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939章 梁亚东书房偷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省城东山新河浦是达官贵人、富商巨贾的居住地。这区马路并不宽,两边却生长着葱郁的古木,有盘根错节的大榕树,也有高大袅娜的玉兰树,洒落一地清凉的绿意。

    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掩映其间的一栋栋洋房民居楼。它们一般单家独院,高两三层,红砖清水墙,具有典雅的西式风格,别具韵味。

    梅若瑄的房子分有两层,楼下租给一个内衣专卖商人,二楼才是梅若瑄的房子。

    走进大门,是一个大厅,南面是两个房间和浴室,一字排开三个门口,左边是睡房,中间是书房,右边是浴室,厨房却设在另一边。

    梁亚东首先打开睡房门,里面放了一张颇为宽敞的双人床,左边墙壁有个大衣柜,右边墙壁是一面大镜,房间还有一个大阳台。梁亚东望着那张大床,脑间不禁想到二人卧在上面的情景,心中又涌起一股酸楚。

    来到书房,房间和睡房大小相当,同样有个阳台,他将手上的食物放在木柜里,防止给人发现,回身看看四周,如同往昔一样,除了阳台,三面墙壁均挂了一幅大油画,当初第一次来这里,梅若瑄便笑着和他说:“你可知道这三幅画有什么作用,其实内里另有乾坤。”

    梅若瑄笑着指向靠贴睡房墙壁的油画,并叫梁亚东将画架取下来,一面透明玻璃立即呈现在二人眼前,而且能清楚地看见隔壁的睡房。梁亚东大为愕然,又听梅若瑄道:“这是父亲托朋友买来的单面镜子,书房看去是透明玻璃,但睡房那面,却是一面普通的镜子。父亲做的是私货生意,最怕是遇着叛徒,为了监视手下的举动,便设了这个秘密机关,而且按下书桌旁的按键,还能听见隔壁说什么呢。”

    接着梅若瑄又道:“其余两幅画和这幅一样,这是用来监听客厅,这是监听浴室,倘若父亲怀疑某个人出卖他,只要安排那人在这里住两天,必定能够探到一些蛛丝马迹。”

    梁亚东当时摇头一笑,还说岳父果然神通广大,没料到今天竟成为窥视娇妻若瑄的利器。梁亚东心中已拟好一切,知道这间书房一直上了锁,只要自己躲在书房里,再将房门反锁,就算妻子若瑄拿锁匙开门也没用,最多是感到奇怪,或是认为房门坏了而已,决计不会想到房里会有人。

    回到自己家,梅若瑄和平时一样,并无任何转变。晚饭时,梁亚东还提到明天要去炎都市,让她收拾一下行李。梅若瑄点头应了,并向他父母说,自己已很久没有回娘家,借着丈夫梁亚东往炎都市这几天,打算回家住几天。

    梁亚东自当然心中有数,心头满不是味儿,却又无从诉苦。

    晚上,梅若瑄竟然破天荒肯为他**,若在往日,梁亚东肯定乐得无以复加。不管怎么样,对他来说多少有点安慰。

    一大清早,梁亚东如常由司机送他上班,下车时,他吩咐司机,说下午公司会有人送他去车站,不用他前来接送。看着司机驾车离去后,梁亚东提起行李,召了一辆黄包车,径往新河浦而去。

    现在时间尚早,知道二人肯定不在屋里,掏出门匙开了门,果然如他所料,屋里空无一人。梁亚东往四处查看一遍,再到厨房一看,见厨柜放了不少罐头食物,再看储水的水缸,不知何时,一个大水缸都给人储足了用水,便是五六人使用,也是绰绰有余,当真是准备十足,妥贴非常。

    梁亚东将行李放进书房,并反锁了房门,同时把三幅油画全取了下来,睡房、客厅和浴室全都一目了然,要是他二人进屋,他都能清楚看见。

    不觉间,已过了两小时,仍是不见妻子和天龙,梁亚东不免有点烦闷,心中一面想还是不来好,但一面又想他们快点来,心上正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落。

