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80章 秘书却是何秀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然,她只是想想而已,绝对不是移情别恋,打算抛弃老公了!只是,当她和所有的女性员工一起排排站迎接那位鹤立鸡群般的出众男人时,实在忍不住回想起第一次见到梁亚东时的悸动,还有之后足足一年多的暗恋滋味,那种怎么也压抑不住的兴奋、刺激、渴望、彷徨与犹豫!酸甜苦辣俱在那方寸间!真是令人既痛苦又着迷。可是最后,是你的终究跑不了,不是你的想得也得不到,这世界说大就大说小也小,有时候为了一生的约定便努力去寻找。

    是的,或许她是太过幸福了,幸福得早已忘了什么是兴奋、刺激或渴望的感觉了。嗯……就算是幸福,如果平稳得沦为公式化的话,接下去也许就会化为一成不变的沉闷了,而夫妻之间若是不幸加上“沉闷”二字,恐怕离gam ovr也就不远??

    所以,在那一刻,何秀娜心中竟然涌起一股渴望被罪恶吞噬、淹没的欲望,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却也够令人心跳一百了,于是,某种诡异的兴奋感便在她的胸口内悄然生根了。

    也许,为了找回遗忘许久的新鲜感与活力,她是应该考虑考虑来场刺激的游戏玩玩!反正,聪明人只要懂得适可而止就行了,不是吗?

    林天龙,二十岁,父亲梁儒康华裔传媒集团董事长,大伯父梁宏宇常务副省长,身高米,虽然只是省城医专毕业,却对中药学颇有研究,据说在炎都市混得风生水起,此番带着表妹琳琳来省城,先出手帮助卢省长家驱邪技惊四座,旋即走马上任明玉轩副总裁引人瞩目……

    何秀娜却若无其事地站起来面对那个曾经相识的大男孩。

    她已经算是很高了!走在马路上,很多男人都比她矮,然而,眼前的大男孩不愧有梁氏家族的血统,硬是再比她高上将近一个头。合身的三件式高级西服完美的衬托出他那高贵优雅的气质,即使不说话,那天生慑人的气势就足以令所有的人噤若寒蝉了,年轻有为而英俊潇洒却又成熟稳重,的确是梁氏家族的精英。

    不是她老公张山峰可以望其项背的,想起来老公,何秀娜就忍不住心烦意乱的,想起昨晚那个有点疯狂的想法。

    ***           ***          ***

    又是一个精枯力竭的夜。

    想到马上要见到妻子何秀娜了,张山峰心中难以抑制的一阵激动。已经好多天没有和妻子过夫妻生活了。想像着晚上妻子向他撒娇的神态,他身体不由一阵发热。为了转移注意力,他打开钱包,里面是一张修裁的比信用卡大些的何秀娜写真照,尺寸恰好能放到折叠起来的钱包里。

    照片中的妻子穿着一身藕荷色吊带低胸拖地长裙,头略微向右偏转低垂。在白色背景下,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俏挺的鼻子、肥厚性感的嘴唇,弧线圆润、俏挺的下巴。修长的睫毛随着施了眼影的眼帘低垂着,让人看不到眼神。她的表情透着一股知性美,还略带着几丝女人特有的淡淡娇羞,使张山峰马上想起了徐志摩那首着名的短诗沙扬娜拉中的一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一头浓密的青丝被一绾淡紫色的发饰带整齐地束在脑后,露出小巧粉白的耳廓,薄薄的耳垂上带着一串精致的水晶耳坠。白皙玉润、纤细修长的脖颈上戴着一围璀璨夺目的紫水晶钻石项炼,更加衬托出她的高贵典雅。长裙低开的前胸被乳房高高隆起,一对鼓胀饱满的玉乳露出一小边圆润,隐约能看到一线乳沟顺势直下隐藏在长裙里,更添几分朦胧之美。

