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79章 嫂子梅若瑄雨过天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林天龙有些迷惑的表情,何秀娜忽然上去搂住林天龙,吧嗒一下亲在了他的侧脸上“呼呼,弟弟,怎么吃醋了?”

    “秀……何姐……你……”

    摸了一下侧脸,林天龙面红耳赤的看着何秀娜的突然袭击,怎么搞的啊,这个女人这么快就回复原型了?刚才还差点被强奸好吧?

    “他叫李成峰,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那……”

    “说来可笑,当初我还是个傻姑娘的时候,就认识这个当小流氓的李成峰,那时候他总是用偷鸡摸狗弄来的钱给我买衣服带我吃好吃的哄我开心,我居然也就轻易地相信了他,和在一起了。”

    何秀娜似乎并不在意林天龙愿不愿意听,掏出烟盒,示意了一下林天龙,看到对方拒绝了就独自抽起来。

    “是不是觉得抽烟的女人都是坏女人?”吐着烟雾,何秀娜漾出媚笑看着林天龙。

    “你嫂子不抽烟吧。”

    “不……不抽。”

    “哼,她是贤妻良母,有一个潇洒英武的老公,还有你这么一个帅气的小男孩暗恋他,真好啊,为什么我就碰不到这么多好男人呢,反而被那种笨蛋给缠上了。”

    “那个……那个李成峰认识我哥?”

    想起了刚才李成峰的话,林天龙忽然问出了疑问。

    “啊,一年前他进监狱之前也是差不多今天的场景,在大街上他像疯狗一样抓着我不放,被你哥看见呵斥,他仗着带了三个人,结果被你哥把他们四个打得满地找牙,我还记得他打滚时候的狼狈样呢,哈哈哈……”

    何秀娜说到这里居然忍不住笑了,露出洁白的贝齿,奇怪啊,她抽烟却几乎没有在牙齿上留下一丝烟渍。

    “后来过不长时间他偷工地钢管的事被警察抓住了,罚款之后发现他有别的案底,送法院后判了有期徒刑三年,本来以为我还能清净清净,没想到这个王八蛋还挺有路子,一年就保外就医出来了。”

    “那以后何姐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尽量躲着那王八呗,实在不行我只能搬家了,好在房子是租的。只是……”

    “嗯?”

    “只是我真的喜欢上你哥哥,不想离开他身边。”

    何秀娜忽然的正色,褪掉了之前的轻浮,让林天龙有些一愣。

    “秀……何姐……”

    “喜欢一个人,就是想着尽可能的离他近一点,如果亲近不到他,那么能够交好他身边的人,这样也好稍微靠近他一些……”

    何秀娜喃喃的低语着,让林天龙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都是暗恋,但是自己可以无时不刻的呆在梅若?的身边,之前他还觉得这是一种痛苦,但此时看起来,他至少比很多更无奈的暗恋者幸福了许多吧?

    “呐,天龙弟弟,要不,我做你的情人吧。”

    何秀娜忽然抬起翘臀,迈出长腿靠近了林天龙,扑鼻的清香卷着淡淡的烟草味一起冲进了他的鼻子里,联想到昨天的场景,林天龙有开始结结巴巴的抗拒道。

    “别……秀……何姐……我……嫂子……别……”

    看着少年狼狈的表情,何秀娜捂着小嘴开始忍不住大笑。

    “哈哈哈,天龙弟弟……你……你真是太有意思了……为什么每次你都是这样的表情啊,简直象一只吃栗子塞住的松鼠一样,哈哈哈哈,太逗了。”

    林天龙发觉自己被何秀娜耍了,这才有些愠怒,自己明明来救她,她却总是三番五次开这种玩笑调戏自己,简直把他当孩子一样玩弄在鼓掌之间。

    “何姐……要是没事我回去了……”

    看到林天龙真的有些生气了,何秀娜看看止住笑。

    “对……对不起……天龙弟弟……只是刚才……”

    看到何秀娜还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林天龙也没办法,心里觉得这个怪女人真的好烦,只好拔腿走人,他再也受不了何秀娜对自己的那种总是带着挑逗孩子一样的态度了。

    “天龙弟弟……那个……今天……谢谢了……”

