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87章 慕容玉洁端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想得美,我柳萍萍虽然不是男人,却还知道说话算数。只要你去执行特别任务,不就是给臭苍蝇叮一口吗?我让你这小坏蛋明天下不了床,如果死在这里,只能怨你太好色。”

    柳萍萍一边说,一边像冲向敌人碉堡的战士一样扑过来,这阵势简直就像饿虎扑羊。

    这个柳萍萍还有孟昭佩不知道和那个慕容玉洁有什么天大的过节,居然如此不惜一切代价,林天龙原本还想来点前戏,不过柳萍萍根本不理他,林天龙也不想用强,驯服柳萍萍这种女人只能给她最实际的。

    事实上,柳萍萍也用最实际的战略对付林天龙。扑过来不干别的事情,先扯裤子。这女人不愧是当过兵的,力量很大,林天龙的长裤没经得起几下折磨,转眼就被她扯掉,这哪里是他上她,简直是他要被强奸。

    当林天龙的内裤被脱下时,柳萍萍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怕了?”

    林天龙故作傲然地道。

    “怕?像死虫一样的东西,还值得怕?你自己把它弄硬,难道还要老娘伺候你吗?服侍你一次可没规定要负责将你的东西弄硬吧?”

    柳萍萍冷笑道。

    “我靠,什么叫服侍啊?没事,也没说软的就不能做。你上来吧,也许会出现奇迹呢。”

    林天龙嘻笑道。

    “哼……上来就上来,你以为我怕你?硬不起来就早说,老娘还想早点下班呢。”

    说着,柳萍萍张开双腿,跨坐到林天龙的腰胯部位,先是磨蹭几下,尽管不愿意接触,但是她外**的软肉还是与林天龙那瘫软的性器产生了摩擦。

    尽管压抑着摩擦兴起的些微热力,但是柳萍萍还是觉得**部位乃至阴门都有一阵酥痒的感觉开始丝丝地赞动着。而且随着她无意识地放松腿部的支撑,将胯部与林天龙的性器贴得愈来愈紧时,那股酥痒的热力就愈来愈大,不知不觉她已经不再抗拒这种摩擦感,甚至一股微微的快感正在侵触她的身心。

    因为紧缩导致摩擦的生热愈多,并且柳萍萍明显感觉那根瘫软的性器正像苏醒的大龙一样,开始有了硬身昂头之势。这势头来得飞快,再经过几下摩擦后,柳萍萍已经觉得胯下夹着根火棍,她想退缩,可是已无退缩的搛会,因为心里犹豫不决,起伏程度不免大了一些,起身略髙,竟让那性器硕大的蘑括头抵在她那菊花皱褶的后庭位置,然后顶在阴会穴部位,肉贴肉的摩擦。

    柳萍萍只觉得阴道内微微一抽搐,不禁微微“啊”了一声,阴门想要夹紧,但是因跨坐之势来不及做这个动作,于是只见一股透明的黏液从阴门内喷出,直接浇湿了林天龙那拫已经显出狰拧的硕长根器。

    高潮一出,柳萍萍的身体瞬间有些发软,不禁习惯性地往林天龙胯部坐去,不过这一次没有坐成,因为中途便被林天龙双手抓住她粉脂般的大腿位置。“你做什么?”

    柳萍萍喝问。

    “现在不能坐,否则我这里岂不是要被你坐断了?你刚爽了,现在该我了。”

    林天龙将根器顶上柳萍萍的阴门位置,根器强硬,精血流动引起的弹跳使之小腹不断抽动,就像敲鼓一样不停地敲打阴门外的**,让柳萍萍不禁生出一丝渴望。

    “做就做,我难道会怕你?”

    不等林天龙进攻,柳萍萍已经主动一沉腰,硕大的蘑菇头挤开狭窄的门户,淌着泥泞的道路向钻地龙一样向她身体深处一路推进。

    “啊……”

    柳萍萍忍不住仰首发出悠长的呻吟,胸前双乳飞出诱惑的乳浪,说道:“你那东西细一点会死啊,这样好胀、好长,比炎都山那回又粗大了不少呢……”

    柳萍萍的阴道简直比处女还要紧窄,而且里面泥泞火热,简直就像熔金化骨的熔炉一样,让林天龙都忍不住精关微松,一时没忍住,胯下使劲一顶,硕长的根器直接深入大半,重重地撞在一块褶铍绵软的极腻软肉处。

    “嗯……”

    柳萍萍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娇媚的呻吟,悠长婉转、起伏跌宕,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宣泄她此时的感觉。

    林天龙只觉得她的阴道内一阵紧缩,花心软肉更像一个唧筒吸盘一样,攀附在他的的蘑菇头上吸啜着,这种感觉简直是无上的美妙,可惜,感觉没有持续多久,随着柳萍萍全身一抖,双腿像盘根老树一样紧勾住他的腰腹,一道黏热的液体从花心肉孔里激射而出,当头浇在他的根器上,一瞬间的热度甚至让他起了灼烫的感觉。

    柳萍萍本来不想扑到他的怀里,不过激烈的髙潮让她失去了理智,阴精泄出引起的瘫软让她的腰肢短时间内没了力气,最终不得不依偎在林天龙的怀里。

    “萍姨妈,这才刚开始,你怎么就高潮两次了?看来你压抑很久了吧!是不是从炎都山回来就独守空房了?”

