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89章 慕容玉洁老院装修木匠诱惑

第889章 慕容玉洁老院装修木匠诱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萍萍此时完全陷入情?j的浪潮里,嘴里的呻吟变成淫词浪语乃至胡言乱语,当林天龙再一次深入,并闯入她的子宫时,她的腿立刻绷紧,在沙发上支撑着身体的双手一阵剧烈地颤动。

    “不行了,我的天,高潮了,我要尿了……死了,真死了……啊……”

    柳萍萍的手脚一软,腹部剧烈地一阵起伏,随着最后一缩,一大股浓白倜厚、散发着热气的黏液从她阴道深处飞射而出,黏液之后是若干稀白的热烫**喷喷涌而出,与此同时,还有一道银线从其尿道口射出,给这高潮的景象再添淫靡。

    林天龙抱起柳萍萍,不顾她刚刚泄出**,将她平躺着压在沙发上,双肩扛起她的双腿,性器再次进入她那泥泞、湿热到极点的阴穴,疯狂地冲刺起来。

    “啊……啊……”

    柳萍萍已经无力说出淫词浪语,只能用简单的声音表达再一次被抽插时的感觉,呻吟声有些断续却更加诱惑。

    林天龙的脸孔微红,一只手抱着柳萍萍的双腿,一只手却探到她的菊门处,那里汇集的淫液更多,有些甚至随着菊门的翕合已经渗透到菊门深处,他伸出一跟手?瘢?仁悄﹃?幌戮彰诺闹羼蓿?缓蠡夯旱剞肴肫渲校?灰换岫??痔砑右桓?种浮

    而这时,柳萍萍虽然察觉到菊门的痛楚,不过比起子宫内的再一翻天覆地,菊门处的情况根本不??得重视。

    “啊,宝贝,大宝贝,太棒了!”柳萍萍肆无忌惮地大叫着。其实,林天龙比她还想叫,因为他的**在柳萍萍那肥厚多汁的**里面抽插的滋味实在妙不可言。

    柳萍萍被林天龙操得酥胸怒胀,两个大肉球波涛起伏,几乎要挣脱紧身线衫的束缚。

    林天龙看在眼里,伸手扶住柳萍萍柔软的腰肢,下面操得更加凶猛。柳萍萍更是摇晃着肥大的屁股向上挺动,非要把林天龙的粗长**完全湮没才肯。

    此时此刻,不论是久旷之身食髓知味的柳萍萍还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林天龙,他们都没有玩弄什么技巧的想法。经过之前在孟昭佩办公室的暧昧一幕,再经过刚才的短暂误会挑逗撩拨,这对年龄悬殊的男女性伴大男孩美少妇完全被兽性控制,性器官的激烈**成了他们唯一的本能。

    林天龙粗长的**在柳萍萍那肥美多汁的蜜壶里面横冲直撞,而柳萍萍的蜜壶毫不示弱,紧紧咬合着林天龙的**,同时分泌出汩汩的淫液。这些淫液没有畅快流出的通道,不断被林天龙飞速抽插的**反复挤压、搅拌,最后成了浓白的豆浆状异物,蘸满了林天龙的**。

    柳萍萍的大腿和胳膊几乎已经挂在了林天龙身上,每次林天龙的猛插都会让她爽得张开小嘴,暂时停下淫叫,然后又爆发出更加污秽的叫喊:“嗷,大**弟弟,你好会操,操得姨妈的骚**好爽!”

    林天龙实在也很想喊,但他并不习惯在**时说话,所以他干脆用实干代替言语,用更凶猛的进攻喂饱柳萍萍那不知餍足的骚穴。柳萍萍的嘴巴越张越开,眼睛越瞪越大,大屁股摇得更筛糠一样,终于抱紧了林天龙急促地浪叫道:“不行了,宝贝,姨妈、姨妈要丢了,唔啊,噢噢……”

    林天龙顿感柳萍萍的阴道两侧的肉壁剧烈收缩,挤压得他的**就要爆裂,而他的**本来就在此际胀大到极点。肉壁和**的剧烈摩擦让林天龙腰眼一麻,热浪盈满小腹,一股奔腾的岩浆从他的**中间的通道窜出!

    “啊,不好,我要射……”林天龙一阵慌乱,就要把**狠狠拔出,柳萍萍却用腿夹着他的腰臀不放,急促地叫道:“射进来,给我,给我!”