    便在此时,大门突然打开,看见梅若瑄收回门匙,开了大厅的吊灯,向身后男人道:“天龙,进来吧。”

    梁亚东暗叫一声:“果然来了。”妻子若瑄的说话,清楚地从书桌的小型播音器送出来。梁亚东亦不禁赞叹这丝毫不亚于美国棱镜计划的科技。

    二人坐在长沙发上,梅若瑄知道小叔天龙喜欢咖啡,便问道:“要咖啡吗?”

    “好,我自己来吧。”天龙正要站起身,却被梅若瑄阻止住。

    “你又怎知放在哪里,还是乖乖的给我坐着。”梅若瑄嫣然一笑,款款的站起身子。迷人的笑容,优雅的举止,让林天龙瞧得微微发昏。心想亚东哥的福气着实不浅,竟然娶得如此绝色为妻!

    不用多少功夫,梅若瑄已托着茶盘从厨房走出来,茶盘上盛着两杯香喷喷的咖啡,香醇浓郁,凭这香气便知是上好佳品。

    “原来若瑄嫂嫂都爱喝咖啡,我到现在才知呢。”林天龙在杯口嗅了一下,又赞道:“好香,似乎是波多黎各的顶级货。”

    “你这个鼻子好厉害,嗅了一下便知道。”梅若瑄微微一笑:“其实我也很少喝,因为我知你喜欢,是为你准备的。”

    林天龙听见呆了一呆,便连书房里的梁亚东也大感意外。

    “多谢若瑄嫂嫂。亚东哥有你这样体贴的妻子,真是令人羡慕!”

    梅若瑄含笑不语,喝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道:“对了,为何不见你带女朋友回家?你不要说还没有女朋友,我可不相信。”

    林天龙摇头一笑:“女朋友当然有,但都是普通朋友,不是你想的那种。”

    “不会吧。你一定是骗我。”

    “是真的。什么原因,我若说了出来,恐怕你会不高兴,还是不说好。”天龙欲擒故纵道。

    “我又怎会不高兴,快说来听听。”

    林天龙故作犹豫一会,像似有什么难以出口,最后还是笑着说道:“其实……其实自从看见亚东哥结婚后,我的眼光就渐渐高起来,对一般女子已失去兴趣。”

    “会有这种事。”梅若瑄含笑看着他:“这和你亚东哥结婚有什么关系?”其实绝顶聪明的她,听了林天龙刚才的说话,已明白其中原因。

    “原因很简单,我看见亚东哥娶了像若瑄嫂嫂你这般的人物,不但天生丽质,而且绝色过人,让我做这个弟弟的,亦感到十分自豪。便因为这样,我就立志不能输给亚东哥,若要找老婆,就要找个像若瑄嫂嫂一样的,就算比不上若瑄嫂嫂,亦不能相差太远。”林天龙笑着耸耸肩:“但可惜的是,至今还没有找到。”

    “天龙你在说笑吧,难道我真是这么好?”梅若瑄显得很大方,望向他盈盈一笑。

    林天龙缓缓摇头:“这都是我的真心话,绝非说笑。若瑄嫂嫂你可能还不知道,在我所见过的女子中,你是最完美,最吸引人的一个。我不时地说,也不知亚东哥前世修来什么福,今生能拥有你这个妻子。”

    “你就不要抬举我了,我的坏处还多着呢,凡事又怎能光看表面。”

    林天龙点头道:“人又怎可能十全十美。就看今次我和你的计划,本意当然是为了梁家,可是在亚东哥来看,就会认为是你不贞,假若细心去想想,若瑄嫂嫂你今次这样做,表面上看似乎是不妥,但本意是对的,便如古人所言,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虽然我不知这个比喻是否对,但我是这样想的。”

