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56章 梁亚东心情复杂无可奈何

第956章 梁亚东心情复杂无可奈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避免一下问得太多引起怀疑,慕容冰清掌握了一定的线索后就借故告辞了。天龙却意犹未尽,和这样的大美女只做一次实在不尽兴,他还可以连干好几次呢。

    “抱歉,我今天真的累了。不过别着急,我这个星期休假,就住在俱乐部的酒店,有的是尽兴的时间。”

    慕容冰清婉拒了天龙马上再做一次的要求,但和他交换了手机号码,并留下了自己在俱乐部的酒店房间门牌号。她知道,要继续从天龙身上得到情报甚至在合适的时候策反他协助调查,就不得不与他建立起暧昧关系,但不能让他一下占太多便宜。至于对这些毫不知情的丈夫,她很抱歉,不过为了查案救人必须如此。

    过了今天,剩下的调查日子还有六天。

    告别意犹未尽的天龙,慕容冰清回到在贵妃俱乐部下榻的酒店,走进自己房间洗了个澡,然后打开手提式电脑整理今天搜集到的情报,并加以分析推理。此次案件的案情已经大致明了,犯人就是“蛇族”流氓团伙,而这座俱乐部则是他们掩人耳目的巢穴之一。他们在这里进行各种性犯罪,还秘密制造并贩卖违禁药品。

    眼下,最紧急的事是查出委托人刘总的太太白雪被监禁的地方,争取早日救出这位不幸的美少妇。同时,她必须尽快取得强有力的证据。

    而林天龙心满意足目送慕容冰清离去之后,他也穿好衣服径直回到若瑄嫂子身边,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着他回去完成呢!

    ***             ***             ***

    转眼间,梁亚东躲在书房已有两天,日夜看着妻子和林天龙交欢,足足瞧了六七场大战。这段日子,梁亚东每天只是吃干粮度日,平时小便,就只有在阳台的花盆摆平,还好二人娇生惯养,十指不沾杨春水,做菜煮饭,对他们确是一件难事,午餐晚饭,两人都要出外吃。皆因这样,才有机会让他可以漱洗沐浴。

    饶是这样,这已教梁亚东度日如年,终于忍无可忍下,他决定暂时离开这里,打算先行吃些好东西,然后找间客店好好睡一觉,到时再找机会回来。

    当晚,他趁着二人出外用饭,便尾随他们离开。梁亚东走在街上,回头望望这栋房子,想起这两天的事,不禁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才举步而去。

    梁亚东离开新河浦后,他恐怕遇见相熟人,不敢到自己时常光顾的陶陶居吃饭,却去了光复路的太如楼,大吃一顿,才找间酒店休息。

    这晚睡在床上,想到妻子现在可能已卧在床上,正被林天龙压在身下,两情绸缪,婉转承欢,教他又如何睡得了,整晚辗转反侧,直到深宵才朦朦胧胧睡去。两天没有好好的睡,这一觉竟睡到次日中午,方得醒过来,肚子又一阵作响,便匆匆抹了把脸,在酒店附近找间食肆,祭了五脏庙。

    梁亚东打算借着二人出外吃饭,再偷偷窜入屋。看看时间,距离晚饭尚有一段时间,只好在街上逛一会,再买了些糕饼,才向新河浦走去。

    六时刚过,梁亚东已在房子不远处躲着,等待二人下楼。半个钟头后,果见妻子和林天龙走了出来,见他们并肩而行,举止并不十分亲密,相信是害怕被人看见吧。但见路上二人有说有笑,倾谈正欢。梁亚东待得两人远去,才施施然上楼,进屋后四处看了一遍,方躲回书房去。

    两天快乐的时光,转眼便匆匆而过。

    梅若瑄回到花园别墅,看见丈夫还没回来,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从她优美的嘴角绽放出来。

    傍晚,梁亚东才拎着行李假装从炎都山归来步进家门。梅若瑄得知丈夫回来,连忙奔出大厅迎接:“怎会这么晚,我等你一整天了。”

    梁亚东见她镇定从容,行若无事,彷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般,亦不禁暗赞一声,当下微笑答道:“火车晚了,这两天可有记挂着我?”

    “嗯!那还用说。”梅若瑄回头向桂儿道:“你去准备热水给大少洗澡。”

    梁亚东凑头到妻子耳边:“今天和我一起洗。”他开言试探,妻子既然肯主动和弟弟天龙洗澡,便想知她如何回答自己。

    梅若瑄摇了摇头:“不!给家里的人知道,羞都羞死了。”

    “应承我吧。你若害羞,我先进浴室不闩门,你看机会再进来,这不是可以么。”梁亚东继续游说。

    “真是的,一回来便提出这个要求!”梅若瑄一脸娇嗔,越发可爱动人,看得梁亚东都为之一醉,接着听她道:“人家怕你了,你先进去吧,要是找不到机会,到时可不要怪我。”

    梁亚东笑着点头:“这个当然。”

    待得桂儿通知热水已准备妥当,梁亚东向妻子使个眼色,才往澡堂走去。梅若瑄在房间坐着,桂儿笑吟吟的走上前道:“大少似乎很妒忌呢,一回来就想和你……嘻嘻……”梅若瑄只是微微一笑,却不答她。

    桂儿接着道:“对了,我来这里时,碰见了龙少爷,他说有事想和你说,着我进来偷偷通知你,叫你去见他。”

    “他……他真是!”梅若瑄有点愕然:“这个时段,他怎能这样大胆!”

