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八百六十九章 神医救命天龙得计

第八百六十九章 神医救命天龙得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怕丈夫卢庆成在外担心,萧雅雯还是没把此事对他诉说,她将这可怖的经过告诉了婆婆。婆婆卢夫人听了也吃惊不已,知道儿媳妇撞邪了,于是告诉了丈夫。卢省长皱眉摇头,苦恼不已,请来医生诊治,可惜儿媳妇不是病,而是邪,公检法武装部队也帮不上忙,遂以此事简略告知心腹手下孟昭佩,孟厅长思忖良久,偷偷打电话询问侄女孟云静有关林天龙的情况,孟云静添油加醋将爱郎神医妙手吹得天花乱坠,宛如华佗再世扁鹊重生,更似武侯穿越姜尚下凡,有降妖除魔本领似的。

    卢省长偷偷请了闻名省内外的异能人士神婆神汉,可惜都无能为力,被卢老头的鬼魂大败赶走。愁闷不已,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听凭孟昭佩通知孟庆元暗示林天龙过来省城一趟再说。

    而这个林天龙毕竟是梁宏宇的亲侄子,梁宏宇这个面子也不能不给,所以卢省长还是以家庭为重,主动向梁宏宇示好。当晚,派出专车前来梁府接神医前去卢府,准备为儿媳妇萧雅雯驱邪。

    这日傍晚,卢夫人便带着那神医来了,卢省长早早回避出去,如果这事传出去恐怕有碍名声,影响仕途前程。

    卢夫人见林天龙倒是仪表堂堂,相貌非凡,英俊潇洒,器宇轩昂,只是太年轻了些,可是眼下走投无路,只能将儿媳妇萧雅雯和卢家安全系数托付给这个大男孩了。

    这小坏蛋一进门看见萧雅雯是如此丰满秀媚的少妇,不禁心头大喜,原本打算四处看看卢家的情况,如今决定只是随便巡视一下而已了。嘴里周易八卦阴阳风水一通神吹胡侃,然后就和萧雅雯她们到客厅坐下。

    这小坏蛋一面的神色凝重,他说:萧雅雯命带阴孽,容易受色劫之灾。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信口雌黄地进行惯骗,吓得卢夫人萧雅雯婆媳担忧不已。

    卢夫人哀求他帮助儿媳妇驱除灾孽,表示不怕花多少钱,那小坏蛋当然是装模作样一会,然后作憝厚状对卢夫人说:“唯一法子只能是帮你儿媳妇从体内去清阴气才可逐出阴灾,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无法可想之下,萧雅雯说不过婆婆迷信,而她本身也是极怕吓唬的,无可奈何就只好带着大男孩到自己房间进行驱孽。

    萧雅雯在小坏蛋的哄骗下羞涩地脱了下衣服躺在床上,由小坏蛋用朱砂涂抹全身。林天龙一双眼放出邪光,扫射着身前这个让人垂涎的美媚玉体:雪白透红的肌肤已经让人怜爱,那胸前一对浑圆坚挺的子就着实令任何男人手痒,还有一双玉腿之间芳草萋萋的秘地,更让他的那根巨蟒难受。

    如此迷人春色,不禁使林天龙心头一阵兴奋,他恨不得马上捏住那对肉团将它们搓扁,再一口一个吞下肚去,然后掰开她双腿,将捣她一个稀巴烂。

    他正浑身发软,而却是暴涨得老“挺”,从腹部将裤子撑起一个包来,可林天龙还是得强压住兽性,张开两只粗壮的手掌强加镇静地伸出去,他从萧雅雯脖子开始涂抹朱砂粉。

    当他擦到那对诱人的上,双手不禁一软,几乎失控要用力捏住,但还是咬紧了牙关拼命忍耐,继续扮作从容正派地涂着。直涂过了萧雅雯大腿内侧,他四肢百骇犹如千万蚁咬的麻痒激动,气血翻涌、呼吸困难。