    妻子雪白的两臂同时微屈着,双手提拽着拖地的长裙,姿态生动自然,毫无扭捏造作之态。这身藕荷色吊带低胸拖地长裙,更加映衬出她的肤色凝脂如玉,也将她亭亭玉立、凸凹有致的身材包裹起来,一袭少妇成熟、素雅的风韵在她身上浑然天成,令人望之怦然心动。

    张山峰一直痴迷妻子凝静的美丽和典雅的气质,而这张写真照完美的展现了妻子的美丽和气质。通常写真照会把原本不漂亮的女性在经过化妆后,拍照得如脱胎换骨一般的美丽,但与真人相去甚远。但妻子的这张照片却是特例,妻子的美丽是本自天然,娴静优雅的气质更是自然流露,绝不是虚伪矫饰,因为妻子没有浓妆艳抹,只是淡施脂粉,就足以使她看上去魅力十足、美丽不可方物。

    太累了,这些天这是太累了,一路强睁着睡眼回到家,停好车后,张山峰才发现妻子何秀娜的车子还没回来,一时之间彷佛全身都泄了力。

    真不想自己一个人回到那个黑漆漆的屋里!

    他趴在方向盘上叹了半天的气,又对自己下达了千万道总动员令,这才成功地逼着自己放弃先在车上打个盹的企图,继而老牛拉车似的将疲惫的身子推出车外,有气无力地锁上车门,再拖着脚走向巷底右边的花园洋房。

    那是他已移民到加拿大的父母留下来的!准备在每年回来度个假或探亲访友什么的使用,这会儿正好让他们借住,他打算每年寄五千元美钞去给老妈当作房租,既然是自己一家人,意思意思应该就够了咩!

    不过话说回来!难怪天海集团总公司会特地派他来接手总经理职位,就如同已退休的前任总经理一样,整家分公司差不多陈腐颓败到可以退休领养老金的高超境界了,这自然是前任总经理的“汗马功劳”。如果前任总经理不是现任总裁的几十年好友,总裁大概也不会容忍到他退休之后才派人来整顿了吧!

    不过!接手的人可就真的想吊颈了,光是研审公司目前的营运状况就已经教人目瞪口呆了,更别提整个公司的内部问题多到足够让三家公司同时倒闭,而这家千疮百孔的分公司居然还能撑到现在,也可以算是个奇迹了!

    总而言之,刚上任总经理的张山峰,只有第一天是光光鲜鲜的上场,以供万民瞻仰,而后从翌日开始,每天都锁紧眉头踏入办公室内,接着就是焦头烂额、昏天黑地的度过每一分、每一秒,到了下班后还得加班,直至精疲力尽,才宛如战败的公鸡般蹒跚退场。

    所以,午夜前十点三十八分零六秒,他才得以有气无力地打开大门,经过荒废多时的庭院,再开门步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内!闭着眼顺手啪一下打开大灯!

    再懒懒地睁开眼。

    也许是钟点清洁工人来过了,大放光明的屋内看起来整齐干净多了,但仍有不少尚未拆封的一箱子堆栈在书房门口和客厅角装,而藏在客厅角落里的那吆诸子上,大部分都用签字笔涂了一个大大的“秀”字。

    我咧!已经整理十多天了,居然还有漏网之鱼躲在那儿!

    张山峰哀叹着直接进入卧室,踢开鞋子、扒下衣服,随手抓了一条浴巾就进浴室里冲澡。

    此刻不洗,待会儿就洗不动啦!

    十五分钟后!张山峰一踏出浴室,就看见他的亲亲老婆——何秀娜早已瘫在床上呈现弥留状态了。

    看样子!床上那个只剩半口气的女人也没比他强多少,同样新接手的工作、同样被彻底蹂躏的脑力、同样需要圣人般的耐心、同样被考验的精神与体力。不过,想也知道,她一定比他辛苦!因为张山峰虽然是主管阶级的,所担负的工作比她这个不过是小小螺丝钉的小小秘书沉重多了,但是却没人能支使他。

    “起来!起来!我已经帮你放好水了,先去洗完澡再回来睡!”张山峰赶紧上前去用力推醒她。这家伙,连鞋子都没脱掉呢!

