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九百五十三章 孙馨影报复何秀娜

第九百五十三章 孙馨影报复何秀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嘀嗒小说网需要您的支持!

    嘀嗒小说网需要您的支持!

    他说:“你接受了邀请了吗?”

    孙馨影歪着脑袋,仍旧穿着那一身蝉翼纱的织白的裙子的她,一径那么浅浅地笑着,连眼角儿也不肯皱一下。接受他的邀请真有点挑战何秀娜的意味,她觉得自己应该勇取地接受这种挑战。

    他们一起到了超市一端的休闲区,坐在一堆姹紫嫣红中挂着安静的微笑,看一些漂亮的情侣像鱼一样穿过那扇闪闪发亮的玻璃转门。

    林天龙揣起冒泡的可乐杯子说:“孙姐,为了秀娜姐,我向你道歉。”

    “有什么可道歉,她又没做错什么。”孙馨影扮做不解地装起糊涂。

    林天龙又说:“君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天在公司健身房的事情她有点过分了,也拿我当枪使了,她总是自以为是利欲熏心。”

    “我可没想做君子。”孙馨影听林天龙这话,肯定是发觉那天自己在健身房门外偷窥他和何秀娜在健身房偷情的事情了,顿时觉得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可是这一刹那她竟有了突发其想的,是何秀娜引起了她不可理喻的蛮暴的热情,何况眼前的这个大男孩是那么年轻英俊风趣可爱,最重要的是那天在健身房表现出来的在男欢女爱方面是那么强悍,凭什么让何秀娜独享。孙馨影探出舌尖叼着吸管,眼睛定定地直对着他,他有一丝慌乱,竭力想逃避着她的眼光。

    “馨影姐,你瞧我不顺眼吗?怎么将我当作眼中钉,只管瞪着我?”天龙略为平静地说。

    孙馨影也反唇相讽:“可不是,你秀娜姐不也把我当眼中钉?我跟她学的。”

    天龙招来了待者,当他们不约而同都把手伸到那帐单时,两只手碰到了一块,他紧紧地捂住孙馨影纤细的手,孙馨影感到他那手掌湿润温热。他的眼睛盯住她说:“馨影姐,你的眼睛真清澈,让人一下就见底似的,我快发疯了。”

    “你是不是经常发疯?大男孩就应该经常发疯,男人太过于镇静四平八稳的,就欠可爱。”孙馨影像是自悔失了言,把眼睛移往别处。随即有一只手掌搁在她的大腿上,她一怔,极力要装出大方的样子,矫枉过正了,害得他半天没再表示,假装不觉得,后来他慢慢地摩着她的腿。

    孙馨影紧张了起来。拢拢头发朝光亮的玻璃一照,因为刚刚饮了橙汁,嘴上红腻的胭脂湿湿晶亮,像是给人吮过,别有一种诱惑。沉默了一会,天龙弯下腰重重地在她的额角吻了一下,便起身走了。他的大胆轻狂的举动,似乎没有给予她任何影响,她依然把两只手插在鬓发里,出着神,脸上带着笑意可是眼眶里却红了。

    天龙帮助孙馨影将那从超市的大包小裹搬上车子,她从左边打开车门,他在车子的别一边,隔着低矮的车身他们对视片刻,她的眼光是坦荡的充满感激,丝毫没有一点杂念。当她发动了车子时,他突然从另一扇门上了车,并紧紧地搂过她的身子,湿濡的嘴唇紧接着就贴到她的嘴里。这突而其来的变故让孙馨影无所适从,她只是被动地接受他疯狂的亲吻,她的额头她的眼睛鼻子,无处不在承受着他嘴唇雨点般的砸落。

    天龙喘着嘘嘘的粗气在她耳根轻语着:“馨影姐,从见你第一眼时,我就对你心存不轨的。”

    孙馨影总是很难抵押诱惑,特别是在她情绪处于低潮的那时候,她不禁也勾住他的脖项,用微微颤抖的嘴唇回吻他,他的舌尖探进她的口中让她紧含着吮吸着,心里激荡起来的不合时宜地涌现出来,她的地急速地膨胀,能感到在织物的磨擦中蠢动,双腿哆嗦不止将油门轰得呼呼作响。

    孙馨影放下手刹,车子一个急蹿,险些冲撞到了前面的车,天龙挥着手指挥她向左向右,车子龙舞蛇行般汇进街道上滚滚的车流,到了明玉轩公司,他连拽带拉从车里把她塞进了电梯,电梯门还没完全闭合,他已经将她紧拥进怀中,又是一阵火热的亲吻,他甚至将她的一条腿捞起,她单腿独立另一条腿控到了他的腰上依附到了他身上,能准确无误地感受到他裤裆里挺立着的那东西硬邦邦的。??