    看到林天龙真的出了卧室到客厅推门要走,何秀娜忽然跟着跑出了屋,靠在卧室门框上,脸上带着少许不同于刚才的羞红色,道出了感谢。

    林天龙这时也只能点点头,没说什么便推门而出,时间不早了,他也得早回家,免得和上次一样被嫂子正好堵在何秀娜家。

    “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梅若?很晚才回来,这是她第一年排上晚自习值班,为了给学校领导留下好印象,每次梅若?都要拖很久才离开学校。

    腰酸背痛,好在学校离家不算太远,不过眼下疲惫的身子没踩着高跟鞋走一步梅若?那双纤细的柳眉都要皱一下,腿实在酸痛的厉害。

    终于熬到了家门口,时间已经到了晚上9点30分,说起来自己还没吃完饭呢。

    不过拿着昨天新配的钥匙打开了门,一股扑鼻的香气就笼住了自己,那是食物发出的独有的诱惑。

    “天龙……”

    “嗯?若?姐?你回来啦。我在厨房呢。”

    梅若?在沙发上放下了包,随着声音进了厨房,里面是林天龙在拿着铁勺熬粥的身影。

    “若?姐,累了吧?稍等一下,粥马上就好了。”

    梅若?朝林天龙眼前的铁锅里望了一眼,已经冒着稀薄烟雾的白粥里,点缀着虾仁海带,这是她最爱吃的海鲜粥。

    “哇,居然能吃到海鲜粥,有多久没有吃到了啊。”

    林天龙厨技其实马马虎虎,但惟独梅若?爱吃的海鲜粥自己下了一番苦功去研究,每次做出来都能让梅若?赞不绝口。

    看着梅若?期待的样子,林天龙心理一阵得意,暗自称赞自己这次做得好。

    过了不多一会,林天龙拧掉了煤气,将一大碗海鲜粥盛到瓷碗里,端到了厨房的饭桌上。

    早就等不及的梅若?像一个馋嘴的小女孩一样,感激的笑了一下,就赶紧的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进自己的小嘴内,爽滑的海带配着虾仁的鲜嫩,裹杂着粥米的香甜一股脑的顺着咀嚼的快感咽下肚去,梅若?的大脑里,全都被海鲜粥带着少许香咸的美味占据。

    “唔……真……好……吃……”

    梅若?在林天龙面前卸掉了不少人前的刻意保持的优雅,大概学校里谁也想不到,那个大美女教师会用这么恐怖急躁的姿态来吃一碗粥吧。

    “若?姐……慢点……还有很多的。”

    “在学校的时候我就饿了,天龙,再给我来一碗,和刚才一样要大海碗。”

    “再吃多了会胖的。”

    “没关系啦,我因为怎么吃也不胖的体质早就在办公室里成为公敌了。所以我下定决心,看到美味一个也不要放过,否则自己不是白被人家孤立了了嘛。”

    梅若?撅着小嘴,打趣的催促着林天龙去盛粥,自己则懒散的躺在沙发上,脱下了西装外套,露出被挺拔怒峰撑起的白色汗衫。

    微微闭上眼,脑子里一股挡不住的倦意袭来,果然吃饱了就爱困么,画着淡彩的美睑挣扎了几下便直接坠下……

    “若?姐,粥来了……”

    看见梅若?斜躺在沙发上,以为嫂子只是累了的林天龙轻唤了一声她,却不料对方一声不吭,放佛没听见一样。

    放下粥探到梅若?身边,看着粉嫩的小嘴微微搐动,杏眼紧闭的媚态,林天龙这才发现,嫂子居然睡着了。

    “若?姐,若?姐?别在这里睡,容易着凉的。”

    轻轻推了几下横陈在沙发上的大美女,不过对方毫无反应,撒娇般扭了几下身子,梅若?还是任性的紧闭美目,不肯醒过来。

    苦笑了一下的林天龙只能弯下腰,想要拉起已经模糊不醒的梅若?,鼻子刚一伸到梅若?的身边,一股沁人的芬香就扑了过来。

    若?姐身上好香啊,和何秀娜裹着烟草味的成熟女人的体香不同,梅若?身上是那种夹杂着少女感觉的淡香,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撩人感。

    眼睛凑过去,看到的是梅若?娇嫩雪白的粉腮,随着喃喃不清的小嘴里嘀咕出的咕哝软语,稍稍向内收紧了一些,把原本梅若?精致的容貌摆出了一个模糊可爱的表情。一时间让林天龙看呆了。

