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59章 安慰欺骗真话谎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你大哥要不要我,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是还有你么。”梅若?说着,手里却没有停顿,一根死蛇,终于给她撸成一根怒龙,高高的竖得笔直。

    梁亚东正好站在二人身后,林天龙的变化,他早已看在眼里,而最令他兴奋的,却是妻子的跪姿。玉臀高抬、双腿分张、把个粉也似的肉蛤,全然摆在他眼前,诱惑着他的原始欲望。

    这时,忽见一道白浆从**里冒出,丝连挂珠,徐徐落在床单上。梁亚东见此情景,心头一颤,方得知晓原来弟弟已射了一次,喉头不禁哽结起来。

    猛见梅若?突然回过头来,向着梁亚东道:“老公,你想看就张大眼睛看清楚,看你弟弟天龙怎样进入你老婆。”边说边挽着林天龙的阳具,将**凑到阴道口,丰臀往下一沉,**直挤开玉门,“吱”一声便闯了进去。

    梁亚东近距离看着,这个冲激当真不小,眼看弟弟的阳具正自一分一寸的隐没在**中,与在书房里显示屏窥看明显不同,心中又是酸楚,又感异常兴奋!随听得娇妻一声呻吟,腰臀开始上下晃动,一根粗大的阳具,不停在妻子花房里自出自入,才没干了多少下,便见淫液纷飞,水声回荡,直看得梁亚东好不兴动,连忙按住裤裆的**,用力搓揉起来。

    “啊!老公你看见吗?老婆……老婆又给你戴绿帽子了……生气吗?”梅若?语带娇喘,声如戛玉敲冰,又媚又糯,真个佛听了都动凡心。

    林天龙给她美穴一裹,团团暖肉箍紧住**,舒服得毛管眼尽开,眼见一对美乳搁在嘴前,还能忍得住,忙即手口并用,放情品尝起来。

    “天龙……”梅若?情兴如狂,一手抱住林天龙的脑袋,用力往自己乳房挤:“我的好天龙……若?嫂子爱死你了……啊!插得好深……阴道胀得很……你怎会?得人家这样舒服!嗯,再用点力,在你亚东哥面前用力插我……”

    梁亚东又是刺激,又是尴尬,又是难堪,又是兴奋,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呆若木鸡坐在那里眼睁睁看着天龙强悍抽插下,若?爱妻再次达到了高潮,连天龙什么时候离开卧室的他都没有注意到。

    ***           ***                ***

    “亚东,你没事吧?你如果真的生气就骂出来吧!”梅若?这时候看老公梁亚东呆若木鸡的样子,生怕他想不开有个好歹,只能出言相劝。

    梁亚东幽幽叹息一声:“唉,若?,我真的没事,既然敢于面对你和天龙**,我就已经想通了,只要你们能够给我生个儿子,能够给父母一个交代,能够让我在省城在朋友面前抬起头来,我就什么都能承受得住!看着天龙能够让你那么性福快乐,我也就放心了!”

    “亚东,你别胡思乱想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啊!”梅若?安慰道,“你这个人越来越坏了,在新河浦偷看人家,还当作无事。我要问你,你是怎样知晓我和天龙的事?”

    “当日你们在后院说话,让我无意中听见。”梁亚东单手抱着爱妻的娇躯,一只手放在她乳房上,徐缓把弄:“若不是这样,我又怎知你对天龙有好感。”

    “你错了,我对他有好感,也是这几天的事,所以才会提出不许摸,不许吻这个条件,只是后来我……我……”

    “是不是受不住天龙的挑逗,终于放弃了一切约定。”梁亚东盯着她问。

    “嗯!”梅若?坦白地点点头:“应该是吧。老实说,天龙的电能气功真是很惊人,或许他比你年轻几年吧!其实你当时都看见了,他射完精后,竟然不用休息,又可以继续再做,实在太厉害了。”

    “便因为这样,所以喜欢上他?”

    “我也不敢否认,确是有一点点这样,你不高兴是吗?”梅若?抬起头望向他:“老公,我真的错了,要是我早知道这样,也不会为了孩子而去找天龙。说真的,我已喜欢上让他?的感觉,恐怕以后,我……我会管不住自己,还会继续给你戴绿帽。”

    “那我怎样?你不但是我妻子,也是我最爱的人,总不能双手将你送给弟弟吧。都是我不好,当晚在后院听了你借种的计划,就应该出来阻止,害得我现在进退两难!一个是我亲弟弟,一个是我心爱的妻子,这教我如何是好!”