    这时他命令萧雅雯起来转过身,背朝天趴跪在床上,林天龙也爬上床去跪在她身后。萧雅雯知道自己的正袒露在这个大男孩面前时不禁更加羞愧,自己这样放松是等于“引蛇出洞”,而且林天龙到底也是个男人,怕他万一有所不轨就会让他乘虚而“入”了。

    她不得不转过头去看,却见林天龙右手提着一把尺多长的小木剑,一边口中念经。“小师傅,你……”她正想问,林天龙一面严肃地说:“少奶奶,你的阴气聚于体内,我现在要用法剑替你剔走鬼毒,你忍着点。”

    “小师傅,这……要把剑……插那地方……”萧雅雯不得不心头疑虑就还想问,却见到那林天龙一脸的庄严,再加上听到那“鬼”字,不禁怕得不知说什么了。

    想到刚才人家是多么的正派,丝毫没有占便宜的举动,于是萧雅雯只好转回头去不看了。

    林天龙见她信服了,嘴巴掀起一角邪的笑,他挨近萧雅雯身后,一边念诵一边使剑尖伸到两条玉腿之间。他以剑尖撩拨粉嫩的和逗人的,意欲挑起萧雅雯的。

    萧雅雯被他这样一撩动,忍不住咬着嘴唇低声哼叫:“呀……哟……”如此猥秽刺激的拨弄,她这个少妇怎能不当一回事?正觉得那又尖又长的东西在左撬右撬地搅弄不停,一阵阵麻痒难当,自然地渗出一道,更潺潺地流溢不止。

    林天龙知道她开始动兴了,故意将木剑轻轻推入五、六寸深,跟随着左右地翻转前后起来。他一边笑,一边以最挑逗的方法尽力地弄,因剑身的翻转又张又合,发出了“啧……啧……”水声,伴随着仅可耳闻的鬼叫声。

    “有鬼叫,有鬼叫!”萧雅雯惊骇地叫道。

    “别怕别怕,有我在此!”天龙不为所动,继续戏弄。

    萧雅雯受这一搅弄,不自住地全身连连打颤并低声呻呤,又慌又急、又怕又羞的心情乱了她的思想,不停地咬着嘴唇抵抗要呼喊的意欲。林天龙见她动情,就更进一步挑拨,他一下将木剑拉出,这下竟带动了里的迫力溅出一道水花,那真是山溪水满、粉嫩桃红的可爱。

    林天龙将湿碌碌的木剑丢在一旁,他说:“少奶奶,你中的鬼毒不浅啊!非要帮你吸出来不可了,你再忍一会吧!”萧雅雯沉溺在那迷惑与欲念里,已不能分析他的说话。

    林天龙也有些心急了,迅速趴下来,跪伏在萧雅雯身后,双手按住她耸后翘高的,轻轻扳着大腿肉,让腿内侧的情景更加突显。他的头靠过去,一张嘴就吸住那湿润美的,拼命地吮啜、肆意地吸动、,又以他粗厚的舌头钻进内挖扫。

    “呜……不要……”

    萧雅雯双手握成拳头,被舔的剎那好像有电流从进入通过全身似的难以忍受。虽然也曾和丈夫卢庆成这样玩过,但自从出事后就不曾被他舔过,虽说是打着排毒的幌子,但林天龙的舌头又厚又有力,舔得她一下子就湿了一大片。

    温热又灵活的舌头代替了僵硬的木剑,更加刺激了萧雅雯的,她已无多余的理智去想那林天龙的举动真伪,自从夜晚受到家翁鬼魂的侵犯,心情就一直不安,丈夫卢庆成以为她还在为过去的事伤心,于是也很体量,再加上经常出国,结果有三个多月都没有做夫妻那回事了。

    一个如春芽待长的新婚少妇,碰上这个存心挑拨又手段猥的小坏蛋,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了。这个时候她纤腰带动了肉臀作出了诱人的扭摆,诱引得林天龙的大嘴急切地追着她的去吸。

    在林天龙的整弄下,萧雅雯终于开始低声叫起来。林天龙知道时机到了,不可错失这紧要的关头,他马上抽回手拉下裤子,从裤裆里掏出一具肿涨紫黑、肉身肥大的粗长凶悍肉具,那根正是怒不可遏地暴突而出,翘首向上示威。那根矗立在肥滋的巨物根本不像人类的家伙,整条火红的**上爬满粗大的绿筋,也是红中透黑的可怕色泽!