    何秀娜不晓得咕哝了一句什么,翻个身就想蒙混过去继续睡。

    “好吧,不去洗也没关系,等一下我们**时的味道会有野性的感觉也说不定。”瘫在床上的人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就这样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趴在床上的何秀娜才突然像僵尸般的坐了起来,“好嘛、好嘛!先洗澡就先洗澡嘛!”

    神经好像慢半……不!好几百拍的样子。

    她咕哝着站起来,可是!不过才跨出半步,就又杵在那儿不动了。

    好一会儿过去,张山峰一直感觉不到她有什么动静,不禁诧异地转头一看,随即失笑。

    她居然就那样站着睡着了!

    无奈地摇摇头!他只好起身来到她面前帮她脱衣服。

    这家伙最近愈来愈会撒娇了。

    而何秀娜在摇晃两下后,索性把脑袋靠在他的肩头上继续呼噜呼噜了。

    张山峰一手扶着她、一手继续奋斗。“真是的,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可他嘀咕他的,何秀娜却还是摇摇晃晃地睡得不亦乐乎,直到他好不容易把他全身的衣服都给剥光之后,他开始感到不洗澡也没什么关系。

    她的皮肤一向很好,好到令人嫉妒的程度,白皙细致得宛如陶瓷一般,不但怎么晒也晒不黑,而且从来不需要做任何保养,二十七年的岁月也不曾在她身上刻划下任何痕迹,最重要的是……

    她很漂亮!而且有一股非常特殊的魅力,看似清纯的脸蛋,眉梢、眼角却又荡漾着撩人的妩媚风韵,在性感的挑逗中还伴随着无邪的诱惑,再加上。身材修长的高挑个子,曲线完美的身段!她比三年前新婚时更加动人了。

    96、61、90的好身材与可爱的桃子脸蛋形成鲜明的对比,再配上烫成大波浪的桃红色头发,使张山峰情不自禁地兴奋起来。虽然结婚已有三年,他却从来没有感到厌倦过。

    当张山峰的手覆上她那柔软高耸的乳房上时,被他惊醒的何秀娜回眸哀怨的瞥我一眼,推开他的手,嘟嘟嚷嚷地进到浴室里头去了。

    张山峰好笑地在电脑桌前坐下,开始把几封邮件发了出去。

    不可否认的,她之所以会在众多人选中胜出的首要因素,也是结婚多年来,他不曾再把眼光驻留在其它女人身上的原因之一。

    因为,再也没有其它女人比她更吸引他的目光了!

    但是男人在新婚时,固然是个热情体贴的丈夫,但是在时间的“培养”下,久而久之也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妻子的儿子,在包容宠爱妻子的同时,也不忘渴求一下妻子的包容与恩宠。

    幸福也是会产生惰性的!以前张山峰很呷意妻子尽情地在她面前表现出幼稚撒娇的一面,可是现在……并不是讨厌了,而是……突然很怀念过去他在追求她时她的那股浪漫热情,那种足以融化他的心、他的人的激情。

    但曾几何时,那股热情不再!在时间的催化下!已然化为隽永的柔情了。

    这样并不是不好,只是……人还年轻啊!他的生命还没走到只能和老伴对坐两相看来当作情感交流的地步吧?

    转眼望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女人,张山峰很自然地抓起另一条浴巾去替她擦干头发,再取出吹风机为那个一坐上床就开始点头的女人轰隆隆地吹起来。

    张山峰还是深爱着这个女人,也知道自己会爱她到死为止,但是……!他不想让自己的生命从现在就开始平淡。男人是激情的奴隶,不能没有刺激的呀!

    所以,为了避免让自己踏上未老先衰的不归路,提早登上太监的英雄榜,他必须设法找回年轻的活力。而在波澜不兴的平淡幸福里注入一点脱轨的刺激!应该是最“过瘾”的方法吧?