    当柳萍萍再一次地发泄出大量**时,林天龙也达到了?潮,蘑菇头在子宫颈内再次胀大一圈,然后就是机关抢般的扫射开始,**子弹夹带着颇大的力量拍打在柳萍萍的子宫颈内壁上,让她于高潮顶端再上一层,整个人挺腰发出无声的尖叫,体内的**再次大涌,尿道的失禁也再次出现,更有莫名的浅白黏液飞出,似乎是尿道潮吹。

    林天龙的扫射式**足足持续了二、三十秒才停止,未见多少瘫软的性器仍然深深地插在柳萍萍的体内,林天龙舒缓地一笑,趴下身用手揉捏柳萍萍的一对乳房,嘴巴不停地吸咬两颗充血胀大成紫红葡萄的乳头,帮她舒缓高潮的痉挛,如此一会儿,他的嘴唇才上移到柳萍萍的唇上,两人热吻良久。

    “啊!”林天龙低吼一声,来不及做任何补救措施,就那样一股股地把**射进了柳萍萍的肉穴深处。

    “宝贝,你好会操!”柳萍萍把满身浪肉贴紧林天龙。林天龙怀里抱着自己的女上司姨妈,**之后的他蓦地又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自己竟然这样干净利落地把省厅的第一美少妇在办公室给操了!比起来炎都山原始密林更加刺激过瘾,而且她还让自己内射她的骚穴,让自己把滚烫的**灌满了她的花心和阴道!

    “萍姨妈,舒服吧?”

    “小坏蛋,假公济私要挟姨妈!”柳萍萍媚眼如丝地娇嗔道,“现在送你去慕容玉洁家里,不过,你要打扮一下,因为在慕容玉洁家出现的你是一名木匠!”

    “木匠?”林天龙顿时傻眼。

    “她在朱雀湖那边有套老房子,最近她老公韩云海正在装修呢!你是秘密来省城的,而且不在公安编制之内,她虽然是省厅老人,也不会认识你的,想来想去只有你是最佳人选!”

    ***              ***             ***

    “喂!老公啊,别忘了今天要回老院看看啊!下班后先回家吃午饭,吃完饭一起过去看看你主持的装修工程进展如何了。我这里得忙了,拜拜!”

    “喂!玉洁……”

    “嘟……嘟……”韩云海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婆慕容玉洁就挂了电话。

    “大概怕我中午又有应酬吧!”韩云海心里想着。

    老婆叫慕容玉洁,比他小两岁,是省厅政治部主任,而他在一个大型国有企业的采购部门负责,平时应酬很多,经常回家很晚,老婆虽然对他有些抱怨,但还是很支持他的工作。

    在这样一个垄断国企的采购部门工作确实不容易,上下关系要打点,客户关系要维系,还要时刻防备小报告,压力虽然大,但油水也很足。

    因为最近操持朱雀湖那边老院的装修工程,老婆在几天前就对他说了要过去看看,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是省厅领导,公务繁忙呢?装修这点小事自然只能由他这个老爷们一手包办了。

    结婚七年了,过得可真快啊!女儿晓晓都五岁了,而韩云海也刚过了而立之年。

    七年的婚姻,激情已经不再,只剩下了平淡,甜蜜的爱情也变成了浓浓的亲情。

    回想当年他们刚结婚时的样子,每天两人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有可爱的孩子,稳定的工作,温馨的家庭。现在一切已经拥有,但那时的激情与甜蜜却再也没有找回。

    虽然当时他们的初夜充满了青涩,但身体却被激情和欲望填满着。那时的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缠绵一番,好像不知道疲倦是什么一样。可是七年下来,每天只是重复着上班、下班、回家、睡觉,机械式的生活让他们的思想变得麻木,性生活也变成了例行公事。

    他们对彼此的身体熟悉无比,就连身上哪长着颗痣都了如指掌,“左手握着右手”大概是对他们现在最贴切的比喻了。

    他们也曾经探讨过这个问题,也尝试着增加一些情趣,但妻子慕容玉洁多年的传统教育和身份地位让她很难接受那些她所谓的“伤风败俗”的东西。

    韩云海回到家时,才发现慕容玉洁已经做好饭菜在等着他。他走上几步,说:“怎么不等我回来做?”

    慕容玉洁看到他,微笑说:“谁做不一样,我没那么娇气。你今天怎么那么慢?”

    韩云海说:“公司的事情多,一时处理不完。你怎么不先吃?”

    慕容玉洁说:“人家等你回来嘛。”说完,给韩云海盛上饭。

    韩云海接过来,问:“晓晓呢?”

