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69章 夫目前犯肆无忌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想日我丈母娘哩!啪!”

    “好……我们娘俩一起伺候你……小坏蛋大野驴……”

    “日你娘哩……你娘浪水多不多……”

    “多……和我一样多……”

    “你娘也是个骚货哩……啪!”

    “我们娘俩都是骚货……都要大**……!”

    “日死你哩……欠日的货!啪!”

    “我和我妈一起伺候你!”

    “我让你俩都给我生儿子!啪!”

    “……你霸占我们全家女人吧……日死我们……”

    “日你娘哩……老公日死你娘……再叫老公!啪!”

    “大**亲老公……大**好老公……”

    “我日过你娘哩!该叫我啥?啪!”

    “大**爸爸……大**亲爹……爹……”

    “日你奶奶个熊……骚货!”

    “我又要飞了,我又要飞了!”

    梁亚东看着老婆若瑄又一次全身抽搐,早就不再哭泣,反之,她双手死死抓住天龙的胳膊,指甲深深嵌入肉里,抒发着她无与伦比的快感。看着她已经被拍红的肥屁股,梁亚东百感交集。

    屈辱和暴力,女人最不愿意面对,最害怕碰到。却最容易被之征服。

    莫非这就是两性之间,墨菲定律的体现?

    如果有什么坏事可能会发生,那它就一定会发生。——墨菲定律

    如果有什么事情让你在床上感到羞耻,那它一定能让你高潮连连。——天龙定律

    梁亚东胡思乱想着,注意到老婆若瑄的屁股虽然红通通的,却没有很严重的肿起来,天龙这个家伙,始终不是家暴分子,这点相人之术他还是有的:一个足够强壮、阳具足够坚硬、有着很强男性自尊的大男孩,是不需要用暴力使女人哭喊来获得性快感的,天龙拍老婆的屁股,只不过是小小的情趣,声音大,很刺激,但没真使劲。

    真会征服女人,梁亚东不得不说。

    天龙这时候浑身大汗,把**死死顶入老婆若瑄的蜜穴甬道,享受着老婆高潮中阴道的收缩:

    “日你娘哩……又吸又夹……小嘴儿似的……真是好**……我今天喂饱您这张**嘴!”

    “媳妇……你想要我的怂水不?”

    老婆若瑄已经被连续的高潮击摊在床上,喘着粗气,话都说不完整了,可是这个表面纯洁内心淫荡的女人,依然被内心最深处渴望被灌溉的本能所左右,胡乱地说着:

    “要……要……亲老公……怂水。”

    “嘿嘿!”天龙脸上全是淫笑,不慌不忙地慢慢把**从老婆若瑄的阴户里抽了出来,当那个大**摆脱**束缚的那一刻,只听啪的一声,铁棍子一样的黑家伙弹到了天龙的肚子上,黑红色的**和茎杆上都是白色的骚水,雄赳赳气昂昂地显示着男子汉的力量。

    老婆若瑄不愿意了,充实感的消失让她不由自主地伸手向下抓去,想要握住那根驴**,再继续放回自己的体内,可惜那双小白手被天龙一只手就攥住了。

    “嘿嘿,嫂子媳妇,我不过瘾哩!咱换个姿势。”

    “小坏蛋……换……换什么姿势?”

    天龙一手抄过老婆若瑄的腰,一手握住老婆若瑄的屁股,就要把她从仰卧翻成俯卧,老婆若瑄浑身瘫软哪抵得过他?一瞬间就趴在了床上。

    “这样……怎么行……”老婆若瑄不明白,这样怎么插入。

    “嘿嘿,嫂子媳妇,你得跪着哩,把屁股撅给我。”

    老婆若瑄书香门第,大学教授,被天龙扑在身子底下,大手揉着屁股,意乱情迷又羞愧无比。

    梁亚东飞快地打着手枪,看天龙让他保守白嫩的老婆若瑄主动撅起大屁股。

    “臭流氓……羞死人了……我不要!”

    “嫂子媳妇,你是我的女人哩,我的女人我想咋日就咋日!”

