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49章 电能储备孟云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冲杀片刻,终于精关大开,又烫又浓的**,全数射进她体内。

    “嗯……好多……好烫人……若?嫂嫂爱死你了……”一个忍不住,竟又攀上另一个高潮,与他同登肉欲的顶峰。

    这时,手机铃声吓得躲在书房里的梁亚东一个哆嗦,自己明明改成震动了,就听见天龙在接电话:“喂,大伯父,我知道,好的,我知道,坚决完成您交代的任务,保证不会误事的,您放心吧!呵呵,拜拜!”

    任务?什么任务?梁亚东想起来父亲梁宏宇有意无意透露的与卢省长孟厅长关于“按摩师木匠副总裁”的赌博,不一会听见天龙穿好衣服出门了,他这才从书房里偷偷出来,看见妻子若?在卧室床上甜甜睡去,他长叹一声灰溜溜出门透气……

    林天龙没有去明玉轩公司,也没有去慕容玉洁的老院,而是径直去了孟云静在省城的家。这几天要给若?嫂子耕耘播种,肯定会消耗大量精力,所以就会需要充分吸收熟女春水**补充电脑储备,这也是电能气功电能储备的秘诀所在。

    当林天龙站在门口手按下门铃之后,一股强烈无比的期待嗅到她身上那股清爽气息的冲动令林天龙浑身发热,门打开后林天龙便迫不及待的冲向了她,孟云静脸红红的露出甜美迷人的微笑,非常技巧的一闪躲在了门后,让林天龙扑了个空,她顺手关上门之后,张开双臂叫了一声:“老公!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便一下投入了林天龙的怀抱。

    林天龙紧紧的抱住那柔软令人痴迷的躯体,鼻中立刻传来一股熟悉的清爽的气息,双手在她的后背上抚摸着,由于激动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林天龙忍不住转头寻找那性感可爱的红唇,她闭上眼睛迎上了林天龙急不可待的嘴唇,两张嘴便紧紧的吸在一起,立刻一条柔软灵巧的肉条滑进了林天龙的嘴里,林天龙用力的吸吮着,双手更紧的抱住她,仿佛怕一松手她就跑了一般。林天龙用牙齿轻轻的咬住她的舌头,两条舌头在林天龙的口腔里互相**纠缠,无边的激情在两人之间传递,更本用不着语言来说明。她有些气息不畅的喉间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两人的嘴一分开,孟云静便推开林天龙说:“老公,你先坐一会,菜要糊了,”

    说完小跑着进了厨房,林天龙跟着来到厨房门口,从后面看着她忙碌的样子。

    身上一条家居的布料碎花连衣裙,围着一条围裙,两条白皙光滑的玉臂上套着套袖,性感白洁看不出汗毛孔的小腿,令林天龙有强烈的亲吻的冲动,林天龙怕再看下去会忍不住,便转身开始打量她的住处。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客厅布置的简洁而有情调,主体墙面是湖兰色的,配以粉红色的电视墙,给人一种静雅中包含着激情的感觉。淡咖啡色的实木地板配以乳白色的真皮沙发,与地板同色的落地窗帘给人一种洁净朴实的美感。卧室以小女生的粉红色为主,白色床搭配粉色小桌,配上一些童话般的元素,整体看起来显得更可爱、更梦幻了。

    没多久就开饭了,孟云静娴熟的将几个装着美味的碟子放在餐桌上,她一边解开围裙,一边说:“老公,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好啊!”