    慕容玉洁说:“她早早喊饿,我让她先吃了。看了一上午的喜羊羊了,现在在房间里做暑假作业呢。”

    韩云海吃完,就去洗澡了,待他出来时,慕容玉洁已经收拾好碗筷,倚靠在沙发上看电视,韩云海坐在她旁边,眼睛却不去看电视,而是盯着旁边慕容玉洁看,见她此时懒洋洋倚躺,丰姿毕现,乌黑细长的秀发分两半绕过雪颈搭在隆起的乳房上;面如满月,皮肤细腻如脂,粉光若腻,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如烟柳眉下一双清澈乌黑的丹凤眼便似含着一泓秋水眨也眨地看电视屏幕,随着剧情脸蛋含笑,两颊边酒窝浅现,露出白玉贝齿,宽松的睡裙披在她身上,固然显不出她凹凸分明的身材和不堪一握的纤腰,但却掩不住她胸前那对高耸入云的乳峰。齐膝的睡裙衬托出紧实的翘臀,再配上上午没有脱下的肉色丝袜和白色的细高跟鞋,对男人肯定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虽然没有了青春年少,但多了那种成熟少妇的气质,岁月并没有在妻子脸上留下痕迹,白里透红的肌肤、精致的五官、略尖的下巴,过肩的长发随着微风飘荡。

    可惜韩云海已经激情不再,这两年早就没有了往日的热情,或许是应酬太多,花天酒地的缘故,那方面越来越力不从心了,所以难免对爱妻有点心生愧疚,而且现在还要去朱雀湖那边老院看看装修进程呢!

    “云海,朱雀湖那边老房子装修怎么样了?”

    “随时接受慕容主任的检阅审查!”

    “去你的!”

    嘴里娇嗔,慕容玉洁心里却明白,的确他们风风雨雨的已经走过了这么些年,老公韩云海把男人的血性熬尽了,这两年每每在床第之上,刚趴在她身上没一刻便大病了似的呻吟着滚下来,把她也弄得索然无味,起初对他的无能倒也不怎么在意,做为一心扑到省厅工作的她认为老公韩云海也只是一时的身心疲惫过度操劳,缓过一段时间也就没事。

    而这后来的她却恐惧的发现,虽然性事经了不少,可老公韩云海居然连一点雄风重振的可能也没有。于是,她偷偷把丈夫的**反复仔细地检查了好几遍。结果,初看一切都正常。这下她彻底沉不住气了,跑去请教了沁尿科的大夫,也给他用了许多壮阳补肾的药物,但总不见效。

    这样一来,虽然慕容玉洁嘴上没说什么,但偶尔流露出的表情却明白的告诉了他,他这辈子的幸福完了,万幸的是已经有了晓晓这个宝贝女儿。

    正当她单纯地以为爱情就像是湖面上波光涟涟,泛着耀眼的光芒,每一次闪灼,哪怕是一粒水花的溅跳,都包含着柔情蜜意时,慕容玉洁敏感地察觉到,有时这美丽的湖面之下,涌动的则是具有催毁一切的暗流和漩涡。她可不笨,能到今日这位置的她当然不笨,到了她这年龄的女人,既不是心静如水也不是过分地多愁善感。

    慕容玉洁家是独处的小院,有一个天井和两层小楼。里面灯火通明,全都是高瓦的钨丝灯,雪白亮堂,还有乒乒乓乓的声音,好像里面正在搞大工程。敲了好大一会儿的门,才有一小工出来开了门,好久没回到这里,她的家已经面目全非,墙壁雪白平坦,那些木板门厢全都换上了新装。就连地板也都铺上好看的瓷砖。

    厅里当中木工的长凳上一个赤脯露胸的男子汉,看起来也就20岁不到,面目俊朗,阳光帅气,站在工人队伍明显鹤立鸡群的感觉,非常扎眼,他有着扇面型的宽肩,胸脯上那两块结实的肌肉,颜色就像菜市场卖肉的案板,紫油油地闪着亮光。光芒摇曳不定,热烘烘的燃烧夹着人的体味和烟味,呛得眼睛发红发亮。他只穿条藏青色带两杠白色嵌边的短裤,长手长脚地伸弯着,像只汗漉漉黑乎乎的大蜘蛛,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一种单调的运动。

    对于慕容玉洁的出现,他抬手拭擦脸上的汗,咽了几口唾沫,喉结一阵滑动,伴着夸张而欣喜的眼神。

    电脑照片上面是一回事,现实中又是一回事,林天龙此时此刻心里只能惊叹眼前这个美少妇的端庄!温婉、典雅、妩媚、矜持、高傲……全部的气质都散发在她的脸上。但这些气质都只能当配角。她最令男人迷醉的气质,绝对是她的端庄!