    袋子里的手机嗡嗡地震动,在电梯里面听着老公的声音很是遥远,她只简单地回应他晚点回家,他也掏出手机干脆关了。

    天龙一气呵成地开锁关门,看似忙乱却有条不紊,过了上班时间的整幢大楼悄然寂静,黄昏的光线若明若隐使人陪感暧昧。他褪脱孙馨影的衣服时显得耐心井然有序,把她挟持到办公卓子上,手挽在她的脖子后面,一边亲吻一边从裙底里扯落她的,解掉了她衣领上的一颗钮扣,双手从脖子伸延抚摸她光滑的肩膀,她的带子也跟着滑落,一对卜卜地跳了出来。

    他低下脑袋嘴唇叼到了,舌尖俏皮地环绕在周围边转着圈子,她的心一下飘浮了起来,没处着落了一般,整个身子瘫软欲倒。

    他的一只手已拉脱了她臀后的拉链,她扭动帮衬着让他拉下她的裙子,她雪白光滑的大腿让他着迷,他的喉结一阵急迫的滑动,当他用发颤的手指拨弄她丰隆高突的桃子时,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欢呼。

    “他妈的我真的嫉妒你老公。”天龙把额前披下的一绺头发往后一推,咬牙切齿般地迸出一句粗话来。

    他的手掌捂到了她的**上面,一根手指不甘寂寞地在桃瓣蹿动,让他的这般搔弄她的**里渗出涓涓细流,他连里带外一并脱下了裤子,蹲落身子把头埋进她的双腿中间,她展开双腿双手抚摸他的头发。

    他的舌尖欢快地拨弄着她的桃瓣,本来驯服贴顺的也让他挑弄根根倒竖如剌,肉蒂含羞带怯娇滴滴地冒出了油光的脑门,刚一浮现就让他舌尖抵住了,然后就是恣意的舐舔地逗弄不止,甚至用牙齿轻啃着,那阵酸麻让她的双腿高举僵直,一种昏眩愉悦的爽快直窜到了她的脑顶,好像发梢也跟着颤抖。她仰扬着脑袋,从胸腔深处叹出一声长长的呻哦。

    天龙把她置放到卓子后面的皮转椅上,她张开双腿勾住了两边的扶手,把她那已经湿漉漉了的桃子呈现给他。他手扶着那根像他的身体一样欣长东西,在她的桃瓣那里试插一下,手把着椅背一拉,随即尽棱尽根直没进她的里面,她觉到一阵饱满的充实,还没待她细细地体味那股酥麻让人畅心悦肺的爽意,那根东西已开始急迫地纵送,带来的是更加酷畅的快感,欢乐是如此的迅猛,一**让人应接不暇,如同扑扑的火苗蹿动着,迭迭不止地升腾。

    他一双手臂撑在椅子的扶把上,随着他的纵动那椅子也前后前后地滑行,看出他是很懂得享受的男人,不温不火随心所欲地把握着节奏,那根欣长的东西在她的桃瓣中紧缓有致进出,捎带着粘滞的液四处溅溢,有的竟渗到她的底下,一腔炽热的欲火在她的体内激荡,如同地下沸腾的岩浆一样酝酿聚蓄,等待着瞬间的暴发。

    他的节奏越来越频疾,提落的距离也越来越大,他弯弓着身体动作全都集中于,前胸和背部每一块肌肉的运动都和她炽热向往的凑起如影随形,他的手臂和臀部动作微妙,每一块肌肉都释放出最大潜能。她的壁肌在蠕动收缩,每次的磨擦好像迸出火花似的,把她从溺水般的窒息拯救出来,里那股压迫已久的热流渲泄而出,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汹涌澎湃绵绵不绝,她感到躯体已不存在了,就像化成尘灰一般飘舞到了半空上。

    她像死鱼一样的模样一定让他惊讶不已,他将她娇慵无力的身体紧搂入怀,脸凑到她的耳边呼喊着她的名字,过了一会,她才大病初愈般长舒一口气,眨动着眼睛对他展颜一笑。

    “你怎会这样,吓得我半死。”天龙的声音发抖着,有点惊魂末定。

    “我爽得死了,你还没完?”孙馨影嘴角一咧说,能感到他那东西还崛强地挺立在她的里面,她把脸埋在他的胸膛说:“再来,我还能行的。”说完她挣脱开他背过身子,冲他抬起了白嫩的,他手扳着她纤细的腰肢,居高临下的那么一击,又是一阵畅心悦肺般的。

    这一次跟刚才不同,经过了一阵之后的她触觉更加敏锐,能充分感爱到他欣长的东西疯狂的撞击,在她的那里面上蹿下荡,他时而急提急插,制造出给她的是如潮涌动的阵阵快感,时而紧抵研抹,沉睡到了那里面让她叫苦不迭,扭动起如扇般地摇摆。他像贪心的小孩一样,有几下子她感到他在暴长急抖,看来就要泄出,但让他那么一放忪,那东西又恢复如初,依然坚硬挺拨。

    天龙的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将她悬悬荡荡的紧捻,而且用手指尖在那腥红的上揉搓,她手挽着皮转椅的把手,脸贴到了坐垫上,叉开了的双腿酸麻欲软,他仍然不依不挠全无疲态,尽管豆大般的汗水滴落在她的脊背上。

    又一轮就要降临,孙馨影感到里面如虫行蚁爬,正急急抽搐不休,里那股蓄势欲发,嘴里不禁叽哼起来。他也好像感觉到了,的速度更加急骤,啪肉与肉的博击声不绝于耳,更要命的是他双手掰开她的桃瓣,让那肉蒂更加直接地磨擦着他的。

    她肆意地叫唤着,他粗喘着气闷声挥击,随即他紧搂她的腰际,将个身体如弓覆盖在她的后背上,那东西在她里面跳跃不止,滚烫的一阵阵急射如箭,如触动了那个机关一般她的也随即而来,欢畅迭迭尽致地倾泻,要不是他用力地挽搂着她,她想她的身子定准趴脱到地上。

    这种不适的恣势不知维持了多久,他那东西一经退脱出来,捎带出她们的汪汪地流出,她感到沿着的渗下的温热,她也不想楷试任其所流,只是面对着他紧贴到他身上,恨不得一个身子嵌进他的身上。

    下次来访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嘀嗒小说网”或者下次来访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嘀嗒小说网”或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