    过了好一会,林天龙才努力的摇摇头,从梅若?的睡态中挣扎出来,他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凭声音叫醒已经处于这个状态的嫂子了。

    没办法啊,我这是为了避免嫂子……嫂子着凉啊,这是亚东哥吩咐我要像男人一样,照顾自己的家庭、保护自己的家人所采取的不得已的措施,我并没有什么邪念,完全是出于对家人的热爱……

    林天龙嘴里念念有词的为自己接下来的动作寻找着崇高的理由,努力地在自我辨别着自己绝对没有邪念,终于深呼了一口气,他将一只手臂伸到了梅若?的美颈下,一只手臂伸到了梅若?纤细秀美的腿胫下,两只手臂一用力,将黑发大美女直接抱在了怀里。

    扑鼻的想起不断地冲向自己的鼻子,柔软温热的娇躯在自己怀里稍稍扭动了一下便不再动作,安静的继续沉睡,望着怀里熟睡的美女,林天龙情不自禁向低下头去轻吻一下自己的暗恋的情人,不过脑子里挣扎了一番,他还是忍住了这种背德的冲动。

    深吸了一口气,将梅若?的体香全都埋藏进脑子里,林天龙几步走向了嫂子的卧室,将自己暗恋的女人轻轻放到了床上。

    “唔……”

    梅若?迷糊的娇声哼吟了一声,两只藕臂忽然攀上了俯身放她下床的林天龙的脖子上不肯下来,这让这个大男孩刚刚褪色的羞赧又重新涌了出来。

    “唔……亚东……”

    梅若?轻唤着自己心爱男人的名字,大眼睛半眯着双手不肯放开,恍惚中,她觉得心爱的梁亚东又回来了,就在刚才轻轻抱住她,将她温柔的扶上床去。

    “亚东……若?想你……”

    又是一声低唤,却如针一样刺的林天龙心痛,没有什么比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眼前说出思念别的男人的情话还折磨人的了。

    “若?姐……你睡迷糊了吧……”

    轻轻推搡了一下梅若?,林天龙忽然心里有些恶毒的像唤醒嫂子,不再让她继续念着自己哥哥的名字,不过旋即自己内心又惶恐不安了起来,觉得这是对亚东哥的背叛。

    “嗯?”

    梅若?将美丽的大眼睛睁开半边,看到了少年那张和他哥哥相似的一样英俊

    的脸庞,忽然带着含糊不清的惊喜嘀咕道:“亚……亚东,你……你回来了……

    若?……好想你……”

    两只手直接拽住林天龙的后背,往下按,两瓣嫩唇作势就要向上吻过来,林天龙这才慌了手脚,忽然一下惊叫道:“若?姐……嫂……嫂子……是我……天龙……”

    被少年一连串的惊叹唤醒了大半的理智,梅若?这才如梦方醒仔细辩白了眼前的面孔:虽然和亚东一样英俊,但是却少了一份成熟的坚韧感,却多了点年少的风华。

    “啊?天……天龙?”

    梅若?小嘴里缓缓念出了林天龙的名字,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手还作着攀住少年脖子的亲昵动作,雪白的粉脸刷的一下红的通透,如触电一般缩了回来。

    “对……对不起……我……我以为是你哥哥……怎么……我在床上……我记得?”

    “刚才……若?姐你……你睡着了,我怕你着凉把你……把你抱到床上这边的……”

    两人磕磕巴巴的对话,都试图撇清刚才两人之间不正常的接触,两人巴不得能赶紧自然体面的结束这段对话,但是这种心理却反倒加剧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

    “那个……若?姐……我先回屋了。”

    “啊,厨房收拾好了?”