    “天龙,多谢你。”梅若瑄低垂着头:“我想出这个计划,在心里已挣扎了很久,但始终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好方法。我知道今次是对不起你亚东哥,也会给你看低,可是我真的没法子。男人不同女人,不能让妻子怀孕,外人会怎样看他。我不能忍受有人践踏你亚东哥的尊严,让外人在背后耻笑你亚东哥。”书房的梁亚东听了这番话,大为感动,全没觉察妻子若瑄其中包含的借口。

    “我明白的。希望我自己能够把持住,竭力谨守你的规矩,不接吻,不爱抚,尽量减轻你内心的压力和罪恶感,但愿我能够做到。”

    二人一直聊了很久,到晚饭时间,梅若瑄道:“也该用饭了,我们到外面吃好吗?”

    林天龙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若瑄嫂嫂喜欢吃什么?”

    “我什么都可以。”拿过沙发的手包,二人便开门离去。

    梁亚东像似松了一口气,仰坐在办公椅上,闭上眼睛,脑里不停想着二人的对话,一时又为着自己不争气的身体而叹息,若不是出现这种问题,又怎会有此事发生,想着想着,不觉间竟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一个轻细的声音唤醒了他,梁亚东坐直身子,发现房间黑漆漆一片,只有客厅和睡房的透明玻璃传来灯光,一个男人出现在睡房里,正是堂弟林天龙。

    梁亚东心头一紧,站起身来,看见天色全黑,原来已到了夜晚,再望向睡房,爱妻若瑄竟已睡在床上,身上穿了一件水蓝色绸子睡袍,质料轻薄柔软,双手正抱在胸前,浑圆饱满的酥胸给她挤了起来,一颗乳头在臂弯探出头,顶着柔薄的衣衫,诱人非常。梁亚东可以想得到,睡袍里显然是空无一物,但看不出下身是否有内裤。

    如此火喷喷的情景,让梁亚东亦不禁喉头发干,浑身热血翻腾。

    站在床前的林天龙,上身已然赤裸,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正向梅若瑄发问:“若瑄嫂嫂,我可以上来吗?”

    梅若瑄听见,双手紧了一紧,将胸口抱得更实,满脸酡红的点点头。在她眼前,却是一幅让人心跳、引人遐思、诱惑十足的画面。在林天龙英俊的脸庞下,原来还有一身健硕的胸肌。尤其这时的他,因亢奋而昂起的阳具,正直挺挺的把内裤撑起,形成一个诱人的帐蓬。她真没想到,这个小叔只看着自己躺着,便已兴奋成这个模样。

    林天龙获得准许,双手往下一扯,便把内裤脱到膝盖,一根巨龙倏地弹跳而出。

    “呀!”一声惊讶,从梅若瑄口中吐出。好大的阳具,比她的丈夫仍要粗大许多,尤其是那个**,棱深肉厚,肥硕得吓人,着实是女人之宝!梅若瑄前天早晨也只是看见过他搭帐篷的晨勃形状,如今乍然赤裸裸见着这根宝贝,心里更爱他几分,连体内淫欲的血液,霎时全滚翻起来。

    林天龙看见她瞠目张口的样子,一时也被吓着,连忙问道:“对不起,若瑄嫂子,是否我太粗鲁,吓着你了?”

    梅若瑄此刻才回神过来,红着脸摇了摇头:“你……你那里好可怕,长得这么粗大。”

    林天龙正背向着梁亚东,让他暂时无法看见,但凭着妻子若瑄的说话,已知妻子若瑄惊叹于弟弟的本钱,何况梁亚东早就在炎都市梦世界就窥见过天龙的庞大本钱和彪悍能力。

    只见林天龙搔一搔脑袋,似是表示歉意,故作战战兢兢状爬上床。他这样一挪动,整个侧身便呈现在梁亚东眼前,从侧面看去,见他一根大物已昂撑朝天,随着动作晃呀晃的,这根庞然大物比在炎都市所见又粗壮一些,比之他自己还要长一些,粗度也稍强于他。