    昏乱中的萧雅雯根本未发觉大男孩的已向自己逼近呢!林天龙已跪着上前几步贴近她身后,一手扶住萧雅雯的,一手扶着自己的对准了热气腾腾的液涎流的口,然后背一弓、腰一沉,再向前一挺,那大迅速迫开了,他再用力向前一兀,“吱……”的一声,整根粗大东西一下捅入去了,“呀……”体内被这火热的一袭,萧雅雯禁失声叫出来。

    “不要……放开我……放开我……”萧雅雯叫着。

    她不用多想就知道这绝不是木剑,而是男人那具坏东西!惊慌下萧雅雯正要用力摆脱那根东西,但林天龙双手已将她腰部钳住并将她向后拉,自己再使劲向前挺送,只是几下便送入。

    萧雅雯只觉那根火烫的东西完全地深入自己体内,“不……”她追悔莫及了。

    林天龙兴奋地摇曳了几下说:“少奶奶,别怕小弟来为你驱出的鬼毒了,嘿嘿……我的大阳棒会治好你的病啊!”

    林天龙露出本来面目,现在是毫不客气地大力着圆桶似的腰部,故意发狠地顶送他的肉具:“呀……好窄的啊……好过瘾……”

    萧雅雯尽力地想抗拒:“放开我……不要啊……快放开我……”但很快萧雅雯的声音便渐渐低沉下去了,变成“唔……呀……”的呻吟。

    林天龙乐于尝到这样的美少妇,而且还是卢省长的儿媳妇,他发劲抽呀插呀的,更伏在萧雅雯背上,一边伸手去托住萧雅雯身下晃荡乱弹的,这下他可以任意捏过够了,两只大像面团一样被搓得变型。

    他一边急剧地耸动着两瓣肥大的,健美的六块腹肌不停撞打着萧雅雯雪白的臀部,一堆粗硬刺得萧雅雯疼痒难当,使她更加“咿呀……”地低吟起来。

    一波波电流闪动,鬼叫声犀利一声惨叫然后就戛然而止。

    “莫非真的被他驱除了家翁的鬼魂了吗?”她的理智已被林天龙的粗大一下一下顶出了脑际,只知身不由已地沉荡在男人带动的欲海当中。

    林天龙的奸弄竟使萧雅雯迈入从未感受过的境界,她的正在林天龙的下烧发全身。

    当他们正在苟合得男的疯狂、女的迷乱时,突然萧雅雯的婆婆卢夫人在外边敲门问:“雅雯……你没事吧?”听到这声音,房内的两人都吓了一跳。林天龙一下定住了运劲的,他停滞一刻间,萧雅雯也被婆婆的声音唤醒了一点理智。

    这时又听她婆婆卢夫人在门外问:“雅雯……你没事吧?快应我……”

    林天龙怕她婆婆进来,这样的美事就亏了,马上抢先开口说:“她没事,我正为她驱邪,她有点头痛而已。”

    谁想到现在萧雅雯竟然心中犹豫起来了,她想婆婆进来阻止林天龙对自己的奸,却又怕此情此境着实是难为情的,万一不小心丈夫卢庆成也知道,就是天大的冤枉了。反正林天龙都已经干入来了,完不完成也是给他奸污了,而且她发觉那又粗又长,一停止运动,反而有点渴望起来。她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林天龙更不敢作声,他先放松了扶住萧雅雯腰部的双手,先看她的反应。

    “咚……咚……”敲门声又响了。

    这时终于听到萧雅雯用力地向门外说:“妈,我没事,你在外边等吧!”听萧雅雯这么说,大男孩才松一口气。

    脚步声走远了,萧雅雯在茫然地轻轻呼喘着。

    听见林天龙说:“嘿嘿……你真是个荡的太太呀!嘿嘿……很久未尝过男人的啦?好好好,小弟给你一回够爽的。”