    “我看龙少爷的表情,似是很焦急呢。要是大少奶你不想见他,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一声。”

    “算了,他在哪里?”梅若瑄截住桂儿道。

    “二少说他会在书房等你。”

    梅若瑄站起身来,吩咐桂儿道:“你到大厅候着,要是大少爷洗完澡万一过来,他可能会到书房去翻阅资料,你马上来通知我。”桂儿点头应了。

    打开书房门,果见林天龙已在房中,一见梅若瑄到来,便即上前掩了门,还顺手上了闩,一回身就将她抱入怀中。

    梅若瑄轻轻推了他一下,却没有推开,便道:“你突然找我有什么事?”

    “我听说亚东哥回来了,心头总有些不踏实,害怕他会看出什么。”林天龙双手使力,把她越抱越紧。

    梅若瑄一笑:“你要是再这样大胆,想不让你亚东哥知道才难。”

    “我以后会小心的。”林天龙点头道:“可是……可是我担心亚东哥回来后,想单独和你见面的机会恐怕不多了,所以才……”

    梅若瑄是何等聪明的女子,一听便已清楚明白,当下嫣然一笑:“原来你不是害怕亚东哥看出什么,是担心我不见你才真,对不对。”话后,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谁让你今晚回来这么晚的,你明天早点回来,可以吗?”

    “我今天确实有事情要去办,明玉轩其实有我没我都无所谓的,三点就可以回来。”林天龙听她这样问,显然另有下文。

    “你亚东哥一般要六点钟才下班,我们便有三小时见面时间了,高兴吗?”

    林天龙听见大喜:“是……是真的吗?”

    梅若瑄轻轻点下头:“为了不让家里的人发觉,我会叫桂儿为我们把风。明天下午,倘若找到机会,桂儿会去找你,然后会带你到我房间来。”

    “桂儿……她……”林天龙有些错愕:“她……知道我们的事?”

    梅若瑄一笑,点头道:“她是我的丫头,就算我能隐瞒所有人,又如何瞒得过她,而且没有她的帮忙,相信很易给你亚东哥发觉。不过你放心,桂儿是我娘家的亲戚,从小便跟我一块,是可以信任的。”

    “原来她早就知道你的计划。”林天龙放下心头大石,立即便大胆起来,手上一紧,低头便吻住她小嘴。

    “嗯……”梅若瑄还没来得反应,一根舌头已伸入她口腔,忘情地品尝她口里的甜蜜。片刻工夫,梅若瑄已变得和他一样热情,炽烈地作出回应。

    林天龙一面亲吻,一面用手抓着她一个乳房,隔着衣衫,恣肆地搓揉抚模。

    梅若瑄不但没有阻挠,反而伸出如春笋似的纤纤玉手,捏弄着他下身早已充血的阳具。

    二人你来我往,无了无休,一时弄得浑然忘我。

    林天龙拥着如此尤物,教他如何忍得,当下道:“若瑄嫂子,给我好吗?”

    梅若瑄经他一问,登时清醒过来:“不行,这里是你亚东哥的书房,怎可以做这种事。况且你亚东哥刚回来,我岂能不陪他。”

    “我也知道环境不许可,但我又实在忍不住。这样吧,你就多陪我一会,总可以了吧?”

    梅若瑄看见他苦苦哀求,不由心软起来,但一想到丈夫正在澡堂等自己,只好硬起心肠:“对不起,我刚才已答应你亚东哥要去陪他,在这里已耽搁了不少时间,我真的要离去了。”

    “若瑄嫂子也不要急,亚东哥正在洗澡,又怎会这么快出来。”

    “你怎知道亚东哥在澡堂,是桂儿与你说吗?”

    林天龙摇头道:“刚才我见桂儿为亚东哥准备热水,当然是去洗澡了。”旋即脑子一转,想起梅若瑄先前说“要去陪他”这句话,心头立时纠结起来,忙问道:“若瑄嫂子你刚才说要陪亚东哥,不会是要和他一起洗澡吧?”

    梅若瑄知道不能瞒他,微微一笑,亲了他一下道:“他是我丈夫,我陪他一起洗澡又有什么出奇。”

    “这样我更加不要你去。”林天龙也不知为何,醋意大生,用力抱住她:“我受不了这样,你和他洗澡,一定会和他做那种事。”

    “不要孩子气了。”梅若瑄打算再气他一下,当即踮起脚跟,用手攀住他双肩,贴着他嘴唇道:“夫妻二人赤条条的一起洗澡,彼此又怎可能规规矩矩,什么也不做,到得情浓之时,做这种事也是在所难免。就算我不肯在澡堂做,回到房间,还不是一样会做,你说对不对?”

    林天龙无言可答,但心中那股醋意依然不减,仍是牢牢抱紧她。

    “你不要抱得这么紧,人家不能呼吸了……”梅若瑄隔住裤子,套弄着他的**,笑道:“你怎地硬得如此厉害,似乎它真的很想要我呢!”

    “可惜你现在不肯给它,还要脱光衣服去给别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