    看着这根阳具,梁亚东心中更是五味杂陈,知道天龙来到省城之后没有闲着,吸收熟女春水**,储备电能方能如此越发粗壮,想来妻子若瑄这番可有甜头了,不要因此而和他弄上瘾才好。其实,梁亚东从在炎都市一直也有找天龙借种的想法,只不过没有最终下定决心罢了,那天晚上看了天龙脑电波图像反应之后,既了解天龙是个吃着碗里看着盆里想着锅里惦着地里的花心大萝卜,更是了解他彪悍的性能力越来越强大,生怕爱妻若瑄到时候身心俱失被天龙完全征服那就悲催了。这也是梁亚东一直没有下定最后决心的主要原因。

    林天龙怔怔地望着若瑄嫂嫂的娇容,心头开始噗通噗通乱跳,心想这个若瑄嫂嫂太美了,当真难以用笔墨形容,我虽然不能摸她,但单看着这张绝美容颜,已足教我魄散魂飞了,更何况能够进入她身体,我还有什么苛求。想到此处,胯下之物不由跳了几跳,更加硬了几分。

    “若瑄嫂嫂,真的就这样进去,我怕这样会弄痛你。”

    梅若瑄咬一咬下唇,毅然点头:“我可以的。但……但你要慢慢来。”

    “那……那我就开始了。”林天龙轻轻掀起睡袍的下摆,两条修长玉雪的美腿,立时呈现他眼前,叫他不由暗赞一声。他平日看见梅若瑄穿着旗袍,走路之时,都能从脚叉看见她的腿,那种美姿,早就深深吸引着她,但比起现在,其吸引力又再攀升不知多少层次。

    林天龙强忍着悸动的心,将衫脚提到她腰肢,一条白色的内裤,正紧紧地裹住一团饱满,直瞧得他心迷目荡,涎液暗吞。见他双手扣住裤头,往下拉去,梅若瑄暗地里抬臀相就,好教他顺利得逞。

    眼前的光景,林天龙不看犹可,一看之下,方知世间竟有如此娇嫩的玉牝,粉红色的**,粉白高坟的丘垄,齐整柔顺的**,香娇玉嫩,在在都让人叹为观止。林天龙简直无法让眼睛移开。

    梅若瑄见他呆痴痴的模样,不由从心中发笑,还一手将妙处掩着,不依道:“好丢人,不准你看。”

    林天龙一怔,点头笑道:“不看,不看。”接着把内裤扯离双腿,顺手抛在地上,用手扳开美人双腿,却见梅若瑄仍死死的用手揜紧,又笑着道:“若瑄嫂嫂你这样遮住,我又怎能进去。”

    梅若瑄似是无奈,松开了手,整个**又跃入他眼帘,林天龙暗叫声极品,却发觉花缝处渗出一行玉滴,沾润生光,心想原来若瑄嫂嫂早就情动了,还摆出姿态死撑,当下手执巨龙,将个**抵在缝口,蹭了一蹭,梅若瑄当场便抵挡不住,激灵一颤,一股玉液又冒了出来。

    林天龙会心一笑,**往前一突,“吱”的一声,直闯了进去。

    “嗯!”二人同时喊出声来。梅若瑄咬着小手,美得阴肉乱跳,想到这个早就暗恋自己的大男孩,终于进入她蜜穴甬道之中,不由得春心飞絮,竟不自觉大分双腿,好让他更容易长驱直入,占有自己的身体。

    隔壁的梁亚东看见,热血登时直窜上脑,暗叫:“没了,没了,二人终于对上了,从此刻起,一切已无法挽回了!”

