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40章 叔嫂不伦亚东窥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梅若瑄见他出言笑自己,一时磨不开脸皮,连忙掩住双眼,发起娇嗔来:“小坏蛋,嫂子已经够丢人了,你……你还说人家……”

    “不说,不说,我只做好了。”当下天龙用力一捅,梅若瑄又美得啊一声,随见大男孩来回冲杀,一根大物不住自出自入,厚突的龟棱,重重地拖刮着阴肉,弄得美人险些昏了过去。

    “嗯!嗯……”不停嘤咛呻吟的她,牢牢地抓紧着床单,心中有说不出的美快,只希望这个俊男永远不要停下来,就这样干着她,可是她实在不争气了,短短数十抽,便已精关大动,噗噗的丢出精来,到达第一个高峰。

    兄弟二人同时见她泄身,也自一惊,太快了吧!

    梁亚东素知妻子若瑄敏感,但如此快泄身,他还是第一次见,一股难以压抑的冲动,叫他不得不掏出下身的**,着力撸动,寻求兴奋的发泄。

    林天龙不敢再出言笑她,见她虽然高潮,但阳具依然不停,出入更加凶猛,林天龙立定主意,誓要征服身下这个美嫂子。

    “嘿嘿,嫂子,俺可开始日勒!”

    说着天龙这小子就开始挺腰,梁亚东看到弟弟天龙那根黑**狠狠地操着他的老婆,老婆若瑄细嫩的**吞吐着这根青筋暴露的阳物,胯下和床上,**和主人,同一个事实:弟弟天龙正在奸淫娇嫩成熟的嫂子若瑄。

    天龙咣咣咣上来就先大开大阖的一顿**,把梁亚东和妻子的床干出吱呀吱呀的响声,梁亚东自卑了,自己什么时候在这张床上,创造出过这么气壮山河的声音呢?

    “若瑄嫂子,你的**真嫩……嘿嘿,嫂子的**真紧,真会夹……嫂子,俺**上有血,你真是比处女还嫩呢!”

    这时天龙和老婆若瑄的**处除了啪啪的撞击声音,又逐渐传来了水声,梁亚东一看,原来是天龙的**抽出来的时候,上面有些透明的浆水,中间还夹杂着血丝。

    梁亚东知道,这是因为他的小弟弟从来没有把妻子若瑄的阴道撑得这么大,操得这么深,妻子若瑄今天才算是完全破处,用弟弟天龙的大**,来体会男女之事的真正乐趣。

    “若瑄嫂子……你又出水儿了,嫂子,听……俺的大**在日你的小水**咧!”

    天龙似乎有点不满若瑄嫂子又陷入沉默,他知道若瑄嫂子有时很是害羞。

    天龙故意把身子放低,趴在若瑄嫂子身上,就在他火热的身体压住妻子的时候,梁亚东分明听到了妻子一声充满快感的嘤咛。

    “嘿嘿……”天龙淫笑着,用自己坚实的胸膛在妻子丰满嫩白的身上碾轧着,壮硕的胸肌像两块被烤热的大石头,磨蹭着妻子的乳房,让她娇喘连连,同时,他使出牛劲儿,狠狠地撞击着妻子的身体。妻子若瑄的肩膀还没有天龙的一半宽,梁亚东看着天龙的大膀子死死压着妻子的肉体,看着他的玉米棒子一样的**在老婆的蜜穴甬道里狠狠地出入,每次出来都带出一串骚水,看着他的两个大睾丸像古代的攻城锤一样有力的砸着妻子的肉体,梁亚东使劲打着手枪。

    奇怪,他不是该感到愤怒吗?梁亚东停下手上的动作,这时,床上又传来了声音:“若瑄嫂子……乐不……乐你就喊出来”,天龙使着牛劲儿,汗水蹭到了娇妻若瑄身上。

    “……”娇妻若瑄似乎还在坚守着什么。

    天龙在一段猛插之后突然停住,把**抽离了娇妻若瑄的蜜穴甬道眼,拱着屁股用大**蹭着娇妻若瑄的尿道、**。上身依然紧紧压住娇妻若瑄,全身的疙瘩肉把娇妻若瑄压得娇喘连连,又舒服无比。

    娇妻若瑄忍不住了。

    “我……!要!”