    韩云海给他递上了根烟:“小师傅,辛苦了啊,还没吃午饭呢吧。”

    “不辛苦,老板你们才辛苦呢,忙完这点活再吃也不晚。”林天龙这边说着,却对慕容玉洁目不转睛地上下打量个没完。

    慕容玉洁没法躲避他邪淫的目光,也毫不畏惧地打量着他,他有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满脸脏兮兮的油污却掩盖不住那张年轻英俊的面庞,脸的油污和瘦削使他俊朗有神的眼睛显得大了。那大大的眼睛没有丝毫呆滞,在浓眉底下恰如两只老鼠一般转来转去。瘦削的两颊当中,显出一个前端坚挺的鹰钩鼻子,鼻子坚挺得出奇,使得慕容玉洁不由自主想起女人们常说起的那句私房话。

    慕容玉洁感觉到他的目光很特别,如火焰在跳跃,火舌忽闪忽腾地快要吞噬着她。

    她没有显出被任何男人瞟得别扭的样子,而是欣然接受他的那目光,沐浴着那目光。

    这时她反而泰然,以一种她习惯而优雅的姿态站立着,一腿足尖微微点地,膝部微微曲起,而另一条腿站得很挺直,脚向一边横去,她知道自已拥有一双修长的美腿,没有人教她,天生就知道什么样的动态和表情最能够充分地显示出它的最美一面。比如她的双唇红艳而丰满,她就喜欢让它紧闭着,那样就尤其性感。

    比如她的腰肢苗条,所以爱穿束腰衣服。即使是警察制服也是特别加工之后束腰的。

    韩云海正四处视察着,不时地大声叫嚷着,对着那些他认为不满意的地方提出意见。也许等他嚷够了才发觉根本没人听他的,也没人跟着他。

    这时候,吸引着慕容玉洁挪不动脚步的是那个年轻木工,天啊,他屈起脚时从那宽松的短裤里竟露出男人的那根东西,如此的巨大威武,真的是匪夷所思。那一刻慕容玉洁身体已感到潮湿与腥热的碰撞,好像内裤那儿一大片已经湿透了。

    她拢了拢短发,那是完全多余的举动。刚出门时她的发式是吹过的,贴着面腮,既不散乱且又美观。

    林天龙停下手中的活计,点燃了一根烟,眯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肆无顾忌地对着慕容玉洁的脸喷出了烟雾:“太太,你好美啊!”

    “用得着你夸?!”慕容玉洁故作冷若冰霜地说道,微吐舌尖舔了舔下唇,庄重而又羞涩,又嬉狎可人。

    她的身段足以令一切三十四五岁的女人羡慕。臂和腿是那么的修长,胸乳高耸,腰很细,那是一种极其丰满的窈窕。尤其是她的脖子,从耳垂到衣领的开口处,浅浅的项窝仿佛用手指轻轻在精面粉团上按出来的。仿佛转身就会自行平复似的。

    她那双眼睛似乎在默默地告诉着他,她对他已颇生兴致了。如果说刚才她还只不过在凝视着他,像一个近视眼的女人凝视着一个频频暗瞥自已的男人一样,那么现在慕容玉洁已经开始不动声色地极其娴静地对他释放着诱惑的磁波。现在他们的目光,可以自由地,无所顾忌地甚至放纵,更加亲昵地触摸对方。

    林天龙知道这事儿不能急于求成,他明白欲速不达的道理,像慕容玉洁这种一开始矜持、处事严谨一板一眼的女人,一旦从各种拘束中解放出来,知晓欢愉而兴奋,进而如一个成熟女人般奔放,最后深深耽溺在淫荡的情爱世界里,那是她肉体的堕落过程,同时也是她身体恢复潜藏本能后的模样。对林天龙来说,没有比目睹这变貌更刺激更快乐的了,他应该珍惜和享受这个过程。

    通过他的目光,慕容玉洁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有某种东西正在逐步形成着,生动而猛烈地翻滚着、扭曲着、痉挛着。它像章鱼,它的八条闪动的蛇一样的足爪,探触到她身体的各个部位,仿佛就要撕裂她的衣服朝她扑过来。

    韩云海这时进来了,显然,他对于他们的活计甚是满意。“大家都累了吧,我请你们喝啤酒。”便吩咐着小伙计跟他到门口扛啤酒去。

    慕容玉洁装着看那墙壁上的油漆,在那里来回巡视着。这个时候,林天龙却跑到后天井里,以前她们家的厨房和井台边撒尿。那时慕容玉洁也正在看着厨房上的瓷砖,他分明是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不过那一刻她的胸口确实像有个东西悠晃了一下,一霎时,身子云一样地飘了起来,妙不可言。

    就见一堆黑呼呼的粗硬毛丛中伸出那么一根张牙舞爪青筋毕现的家伙,那头竟有鸭蛋般大小,根部粗壮,通体漆黑。哗啦啦一顿瀑泻,就是倾洒出来的也听着那么雄浑有力。

    慕容玉洁突然觉得自已很可耻,很下流,但却管束不了自已的眼睛。她惊一声:“你怎就在这里尿了。这么粗鲁!”

    “做工人就这样,别见怪。”林天龙故意咧着大嘴笑着。

    慕容玉洁急急逃也似地从后天井出来,那门让他给挡了,她就等着他给她让开,他那时也低下头睇视着,他的目光溜进了她的衣裙宽忪的领口,窥到一抹粉色,那是她的乳罩边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