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43章 嫂嫂梅若瑄(三)

第943章 嫂嫂梅若瑄(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龙两只大手突然抓住娇妻若?正抚摸他壮硕胸肌的手,紧紧地按在自己身上,兴奋地哇呀呀大叫,做了一个健美运动员的动作,浑身肌肉凸鼓,汗油闪闪,如同一座肌肉打造的黑色巨塔!

    毫无预兆却又毫不奇怪的,在肉体和视觉的双重刺激下,娇妻若?全身跟打摆子似的,又一次高潮了,可是这次高潮却和前面几次完全不同,因为它伴随着娇妻若?的一声哭喊:

    “我憋不住了!”

    在书房里的梁亚东目瞪口呆,眼看着娇妻若?小腹上出现了一行黄色的液体。

    若?被林天龙操得尿床了。

    娇妻若?突然尿床了,性高潮来得太猛烈,对神经系统的刺激让娇妻若?尿道口的肌肉也放松了下来。

    梁亚东只能这么解释。

    当然,还有那个小坏蛋的功劳。

    娇妻若?低声啜泣着,多半是出于害羞,毕竟是自己老公的堂弟、自己的小叔子面前,被他操,被他操出高潮,被他操得喊了很多自己想都没想过的话,被他**在里面,最后,还被他操出了尿来。

    梁亚东在书房里摇头叹气,娇妻若?豪门世家书香门第,几代家里都是读书人,或为官,或从商,或出国,或作学问,父亲虽然走私商贾却也是个儒商,从小娇生惯养却家教严格,哪里知道这人世间,还有让女人爱死恨死恨不得揣在怀里过一辈子的天龙这样的种驴**。

    梁亚东知道,今天晚上,娇妻若?会记一辈子,他这一生的性爱,和今晚天龙相比,结果都只会是个无穷小。

    天龙这小子,正在发今天的不知第几次楞,他猛瞪着娇妻若?小腹和床单上的淡黄色尿液,气喘的跟拉车的老黄牛似的。梁亚东从书房里清晰地看到这小子的两颗驴卵提了几下,充分说明他有多性奋。

    果然,这小子马上又开动了。

    “日你个妈咧……若?嫂子真是个嫩**……我可晴老婆也没被我日出过尿来哩……”

    他以更快的速度,更猛的力道撞击着娇妻若?,脸上全是征服的欲望和自豪,相信他的**也前所未有的硬。

    “真是个好**哩……若?嫂子还像个大闺女似的……水儿多……又紧!”

    娇妻若?此时像个机器人一样,已经完全被天龙所操纵,她已经沦陷,她是他的女人。

    “好天龙弟弟……好天龙老公……我的亲老公……我要给你生儿子……”

    天龙一听,拉过娇妻若?的一只手,摸到自己的卵蛋上:

    “若?嫂子想生儿子……给我揉卵蛋……揉舒服了……尿的**水儿才更多更浓咧!”

    娇妻若?的白皙小手摸到了天龙运动中的一对驴睾丸,上面全都是她自己的骚水。

    “真大啊……真热乎……”娇妻若?叹息着。

    林天龙终于忍不住了,他发疯一般用肌肉发达的身体碾磨着亚东哥的妻子,浑身的汗水雨点般落到她的身上,嚎叫着冲向顶点:

    “日他奶奶地熊……大学教授给我揉卵蛋子哩……若?嫂子给我揉卵蛋子哩……我日给你……我日给你!“

    “我的亲老公……我要给你生儿子!”

    “日……我日……”

    “啊……”

    “若?嫂子媳妇儿……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林天龙嘶吼着,屁股上的肌肉绷得石头一样紧,梁亚东在书房里眼睁睁看着天龙像蛮牛野驴一般撞击着自己的娇妻若?,被娇妻若?揉摸着的大卵蛋有力的地收缩,把浓稠的**拱动出来,天龙嗷嗷叫着,脸都变了形,如同憋久了的尿液全都放出来了一样,快意、得意,全写在脸上。

    他这次依然射了有50秒,比一泡尿的时间还长,梁亚东真是心如死灰,自己怎么可能跟这样的男人竞争?自己比他家世高,比他人脉广,但是,在床上,在这片男人最重要的战场上,自己和他就像一只小渔船对决一艘航空母舰。

    梁亚东在书房里看到卧室里娇妻若?的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在林天龙**的时候,梁亚东知道她又来了一次小高潮,一个能**三米远的**把滚烫的**射进女人最敏感最隐秘的地方,一杆一杆跟大水枪似的,没有一个女人会不为这种力量而折服。

    梁亚东知道自己的妻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自己没想到在人类文明诞生了一万年之后,在自己的卧室里,自己竟然依然输给了最原始的力量、强壮和生殖力。

    “航空母舰”从娇妻若?的身上下来,一把搂过娇妻若?,这次倒是不再拿**堵娇妻若?的**眼了,娇妻若?的骚水带着这小子的浓精不断流出来,梁亚东能看到那些**确实粘稠而浓厚,在幻觉中,他似乎看到一个个小天龙在**的河流中向他招手。

    “嘿嘿嘿嘿,真舒坦!真过瘾!”这家伙一脸坏笑,满脸都是满足,突然跳下床,打横抱起娇妻若?,“若?嫂子,咱去洗洗。”

    娇妻若?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尿床了,害羞地把头靠在天龙的胸膛上,点点头,忽然又摇摇头:“不能洗……万一……”

    “万一啥哩,若?嫂子?”