    “若瑄嫂子,想要啥?”天龙嘿嘿笑着。

    “要……”

    “若瑄嫂子,说:‘我要天龙弟弟的大**!’”

    “……”

    天龙一拱屁股,把**头顶进了娇妻若瑄的蜜穴甬道里,磨了一阵子,马上又抽了出来。

    “啊……”

    “若瑄嫂子,你要什么?”

    娇妻若瑄最后的防线终于崩溃了,“对不起……!”

    对不起谁?对不起他吗?梁亚东不由自主地又飞快地撸着**,听着娇妻若瑄第一声淫叫。

    “我要大**!”

    “要谁的大**?”

    “要你的,要天龙弟弟的大**!”娇妻若瑄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夹杂着绝望和自弃。

    “我的**咋样?”

    “你的**太好了!”

    “我的**咋个好法咧?”

    “你的**又热又大又粗又硬,你的**一捅进来我就浑身发抖!”

    “嘿嘿,我的**比亚东哥的**咋样?”

    “你的**比他的大多了……他的和你一比,跟没长**一样!”

    书房里的梁亚东射了,在屈辱与快感中,他知道他和妻子若瑄,他们回不去了。

    梁亚东傻呵呵地窥看着,天龙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他一鼓作气使劲撞击着妻子若瑄,妻子就如同风暴中的小船,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她终于放开了,她终于不管不顾了,她终于伸手揽住了天龙的膀子,叫起床来:

    “哎呦……天龙你可真有劲儿啊……大**……真硬啊……**……**我……天龙……大**……真壮啊……肌肉真棒……**我了……我喜欢壮汉……有劲儿……啊……操到蜜穴甬道芯儿里了……天龙……你真是好猛男……你是真猛男……真男人……天龙……使劲……“

    天龙嘴里也不闲着,这个粗野的天龙弟弟,一边喘着粗气使劲拱着娇妻若瑄,一边粗话连篇:

    “若瑄嫂子……骚娘们……我日死你咧……我日死你……真紧啊……真会夹**……亚东哥……真没福气……男爷们……还是得有个壮身板……和大**……要不……白来世上……走一遭!”

    “你真坏……日着亚东哥的老婆……还说亚东哥的坏话……”

    “嘿嘿……若瑄嫂子你说……我说的不对?”

    “哎呦……你……对……操……我!”

    “嘿嘿……若瑄嫂子……我的**子磨得你的蜜穴甬道芯子美快不?”

    “快活……死了……我又要尿了!”

    “嘿嘿……若瑄嫂子……我一会儿就这么一边磨你的蜜穴甬道芯子……一边往里面尿**水,保证你怀上!”

    梁亚东瘫坐在老板椅上,听着林天龙和娇妻若瑄的淫词浪语,手里攥着他那湿漉漉的小**,**后的喘息中,心情复杂。

    “唉……唉……”卧室里的娇妻若瑄这时已经狂乱了,手脚乱动,天龙却如同一块坚硬的磐石,压住娇妻若瑄,梁亚东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女人越被压越快活了,男人越强壮,女人就越乐。

    这时,娇妻若瑄的手如同找到了一块浮板似的,揽到了天龙的背上,男人壮实肌肉的热量和手感让她在快感的浪潮中感到了一丝安全。梁亚东坐在书房里看着卧室的叔嫂**春宫戏现场直播,看着天龙城门般宽厚的虎背上,出现了娇妻若瑄细嫩的双手,在无意识的抓挠,天龙的背阔肌非常发达,脊背上的肌肉隆起硬实,上面都是汗水,如高山大川,娇妻若瑄的小手无助地抓着,抚摸着,梁亚东感到一种阴与阳的完美结合,这才是男人和女人,这种场面他早在炎都市梦世界就看见过,如今居然在自己娇妻若瑄身上看到。

    天龙感觉到了娇妻若瑄的高潮又要到了,又说了起来:“若瑄嫂子……我日的你舒服不?”

