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八百六十八章 孙子突回老头猝死

第八百六十八章 孙子突回老头猝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且因家翁一下一下的加重力度,又一下一下的深入,她就越是感到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对这样的侵袭欲拒还迎、逆来顺受。

    在家翁剧烈的抽动中,理智警告她当家翁的动作到达顶点的时候,那男就可能在自己女里射出,有可能就会使自己怀下的孽种。

    她知道,男人在这时候是要发泄了才肯罢休的。她不敢再想下去,只有希望着这一刻不会来临,希望家翁不会在自己体内注入那东西,她更希望这还是一个梦。

    可老家翁却要让她恶梦成真!这时他时急时缓、时重时轻地了百多下之后,到底要撑也都把持不住了!阵阵发酸发软,他双手紧张地掐捏着孙媳妇胸前弹动着的:“啊……好窄的……孙媳妇……你爽不爽啊?”他腰部发狂似地作着动力传递,飞快地捣入又抽出孙媳妇紧窄的,发出“滋……滋……滋……“的水响。

    他的快感已到了极限,于是发出了最后急切的呼唤,就像火箭发射前的警报声。腰部又加强了抽拉的节奏,以每秒一下的速度往进击。

    因为实在是严紧,他只好撤回揉的双手,改到扶住孙媳妇的小腰作支点。萧雅雯觉得家翁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她享受男人带给自己的快乐,但她没有忘记这不是丈夫卢庆成的使她有幸福安全的。

    在的迷乱中,她唯一的一点理智是使她难受的地方,她的耳朵清楚分辩家翁发出的沙哑的秽话语和表现激情的气喘!还有那朝她脸上喷来的阵阵酸馊的口气味!她还为自己与家翁交接时发出不争气的配合的声音而羞辱自责!

    家翁在自己里的撞击越趋紧密、越趋急迫了,她从经验上知道这是男人的最后阶段了,心底在难过的快慰和痛苦中挣扎。

    而这时候房门被轻轻推开了,但并未惊动床上着的翁媳两人,却是现场情景激动了房外的那个推门人。那人正是卢老头的孙子——萧雅雯丈夫卢庆成。

    房间内的情景使他尤如触电般的惊震,卢庆成看到妻子萧雅雯赤裸的上有一个精光瘦削的老男人身躯,那老男人正在萧雅雯腿间急速耸动着他的,从后看到他们分别叉开、上下几乎重迭的腿间地方,那男女是完美地交接起来。

    那老男人在一下下地上上下下冲进又退出,顺猛地捣弄着萧雅雯的女。作为一个丈夫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自己妻子和其它男人的,何况是亲眼所睹!而更不能接受那个在奸妻子的是自己的爷爷!这种荒唐的事使他一时间呆在门前不知要何所而为。

    而乐极忘形沉没在高峰亢奋中的卢老头就到了不得不发射的地步,他沙哑的声音正喊着:“啊……死了……啊……孙媳妇……我不行了……呜……”

    他全身好像小便之后似的在抖动着,疯狂的改成不住的抽搐,松驰的肉也蹦紧起来。卢老头儿俯来压到孙媳妇的身上,将孙媳妇搂紧,把头埋在两只豪乳当中,他抽搐着的将向深处抵入继续顶送着,紧接着一阵猛烈抽搐,马上爆发出一股股的精浪。

    萧雅雯在这一刻内心的惊慌超过一切,她极力地哀求着:“爷爷……不要啊……不要……”可是她虚弱的声音无法阻止家翁射出的高热,那股东西已涌入自己体内,无情地灌入了孕育生命的。

    萧雅雯感到这是不可挽回的罪恶,不禁发出了哀鸣,体内抗拒着家翁注入的那股灼热的刺激。卢老头儿在孙媳妇胸口上发出虚脱的呼喘,享受着的舒畅,发泄后的满足感由扩散到全身,麻木着每一个细胞。

    门外的孙子卢庆成看着爷爷对妻子作出的一切使他由发呆变成极度的愤怒,激奋的火焰一发不可收拾,他带着沉重的大步走向床前……而卢老头趴在孙媳妇身上,一边摸弄着脸前两只,一边喘息回气,他要待雄风再起然后慢慢地把玩个够。

    但当他在寂静中听到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时,心头猛然一震,深知不妙的他惊慌地往后去一瞧……他不禁“霍”地惊惶得挺起上身,急着正要起来,还来不及从孙媳妇里退出,突然心脏一下强烈的剧跳,一阵犹如刀削剑刺一般的抽痛!