    林天龙亦不是首次接触女子,和他有过性关系的女人已经也有不少,但很少有能与嫂嫂梅若瑄相媲美,样貌固然无法相比,便是这个**,同样胜人一筹,紧窄之中又充满着弹性,将自己的阳具含箍得酥麻爽利。眼下好物当前,他又如何忍得,当下奋身往里一捅,马上齐根直没,**猛撞向深宫肉芽。

    梁亚东只见弟弟天龙那个大黑屁股上的疙瘩肉一鼓,生生把半根**插进了爱妻若瑄的蜜穴甬道里,这还不算,他也不管若瑄惊叫哭喊,挺动熊腰,把粗若儿臂的**撤出来一截,随后又更加用力地刺入老婆的阴道,这么来回几次,纯用蛮力,终于把整根**都干进了他老婆若瑄的蜜穴甬道之中!

    天龙正被老婆的阴道夹得飘飘欲仙,抬头一看,老婆若瑄已经晕了过去,他连忙掐人中,老婆悠悠醒转,脸上显示一阵扭曲——这是疼的,后又是一阵茫然与羞涩——估计是感到下面充实异常,嗔道:“你……大坏蛋!”

    天龙嘿嘿一笑,抽插动作起来,没想到刚动没几下,梁亚东窥见老婆若瑄又一声“哎呦妈呀!”全身抽搐,眼睛翻白,天龙停止了操弄,叫道:“若瑄嫂子,你尿啦!夹得我真**痛快!”

    梁亚东猜也猜到了,原来老婆若瑄竟然刚被天龙的**操进身体,就高潮了,这是老婆的头一次高潮,她双颊泛红,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天龙,我刚才这是……”

    “嘿嘿,若瑄嫂子,你刚才这就是尿了,女人被男人日的舒服了,就会尿骚水。”

    “……”

    “嘿嘿,若瑄嫂子放心,我看出来了,嫂子这是第一次尿骚水哩,我今天晚上一定不惜力气,让嫂子把骚水全尿出来!”

    “你……羞死人了!”虽说以前和老公梁亚东也有过高潮,可是还真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潮喷感觉。

    “若瑄嫂子,痛快不?”

    “恩,痛快……”梁亚东窥见老婆若瑄在高潮余韵之中,晕晕乎乎,心不在焉。

    梁亚东一边使劲打着手枪,一边嫉妒地看着天龙不到1分钟,就让他爱妻若瑄达到了他1年都没实现的高潮。

    “呀!天龙……”这一下深进,几乎便要她泄出来。若瑄实在忍不住了,不禁美目半张,情痴痴的盯着这个英俊的小叔,看他如何淫媾自己,谁知一看之下,再被他的俊脸深深吸引住,只觉越看越爱,越是想拥有他。

    林天龙这下自知用力过猛,当即不敢乱动,歉然道:“对……对不起,若瑄嫂子,可有弄痛你?”

    梅若瑄摇了摇头,双眼仍是脉脉的看他。梁亚东着见妻子的眼神,心中不由一惊,这个模样他太熟悉了,现在这个流波送盼的眼神,竟然会出现在自己以外的男人,这如何了得。

    但另有一件怪事发生,梁亚东看见弟弟天龙的阳具全根而入,直没至根,一股难以形容的兴奋骤然而生,胯下的东西竟变得硬如铁石,大有不泄不快的冲动。

    林天龙不敢妄动,深深的藏在阴道里,只觉内里湿津津、暖溶溶,还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一收一放的,像不停地啃噬自己,异常地受用,凭他过往的经验,这个若瑄嫂嫂肯定已欲火昂扬,恐怕不用多少功夫,便能将她弄上高潮。

    他一想到这里,童心骤起,徐徐抽出**,只留个**在内,却见筋盘硬硕的阳具,竟已满布淫汁,答答下滴,当下笑道:“若瑄嫂子你真个本事,我俩全无前戏,而且只是一下深入,嫂子竟是湿得不成模样。你这般敏感的身子,亚东哥必定爱你爱到骨子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