    说着,天龙就夹了道菜送进嘴里,然后就忍不住赞她几句。林天龙两眼没有离开过桌面上她展示给林天龙的迷人的身躯,美丽无比、俊秀雅致的面容,洁白细嫩的肌肤,低领口而露出的、坚挺丰满的、白皙中透出淡青色血管的美乳和那令男人会坠入情海的乳沟,两只纤细修长白嫩的玉手,优雅的将饭菜送入迷人红唇的小嘴中,林天龙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将食物送入体内,遵守着吃饭不说话的约定。孟云静的目光不时碰着林天龙火热的眼神,身体也由于激动和娇羞使得她白皙的肌肤泛出淡淡的粉红,同样激烈情爱的冲动在她体内翻滚。林天龙忍耐着等待着她,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直到她风情万种的端着一杯香浓的咖啡放在茶几上,林天龙再也不能忍受的将她搂坐在林天龙的怀里,吻住她已开始娇喘的双唇,两只手在她背上几近疯狂的抚摸、揉搓,那条超薄的纱裙就像她的皮肤一样,林天龙一手抚摸着她光滑的屁股,一只手在她胸前的双乳间不停地抓捏着。

    孟云静气息不继的脱开了林天龙的嘴,大口急促的喘息着,双手抓着林天龙的胳膊,用爱到极处的眼神、充满情欲的娇羞道:“老公,抱人家到卧室,让人家好好的伺候你吧,”

    林天龙抱着她奔向卧室。

    到了卧室她从林天龙身上下来,温柔无比的帮林天龙脱着衣服,修长纤细的手指慢慢的接着林天龙的衣扣,两眼充满温情和期待令人心醉的情爱的目光,林天龙一只手抓着她白皙柔软的玉乳,一只手撩起本就很短的裙摆,孟云静配合的分开双腿,无限依恋的看着林天龙,当林天龙的手摸到她那**时,她叫了一声,“嗯,老公……”

    林天龙温柔的用手指顺着她股沟抚摸着,此时她已经被情火烧的浑身发红,光洁散发着女性荷尔蒙气味的**里不断地流出**,林天龙用手指轻轻的捅入之后,她靠在林天龙赤裸的胸脯上,双手解开林天龙的裤子,慢慢的蹲下去,温热的手轻轻的握住林天龙勃起的凶器,头上仰的看着林天龙,缓缓的伸出鲜红柔滑的舌头,舔在蛇头上,林天龙象触电般的打了个寒战,充满无限爱恋的用双手扶着她的头,手指在她的两个耳朵上轻抚,她含着令她吞吐有些困难的舌头,手指在袋囊上撩拨着,阵阵的麻痒感从胯间传遍全身。

    林天龙将她推倒在床上,猛地扯脱了女人身上剩余的衣物,一具光裸丰满白嫩诱人的女体横陈在床上。

    林天龙一边快速脱掉自己的衣服,一边满足地看着一丝不挂的女人:横陈的孟云静此时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娇美诱人,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披散在席梦思上,脖颈颀长白皙,双肩圆滑,双手无助地垂放在两边。胸乳饱满,即使躺在床上也是高高耸立着,小小的一圈乳晕呈深红色,其上摇曳颤动的乳尖则呈粉红色,乳峰以下逐渐收拢,腰肢纤细、小腹平滑,再往下又向两侧膨起成浑圆的臀部和胯骨,圆润白嫩的大腿交叉处微微凸起,一丛黑亮的黑草地掩不住丰腴润泽的幽谷,大小花唇微微张开,幽谷已经湿淋淋的一片,很是诱人。全身的曲线相当完美,凹凸有致,光滑玲珑,腰臀交接处雪白呈葫芦型。

    林天龙猛的把她抱起来,吻着她美艳的小红唇。她缩在他的胸前任由他摆布,口中娇嗲轻哼着任林天龙压上自己丰满的肉体,林天龙抓住孟云静的硕大玉乳,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掌心在玉乳上摸揉。

    孟云静全身痒得难受,淫荡娇哼着,林天龙听着她媚到极点的声音弄得更起劲,把蓓蕾捏得发硬矗立。孟云静被逗得气喘嘘嘘,花径里痒得难受,再也忍不住了,“老公,别再弄上面了……人家下面好……好难受……”