    梅若?伸手抚弄着他的**,身子同时在胸膛紧一紧,说道:“老公你不用担心,若?终究是你的妻子,到死那天,都是你妻子,除了你不再要我。而我和天龙,相信只是一个过度期,其实他也相当明白,别人的肉偎不热这个道理。我是你的妻子,他根本就没有希望,我们这种刹那间的星火,只会一闪而过罢了。只要他回到炎都市拥有可晴拥有那些美女姐姐妹妹,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必定会慢慢淡忘了我,淡忘了这件事,你说对不对。”

    “天龙的性子我很清楚,十足是个死心眼儿,向来非常固执!不过世事亦无绝对,希望如你所说,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要知纸不能包火,假若让爸妈知道了,可不是开玩笑的。还有,关于你二人的事,以目前情形来看,恐怕我要阻挡都挡不住,但你必须应承我,一定要说给我知,便是要做乌龟,也不能做只瞎眼乌龟。”

    梅若?听得噗哧一笑:“老公你真风趣。好吧,我保证你会做只开眼乌龟,但我必须事先说明,你该知我定力有限,人又天生敏感,要是我给天龙挑拨几下,恐怕真会把持不住,到时先斩后奏,可不能怪我。”

    “唉!”梁亚东摇头一笑:“我早就知道会这样,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会吧,我去找天龙我们哥俩说说话聊聊天,刚才他也挺尴尬的,别把他吓着了。”

    梅若?看着老公梁亚东去天龙的卧室兄弟俩交心,倘若开门见山坦诚相待,以后倒也是件好事,心满意足精疲力竭之下悠悠睡去。

    半夜时分醒来上卫生间,梅若?发现老公梁亚东在床上鼾声如雷,睡得像一头死猪,也不知道他和天龙兄弟俩聊的怎么样,看起来只要没有打起来,应该也就没有什么事情了,估计梁亚东也接受了现实,毕竟他还是希望妻子能够生个儿子的,如今之计,唯有向天龙借种才是最安全的,也是最保密的,更是最可以接受的。

    梅若?刚蹑手蹑脚出了卧室门,梁亚东的鼾声就戛然而止,妻子一醒他也就醒来了,这两天的经历让他觉得就算是和自己老婆睡在一起,睡觉都得睁一只眼睛,梅若?猜的没错,他和天龙也没有聊什么,兄弟之间不能说的太透,何况以前在炎都市的时候梁亚东就有想找天龙借种的打算,后来反复观察窥看天龙的性能力也有这个意思,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不可能反悔,也不可能怪罪,更不可能半途而废,那岂不是白让天龙日他若?嫂子了?

    梁亚东只是拍了拍弟弟天龙宽厚的肩膀,叹了口气道:“天龙,哥哥拜托了,你好自为之吧!”这话里既有嘱托,也有警告,更有央求的意思。

    “亚东哥,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天龙只能这样说,心里却是狂喜,至少现在亚东哥已经默许或者说接受他和嫂子若?这个关系了。

    梁亚东眼瞅着妻子若?走进了天龙临时搭床的书房,他紧跟上去,轻轻地、一丝一毫地按下了门的把手,再小心地、仔细地推开了一条缝……

    还好!没有被发现,真是天助我也!梁亚东舒了口气,接着朝里看去。

    省城盛夏的午夜,不热不凉,还是比较舒服的,书房里只开着一盏台灯,散发出柔和的黄色的光。沙发床已经铺开了,大概只有1米2的宽度,确实很小。只见妻子若?和天龙并排坐在沙发床边,天龙上身穿了一件短恤,下面只穿了一条平角短裤,天龙的手揽在妻子若?的腰间,而妻子若?,则小鸟依人般地靠在天龙的怀里,头歪在天龙的肩膀上。妻子若?今晚穿了一套很普通的白色真丝睡衣,短袖长裤,不过看上去很顺滑。看来,老公梁亚东在家,妻子若?也不敢穿得过分。

    “这么晚还跑过来?若?嫂子!怎么还不睡呢?”天龙笑着紧了紧揽在妻子若?腰间的大手,笑着问道。

    “人家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想着在书房的你!所以就出来看看你睡不睡得习惯沙发床。”妻子若?的头在天龙的肩上来回的磨蹭起来,说道。