    “……舒服死了……”

    “你叫我啥?”

    “我的男人……老公……啊……丈夫……好老公!”

    “嘿嘿,若瑄嫂子……你们省城人那套……我听不惯……被我日过的……都叫我大**哥哥哩。”

    “我的大**哥哥……快**……啊……我要死了……我的老公!”

    “我日……日你个小骚逼……日烂你个小骚货……日死你……日!”

    梁亚东在书房里窥见,天龙也性起了,他越来越使劲地拱动那个黑色的肌肉屁股,就如同一辆肌肉坦克一样碾轧着娇妻若瑄,伴着娇妻若瑄的**声儿,是肉体撞击的啪啪声。

    “日你娘……小骚货……喜欢我的大**不?”

    “喜欢……大**是我的天啊……我的天……!”

    “想给我生儿子不?”

    “我要给我的天龙弟弟生儿子啊……”

    “咋生啊?”

    “让天龙弟弟的**……大**……给我下种!”

    “为啥不让你的男人亚东哥给你下种?!”

    “我老公的**不够大……不够硬……顶不到我的蜜穴甬道芯子……”

    林天龙这时候浑身如同水捞出来一样,**上的快感传到周身,浑身热腾腾的肌肉疙瘩磨蹭着娇妻若瑄细白的肉体,那个头爽的摇来晃去的,方脸上牙关紧咬,双眼通红喘着粗气,使着牛劲。梁亚东知道他也到了最后关头。

    “若瑄嫂子,咱的**够大哩……咱的**够硬哩……我把你日弄得好不?”

    “好……”

    “我的大铁犁犁得你好不好?”

    “铁**……天龙弟弟……”

    “若瑄嫂子,我有劲儿不?”

    “有劲……大野驴大蛮牛……日死我了……”

    “若瑄嫂子,要生儿子不……”

    “要……”

    梅若瑄只觉快感一浪高过一浪,乐得真想哭出来,小叔的冲劲,比谁都来得厉害,包括丈夫,在此之前唯一干过她的男人梁亚东。

    身为老师的若瑄,端庄矜持优雅可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欲仙欲死欲罢不能。第二度高潮又猛然涌至,这一泄当真畅快淋漓,但林天龙依然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皆因他亦将到达欲潮的顶峰。

    突然娇妻若瑄紧紧抱住林天龙的背,又一次高潮了,这次高潮比上次更猛烈,娇妻若瑄全身抽动,翻着白眼,可以想象到阴道里林天龙的那根牛**,一定是到了天堂一样。

    “日……我的**……真痛快……小嘴儿似的……老子日烂你的小骚**!”

    林天龙最后使尽全力挺动了两下,梁亚东只见他插在娇妻若瑄蜜穴甬道里的那只大**,猛然暴胀,青筋直蹦,像一把军刀刺破敌人的心脏一样用力地全根而入。只听他大吼一声:“日你娘……若瑄嫂子媳妇儿……给老公生个大胖小子!”

    林天龙紧盯着眼前的美人,饱览她那绝世无双的娇容,藉此来增强自己的欲念,谁叫他吻不得,动不得,便只有这个方法了。在一轮狂攻下,林天龙终于来到成仙的境带,不住加快腰臀的律动,忽地听他喊出声来:“若瑄嫂嫂,我不行了……”一语未毕,精关已开,子子孙孙立时疾射而出,又多又浓,连珠炮发近十回。

    炙人的**全数进入深处,烫得梅若瑄头昏目晕,又与他丢出精来。接连几回丢身,早已丢得遍身皆酥,仰卧在床不停抽搐喘气。

    林天龙的屁股绷得紧紧,两个大睾丸突然提紧,猛然收缩又放松,收缩又放松,梁亚东可以看到他的**一翘一翘的,正在往娇妻若瑄的阴道里**。梁亚东特意瞪大了眼睛心里默数,数着他射了多少杆。

    “日……日死你……”