    “羞死了……”

    “有啥哩!日你娘!快!我憋不住了!啪!”天龙又在老婆若瑄的屁股上打了一掌。

    “流氓,你坏死了!”老婆若瑄慢慢用双肘撑床,把屁股撅了起来。

    ***    ***    ***    ***

    梁亚东眼看着天龙瞪着老婆若瑄的屁股,核桃大的喉结咕嘟一声,咽下了一大口唾液,老婆若瑄的屁股经过刚才的拍打,白皙粉嫩的颜色已经透着羞红,本来就圆润丰满的臀形现在更像一个水**,是个男人就经不起这样的诱惑。

    天龙瞪圆牛眼,把住老婆若瑄的屁股,迫不及待地把那根老玉米棒子似的大**插了进去。

    “我媳妇的屁股……真圆啊……十五的月亮都没这么圆,啪!”天龙骑着老婆若瑄,拍着那个肥屁股,真跟骑马一样,脸上得意得很。

    “我媳妇的屁股……真白啊……嫩豆腐都没这么白,啪!”

    “我媳妇的屁股……真肥啊……杨贵妃都没这么肥!啪!”

    老婆若瑄正恩恩啊啊地享受着天龙的撞击,一听最后这句,使劲收缩了阴道:

    “你……坏蛋……让人家摆出……这么害羞的姿势……”

    “唉哟哟!媳妇的**眼子……真会夹……我媳妇真骚哩!啪!”

    “坏死了……让你坏……人家是……大学老师呢……”

    “嘿嘿……我那大学老师的媳妇……撅起屁股让我日哩!啪!”

    天龙铁钳般的大手固定住老婆若瑄的屁股,跪在床上用腰力使劲操着,腹部本来被薄薄脂肪包裹着,棱角不是非常分明的肌肉,这时一块块爆发出来,泛着红铜色的光。

    “坏死了……你个粗人……大野驴!”

    “我就是粗人哩!我就是大野驴哩!我的粗**日得我媳妇爽不?”

    “舒服……胀死了……顶到……最里面了!”

    “嘿嘿,媳妇……你知道……这姿势……小娘们像啥哩?”

    “像……什么?”

    “像……我们炎都山里……路边上……挨操的母狗哩!”

    “臭男人……我不要了……”老婆若瑄感觉受到奇耻大辱,就要站起来,说是要站起来,也就抬了抬腰,表示一下自己的尊严,估计现在让她真的变成母狗,她也不想离开狗**里塞着的那根大肉肠。

    天龙稍一使劲,老婆若瑄哪还提得起腰?

    “嘿嘿……母狗咋哩……你是我嫂子媳妇儿……我让你咋地你就得咋地……屁股再撅高点!啪!”

    梁亚东记得岳母在结婚的那天,把老婆若瑄的手放到他手里,说:“亚东啊,若瑄的父亲当年在江湖闯荡,我一个人在家辛辛苦苦把她拉扯长大,没敢忘记梅家的家训啊,如今她父亲也安定了,你们也要记住: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

    此时此刻,他那端庄优雅的老婆,饱读诗书的老婆,正努力把屁股撅得更高,好让一个粗壮的炎都山大男孩,给她更大的快感。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大黑**在老婆若瑄的嫩**进进出出,每一次那两颗大睾丸都打在**边上,梁亚东注意到天龙的睾丸似乎比昨天更加涨大了,这家伙一天产生多少**啊?怪不得他说三天不肏逼,卵蛋子就跟要炸了似的。

    “哎呀……哎呀……哎呀……力气……好大……我……受不了啦!”老婆若瑄胡乱喊着,在天龙的猛力冲击下身体一次次地前倾,又一次次被天龙粗壮的臂膀揽回胯下。

    “日你奶奶的熊……真**……痛快……”天龙低头看着自己的黑毛大屌在老婆若瑄的水帘洞里进进出出,每次出来都带着**,嫩肉都被他肏了出来,“骚媳妇儿……老子……今天……日服你!”

    老婆若瑄在下下到底的操弄中,不知道过了几次高潮。

    “日……死……我吧!亲老公……日死……我!”

    “我是你嫂子……也是你媳妇……你……想咋日……就……咋日……”

    “我是……母狗……日……快活死了……快活死了……呜……呜……”

    老婆若瑄流着泪,在快感的漩涡中起伏,头甩来甩去,就像吃了摇头丸一样,完全把自己放任给身后这个强壮而粗野的大男孩小叔子摆弄。

    天龙还嫌不过瘾,这家伙浑身是汗,梁亚东在旁边都能闻到他身上的汗腥味儿,热腾腾的极具侵略性。他把住老婆若瑄的屁股,把她往床边上拖,自己站在地上,钳住老婆若瑄的下身,往死里操老婆若瑄。

    “骚……母狗……我日死你哩!”