    林天龙听到孟云静淫浪的声音,对孟云静淫笑道:“我下面也好难受,你帮我弄,我就帮你弄。”

    却是翻身让凶器对着孟云静的小嘴,低下头双手再次扳开孟云静修长的大腿。

    孟云静大腿跟细嫩的肌肤上乌黑的芳草间鼓鼓**上鲜红的花蒂颤动跳跃。

    肥美的花唇张合,花唇四周长满乌黑的芳草,闪闪发光,排出的溪水已经充满股沟,连菊蕾也湿了。林天龙把嘴有一次对着孟云静肥厚的花唇,对着迷人的花径吹气。一口口的热气吹得孟云静连打寒颤,忍不住挺起圆白的圆臀。

    林天龙左手托住花阜,右手按着菊蕾,用嘴猛吸花径。孟云静只觉得花壁里阵阵骚痒,**大量涌出,林天龙把舌头伸到里面,在花径内壁翻搅内壁嫩肉。

    孟云静拼命挺起圆白的嫩臀,把花径凑近林天龙的嘴,好让林天龙的舌头更深入。

    娇喘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啊……美极了……啊……快停……噢……”

    听着孟云静的浪叫,林天龙也含含糊糊地道:“老公也好难受,快帮我弄弄。”

    孟云静看着林天龙的凶器,伸出两手握住蛇身套弄起来。林天龙用力的挺动着凶器配合孟云静手上的动作,手用力的抱着孟云静柔软腻滑的臀肉,头埋在孟云静的胯间,嘴贴在花径上,含着花蒂用舌头来回涮着。

    孟云静兴奋轻叫起来,同时双腿夹住林天龙的头,大腿内侧靠近根部那极度柔软的肌。肤贴在林天龙脸上,如同丝绸在脸上滑过的感觉,林天龙快速地用舌头在她充血肿大、淫糜倒强烈刺激林天龙视觉神经、水湿一片的**上翻卷着,双手轻轻的拉开包裹着花蒂的包皮,用鼻尖顶在黄豆大小充血勃起的肉粒上,火热的舌头尽可能深的插入她充满皱褶的性道,在花道肉壁上凸起的无数的小肉粒上舔着,她一下如同触电般的大叫起来。

    “啊……老公……太麻了……好难受……饶了……不行了……啊……”

    孟云静全身一下子绷紧,胯部一下抬离了床面,激烈的颤抖扭动,双手紧紧的抓住床罩,嘴里发出欢快的叫声,林天龙用力地将嘴封在她的**上,用腹腔的真空吸着她不断喷涌出来的**,她就感到花道里的东西被林天龙吸走了一般,强烈无比的快感令她开始哭泣。

    林天龙用舌尖绕着她已挺立的花蒂打转,不时用力地吸吮舔咬。孟云静发出畅美的呻吟,激情地挺腰扭臀,丰满滑腻的乳房颤动着,两只小手不知何时已紧紧地搂住了林天龙。诱人发狂的女性**刺激得林天龙几乎丧失了理智,猛烈地在女人的私处狂吻吸舔着,孟云静疯狂浪叫,“啊……啊……我……我……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花精喷出弄的林天龙一脸都是。

    林天龙抬头看着孟云静满足的笑容,道:“舒服吗?”

    孟云静羞红了的脸,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舒……服”看着孟云静婆娇羞的模样,林天龙把她粉嫩柔软的肉体压在身下,孟云静无力的挣扎了几下,风骚的白了林天龙一下娇声微嗔:“你还不够吗?”