    在林天龙的嘶吼声中,梁亚东看到他的**挺了30多下,射了快1分钟,他当然知道有些可能是空枪,但他依然震惊不已。

    而与此同时,在神智不清的吼叫声中,娇妻若瑄被林天龙死死地抓住大奶子,被他的**烫得又高潮了一次。

    娇妻若瑄第一次和林天龙上床,在第一回合中被他操到了三次高潮。

    梁亚东见着弟弟的**全射进妻子体内,强烈的刺激夹杂着阵阵酸意,旋即弥漫全身,真个又是痛楚,又是兴奋,几乎便要与二人看齐,再次射出精来。

    而林天龙同样浑身乏力,一个前倒,已趴在梅若瑄身上,喘吁吁的大口呼气,刚才借着欲火高涨,肆无忌惮,大呼小叫,粗话连篇,如今射出精来,又恢复了在若瑄嫂子面前一贯的大男孩形象。二人久久才能平服过来,林天龙发觉自己压在梅若瑄身上,胸前两团美肉,牢牢的贴着自己胸膛,异常舒服,禁不住试探性地伸出右手,盖在梅若瑄的一只乳房上,一触手才知确是一对极品,饱满中透着一股软棉,轻轻一握,却又弹性十足,实时把心一横,十指犹似虎爪,抓了个满手。

    梅若瑄早已察觉他的举动,但没有立即阻止,只想让这个小叔多玩几下,而且自己也极盼望他的爱抚,当他搓揉了十来下,梅若瑄轻“嗯”一声,低声道:“小坏蛋,你……你破坏了规矩,人家说过不让你摸的。”

    林天龙立即停了手,呐呐道:“对……对不起,若瑄嫂子,但这个太诱人了。”

    书房的梁亚东因被弟弟的身子遮住,看不见刚才情景,听了他们的对话,方晓得什么事,不禁暗骂林天龙得寸进尺,岂料梅若瑄又再道:“天龙,其实我这个要求,也知道对你有点过分,连那种事都做了,却不给你碰,你一定在心中骂我了。罢了,我就放宽一下规矩,你只能隔着衣服摸,可以应承我吗?“林天龙自当点头答允,喜道:“行,若瑄嫂子,我答应你。”

    梅若瑄“噗哧”一笑:“小坏蛋,看你高兴成这个样子,十足一个大孩子。”

    梁亚东听了妻子的说话,气得双目圆瞪:“我操,你怎能轻易说这种话,怜悯也该有个谱,之前所说的规矩还有什么用,现在隔衣摸,下一轮就直接来了,男人都能信得过!”

    骂得几句,忽然听见妻子若瑄一声舒服的呻吟,原来林天龙得以大赦后,便如久渴的饿狼,竟然双手齐施,两手分握一团饱满,十指挤搓起来。而梅若瑄却放开手脚,仰着任他痴狂,且微微抬起背幅,挺高乳房迎向他抚弄,一对水眸盈满醉意,似乎十分受用。

    虽然是隔着一层薄绸,但如此柔薄的衣料,可说是有等于无。

    梅若瑄给他弄得畅美莫名,尤其林天龙捻撮两颗乳头的力度,不轻又不重,还带着几分温柔,令她感到异常舒服。

    与此同时,梅若瑄卒然惊觉一件事,便是这个小叔又再硬起来,她立即按住那对贪婪的大手,制止他的动作,张大一对美目道:“天龙你……你怎会这么快又……又竖起来?”他才**数分钟,又立即生气勃勃,这一个发现,真教梅若瑄诧异万分,心中对这个小叔子,不禁爱意陡增。

    “若瑄嫂嫂如此迷人,我又怎能忍得住?”林天龙紧盯着她,问道:“若瑄嫂嫂,我可以再要吗?”

    梅若瑄当然知道他想要什么,却装聋作哑,故意羞问:“要什么?”