    “媳妇……你是我的女人哩……”

    “你这大白腚……我天天日弄都不够哩!啪!”

    他突然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亚东哥,“蔫吧亚东哥,看好了我咋日弄女人。”

    梁亚东意识到,这是自己家庭生活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自己多了一个外号:“蔫吧哥”。

    不得不承认,劳动人民的语言是形象的——这巨大的屈辱,让梁亚东更硬了,他险些射了出来。

    天龙的两条粗腿铁柱子一样杵在地上,屁股死命拱着,粗糙的大手“啪啪”揉捏拍打着老婆若瑄的肥白屁股,全身小山似的肌肉块在黝黑的皮肤下滚动,在汗水中如同一座黑铁打造的金刚。

    “蔫吧亚东哥……看我咋日媳妇哩!啪!”

    “蔫吧亚东哥……男爷们就要……日弄服帖了……小娘们才忘不掉……你哩!啪!”

    “蔫吧亚东哥……看我让嫂子小娘们尿骚水哩!啪!”

    “蔫吧亚东哥……我这才叫……骑女人哩!啪!”

    “蔫吧亚东哥……我这才叫……日大**哩!啪!”

    梁亚东感到脸上发烫,手伸进裤叉里打手枪,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已经顾不得任何脸面,脱掉裤衩,把那根小**握在手里,使劲套弄……啊,没有那些布料的束缚,感觉好多了!

    就在这一刻,梁亚东的理智告诉自己:好吧,亚东,既然你从这一幕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性满足,基本上可以判定你是一个淫妻癖。

    淫妻癖。

    是的,梁亚东飞快地打着手枪,看着天龙黑油油的巨大身躯带给老婆若瑄无比的快乐,听着老婆若瑄对他的应和:

    “蔫吧亚东不是男人……你才是……我的亲老公……我的男爷们……我的大野驴!啊……”

    没错,梁亚东是的,就是淫妻癖!啊啊啊啊啊……他**了。

    天龙看着亚东哥一脸满足地摊到在卧室的沙发上,更兴奋了:

    “小**真不行哩……撸管儿都交货了……”

    谁知道老婆若瑄这时候体力也快到极限了,“天龙哥……亲老公……我……不行了……太痛快了……不行了……受不了了……”

    天龙才不管那些,他正在兴头上:“日你个骚**……啥不行嘞……男爷们还没放怂哩!”

    “受不了了……天龙哥哥……亲男人……快活……死了……让我……歇歇吧……”

    天龙一听老婆若瑄的声音确实带着虚弱,只好闷声闷气地说:“可是嫂子媳妇……我……我还没痛快哩!”边说边恋恋不舍地继续抽插。

    “大野驴……”妻子若瑄嗔道:“让他……帮你!”

    ***    ***    ***    ***

    “让他……帮你!”妻子若瑄手指着还在沙发上喘气的亚东哥。

    “啥?”天龙一边照样狠操着亚东哥的老婆,一边不解地问:“亚东哥……咋帮我放怂咧?”

    “让他帮你……揉睾丸……”老婆若瑄一边摇头晃脑,享受着那根驴屌,已经浑身香汗淋漓,累到不行的她,依然不愿意放弃最后的享受,“让你……这头大野驴……快点……射出来……”

    天龙一听,嘴巴张的老大,眼睛通红,死盯着亚东哥,小腹啪啪拍着老婆若瑄的屁股山响。

    “亚东哥……给我揉卵蛋子……我好尿**水给嫂子媳妇……”

    梁亚东的确是一个同性恋,早在炎都市梦世界偷窥偷拍的时候,就羡慕天龙的强壮和阳刚,可是我不想被他插屁股,我更不想插他的屁股,他对天龙没有感觉,反而在性上有些反感,他现在只喜欢李金彪。

    可是对这个正在老婆若瑄身上纵情驰骋的堂弟,对他淫邪的命令,梁亚东似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梁亚东被催眠了一样走过去,蹲在天龙身后,看着他那根小孩胳膊一样的大家伙在老婆若瑄**里进出,“噗滋,噗滋”的水声不停传来,大卵蛋当啷着,每一个都比他的拳头小不了多少。真他妈有力量,真他妈壮实,真他妈过瘾!