    这时那个一直傻呼呼地直点头的女人忽然在他的耳边说道:“峰,我想…”

    她还咬不到两句话,张山峰便骇然地瞪圆了眼,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妻子。

    “啥米?”

    不是他听错了,就是这个女人发疯了!

    但是,面对着妻子认真的眼神,张山峰的心里一股刺激的感觉升起,胯下的长枪雄纠纠地抬起头来。

    他猛地把她推倒在床上,一把拉开裹着她的毛巾,长枪毫不费力地刺进了她的身体,水花四溅的蜜穴让他知道,身下的女人和他一样兴奋无比。

    张山峰用力地扭抓着她坚挺的乳房,一边激烈地进出着她的身体,一边狠狠的说道:“你这可恶的淫妇,我没办法满足你吗?你竟然想给我去出轨,去让别的男人操你?我要让你死在这床上!”

    吃一惊的何秀娜也开始了她的反击,她一边扭动着腰部,用子宫口吮吸着他的**,一边把修长的的大腿夹在了他的腰上。

    在咬着他的耳朵的同时发出可爱的呻吟声:“嗯!峰……好棒,你的……进入了我的身体里……好深的地方……啊!……我知道你并没有生气……啊,这里不行……在年初时我就发现……你的电脑里多了不少……呃……淫妻,出轨的……出轨……帮助妻子去偷情……每本都很好看哦!”

    那些都是张山峰化解工作压力的途径,也是化解夫妻感情压力的工具,原来妻子的异想天开是从这里来得。越听越兴奋的张山峰一边加快了腰部的摆动幅度与速度,一边用力吻住了妻子那可恶的小嘴。

    随着妻子猛地一下痉挛,她的双腿用力地把他送到了她身体的深处,他也抵受不住她的子宫口的吸吮,腰部一麻,无数的部队冲进了她的子宫,誓要占领她的全部领土。何秀娜心底暗叹张山峰这个劲头还不错,可惜就是时间太短了,速度太快了,她内心里更喜欢梁亚东那样人高马大的男人,可惜一直可望不可即。

    然后,在妻子崇拜地描述她的上司梁亚东的说话声中,燃起熊熊妒火的张山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服……

    可惜,梁亚东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梁亚东,不再是何秀娜看准的那盘菜了,而人妻少妇游戏的目标今天就换成了新上任的副总裁,她的顶头上司林天龙。

    三年不见了,到底林天龙还是不是她看准的那盘菜呢?是与不是,没有准确的答案,除非加入游戏的行列,亲自参与神秘莫测的紧张快感,无法看见游戏的结局。

    林天龙走马上任并没有什么压力,初上任那种卓然挺拔的翩翩风采还没有尽情展现,所以!那些一向自视甚高的花痴级白领女人,还没有来得及放下身段开始积极的展开追求攻势。

    没错,是时候了!

    放下笔,何秀娜偷眼瞄向副总裁办公桌后的林天龙这么想着。于是,略一思索后,她拢了拢头发,再拉拉衣裳,而后抓起行程表往林天龙的办公桌前一站,脸上还加挂了一朵妩媚的微笑。

    “请问林总裁,通任公司总经理的生日宴会——”

    还没有报告完毕,林天龙便头也不抬地低哼道:“交给副总经理。”

    “那泰洋电缆总裁夫人的晚宴……”

    “回绝!”

    “山田会社社长女儿的订婚典礼……”

    “交给副总经理。”

    “九欣建设姚茉莉副总……”

    “回绝!”

    “瑞亨集团业务经理何欣欣……”

    “回绝!”

    “青山电子高柳娟总经理……”

    “何小姐,”林天龙终于不耐烦地抬起头来打断她的话,“以后任何和业务无关的邀约,一律回绝;必要性的交际就交给副总经理,这样明白了吗?”第一天走马上任无论如何想不到梁亚东给他配置了女秘书,而且居然是何秀娜,看档案何秀娜居然也是才进入明玉轩公司,比他早一天而已,看得出来亚东哥对这个何秀娜形同路人,丝毫没有当年邻居甚至还有点眉来眼去的感觉,或许跟亚东哥兴趣口味变化有关,也或许跟自己走马上任有关,难道亚东哥听说了当年何秀娜勾引自己的事情,这事只有他知何秀娜知,连嫂子梅若?也只是猜测个大概而已,亚东哥又怎么会知道的呢?

