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41章 嫂子梅若瑄(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还是第一次听她主动要求,心中大喜,当即提枪抽送,把头凑近她问道:“是这样吗?”

    梅若瑄给那巨棒连戳几下,已美得头目昏昏,花心大开,轻轻点头道:“好舒服……就是这样爱我……”

    梁亚东看见二人喁喁不断,却又听不清楚说什么,只见天龙一根粗长的阳具,不停地在妻子阴道里出入,棒根精水淋漓,干得水花四溅,最要命的是,妻子仍不停晃动迎凑。

    林天龙同样乐不可支,畅快到极点,他一面抽送,一面盯着眼前的美嫂子,手掌突然穿进她衣衫,直接握住她一只巨乳,五指拿捏起来。

    梅若瑄却没有阻止,任他在自己乳房放肆,当林天龙捻着乳头时,眉黛才略一偷颦,深情的向小叔望了一眼。

    “若瑄嫂嫂的乳房好大好柔软,又圆又挺,亚东哥肯定爱死它了。”

    梅若瑄却不回答他,双手围上大男孩的颈项,低声道:“天龙,再用点力,若瑄嫂嫂又快要来了……”

    林天龙紧握乳房,下身倏地加力,直捣得啪啪见声,果不出一会,身下嫂嫂已见香肌战栗,阴精汸汸泉涌,竟尔流了一席。林天龙却没有停下来,依然奋力抽戳,害得梅若瑄高潮不止,丢完又丢。泄了一次的林天龙,耐力绵长,这回直干了一小时,方肯**完事。

    一切归于平静,娇妻若瑄和林天龙急喘一阵后,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你可真沉。”妻子依然被天龙弟弟压在身下。

    “我才120斤哩!”

    “你看起来不沉,可是感觉很沉哦!”

    “都是疙瘩肉,比亚东哥都是肥肉重哩。”林天龙得意的说。

    妻子梅若瑄脸红了,摸着他胸脯上馒头一样的胸大肌说,“刚才你……**……的时候,脸红脖子粗的……全身的肌肉绷得跟铁蛋子似的。”

    “嘿嘿,若瑄嫂子你不喜欢我壮实?再说了,”梁亚东听见弟弟天龙把黑脸盘子凑近娇妻若瑄的嫩脸,小声说道,“若瑄嫂子,我那不叫**,我那叫尿**水儿,放怂水,叫下种也行!”

    娇妻若瑄脸更红了,不依地掐着打着他,他也不躲,只是坏笑着绷紧了肌肉块,娇妻若瑄哪里掐得动打得动。

    一会儿,娇妻若瑄不动了,小声儿问他:“你怎么还不出来啊?”

    天龙嘿嘿一笑,贪婪地看着娇妻若瑄娇羞的小脸:“若瑄嫂子,我的啥没出来啊?**水儿都出来了啊!”

    “你坏死了!你知道是什么!”

    “嘿嘿,刚才喊着大**哥哥的是谁啊,这都说不出口了?”

    娇妻若瑄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出来:“你的……**……怎么还不出来?我那里胀得慌……”说完羞涩地侧过了头。

    林天龙哈哈大笑,“若瑄嫂子,我来这里是耕耘播种的,耕也耕过了,种也种过了,蓝田种玉刚干完,不能没有服务,我现在就是拿粗**堵住你的**眼子,省得我刚下的种汤汤都流出来,这样能保证你肯定生出个大胖小子!”

    梁亚东看娇妻若瑄的表情,显然是被他粗野的回答刺激得又羞又兴奋,林天龙则继续把那根半软不硬的牛**堵在娇妻若瑄的阴道里。

    梁亚东想到平常自己射完精,**都是马上就滑出了娇妻若瑄的阴道,林天龙射了精,**却还能被娇妻若瑄夹得紧紧的,这都是因为他的**软了也有小鸡蛋的粗度。想到自己和他一比就像是小太监和嫪毐,梁亚东的小**又让人不解地抬了抬头。

    过了一会儿,林天龙说:“行了!”从娇妻若瑄身上起来,**抽出来的时候发出“啪”的一声,娇妻若瑄又“哎呀!”地叫了一声,梁亚东在书房里一看,乖乖,红的白的混在一起,像放倒的瓶子被拔开了瓶塞子一样,几乎是喷射而出,娇妻若瑄的**已经从他熟悉的浅红色变成了深红色,而且不正常的肥大,娇妻若瑄的蜜唇**都被天龙操肿了!

    “哎呀,怎么这么多啊!”娇妻若瑄一看自己下身,“怪不得我刚才那么胀,都是你……射了这么多!”话一出口,娇妻若瑄自知粗鲁,马上不好意思地去抽纸巾。

    林天龙躺在床上得意地说:“若瑄嫂子,这说明亚东哥有眼光,不瞒你说,我女朋友都说,我尿**水的时候跟撒尿似的,一股又一股的,还特浓!”

    “小坏蛋,先前还说没有女朋友呢!就知道你是骗人家的!”娇妻若瑄胡乱扯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床单,又上了床,靠在林天龙的旁边,林天龙伸手搂住她,娇妻若瑄却一点也不反感。

    梁亚东心里又气又急,这才一次肌肤之亲,娇妻若瑄竟然就习惯了天龙的怀抱?

    这难道不应该仅仅是一次借种吗?娇妻若瑄,你难道不应该把天龙就此赶出家门吗?

    忽然,梁亚东又想到,如果天龙现在就走,书房里的自己,会不会和妻子一样失望呢?梁亚东糊里糊涂地想着,宿醉的劲儿还没过去,他实在搞不懂刚才自己下体快感的原因是什么。

    卧室里两个人还在打情骂俏。

    “小坏蛋,你怎么那么坏啊!”