    梁亚东要是有这样的身体和阳具该有多好啊!他闭上眼睛想象着,他变成了天龙,他在自己妻子若瑄的身体上是绝对的主宰,他有了一根驴**,他有了一身发达的肌肉,他有了又高又壮的身板,他有了黝黑健康的肤色……梁亚东又硬了,天龙就是他的替身,在想象里自己是他,在现实里他是自己,他替自己尽着丈夫的责任:“让娘们尿骚水播种成功。”

    梁亚东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搓弄起天龙沾满老婆若瑄**的大卵蛋。

    “替我操老婆若瑄吧!天龙!”

    天龙“嗷!”的一声嚎叫,伸手从背后死死抓住老婆若瑄的大奶子,一边揉一边狠顶着**,死命地做着冲刺:

    “日你姥姥……真他妈过瘾啊……亚东哥……给我个……拉帮套的……揉**蛋哩……”

    “亚东哥……戴着我给的绿帽子……给我揉**哩!”

    “蔫吧亚东哥……我的**蛋子……大不?”

    “大!真大!”梁亚东由衷地回答,他手里的那两个铁球一样的家伙又涨大了,他仿佛能看到天龙的整个发达的生殖器官都在死命分泌着生命之液。

    “比你的大不?!”天龙粗吼。

    “大!大多了!”

    “蔫吧亚东哥……你的多大?!”

    “我的**加上两个卵子,还没你的一个卵蛋子大!”

    “老子日你姥姥!”天龙彻底起了性,身上的汗水在运动中都喷溅到了梁亚东的身上,全身腱子肉紧绷,像铁打的一样,牙关紧咬,方脸寸头左右摇摆,梁亚东知道他要**了,“你可真贱啊……都是……贱货……欠日的贱货……白当……老爷们……”

    “我贱!我贱!所以才请你来我家耕耘播种!”梁亚东揉搓着天龙的驴卵子,感觉到它们的涨大,时不时还稍微加点劲儿,让天龙更爽快。这家伙,括约肌和其他肌肉一样发达,真能憋精啊,这都快一个小时了,还操呢!

    “请弟弟来……日你老婆……霸占你老婆……做我媳妇哩!”

    “对,求求你快日老婆若瑄吧!”

    “亚东哥,我日你的老婆……你有意见不……这么紧的**……是不是给老子留着日的?!”

    “对!就是留着让她做你媳妇……给你日的……”

    “亚东哥,我给我若瑄嫂子下种……好不好……”

    “好!你的种子好!”

    “我把**水尿给我媳妇……你……有意见没?!”

    “没有!求求大**弟弟,快点尿**水在你媳妇的**里,你的**水比我多比我浓!”

    “日……老子日死你个贱货……日死你……!”

    天龙现在已经成了一头疯牛,侮辱胯下女人的法定丈夫亚东哥,让他的男性自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感觉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他既日着一个省城豪门少奶奶紧嫩的小**,又日着她丈夫亚东哥的心,他的大**战无不胜!

    老婆若瑄听着天龙侮辱梁亚东,兴奋得几乎要昏过去,用尽全力摆动着大屁股,迎合着火热的阳具,虽然体力已近透支,但女性的本能让她全力要把天龙睾丸里的生命之水全都吸进自己的体内,越多越好!

    “大**亲爹……好乐啊……飞了……又飞了……”

    “我也……要放怂了!”

    “放吧……我把**水都吸了……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老公日……日你个白嫩娘们……”

    天龙那根铁**涨到了极点,上面的青筋鼓胀得如同钢筋一样,“真过瘾啊……真享受……下辈子我……还要长根大家伙。”

    “……还要一个壮身板……还要霸占别人的骚娘们!”

    老婆若瑄一泄再泄,已经进入半晕死状态,哪还能回答他?如果能回答,估计会说下辈子还被他日弄吧!

    “若瑄嫂子媳妇……给老公……生儿子!”