    “嗯,明天还要早起。”

    “那赶紧洗澡吧。”

    “我……吃过了……”

    “嗯,那我也睡了……”

    “啊……我也走了,晚安。”

    “嗯,晚安。”

    两人之间毫无逻辑的对话让梅若?林天龙愈发的在内心觉得自己无可救药,终于林天龙莫名其妙的一句告别后,仓促的关上了梅若?的房门,退了出来。

    “我刚才在干什么啊,简直是个笨蛋啊……”

    房门内外的两个人,同时在心里叹出了这句话……

    早上叮叮当当的闹铃把林天龙从睡梦里轰了出来,揉揉眼睛,不甘心的直了起腰,却不想昨晚的记忆一股脑的涌入了脑海里。

    真是够丢人的。林天龙叹了口气,没办法,还是从简单整理了衣裤,推开房门。

    客厅里散步着熟悉的味道,这不是自己昨晚煮的海鲜粥的气味么?顺着气味看去,原来是梅若?在背对着自己,露出美丽的倩影站在锅台前。

    “若?姐?”

    “啊……啊……天……天龙你醒了啊,我在把粥热了,你等一会,一会咱们俩一起吃了吧。”

    “啊……”

    梅若?满面通红的强作镇静打着招呼,林天龙也放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按照她的指示坐在了椅子上。

    厨房的电视上播着早间新闻,看来今天晚间台风就要登陆啊,不过学校还是没有放假,估计是因为晚上才会登陆,大概要上完白天的课才会宣布具体放假的事宜吧?

    梅若?把热乎乎的海鲜粥终于端到了饭桌上,两人又有些含羞的各自摆弄着勺子里的粥米,突然梅若?扑哧一笑,说道:“说起来,你煮了这么多的粥,早上我揭开锅盖时候还吓了一跳呢。”

    “我以为……我以为若?姐你爱吃这个,所以就不知不觉煮了很多。”

    “哼,你是说人家是个贪吃的女人吗?”

    梅若?忽然小嘴一撅,忘记了羞涩,只顾着向林天龙撒娇抗议,全然忘记昨晚自己还要求添粥的时候了。

    “没……没……若?姐吃的不多,不多。”

    “哼,不敢看着我,分明就是撒谎。”

    “哪……哪有……”

    林天龙慌忙抬起眼睛,将梅若?雪颜的媚态尽收眼底,嫂子好可爱啊。

    和赌气的梅若?对视了几秒钟,忽然两人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大概也觉得这种孩子气的对话太过离谱了吧,不过也多亏了这一笑,昨夜的尴尬终于在两人之间消散弥尽。

    “天龙……”

    梅若?低声唤了一声自己的名字,林天龙忽然发现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被嫂子抓住了。

    “天龙,你自幼父母离异,从你才十来岁时候姐就认识你了……我和亚东还有你……我们三人那段时间无论在省城还是在炎都市就经常生活在一起,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我将你看做亲弟弟一样对待,所以……所以我是爱你的,是家人一般的爱……所以……所以……”

    “若?姐,你不用说了,我懂。”

    没有察觉到林天龙语气里的几分沮丧,梅若?赶紧点点翘首回应着他,心里想着:“嗯,看来是这样的,我们是家人,是相亲相爱的家人,所以,昨晚那一切都是家人之间的爱所导致的,嗯,一定是这样的……”

    ……

    “天龙,天龙,天龙!”梁亚东连喊了三声,才把天龙从回忆中唤醒回到现在,“想什么呢?到明玉轩了!走吧!”

    “好的!”林天龙摇了摇头,跟随着亚东哥走进明玉轩写字楼,心里却是苦笑,后来他就要求住校去了,慢慢和嫂子拉开了距离,至于何秀娜也就此再也没有联系过了,而李郁?终究没有成为他的女友,据说毕业之后就嫁作商人妇了。

    看来梁宏宇和梁亚东早就安排好了,除了员工列队欢迎之外,连副总裁办公室和秘书都给准备好了,只不过令他大吃一惊的是秘书居然就是好久不见的何秀娜。

    副总经理沈卉怡,一位举止素雅的成熟美妇,一身淡雅的职业装,她蛾眉拂翠,犹如初春的柳叶,玉面洁净,好似抹了一层玉一般。特别是那深邃若海的双明眸,虽然冷艳逼人,却是给人一种飘逸出尘的风韵气质。头发很长,柔韧直爽的挽披在肩背上面,有如一道黑色的瀑布,耳上挂有两只玉石耳环,辉映光闪,特别是胸口的那颗指甲般大小的玉石更是夺人眼目。虽然眼角微微有些鱼尾纹,但整个人看起来才不过三十多岁,显然保养得非常好。