    “嘿嘿,跟你说,若瑄嫂子,我16岁那年到医专读书,半夜里睡不着觉,一帮生牤子壮小子还能干啥?”

    “干什么?”

    “干啥?比**呗!比来比去,我们那班小子20几个人里,我的**是最大的。”

    “你坏死了,说点儿别的!”梁亚东看见娇妻若瑄又把手放到了脸上,红晕从没遮住的细白面颊中露出。

    林天龙才不管:“嘿嘿,后来他们不服,你知道比啥?”

    娇妻若瑄装作生气不理他,梁亚东却觉得娇妻若瑄的沉默其实是一种默许:她想听这个粗野的天龙弟弟讲下去。

    “他们要和我比**吊水瓶,就是在**上挂一个装满水的大可乐瓶子,看谁挂的时间长。”

    “……”

    “他们最多的一个挂了1分钟,我把**撸硬了,挂了三个大水瓶子5分钟!”

    “……”

    “他们还是不服,说比尿**水儿,谁的怂射的远谁最牛。我们就开始撸**,最后,我嗷嗷的把怂浆子尿了3米多远,又浓又多,他们谁也没能射过2米,一个比我们高一届的学长,那晚上和我们住一起,比我还大3岁哩,**水是流出来的,都砸脚面上了。”

    “怪不得……”

    “若瑄嫂子,怪不得啥啊?”

    娇妻若瑄的手依然挡着红脸,小声说:“怪不得你刚才**的时候,我觉得都射到我嗓子眼儿了,就……就又到了一次。”

    “嘿嘿嘿,若瑄嫂子,我天龙别的不敢吹,但就是床上功夫好!刚才我顶着你**芯子尿怂水,一定能给你种上儿子!”

    “讨厌……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

    “嘿嘿,我从小研究中药学,而且师傅早就跟我说过,让女人尿骚水的次数越多,越容易生儿子,现在可晴嫂子都怀上了,我婶婶知道了,还骂我是大牲口呢。若瑄嫂子刚才痛快了好几次,肯定生个带把儿的。”

    娇妻若瑄又羞得不说话了。梁亚东却知道这个观点有一点道理,性高潮过后女性的子宫颈管会分泌强碱性液体,更利于生男孩。

    梁亚东胡思乱想起来,更粗大的阳具就意味着更容易让女性高潮,让女性高潮后又更容易生出男孩,莫非这就是自然选择:让大**的基因流传下去?那为什么人类繁衍生息这么久了,还会有我这样的人……?

    “若瑄嫂子,”梁亚东在书房里看见卧室里,天龙看着娇妻若瑄桃花般的红脸,忍不住用那张大嘴在上面啵啵地亲起来,“你知道我跟那帮小子比赛撸**的时候想的是啥?”

    “谁知道你这个坏家伙……”娇妻若瑄被林天龙搂在怀里,小声说道。

    “嘿嘿,我当时刚来省城住在亚东哥你们家,看着若瑄嫂子你那叫一个白,如花似玉,又肥又嫩,穿的也性感,我就想要是能娶若瑄嫂子这样的大美女做媳妇,天天都日弄,有多好!”

    天龙说着,突然捉住娇妻若瑄的手,又让她握住了他那根大**。

    “臭天龙,你……真色……”

    “嘿嘿,若瑄嫂子,我要是不色,你喜欢吗?”

    “谁……谁说我喜欢你了?”

    “若瑄嫂子不喜欢我,干嘛给我撸**?”

    梁亚东在书房里往天龙的胯下一看,那根大**在娇妻若瑄细嫩小手的刺激下,已经又一次站起。这家伙当真是体壮如牛,射完才几分钟,就又硬得跟大铁棒似的了。

    娇妻若瑄也是一惊,往下一看,更吃惊了,“你怎么这么快又硬了?”

    “嘿嘿,若瑄嫂子的手真嫩,真恣儿。”

    “你可真壮……可是我可不能再……我都让你……弄肿了。”

    梁亚东躲在书房里偷偷用望远镜看向娇妻若瑄的下体,经过天龙将近50分钟的摧残,娇妻若瑄的**已经又红又肿,阴道口还残留着一些白花花的**和血丝……

    “嘿嘿,若瑄嫂子,你既然让我来干活儿,我不能不干完啊,这下种子哪有只下一次的,若瑄嫂子的地恁肥美,要保丰收就要多下种啊!再说了,”天龙跪在床上,向娇妻若瑄挺了挺那根雄赳赳热腾腾的牛鞭,“我说过,要让若瑄嫂子把骚水儿全都尿出来哩!”

    说完,天龙就扑向了娇妻若瑄白嫩的身体,大嘴猛吸娇妻若瑄的大奶子,一只大手揉着另外一边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向娇妻若瑄的下身,玩弄着娇妻若瑄的**和阴蒂。

    娇妻若瑄那还有反抗的力气,只有任他玩弄,嘴里发出一阵阵呻吟:

    “你的手,真粗糙真舒服……”

    “我……我的手上……都是上炎都山采药和从小练习电能气功磨出来老茧哩!若瑄嫂子……弄疼……你了?”林天龙一边吸奶,一边说话,嘴真忙啊!

    “没……好舒服……啊……”

    梁亚东看着娇妻若瑄的大白奶子在林天龙的大手里变形,心里满不是滋味,自己的手都握不住娇妻若瑄的奶子,林天龙的大手却能握个结实,又揉又搓,又有力气,给娇妻若瑄的快感肯定比自己强百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