    娇妻若?脸上一片红晕,“万一……把你射进去的那些坏水……洗出来怎么办?”

    天龙嘿嘿一乐,脸上露出大男孩不常见的狡猾表情,这种表情透着淫邪,散发着强壮的雄性动物挑逗雌性时的主宰感和自豪感。

    “若?嫂子,别怕!”这天龙,竟然手臂一翻,让娇妻若?挟坐在他的右胳膊上,就像单手抱小孩的姿势,梁亚东看着他房梁一样的大膀子,块块小山一样隆起的肌肉,不得不承认,单手就抱着一个成年人,这家伙真他妈有劲儿,自己射了一次精以后就累的跟残废了一样,这小子恨不得射了有半瓶子浓精,怎么就一点也不腿软呢?

    天龙要干什么呢?梁亚东看着他单手抱着老婆若?穿过客厅,走进了厨房,可是厨房里没有安装摄像头啊,看不见他俩,梁亚东急得火急火燎,只听到冰箱开启又关上的声音,过了不长的时间,这小子又抱着白赤精光的老婆出来了,把她放在客厅沙发上,妈的,就在躲在书房里的梁亚东的旁边!

    天龙搂着老婆若?坐在沙发上,老婆旁边就是躲在书房里的梁亚东,老婆若?手里多了两瓶矿泉水,放在了茶几上,看来他们是渴了,天龙手里……有一个鸡蛋。

    这个炎都山大男孩,正光着屁股搂着梁亚东细皮嫩肉的老婆,用他那双蒲扇似的大手,拿着那颗大鸡蛋,往老婆若?的蜜穴甬道里面塞。

    “你怎么这么坏啊!”老婆若?不依地扭着屁股,撒着娇。

    “嘿嘿,嫂子,俺这不是帮咱亚东哥,”天龙有意无意冲书房扬了扬头,“生儿子呢呗,就得堵上,要不**水儿都流出来就不好怀上了。”

    梁亚东心里骂了一句:瞎扯八道,他那喷尿似的甩**,又顶着老婆若?的子宫射,**的那一刹那,强壮的某个精子说不定就已经完成了让老婆若?受孕的使命。

    “可是,这鸡蛋也太大了吧……”

    天龙看了看那颗鸡蛋,那确实是超市里买的XL号鸡蛋,最大最饱满那一种。

    他忽然把手伸向自己的胯下,拎起了他那根黑**。把那颗红皮鸡蛋和他的大**并排展示在老婆眼前。

    天龙的**是软的,红皮鸡蛋是硬的,但是红皮鸡蛋还没有天龙的**大。

    “嫂子,俺的**都日过你的**……嘿嘿,起码上千下了,你还怕个啥?”

    梁亚东见老婆若?又害羞起来,却不乱动了,两只小手抗议似的掐着天龙的手臂,可梁亚东估计这头大野驴根本没啥感觉!

    就这样,梁亚东亲眼看着,老婆若?在他躲藏的书房旁边,被一个大鸡蛋塞住了红肿的蜜唇**。

    天龙蹲在地上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又扛起老婆去了浴室,梁亚东切换到浴室的画面,没有脱衣服的过程,因为天龙和老婆一直就一丝不挂,显然,他已经没有把他亚东哥这个男主人放在眼里了。

    “若?嫂子,你可真美!”天龙由衷赞叹道。

    温水流过妻子若?美好的肉体,梁亚东无数次地观赏、抚摸过的肉体,现在却被另一个男人把玩着,而且居然还是他的弟弟,她的小叔子天龙。

    “天龙,你也很美。”若?也由衷赞叹道。

    天龙在水中如同一块巨岩,黑红色的皮肤下块块凸起的肌肉,还有那根因为**贴在皮肤上而更显硕大的**,让他有一种顶天立地的男性之美。

    “嘿嘿,若?嫂子,老爷们哪有说‘美’的,俺这叫膀实!”

    妻子若?笑了笑。天龙突然说:

    “若?嫂子,你给俺洗洗**吧!”

    “讨厌,你怎么这么多坏水儿。”

    “俺坏水儿不多咋把嫂子的**洞灌满哩?”

    “坏蛋!”

    “嘿嘿,嘿嘿,还是嫂子好,嫂子的手真嫩!”

    “小坏蛋,傻样儿!”

    “嘿嘿……”

    水声,笑声,真和谐。

    梁亚东**硬着,心里疼着。

    梁亚东和妻子从未有过放肆的调笑,他一直以为相敬如宾才是夫妻之道,谁知道文质彬彬的几年,比不上天龙热乎乎的一个怀抱,硬邦邦的一根**。

    老婆和天龙躺在换了床单的床上,光着屁股聊天。

    “天龙,你刚才说你三年前上学刚来省城那会儿,想着的都是省城女人,是真的吗?”

    “恩哪,俺那时候刚十六岁来省城医专读书,电能气功练得三好两歹的,天天晚上**硬得跟铁棒似的,恨不得把被子日个窟窿出来。”

    “所以后来你就去找那个何秀娜骚狐狸了?”

    “嘿嘿,若?嫂子,那时候,你毕竟是亚东哥的媳妇,毕竟是我的嫂子,再说你是豪门千金哪瞧得上我啊,俺那时候也是个羞涩的大男孩,哪敢开口跟她说话?”

    “那你怎么后来变得那么色?”

    “后来,俺当了俺们那里一家私人医院的常务副院长,美女医生护士那么多,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