    “呵呵!肯定睡不习惯的!我昨天在你那个家里可都是睡主卧的!哈哈哈!”天龙色色地笑道。

    梁亚东一听马上就感觉下面的**硬了起来。天龙这句话倒是实话,他这两天和妻子若?在河浦那个家里肯定是在主卧大床上颠鸾倒凤的。

    “流氓……”妻子若?也肯定受到了天龙这句话的刺激,只见她似嗔似怨地斜了天龙一眼,嘴里骂道,小手却从天龙的恤下面伸了进去,在天龙的胸膛上抚摸起来。

    这明显是开始进入准备状态了嘛。看来半夜一定还有好戏上演,梁亚东屏住了呼吸。

    “呵呵!那亚东哥呢?肯让你过来了?”天龙见妻子若?开始动作了,也伸出了另一只手,开始隔着真丝睡衣在妻子若?的大腿上摸来摸去。

    “他啊!睡得像死猪一样!呼打得那个响啊!”妻子若?脸上又浮现出不屑的神情,接着突然脸色通红,含羞低声说道,“我刚才对他说,他打呼太响了,我睡不着,所以今晚出来和桂儿睡……”妻子若?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几不可闻。

    不是吧!妻子若?为了和情夫在一起,居然想出这么个借口!天哪!妻子若?白天已经和天龙“爱”得死去活来了,而且刚才双方已经几乎公开摊牌了,梁亚东已经默许他们的借种通奸,他的家也将成为他们的主战场,可就今天这么一个晚上,妻子若?还是忍耐不住,找个借口偷偷溜出来要和情夫亲热!妻子若?啊妻子若?!怎么说你呢?你是真的这么迷恋天龙,还是确实这么欲求不满吗?

    “哈哈哈!若?嫂子!亏你想得出来!”天龙听了,也不由得一愣,随即笑了出来,大手开始往上游弋,最终驻扎在妻子若?的巨乳上,揉捏起来。

    “哦……讨厌……那还不是人家想你……还不是想着你一个人睡不习惯,所以人家才过来,想给你去去火……”妻子若?不堪挑逗,居然说出这么露骨的话来。

    “呵呵!到底谁睡不习惯哦?到底谁给谁去火哦!”天龙的手指隔着睡衣狠狠地捏了一下妻子若?的巨乳,调侃妻子若?道。

    “哎呀!流氓……”妻子若?的脸刷地红了,不胜娇羞起来,她知道其实是自己想要天龙。

    “我说亚东哥怎么这么大方,舍得把他迷人性感的老婆拱手相送给我!其实,刚才我们兄弟已经心照不宣尽释前嫌了,至少在播种成功之前我们叔嫂都可以名正言顺了。呵呵!”天龙继续笑着说。

    “我可是你的老婆!”妻子若?马上纠正了天龙的“口误”,似乎在给自己正名。

    “是我的老婆那我可就要好好享用了!”天龙说完,猛地把妻子若?压在了床上。

    “呵呵呵……老公!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老公,你可要温柔点哦……人家今天晚上已经被一个小坏蛋干得来了4次高潮,现在下面还有点疼呢……”天哪!妻子若?居然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来。妻子若?像是对天龙的这个反应期待已久,淫浪无比的娇笑起来。妻子若?双手勾住天龙的脖子,主动地索吻起来,接着配合地躺在床上,等待着天龙的进一步的侵犯。

    “哦!你这个小骚货!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的女人?!”天龙听了妻子若?的话,像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猛地一拉,连着白色内裤一起拽下了妻子若?下面的睡裤。

    顿时,妻子若?长满了诱人的浓密的**的阴部就显露了出来。梁亚东能够清楚地看到,妻子若?的大**泛着闪亮的光,已经很湿了,看来妻子若?已经很兴奋了!

    妻子若?的裤子被天龙脱掉了,作为“报复”,妻子若?熟练地掀掉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天龙的恤,露出天龙精壮的上身,接着用脚蹬掉了天龙的平角短裤——天龙真空了!天龙则继续自己的未尽的事业,猛地扯掉了妻子若?的真丝睡衣……看上去两个人就像是正在厮打似的,你来我往、迫不及待、争分夺秒。房间里瞬时充满了粗重的喘息声,让梁亚东也禁不住亢奋起来。

    这时,妻子若?睡衣下的白色文胸显露了出来,很传统、很普通。不过让梁亚东诧异的是,妻子若?睡觉还戴文胸的吗?

