……你看,乳头都硬了啊!”何曼芸用指甲掐起乳头用力往上揪着。带着对丈夫的背叛,对情人的思念,何曼芸开始有些自虐的手淫起来。

    正当何曼芸想拔下衣服尽情自亵的时候,门响了。

    “曼芸,曼芸姐,你在么?刚才是我没控制好自己。你开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让我向你道歉。”

    林天龙在舞池里呆了几秒中,才发现佳人已去,带着对自己的懊恼,他马上追了出去,结果何曼芸已经失去了踪影。招呼都没跟亚东哥打,他就开车往回跑了。

    林天龙只顾着去追何曼芸,却没有留意角落里有个美女一直在暗暗关注着他,等到林天龙离去,美女才从黑暗的角落里露出那张姣好的容颜,原来是慕容冰清,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林天龙自然不可能看到慕容冰清的诡异微笑,一路上,林天龙暗骂自己太贪心、太急躁了,希望赶回去能够得到佳人的原谅。

    “曼芸,曼……”门开了,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满面怒容的美女,而是一个乳房半裸、满面通红的人妻少妇。

    “你……”林天龙脑子有点当机,但马上就被女人抱住了:“天龙,爱我,快,爱我,我要……”女人不知廉耻地紧抱着大男孩,扭动着娇躯,希望平息一些心中的?j火,结果适得其反,**都快湿透了。

    林天龙呆了一下,对女人的反应有点惊讶,但马上就缓过来了,到嘴的肉哪能放过啊!一把抱起何曼芸就往里走去,边走边寻找女人火热的双唇。

    “嗯……天龙……吻我,吻我……”女人含糊不清的呻吟着。

    “啊……”何曼芸被林天龙丢在沙发上,但看到大男孩正在解皮带,羞涩又回到了脸上,蜷在沙发上不敢看大男孩。

    “啊……”双手触摸到一根滚烫的棒子,女人抬头一看,只见林天龙已经全裸的站在自己面前,由于长时间的锻炼,大男孩身上都是蕴含力量的肌肉,而双手握住的正是大男孩的**。

    “曼芸姐,刚才还没让我爽到,怎么就跑了呢?我的小兄弟可发火了哦!”

    可没等何曼芸回答,大男孩已经俯下身封住了何曼芸的嘴巴,这次亲吻比在舞池里的更加狂野,两人伸出舌头,让它们在空中相互交缠着,唾液一丝丝的顺着嘴角流下。

    “嗯,美女的口水都是香的。”吻过后,林天龙对着正喘气的何曼芸说道。

    “恶心死了你,讨厌!哦……不要摸我胸部啊……啊……用力……”

    大男孩开始向何曼芸的奶子进攻了,剥下上身的晚装,何曼芸的两只丰乳暴露在大男孩面前,大男孩一口含住左边的乳头,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另一只手也开始揉动右边的乳房。

    “啊……轻点……嗯……好……嗯……不要太用力……嗯……用力吸……”

    大男孩将何曼芸左边的奶子吮满了口水,才意犹未尽地松开,“嗯,真香,曼芸姐以后的奶水一定很多。”大男孩弹弄着乳头说道。

    “讨厌!我都没怀孕,哪来的奶啊?”何曼芸躺在沙发上娇嗔道。

    “嘿嘿,想怀孕还不简单,今天我就给你下个种。”大男孩粗鲁的言语并没有引起何曼芸反感,反而觉得下身更加瘙痒了,两腿开始不住地夹在一起摩擦起来。

    林天龙发现了女人的动作,“宝宝下面是不是痒了啊?求我,求我就帮你止痒。”大男孩边说边将烦人的晚装脱下,现在何曼芸就只剩下一条窄窄的丁字裤了。

    大男孩分开何曼芸的双腿,将鼻子顶在已经湿透的内裤上:“嗯,曼芸姐,你好浪哦!”

    “嗯……不要看,不要……”何曼芸在大男孩的注视下摇晃着身子。

    大男孩用手盖在内裤上,用中指隔着内裤沿着女人阴户的缝隙滑动着,随着大男孩指头的滑动,一缕缕**从裤裆两边探出,如此性感的画面让大男孩的呼吸变粗了。何曼芸也觉得大男孩指头上的热力已经透过内裤将子宫烫得一跳一跳的,更多的**从阴道里流了出来。

    大男孩已经不满足隔着内裤抚摸了,一下就从内裤顶端插了进去,“啊……”

    何曼芸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是**第一次被老公刘和伟以外的男人抚摸。想到老公刘和伟,何曼芸望向电视机上的结婚照,一股打破禁忌的快感油然而生。

    林天龙顺着女人的眼神看过去,发现了结婚照,不由得坏笑了一下。

    大男孩站起来,手也跟着滑出女人的内裤,“啊……不要走,帮我……”何曼芸夹起腿试图阻止大男孩的手离开。

    “嗯?帮你什么?”大男孩拿着何曼芸的结婚照,一脸坏笑的问。

    看着大男孩拿着她和刘和伟的结婚照,还问出这种问题来,何曼芸虽然内心羞涩难当,但身体竟然兴奋得颤动起来。

    “帮……帮我……止痒……”

    “怎么止啊?”

    “用手……用……用你的……阳具……”

    “什么叫阳具啊?我听不懂。”大男孩还在逗着何曼芸。

    “用你的**,你的大**帮我止痒。”说完,何曼芸像没了力气一样,摊在沙发上。

    “哼哼,宝宝听话,有你爽的时候。”

    大男孩说完,就把何曼芸的结婚照放在地上,何曼芸正奇怪他要干啥,就觉得自己被抱了起来,变成背对着林天龙,坐在他的怀里。

    大男孩把何曼芸的双腿分开,让只穿着丁字裤的女性下体对着结婚照,轻轻的在何曼芸的耳边吐着气:“今天让你老公看看他的宝贝老婆是怎样高潮的。”说完就一把扯掉内裤,让何曼芸的**暴露在空气中,手指开始探入女人火热的甬道抠弄着,一滴滴**随着大男孩的手指滴落下来。

    “啊……不要,不要这样,和伟不要看啊……啊……好舒服,不……不要弄我的小阴蒂啊,啊……”

    大男孩左手把玩着浑圆的乳房,右手开始加速抽插起来,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何曼芸的**就像开了闸一样不断地往外流。

    “啊……不……不……要丢了……啊……华,吻我,呜……呜……尿出来了啊……”何曼芸再也忍不住了,一股强烈的水流从**缝中喷射出来,打在不远的相框上。

    “好曼芸姐,想不到你竟然会潮吹!”大男孩这次发觉捡到宝了,何曼芸如此的敏感出乎他的意料。

    此时,何曼芸仍沉浸在高潮泄身后的快感中,并没有听清大男孩在说什么,只觉得这次的高潮是老公刘和伟从来没有给过的。想到老公刘和伟,女人又看到地上的结婚照被自己喷射出的淫液淋得透湿,子宫又是兴奋得一阵紧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