    林天龙附到柳萍萍耳边笑道,才想起陈立国已经死了,柳萍萍和孟云静一样成了寡妇了,他只好咬住她的耳垂敏感带分散她的注意力,让柳萍萍浑身打了个寒噤。不过这寒噤来得快,去得更快,事实上,这个寒噤只是说明瞬间的疲倦刚刚退去,身体内抑已久的情慾正在彻底觉醒。

    “不要插那么深,你这小坏蛋。”

    在林天龙再次发起进攻时,柳萍萍趴他的身上,捶着他的胸部道。

    尽管骂他小坏蛋,不过柳萍萍却没有离开林天龙怀里的打算,反而随着林天龙的进攻,由依偎变成毫无保留的拥抱,并大声呻吟起来。

    既然已经做了并被弄得高潮,还有什么可矜持的?这是柳萍萍此时的想法,她开始转变态度来对待这次为了他执行特别任务而付出的代价,不能不说,警花出身的女人就是心理素质强,换作普通女人,适应力再怎么强也不会转变得这么快。

    柳萍萍本来的打算是让林天龙插过一次就算了,就当是给阴道做一次SPA,至于身体其他的部位,她并不打算让林天龙碰,因为现在毕竟是在省厅处长办公室里,而外面还有一个秘书许月萍呢;不过一次舒爽的髙潮,让她不由自主地投怀送抱,并随着欢爱开始激烈起来,她身体的其他的部位也逐渐沉溺于性爱中,虽然还没被林天龙抚弄,但这似乎是迟早的事情。

    两人现在的体位是:林天龙仰靠在沙发上,上半身半抬,而柳萍萍的上半身趴在林天龙的胸膛上,歪着头一副在听林天龙心臓动静的摸样,她的骑在林天龙的腰股间,屁股撅着,股间的蜜源正在被林天龙的硕长根器不断掩击着。

    只听“噗滋噗滋”的声音不断从两人私密结合处发出,白黏的液体像挤爆的奶泡一样不时四处飞溅。每一次林天龙挺腰向上一挺,柳萍萍总忍不住:“啊”的一声叫出来。本来按照女人的习惯,如果男人进攻得太深,她们一下不适应,她们总会想方设法地躲避,以免超出忍受力的酥麻感加快高潮的来临;不过她的阴道紧窄,身体很敏感,面对不顾她反对的深度进攻,阴部的快感积累的飞快,但是她没有退缩,反而咬着牙与林天龙的进攻对抗,每次林天龙攻到深处,她就收缩阴逍沉腰坐忏与之对撞,也因此,她的阴道壁与林天龙逐渐胀大的裉器问的吁擦愈来愈人,这从两人的性器抽插时声音愈来愈大就可以得知。

    “小混蛋……啊……死了死了……小坏蛋,你弄死我了,啊……”

    五分钟的激烈对抗带来的不只是中途数次小高潮,飞溅的****打湿了下身的大部分地方,而且让柳萍萍的忍耐力终于到达极限,花心被撞击了几下,早巳累积大量的快感,虽然之前的高潮排解了一部分,但是沉淀的快感更多。

    当林天龙再一次深顶,顶得她的花心软肉乱颤,肉孔几欲张开让出最深渊之门的通道,强烈的高潮终于引来,一瞬问柳萍萍感受到极大的快感,仿佛冲出云霄,见到久违的阳光一样,又像是身体内被放入炸弹,将她的身子炸开了,她觉得脑海里“嗡”的一响,随即喷水似的排泄感从子宫内蔓延开来,瞬间让整个腹部,胯间酥酥麻麻……林天龙的根器刚刚退出三分之一,汹涌的热潮便从肉孔里喷奔涌而出,浆糊似的,白黏液体带着淫热,成了情欲的极大释放;不过这股比前次大高潮泄出还黏棚得多的阴精并不能涌出阴门,而是在紧窄的阴道内淤积起来,很快便将三分之一的阴道空问全部塞满,这都因为林天龙那硕大的根器还有很大部分留在阴道里,这些液体根本没能排出去。阴精的淤累造成阴道内的不适,湿热的感觉让阴道分泌狂增,柳萍萍高潮后的晕眩疲惫还没有过去,很快阴逍内的麻痒感又魔鬼般的蠢蠤欲动。

    “小混蛋,越来越坏了!”

    柳萍萍用手捏注林天龙胸膛上的-块皮肉重重的扭了一下,暗恨这个小坏蛋故意折腾她,不等林天龙再次深顶上来,她连忙竭力张开胯部,将臀部深坐下去,小坏蛋的性器不主动进攻,她只能自食其力了。

    这深深的一坐,根器立刻向阴道深处推去,由于两人性器之问结合紧密,挤压到那些淤积在阴道内的阴精和**混合成的淫液时,她竟然感觉阴道末端有充胀的感觉,还好她的阴道弹性十足,有扩充空间的承受力,当一连串淫靡的声音响起后,异样的淫靡腥香立刻弥漫到办公室的每个角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