    人事部经理孙馨影,细细的柳叶眉搭配上水亮的大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却有挺挺的鼻梁,水漾的嘴唇总是挂着微笑,嘴角轻轻的上扬,像只可爱的小猫嘴。轻柔的一头乌黑长发彷佛没有重量,总是随着风吹飘阿飘的,挺拔的乳房就像两个颤颤巍巍的牛奶果冻,纤细而有力的腰肢盈盈扭动,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丰满圆润的臀部,简直就是一个尤物,姐姐许洋今天穿着天蓝色窄裙黑色丝袜与蓝色高跟鞋,显得格外性感。

    市场部总监蒋依婷,新疆人,维族。是一个30岁出头的高挑媚态十足的女人,一头卷曲的长发,透出无比妩媚的感觉。身高176厘米,体重59公斤,年龄34岁,全息影像中,她穿着一套米色的职业套装,长得有维族女人五官分明的美感,也很妩媚,戴着一个红框眼镜,虽然笑着,但仍然给人以距离感,算是个冰山美人吧。剪裁合体的裙摆下,两条笔直袖长的美腿,腿肚子虽然肌肉线条很明显,但在黑色丝袜的映衬下,看上去性感而很有成熟的风韵。

    而何秀娜,副总裁秘书,她今天一身浅灰色职业装,由于制服剪裁合度,使得双峰更加挺秀,配着短袖下的雪白玉臂,令人为之目眩神迷。又长又直的秀发如玉瀑般泄下肩头,随着她优美的身段于走动间荡起如丝缎迎风的波浪,发际散发出来的阵阵淡雅的清香,令人心驰神醉。膝上近二十公分的浅灰色窄短裙,熨贴着她浑圆翘美的丰臀,隔着一层丝绒般的薄料,不用摸也感觉得出弹性十足。裙摆下露出包在细质透明丝袜下那双浑圆洁白,修长光润的匀称美腿,足登约三寸与裙同色的高跟鞋。

    ***             ***            ***

    刺激与兴奋

    渴望与神秘

    让平淡的生活

    平添一股不一样的感觉。

    对夫妻来讲,七年之痒要缩短为三年了吗?

    二十七岁的何秀娜问自己。

    嗯……这实在很难讲,由查里王子和黛安娜王妃的凄怆结局而论,王子和公主结婚之后,并不一定就代表百年好合;而表面上的甜甜蜜蜜,也不一定等于天长地久。

    日复一日的打拚工作,单调的生活令人厌烦,当两人的感情变成一摊死水,价值观开始产生偏差时,即使在外人眼中看起来是多么灿烂美好的一对夫妻,实际上也可能早已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反目成仇、大打出手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背叛另一半另寻新欢也就更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不过,这些对她而言都不是问题!

    以前和李成峰有段短暂的婚姻,后来离了,女儿楚楚也跟前夫李成峰了,很快何秀娜又嫁给了现在的老公,结婚三年来,她和亲亲老公的感情浓度只是有增无减,彼此的价值观始终一致,生活更是丰富到不能再丰富了,点点滴滴的甜蜜回忆足够让她笑到嘴歪掉,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又是崭新的一天,她相信,这世界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比她更幸福了!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尝尝鲜,想试试看外遇的滋味。不过,她发誓这绝对不是有预谋在先,而是临时起意的,或者说是突然心血来潮也行。

    话说她那亲亲老公因为被总公司抽调到省城来,于是,自结婚以来,从未与老公分开过半个月以上的她,毫不犹豫地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把孩子扔给公公、婆婆,毅然随着老公到职,再以过去丰富的工作资历,顺利得到明玉轩公司副总裁执行秘书一职。何秀娜早就知道明玉轩公司的总裁是她曾经心仪已久的梁亚东,可是她仍然决定到明玉轩来工作,只是她实在没有想到现在的梁亚东已经不是以前的梁亚东了,不仅身份地位改变了,连兴趣也改变了,而且她更没有想到还会见到当年那个可爱的大男孩林天龙。

    而就在她上任的第二天,当她看到整家公司所有女性员工,都痴痴地望着同样刚到明玉轩来报到的副总裁林天龙喘气流口水时,她的心头蓦然浮起一个脱轨的念头。

    梁亚东已经可望不可即,据她所知好像他对女人越来越没有兴趣,而跟林天龙来一场外遇游戏肯定不错,也算是了却心中多年的一种情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