    林天龙看着孟云静的骚样,凶器顶在孟云静的小腹上。她呼吸急促,圆臀频频扭动,眼睛放出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花唇自动张开,春水泛滥。孟云静小手握住林天龙的凶器移近花径分开花唇,然后挺腰,‘滋’的一声,把林天龙的凶器吞进花径内。

    林天龙顿时觉得**好像泡在温泉中,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林天龙紧抱住她,用舌头堵住她喘息呻叫的小嘴,两手搂紧她丰满圆润的臀部,大力的挺动凶器在她花道中抽插着,感觉着她紧窄万分的幽谷紧紧包含凶器的巨大快感,蛇头猛烈地撞击她子宫深处的花心。

    强烈的刺激和快感使孟云静流出了兴奋的泪水,迷蒙的双眼看着在自己身上动作的男人,挺起幽谷不自觉地配合着,雪白修长的美腿圈在林天龙不停运动的腰上。?“啊……啊……不要啊……太强了……啊……”

    随着林天龙强劲快速的抽插,孟云静的娇叫呻吟逐渐高亢,俏脸上香汗淋漓。

    林天龙把她夹在自己腰上的美腿撑开,抬高架在肩上,这样可以清楚的看着下体粗壮的凶器进出她的花道,带出阵阵的淫液。

    不多时,孟云静架在男人肩上的雪白美腿开始收紧,手也死死地抓着林天龙的肩膀,小嘴呼出的诱人呻吟更加急剧了。林天龙把嘴压到她的柔唇上,张开嘴将香嫩的舌尖吸过来,吸吮着她的香津,下身挺动得更快更急,用尽全身力气狠命的干着她的花道,她的花道突然开始急速收缩吸吮着凶器,深处的子宫腔也收紧咬住的蛇头肉冠的棱沟。

    “啊……啊……太好了……我要死了……啊……”

    孟云静大声娇叫着,强烈的酥麻快感盈满全身,高潮正在逼近。

    林天龙也感觉快感急剧高升,动作更加猛烈,把她修长柔韧的双腿往她的胸前按压,这样的姿势迫使女人浑圆的臀部离开床面,向上翘起,林天龙上身沉下去,坚实的胸脯把她两只丰润的玉乳压得扁扁的,双手把住孟云静丰满滑腻的臀部,粗大的凶器直直地插下去,两人的生殖器完全融合为一体。

    “啊……啊……不要……太深了……你的……太大了……啊……啊……”

    孟云静惊声娇喘着,感觉林天龙巨大的凶器直插子宫颈,并且大力旋转顶磨着,一股溪水忍不住滑泄出来,到了一次小小的高潮。

    林天龙发觉凶器的抽送更加滑润畅快,乘胜追击,凶器直进直出,全力冲刺,一次次点击在她早已敏感万分的花心上。“喔……啊……我不行了……又……啊……”

    孟云静抱紧林天龙的头,双腿紧绷直直地向上翘起,玉臀拚命上上下下起伏摆动,湿润的樱唇微张,檀口娇荡叫出:“啊……啊……我要死了……”

    一股溪水再次喷了出来。

    林天龙再也无法忍耐,何况此时孟云静紧窄的花道正死死地吸啜着蛇头,子宫颈猛力收缩,像钳子一样扣紧蛇头肉冠的颈沟,一股股滚烫的花精由花心不停地喷出,热热地浇在蛇头上,蛇头又麻又痒。林天龙把涨到最大的凶器快速冲刺几下之后,用力一挺,蛇头蛇眼已经紧顶在孟云静的花心上,蛇眼与她子宫颈上的小口密实的吸吻在一起,热烫的乳白色浓精猛烈喷出,全部注入了她的花心。

    孟云静子宫被灌满热烫的岩浆,忍不住又娇媚无力地呻吟了几声,全身抽搐,一波又一波的持续高潮,使她整个人瘫痪了,只是闭着眼陶醉在情欲**的快感中,胯下的花道则紧紧的咬着林天龙的凶器不停地收缩吸吮,似乎要把他的射出的岩浆吞食得一滴不剩。

    高潮余韵中的两人无力地紧贴在一起,都在回味着刚刚经历的巨大快感。林天龙先从高潮中恢复过来,再次看着拥在怀中的瘫软女人,那经历狂风暴雨摧残的娇美人儿,仍然一动不动地躺着,俏脸通红,媚眼如丝,樱唇蠕动,双乳微颤,淫糜而诱人。

    发现孟云静已经清醒过来,林天龙温柔地撩开她被汗水沾在额前的头发,温柔地吻向她的红唇,手伸下去,握住了她依然高耸的白嫩乳房,轻轻地揉抚着,道:“累嘛?”