    熟悉的吼叫声中,天龙站在老婆若瑄的屁股后面,像撒尿一样畅快地“日啊日啊”地射着精。

    他的大睾丸一下一下在梁亚东手里收缩着,像是两个大水泵,往那杆水枪输送着源源不断的**,老婆若瑄的蜜穴甬道很快就被涨满了,白色的浓精两人相接处被挤出来,流到大卵蛋上,再流到梁亚东的手上。

    梁亚东两腿间那个刚刚射过精的小**胀得酸疼,虽然不能再勃起,却明明兴奋的要死。

    天龙一身臭汗地躺在床上,照例搂着老婆若瑄,嘿嘿傻笑着,“媳妇,真好哩,真好!恣儿死我了,彪死我了!”

    老婆若瑄也照例头枕着他墙垛子似的肩膀,半娇嗔地说:“小坏蛋,力气这么大!我都快撑不住了!”

    在最后**的时候,老婆若瑄白眼一翻,晕了过去,天龙痛痛快快放完那一大泡坏水才注意到,连忙掐人中,老婆才幽幽醒转,不过蹲在屁股后头的梁亚东发现女人的本能可真顽强,在老婆昏过去的过程中,**依然有力地收缩着,试图将更多的**从那根驴鞭里吸出来。

    “嘿嘿……我就是力气可大哩!媳妇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这次……劲头儿特别足!”

    “亚东哥给我揉卵蛋,我都疯了”

    梁亚东瘫在沙发里,回忆着刚才的屈辱,一天之内多次**的**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也硬不起来,却一动一动的生疼。刚才发生了什么?刚才自己揉着堂弟天龙的睾丸,好让他在妻子若瑄体内射出更多的**?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从中还获得了这么强烈的快感?

    变态淫妻癖!无可挽回的,自己是变态淫妻癖!

    “臭天龙……坏死了!蔫吧哥,给我们拿点水和吃的来。”

    一听老婆若瑄也这样叫他,梁亚东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去。

    “你个小**男人,我亲老公出了一膀子力气,替你满足我,你还不该给他拿点吃的?”

    梁亚东快乐地向厨房走去,好像屈辱就是他的动力。回来的时候拿着煮好的鸡蛋、早餐面包和矿泉水,天龙只喝了点水,老婆若瑄可是吃了不少,看来刚才确实累坏了。

    梁亚东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着俩人补充了体力,天龙又开始调戏老婆若瑄。

    “若瑄嫂子媳妇,”他一手揉着老婆若瑄的乳房,一手揉着老婆若瑄的大屁股,“我刚才那样日你,过瘾不?”

    妻子若瑄假装气哼哼地拍了他那只不老实的大手一下,“还说呢,现在想起来给人家揉了?刚才都把人家打哭了!”

    “嘿嘿,我嫂子媳妇刚才哭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太好受了?”

    “臭流氓!还说人家是……狗!”老婆若瑄羞红了脸,小手抚摸着天龙壮硕如石块一般的胸肌。

    “嘿嘿,那有啥哩!床上找乐子时候说的话,那可不就是咋来劲就咋说?”

    天龙把嘴凑到老婆若瑄耳边,故意用坚硬的胡茬摩擦老婆若瑄细嫩的脖子和脸颊,让她一边躲,一边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再说了,你是我的媳妇,我的女人哩!你要是母狗我就是大公狗,你要是母猪我就是种公猪,你要是母马我就是大种马咧!”

    老婆若瑄被这赤裸裸的粗野情话逗得笑开了花,“臭流氓!什么公狗公猪,你就是一头大野驴!”

    “嫂子媳妇儿,最后那个姿势你乐吧?”

    “恩,你可真有劲,我都觉得自己被你扎透了。”

    “嘿嘿,我站在地上,腿上能用上力哩!当然让我媳妇美死了!”

    “讨厌!你可真会使坏!”

    “媳妇儿,你知道最后那招叫什么?”

    “我不听,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嘿嘿,叫猛男推车哩!”

    “讨厌讨厌讨厌!”

    “媳妇,你害啥羞哩?你害羞的时候最好看了我说过没?”

    “哼!”老婆若瑄假装生气,头却依然靠在天龙的肩膀上。

    “媳妇儿,咱俩这日弄一次,我出完了力气,你可还没完成任务哩!”

    “啊……?”

    “你还没给我……嘿嘿!”

    天龙一脸坏笑,太字形平躺在床上,指了指自己胯下那根黏糊糊沾满了**和**的**,“当我媳妇的第三个要求,你忘了?”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