    卢老头“……”干叫了两下后,双腿蹬了几下,两眼一下翻了白,便慢慢倒了下来,吐出最后一口气,就这样死在他终于征服的孙媳妇身上,而仍旧插在中……

    家门不幸,家丑不可外扬,卢省长卢夫人也是惊诧莫名,而卢庆成跟着父亲卢省长低调而隆重地埋葬了这个禽兽不如的爷爷,回魂夜也不管了,带着爱妻离开了这恶梦之地,回到父母家里居住。可是自此之后的晚上,萧雅雯就开始做些可怖而乱的怪梦,她几乎每次都梦见死去的家翁回来,他赤裸着身躯,苍白干枯得犹如一具用皮包上的骷髅,凹陷的黑眼窝圆凸出一双秽奸邪的眼睛,张开的的阔嘴掀出鬼异的笑容,并吐出半条湿漉漉的紫色舌头。

    又是这样的梦!梦中萧雅雯怕得喊不出一声,呼不了一口大气。家翁那鬼又来了!他昂起一条红黑难看且已是腐坏朽烂、令人十分呕心的,它滑行到床上向萧雅雯趴来,白骨般的手伸到她胸前肆意揉捏住丰满的,萧雅雯只觉冰冻的寒流自两只直传到心底。

    面对如此骇人恐惧的情景,她却无法动弹一下任其侵犯;叫着丈夫庆成名字,可是没人响应,她只有发呆地躺着,看着那鬼在自己身上摸弄。

    她从心里极力地抗拒和恶心,可是当那鬼趴到她身下用发黑的舌头舔吮到的时候,她就发觉自己忍耐不起撩拨而泄露出润滑的液体。

    这时候家翁的鬼对她露出生前轻视奸猾的笑,然后将她两腿向左右扳开,再趴跪着半跪在她分开的腿间,那溃烂发涨的就在萧雅雯面前晃来晃去,一阵阵的腥臭传入鼻孔使她快要呕吐。

    萧雅雯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但是她要发狂地挣扎却没有醒来,跟前的一切还是如此真实,她只有在惊恐中目送着那鬼将不堪一看的东西瞄准了自己腿间,当肿大瘀黑的顶到了她的禁地入口,萧雅雯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嘿嘿……”那鬼发出尖哑的奸笑,弓起身子趴伏下来,丑陋张狂的可怖鬼脸与萧雅雯距不到半尺,它咧开阔嘴再次奸笑:“嘿嘿……”萧雅雯吓得不敢再看,只有紧闭起双眼。

    可就在这时,她已感觉到那鬼正粗暴地把那具东西自己,湿润的一下被奇大的顶端撑开来后,整根鬼的便好像钻探一样迅速捣挖入来,冰冻刺骨的感觉从开始麻痹了下半身,同时那根粗糙兀突的东西以极大的力量磨擦抽动起来。

    萧雅雯马上就觉得前所未有的快感传遍了身体的每个细胞,她的理智只能告诉自己:别这样感觉,那是怪物!可是却仰制不了所受的刺激,那人性原始渴求的快慰慢慢地进占了脑际,她只有用力地咬紧嘴唇。

    那家翁的鬼显得极其兴奋,它发出着“呜呜”的叫声,好像为它的侵犯而欢呼。萧雅雯发觉鬼正在用它粗糙湿滑的舌头舔自己的脸,而冰冷的鬼手仍捏掐住自己双乳,她更感到插在的东西正前后左右的旋转飞快地扭动。

    它真的是怪物!它根本没有摇动身体,而就会自行活动!是非人可作的来回旋转扭动!萧雅雯心里反复叫喊着,她不能接受自己正在和鬼那根不是人的东西进行!但是眼前如此的真确,她陷入了极度惊狂中,而又加上异常的快感冲击,使她处于全面昏溃晕迷。

    当萧雅雯从强烈的撞击中苏醒时,她已感觉到伏在身上的鬼的那根东西正在大幅度地抽拉,而且那鬼不断“呜……哦……呜哦……”地发出沙哑的刺耳尖鸣。

    意识中,萧雅雯想到了那最后的阶段,不禁又慌又急,乱摇着头呼叫:“不!不!不要啊……不要……”那可怖的脸上依然是那奸邪秽的咧笑。

    终于鬼魂的激鸣声在最尖耳的一刻停住,萧雅雯只觉被捏得好痛,同时从那鬼的又一下着力地捣入时,一大股不知何物的冰冻液体猛力喷射到了深处。

    萧雅雯“啊……”地呼出了一声绝望的叫喊,那鬼也在“呜呜”叫着地发出征服的欢声。它从射出的东西仍不断地向女人体内灌注,渐渐地浆液迫满了萧雅雯的和涨满了。

    插在体内的那根东西在不住地强烈抖跳,使萧雅雯极度兴奋起来,她发觉几度刺激的快感使自己全身一阵酸软酥麻——自己竟达到了!在不自主的快慰下同时无可奈何地感受着那鬼射出的东西灌满自己的,不知道是因为异样的,还是冰冷使她饱受折腾的身体渐渐地麻木,她又昏迷过去了……

    当萧雅雯再次醒来已是清晨时分,看到丈夫卢庆成还在熟睡,才呼了一口气,以为恶梦终于过去了。忽然一丝凉意透来,她发觉自己全身赤裸,更感到下的湿凉腿间也是湿湿涎涎的,她不禁心头一惊,马上张腿一看……赫然发现自己口正溢淌出深灰色的很浑浊的浓稠液体。

    那些液体发出的腥臭味道,就是……就正是昨晚梦中家翁鬼魂身上的腐臭,“难道……昨晚的梦是真的?家翁的鬼来搞自己?”萧雅雯顿时全身发冷,颤抖了起来。

    望着那一滩浓液,她仍然不相信不接受,但是自己的仍然渗流着那……

    那是鬼射出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