    孟云静软软的身体在他的抚摸下产生了微波一样细碎的颤动。刚才的性爱已经使她筋疲力尽了,腻声道:“累的要死过去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厉害。”

    林天龙轻轻地揉摸那对丰满、坚挺的乳房,轻佻地玩弄那两颗小巧、粉红的乳尖,“可我还没累够,怎么办。”

    很快,高潮没有完全褪去的孟云静就被挑起了,玉乳涨得更大,乳尖开始挺立,紧紧地顶在林天龙的掌心里,似要呼唤他更加用力的揉捏,可她嘴里却道:“好人,不要了,让我休息一阵。”

    “那你休息,我做我的。”

    说着,林天龙的手下从乳沟向下,滑向平坦细嫩的腹部,轻轻掠过乌亮顺伏的小草第,在修长圆润的大腿、小腿上游移。一会儿后,他的手直滑那丰隆的私。

    处,在依然湿滑的幽谷上轻抚。

    “啊,不行,你这样,人家怎么休息。”

    刚才还娇软无力的孟云静再次呻吟喘息起来正当林天龙想实施进一步的行动时,孟云静家的门铃偏偏响起了,林天龙不禁疑惑了看了她一眼,孟云静也冒出不解之色,料想不到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她,“老公,你悄悄的帮我去看看是谁,我现在浑身软绵绵的。”

    “你的朋友我又不认识,我们不理他就是了。”

    林天龙摸着她白嫩圆隆的肉臀,道。

    “乖,就看一眼,好吗?”

    孟云静一脸希冀地望着林天龙,拿出对讨好小孩子般的语气,慵懒地道。

    “好吧!”

    林天龙不情不愿从床上爬起来,一丝不挂的就跑出去。

    然而,当他对着房门猫眼看到外面的是厅长夫人萧紫薇,也是孟云静的婶婶时,心目邪恶念头顿起,暗忖:来的正好,今晚就来个姨妈、侄女双好。被色心蒙蔽的他,却有点忘乎所以了,也没多想,她们会不会能接受的了,就把门打开,而自己就暂时躲在门后。

    婶婶萧紫薇眼见按了多次后,里面的人才迟迟打开,不禁一边在玄关换鞋,一边抱怨侄女,道:“云静,你怎么这么慢啊!不会不欢迎婶婶吧!我刚才参加了个聚会,顺路就过来你这看看。”

    说罢,突然看见鞋架上有一双男士皮鞋,她俏脸一红,不由得想到侄女是不是在做些什么事,才这么迟来开门。迟疑了一下,还是往里面而进,她也想见见表侄女的男朋友。

    萧紫薇刚离开房门的范围,林天龙就把赶紧把门一关。这时,萧紫薇发现了躲在门后面的一丝不挂的林天龙,她满脸惊愕,指着他道:“你怎么会在这?”

    接着恍然大悟,表情转为羞怒,就欲夺门而逃。

    可林天龙又怎么会如她所愿呢?抓住婶婶萧紫薇的柔润冰凉的小手,坚决而有力地往自己的怀里一带,萧紫薇来不及反应,小嘴‘啊……’地一声轻叫,充满弹性的胴体就跌到了林天龙赤 裸宽阔的臂弯,他趁势紧紧地搂住并往自己的身上紧贴,俊脸充满柔情地贴靠在萧紫薇白皙的脖子上,鼻中立刻传来厅长夫人身上淡淡的酒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