    萧雅雯只是含羞带怨地看着他,看来心里还在渴望小坏蛋继续侵犯她。

    “说……你爱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冲口这样要求萧雅雯,只是极度渴望听到这个美丽的豪门名媛向他说出这些话。

    “我……爱……你……”萧雅雯晕着脸向大男孩倾吐,虽然声音相当小声,却已让林天龙兴奋的发抖,他知道萧雅雯是被他强悍征服身心才会没有心思的任他摆布,就算如此却也够令他满足了。

    “大……大声一点……”林天龙浑身因罪恶感所带来的兴奋而不住哆嗦,激动的蹲下去搂住萧雅雯光滑纤细的肩头,用手指抬起她发烫的俏脸命令她。

    “……人家……爱你……”萧雅雯虽在身心俱失下神智不很清醒,但是说这些话时潜意识仍感到害羞,一双轻阖的骄眸和美丽的睫毛在微微颤抖,晕红飞泄了双颊和粉颈,这种模样就是女人看了也会心动。

    林天龙痴痴的看着她迷人的脸蛋,他还沉醉在豪门名媛的美色当中,萧雅雯却已羞颤的把头伸向前去,一阵芳香的热流拂醒了林天龙,他回过神看见萧雅雯微启着两片晶润的朱唇,和他脸的距离不到一个拳头,她身上所散发出的少妇体味,不断挑逗着男人原始的生理。

    “唔……”林天龙心头狂跳的简直要虚脱!

    “雅雯姐……”他用力搂紧怀中那温香暖玉般的胴体,颤抖的寻索萧雅雯柔软的小嘴,萧雅雯也激动的娇喘着,自己把嘴迎上去。

    “唔……啾……”四片饥渴的立即像吸盘一样紧紧的黏在一起,两人同时从鼻孔发出满足的呻吟。

    萧雅雯的唇真的好软好嫩,林天龙吸着它感动到快流出泪来,这么娇嫩的东西使他有点不知该如何处置,太用力怕弄痛她、却又很想粗暴的摧残她,萧雅雯的津液一丝一丝的从唇缝流入他口中,甘甘甜甜的滋味令人焦虑的想吃更多。

    “嗯……”林天龙粗鲁的用舌尖顶开她的齿床,以微侧的角度占据她的整张嘴用力吸吻,果然一股股香甜的液体尽入口中,“嗯……”一尝到甜头后更无法克制了,他像发疯似的搂紧萧雅雯细滑的柳腰,舌头伸入她口中激烈的索求,萧雅雯被他狂吻得芳心乱荡,两条湿滑的肉片在彼此口腔中追逐纠缠,那一颗颗贝齿光洁精致、口腔黏膜散发着津液的香甜,林天龙的舌头惟恐下次吃不到似的在她嘴里乱钻。

    “唔……嗯……”这样的吻法令萧雅雯感到窒息,身体却又有被强占征服的兴奋,大男孩是这么粗暴的把她搂在身上强吻,胸前两团柔软的紧紧的压扁贴在大男孩胸膛,二条匀称的美腿在床上交迭横陈,连脚趾头都受不了这么强烈的索吻而用力握起来。

    林天龙已渐渐能掌握住萧雅雯的身体,不再像刚开始时紧张的只会一味乱吻,找到了感觉和节奏后,他温柔和粗暴交替的享用萧雅雯柔软的嘴唇和滑嫩的香舌、手也不甘寂寞的轻抚光滑细腻的裸背,指掌延着让人口干舌燥的弧度游移过腰脊、抓抚着滑嫩的、只听萧雅雯随着他的爱抚不时发出哼吟,小嘴内舌瓣的动作也变得时而迟滞时而激烈。