    “再给我进入你下面,你瞧瞧它,都硬成这样了。”

    梅若瑄“嗤”一声笑,轻柔地放低声音娇羞呢喃道:“我之前怎样说?我说,只要你有本事,这几天你想要多少回都行,最重要是能够让我怀孕,你忘记了吗,现在还来问我……”

    “我当然没有忘记,只是才刚做完,若然又来一次,害怕你消受不起,所以才问若瑄嫂嫂你。既然若瑄嫂嫂这样说,我可放心了。”

    梁亚东在书房里听见,同感错愕,没料到这个弟弟会这般厉害,起码自己就没有这本事了。听得二人又要再合体,原本平息的阳具,禁不住又蠢蠢欲动起来,这时又传来林天龙的声音:“你看我双手正忙着,若瑄嫂嫂能否帮个忙?”

    梅若瑄听见,似笑非笑答道:“你这个小坏蛋……你好可恶,没想到你这么坏。”

    林天龙看见若瑄嫂嫂这个模样,便知她肯了,微笑道:“我双手实在舍不得放开呀,若瑄嫂子,求求你帮个忙,可以吗?”

    “我才不信你的话。你有本事,就不要放手。”

    “可以,我立即应承你,直到我今趟射出来为止,一直拿实不放。”林天龙狡猾地一笑:“若瑄嫂子,现在你可以帮我了吧。”

    “要死了!”梅若瑄似是有点惊讶,却满脸笑意道:“你这个人真是,人家只是口上说说,你……你竟当真。”

    “若瑄嫂嫂是我心中的女神,所说的话我当然要听,现在可不要赖皮喔。”

    梅若瑄满脸无奈,但心中却一阵狂喜,徐缓伸出玉手来到他下身,玉指一紧,已握住那火烫之物,心头猛地跳了一跳,暗赞道:“真的好大好热,爱死这根东西了,难怪刚才插得我如此舒服!”当下用力握紧,连连套弄。

    “啊!若瑄嫂嫂,你弄得我好舒服……”林天龙双手紧握一对玉乳,仰头大喊。

    梁亚东看见妻子如此这般,整颗心都抽痛起来,但下身的阳具却越来越硬,甚至硬得发痛。

    梅若瑄恣情玩弄一会,才把两条腿大大劈分,娇嫩的玉蛤已不停地张合。这时的她,已是春心难抑,握住巨大的宝贝,将个**抵向玉户,磨蹭几下,主动抬臀一凑,“吱”一声响过,将个**吞了去。

    林天龙喊得一声爽,便即腰板一沉,巨物又进了半根,这回却是梅若瑄喊出声,实在太美了,那股胀塞感竟然会如此强烈!最后,整根阳具已全没了进去,深深的顶住翕动的芽眼,竟然便此停着,一动不动。

    梅若瑄正淫兴勃勃,见他不动,显得十分不耐,为了淑女的矜持,又不能开言恳求,只得竭力隐忍。便在梅若瑄心存不满之际,忽见林天龙将身子拱起,佝腰张口,隔着单薄的衣衫含住自己一颗乳头,接着使劲地吸吮。

    “嗯……”强猛的快感骤然遍布全身,梅若瑄一把按住他脑袋,不依道:“你怎能这样,我可没准许你用口!”

    “但你也没有明言不许,也不算是犯规。”林天龙依然不肯放口,口齿不清道:“实在太可口了。”旋即手口并用,分攻两头,不用多久,梅若瑄胸口的衣衫尽湿,两个乳房登时若隐若现,更是诱人。

    梅若瑄给他弄得浑身是火,阴道作痕作痒,麋沸蚁动,真个难忍难熬!

    林天龙只顾舔吃搓捏,阳具始终不动,只是牢牢抵着深处,忽觉一股强大的收缩,不住翕动吸吮自己的**,把眼望向梅若瑄,看见这个仙子般的若瑄嫂嫂紧咬香唇,两目含春,半张着水汪汪的眼眸,正和自己对望着。如此艳色无俦的神态,让林天龙心悸不已,不由脱口而出:“若瑄嫂嫂,你真的很美。”

    梅若瑄冁然一笑,以几欲不闻的声线与他道:“动动好吗,若瑄嫂嫂求你了,用你的东西满足若瑄嫂嫂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