    “若?嫂子!你睡觉戴着这个干吗?”天龙也是一头雾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指着文胸问道。

    “嗯……”妻子若?正处在兴奋的当口,听天龙这么一问,顿时脸红了,轻声说道,“我洗完澡特意穿上的,我可不想被你亚东哥碰到我的身子!”妻子若?一顿,接着妩媚地亲了一下天龙,柔声说道:“天龙,我的身子是你一个人的……我不让别的任何人碰一下……”

    “哦……宝贝儿!”天龙听了,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只见他猛地拉下妻子若?的文胸,横在妻子若?巨乳的下面。

    梁亚东听了妻子若?的话也是大吃一惊!妻子若?为了保持自己身体的“清白”,居然洗完澡后戴上了文胸,就是为了防止她法律上的老公梁亚东直接摸到她的关键部位!这也太离谱了吧!妻子若?已经彻底成为天龙的人了,无论身体还是心灵!

    天龙拉下了妻子若?的文胸后,对着俏然挺立的两只巨乳,天龙显得爱不释手。

    接着天龙伸出大嘴含住了一只,另一只也在天龙的大手下,肆意地变化着各种形状。

    “啊……好麻……”妻子若?受不了这种刺激,呻吟起来,双手却更加用力的搂住天龙,以便让身体更靠近天龙,让天龙的挑弄来得更猛烈些。

    天龙在妻子若?的巨乳上逗留了一会儿后,在妻子若?越来越急促的娇喘下,只见他继续嘴里**着一只,左手里把玩着一只,右手则伸了下去……

    天龙的手在妻子若?平坦的小腹上游弋了一下之后,终于在妻子若?的阴部驻扎。妻子若?的身体猛的一挺,似乎很是紧张。只见天龙先是在妻子若?的大腿内侧轻柔地抚摸开来,弄得妻子若?“格格”地直呼好痒,接着天龙的大手开始在妻子若?的阴部上方轻轻抚摸,妻子若?的身体开始扭动,明显兴奋不已。过了一会儿,见时机成熟了,天龙的中指穿过妻子若?的大**直接插进了妻子若?已经**泛滥的阴道里区……

    “哦……”妻子若?一声惊呼,身体猛的往上一挺,修长的双腿紧紧地合在一起。

    “宝贝儿!放松!是老公啊!”天龙在妻子若?的耳边轻声说道,插在妻子若?阴道的手开始慢慢地活动起来。

    “啊……”随着天龙的温柔动作,妻子若?的表情慢慢地变得陶醉,双腿也慢慢地分开了,屁股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

    “哦……老公……哦……好麻好痒……哦……舒服……”妻子若?感受着天龙带给她的刺激,开始提高分贝呻吟起来。

    渐渐地,妻子若?的**越来越多,梁亚东看见天龙的手指插进抽出,上面沾满了妻子若?的淫液,慢慢地,天龙整个手掌都湿了,全是妻子若?阴道流出来的淫液。看来,妻子若?已经很亢奋了。

    “哦……哦……天哪……哦……老公……太爽了……哦……好深啊……”妻子若?在天龙手指的抽插下,兴奋不已,浪叫连连。

    “若?嫂子!轻点轻点……亚东哥就在边上……”天龙见妻子若?毫无顾忌地浪叫起来,连忙用嘴堵住了妻子若?的樱唇。

    “唔……哦……我知道了,反正他刚才已经看破了,也接受了……”妻子若?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放浪形骸,虽然老公梁亚东默许接受了,可是自己毕竟还是梁亚东的合法妻子,借种的事情不能这么肆无忌惮,脸上一红,随即说道,“老公……你辛苦了……让妾身服侍一下你吧……”妻子若?说完,慢慢地坐了起来,接着来到天龙的两腿之间,对着坐在床沿的天龙妩媚一笑,接着面对着天龙粗黑发亮的大**跪了下去……

    妻子若?看着天龙的大**,马上眼神都迷离了。她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上嘴唇,伸手在大**上温柔地套弄了几下。天龙的大**在妻子若?的套弄下越发的斗志昂扬。妻子若?突然弯下腰去,爱怜地看了一眼大**,用手把垂落到前面的长发往后一撩,动作温柔而又妩媚,紧接着,妻子若?双手握住大**的茎部,一口含了进去。

    天龙坐在床上,舒爽不已。

    妻子若?这两天越来越喜欢给天龙**了,也许,感受着这条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大**在自己的口中越变越大,是一种自信心的巨大满足,所以,妻子若?**的技术也随着频繁的锻炼而越来越高超。

    只见妻子若?的双颊深陷,奋力地吮吸着天龙的大**,让大**尽可能的深入,发出的“咕嘟咕嘟”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让人兴奋。

    “哦……小骚货……你太厉害了……哦……再深一点……”天龙被妻子若?的小嘴**地浑身舒坦,只见他伸出双手,猛地抓住妻子若?胸前沉甸甸的正在疯狂晃动的两只巨乳,按压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