    看到萧雅雯在他爱抚下春情荡漾的迷人模样,林天龙又有了折磨她的新花招,他故意用指尖不断轻拂萧雅雯尾骨周围,害她焦虑的扭着臀,期待着手指能挖进痒得很不舒服股缝,但是那可恶的大男孩将她挑逗的喘颤不休后,却又绕开最重要的部位而去抚摸她修长的腿、他的手延着均匀的曲线一路轻薄到萧雅雯的玉足,最后轻轻握起柔软的脚ㄚ,逗弄着玉嫩的脚趾头。

    “嗯……”被故意玩弄的感觉使她浑身燥热,萧雅雯不但配合着林天龙的动作屈起腿来,舌头也更热情的回应,丈夫卢庆成从没给她这么兴奋的感觉过。

    大男孩和美少妇吻得嘴角泄满唾液,林天龙松开萧雅雯的嘴,两个人像很久没吸到空气似的激喘,“嗯……雅雯姐……你好美……”林天龙看着被他吻到双颊绯红的萧雅雯,一张嘴忍不住又被吸引过去,这次他放慢了节奏、一口一口吸咬萧雅雯两片软唇,然后一寸寸的往下吻。

    “嗯……哼……哼……”这招果然又在萧雅雯身上奏效,只见她长长的睫毛激动的颤抖,张着小嘴微蹙双眉,一脸荡漾的喘着。

    这样的反应让林天龙对自己的挑逗技巧更有信心,他虽然从萧雅雯粉嫩的脖子往胸部吻去,但目光始终舍不得离开她迷人的脸蛋,唇片贴过处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片片湿湿的淡痕,当他吻落在间时,萧雅雯忍不住整个人向后仰、双臂撑在身后让身体形成一道诱人的曲线,方便大男孩灼热的唇舌落在她无暇的胴体上。

    林天龙条狗一样四肢着地的趴在萧雅雯上方,从两粒中间的胸线一路吻到结实的小柳腹,舌尖正绕着紧致的肚脐窝打转。

    “哼……不……要……讨……厌……”萧雅雯不安份的腰身,嘴里虽然一直娇声的哼着讨厌,事实上每个人都看得出她正放荡的享受着大男孩的挑逗。

    林天龙将她逗到呻吟的声音都在发抖了,濡黏的舌尖突然插进肚脐窝内转动。

    “嗯……”萧雅雯动人的哀哼了一声。肚子上可爱的似乎是她另一处性感带,只见她的身体仰成极限的弧度,坚挺的在辛苦的颤抖,林天龙又出其不意的整片舌面延着她身体往上舔回去,直接到达刚才并没吻到的用力吮住!

    他调整好姿势后,重新将抵在萧雅雯两腿腿根间那道主动翘起来等着被插的黏缝口,然后双手扶着她圆润的向前慢慢送入。

    “唔……”

    萧雅雯扬起脸舒服的喘息,性感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她雪白的香肩和裸背上。

    充满的让天龙的巨根没遭受丝毫阻力就整条没入最深处,但滚烫的黏膜仍旧将吃的紧紧的,而且还会一缩一缩的吸吮,含得天龙都快使不出力来。

    “小……你真……是太好了……我来给你满足……等一下爽的话就叫我老公……叫愈大声我就让你愈爽……”

    天龙大手扶着她的,慢慢将往外抽,萧雅雯嗯嗯的哀喘,玉手紧揪着床褥,鲜红的黏膜缠在盘着血管的上被拉出来,一直到只剩还裹在里,天龙又猛然将整条怒棒重重送进去,雪白的臀肉登时被毛茸茸的男性撞击得波波颤动,萧雅雯也甩乱了长发哀叫出来。紧接着就是一轮猛攻了,天龙狂肆的扭动豹腰一下接着一下的。

    “啊……好……舒服…………老公……快一点……人家……要……来了……”

    萧雅雯像A片中的荡女般无耻而大声的叫着床,天龙听到萧雅雯甜美的声音不停叫他老公,尤其又在她丈夫卢庆成的床上叫,在她和卢庆成的婚纱照前叫,心中更感亢奋,当下双手抓着她的柳腰更卖力的猛干起来,血红的湿棒像失控的活塞噗啾噗啾的进出,充血的黏膜和唇蒂快速的卷入卷出,周围已浮出白白的细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