    刚刚进入副总裁办公室之后,他就收到了林敏仪姨妈的电话,那是特大喜讯:检查报告出来了,继可晴嫂子之后,梅若姗梅雨珠姐妹都身怀有喜了,柳若儿暂时没有喜讯。在电话里,在办公室里,林天龙激动的呐喊了起来,外面的何秀娜不清楚里面新任副总裁到底因为什么事情这么高兴,而林天龙再三叮嘱梅若姗梅雨珠姐妹保重身体之余,也没有忘记安慰柳若儿,而一份将为人父的责任感油然而生,所以这一刹那对何秀娜反而有点反感。

    “明白了,林总裁。”何秀娜点点头。

    “很好。”说完,他又垂下眼去审查文件了。

    何秀娜脸上的微笑骤然消失,继而皱眉往自己的身上打量了一下……难道她今天穿的衣服太保守,不够性感吗?

    眼珠子一转,她又开口了。

    “对不起,林总裁,我想请问一下……”

    “什么事?”

    “除非有必要,否则,应该不会加班吧?”

    “怎么?你老公有怨言吗?”

    “不是、不是,我老公比我还忙呢!”何秀娜连忙摇头否认:“我是想说,林总裁可能对省城很有感情,要不要我带林总裁到处去逛逛呢?即使是晚上也没关系,我相信还是能找到很多可以排遣寂寞的娱乐的。”

    有片刻的时间,林天龙似乎没听到她的话!所以没有作任何反应:何秀娜不死心地又重复一次,这回他才慢条斯理地把深邃的眸子升起来盯在她的脸上。

    何秀娜见状,忙扯出她最迷人的笑容,甚至连站姿都刻意微倾出最诱人的性感角度来。

    “排遣寂寞?”

    何秀娜暧昧地眨了眨眼:“没错!林总裁。”

    “原来我并没有听错。”林天龙好整以暇地笑着点点头,“那么,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跟我这么提议呢?秘书?或者是……女人?”

    废话!

    何秀娜依然笑容满面:“下班后的建议,当然是女人提出来的。”

    “哦!是女人喔!那么……”林天龙半垂下眸子:“你怎么知道什么娱乐一定能让我得到快乐呢?”

    何秀娜愉快的笑了:“拜托!林总裁,你也是男人吧?男人能得到快乐的乐趣不就是那些吗?”她已经很露骨的暗示了,如果他再不懂,她准备偷偷在他的背上贴上一张“宇宙无敌超级大笨蛋”的纸条。

    林天龙当然不是笨蛋,只见他的眸中忽地掠过一抹笑意。

    “替别的男人找快乐,你不怕你老公生气吗?”

    “生气?这有什么好气的?”何秀娜淡淡地朝他一抛眼:“我只不过是带上司去重游一下省城,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何况……”她垂眸:“我刚刚不都说了,我老公比我还忙呢!每天不是比我还晚回家,就是拿了一大堆公事回家看,我连跟他多说两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只要一忙完,他就马上睡得跟死猪一样,哪有空闲理会到我呀!”

    林天龙慢吞吞地把身躯往后靠,眼神高深莫测。

    “你……不会是厌倦他了吧?”

    何秀娜从睫毛下偷瞥着办公桌后的大男孩:“如果我说我只是有点寂寞,需要找个伴呢?”

    林天龙又看了她好一会儿,透着诡异光芒的视线徐徐往下移到她埋在优雅套装下的丰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微翘的臀部,到修长的丝袜双腿后,再往上拉回到她的脸上。男人的理智只是相对的,而欲望是绝对的,先前对梅若姗梅雨珠乃至秦可晴众多美女姐姐妹妹的责任感在外来诱惑面前渐渐烟消云散。

    “你是个很美、很有魅力的女人,可是……”深黑眸子倏地转为墨黑,他声音粗嘎地说:“我很爱我的老婆,我绝对不可能和她分开的,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此时此刻,林天龙的心中倒是的确想到了秦可晴梅若姗梅雨珠三个老婆。

    何秀娜娇媚动人地笑了:“那正好,我也很爱我的老公!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要离开他。我刚刚不是才说过了吗?我只是有点儿寂寞,因为他太忙了,忙得没时间顾虑到我的心情,我不希望因此和他吵架,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自己设法排遣这种令人不快的寂寞?? 

    林天龙紧盯着她:“我在省城顶多待几天就走了。”

    “很好,”何秀娜毫不犹豫地点头:“我也希望该断的时候能断得干净点。”

    林天龙双眉一挑,而后慵懒地以手支着下颔:“你为什么会挑上我?因为我们以前熟识?还是因为我是你的上司?”

    “O、O、O!”何秀娜猛摇食指否认:“因为你今非昔比,现在是副总裁,更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所以不会有纠缠不休的情况发生;而且,你和我老公一样出色,不会让我丢睑。”

    “不会让你丢脸是吗?”林天龙微一挑眉:“那么,你又如何能确定我会答应你?”

    何秀娜很有自信地扬起下巴:“因为我是有夫之妇,所以不会有纠缠不休的情况发生;而且,我也很出色,绝不会让你丢脸的!”

    “不会让我丢脸?”林天龙不觉笑了:“你好像在玩游戏是吧?”

    何秀娜很老实地点点头:“没错,谁教生活太平淡了。我才不过二十七岁,但我已经开始觉得自己的活力好像有些生锈的样子了,所以,我想试试这种刺激性的游戏,看看能不能让自己重新振奋起来。”

    “很奇怪的原因。”林天龙慢条斯理地说:“可是!你又怎么能确定我会想陪你玩这种游戏呢?”

    “很简单!”何秀娜胸有成竹地挺了挺胸脯:“第一,就算你昭告全公司的人说你已经有老婆怀孕了,那些别有用心的女人还是会来缠着你的,可只要有我在你身边,多少会有点阻挡的作用。”

    林天龙不置可否地垂眸望着手上的手机,刚刚从那头传来了多么令人高兴的喜讯啊。

    “而且,就因为你很爱你老婆,所以,当她不在你身边时,你会倍觉寂寞,因此,就算你现在不希罕,可我保证再过一段日子后,你还是会觉得需要有个人倾听你诉说你跟你老婆之间的感情,否则,你一定会承受不住那种思念的煎熬与寂寞的折磨和摧残的!”

    林天龙若有所思地抬眼睑视着何秀娜:“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没错,我老公曾经出差两个礼拜,那是他不在我身边长的一次纪录。”何秀娜坦承:“头几天还好,我只是觉得不太习惯而已,可是接下来的日子,我就有点给他混乱了。晚上不抱着他的枕头我会睡不着,而且,他的枕头一定要穿上他的睡袍。”何秀娜很严肃地说。

    “白天更精采,我老是随手抓到人就叽哩咕噜地说个不停,也不管我抓到的是阿猫或阿狗,反正只要有一对耳朵能听就行了。而我所叨絮的内容,不外乎是我老公曾经跟我怎么样、怎么样,或者猜测我老公现在正在怎么样、怎么样……

    天哪!现在想起来……”她颇为困扰地低喃:“我好像什么丢脸的事都说出去了耶!”懊恼地呆愣了片刻后,她蓦地甩甩头:“算了,说出去就说出去了。”

    而后又正起脸色继续述说:“还有啊!当时最糟糕的是,我一边说,还一边大吃大喝!好像不那样吃喝的话,我就会疯掉似的,而且,如果吃得太多,我就会去洗手间吐个一干二净,然后出来再继续吃……”她轻叹一口气:“反正,那时候真的是有够惨!”

    林天龙仍然凝视着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