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67章 卢老头扒灰萧雅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卢老头儿慌乱之下却也十分敏捷地以惊人的速度弹起来,还好刚才未有把孙媳妇脱光,于是马上把孙媳妇的双腿并拢,并将裙子拉回下来,然后飞快地冲回房间把门掩上……这时才他才开始懂得喘气,这个对他如此难得的机会就这样……泡汤了。

    几个星期后孙子卢庆成又要出外工作,呵呵……机会又来了,卢老头儿心里乐得像小孩子得了想要的礼物一样,就在今晚他把一切都准备妥当……这一刻,孙媳妇就乖乖地躺在跟前等待着自己的摆布。

    卢老头毕竟是色中老手,心知道这是块走不脱的肥肉啦!不应匆忙应就,所以强忍兴奋故作冷静。他跨上大床,然后将孙媳妇萧雅雯身上那条毯子拉走,那件普通的睡衣根本无法保守着孙媳妇丰韵浮凸的身段,两个圆球状的几乎要涨开衣扣坦荡出来,窄身的睡裤使她双腿更加丰腴和修长。

    卢老头将她侧睡的身子翻过来让她平躺着,伸出双手解开一个一个衣扣,睡衣扣子脱开后睡衣便自然从两边翻落下来,脱离约束的一对丰满向上高耸,好像弹跳起来了。

    他突然有个念头……一下子就马上将孙媳妇的裤子扯落,果然萧雅雯并没有穿!卢老头地笑了,看那棕色的柔软和粉色的青春可人的女人,它们就是如此诱惑,就是如此引人犯罪。

    老家伙真想一口把它吞到嘴里去,想到做到,他已伸出手掌盖在那禁地上摩擦着,中指掠过时触及到又嫩又滑的感觉使他一阵肉紧酥麻。自己一手摸弄着正要硬起的,了几下更动兴。

    他伏到孙媳妇胸前,左手仍触弄毫不防备的,右手就揉捏住了一只膨胀浑圆的子,干皱燥裂的嘴唇发狂地吸着吻着另一只,不住地舔着、啜吮着。

    他要把孙媳妇的摸透、吮透,他觉得孙媳妇萧雅雯发出阵阵轻微呻吟,吐出芳香气息。她已是玉体横陈,毫不保留地任由自己摆布了。想到这,从心底到骨头里都兴奋出来。

    孙媳妇丰腴,女人的最后防线已中门大开,看似紧闭的两块缝形同向自己作欢迎状,它们正主动地泄着潺潺的润滑液,准备迎接男人的。

    老家伙看着如此迷人的桃,真是手馋口馋欲更馋,他一趴下来张开贪婪的大嘴就凑上那湿滑的,用力吸吮那小渗着的液,源源吸索到肚子里,开始大量渗出的液体沾湿了卢老头儿一撮灰胡子。

    当那香浓郁的味道由鼻孔一阵阵涌入来,已熏得老家伙无法再忍住发泄本能的强烈愿望,他弓起腰来,挺竖多时的迫近孙媳妇分叉的腿间,他终于可以重施故技,得意地教老在上研磨揩弄。

    而正在昏睡中的萧雅雯却梦见自己在无际荒芜的雪地上拼命地奔跑,身后一只小马般大的大灰狼向她追来,可她要奋力地逃走就是迈不开步来。终于她被狼从后一下扑倒在地,正在惊惶万分的同时,那只狼伸出前爪三下两下地把她身上衣服划得干干净净,寸缕无遮!接着,大灰狼竟伸出赤红长舌舔着她的。

    萧雅雯又怕又急,一时不知所措,那只大灰狼却上身跃高、后腿蹬起,像人一样站起来,更可怕的是灰狼的竟暴长出一支八、九寸长的男性,血红色的锥状有小茶杯一样的圆大!

    惊惧中萧雅雯下意识知道那怪狼想要对自己做什么事,心里一急,努力地想向前爬着逃走,但那灰狼竟顺势前腿勾着她两肩,趴到她的背上,萧雅雯突然觉得全身不能动弹,然后双腿不自主地分了开来。她心中大叫不好!但已觉得一具火辣辣的东西粗暴地直刺进自己内,并马上大力插送。

    萧雅雯感觉着那畜生全身不停向自己扑动,它的大在疯狂地冲撞着自己,她回头看那畜生,那灰狼正裂开吓人的獠牙,大嘴吊出暗红长舌,流淌着臭不可闻的口水,两只圆瞪的狼目发出奸邪恶的冷光,萧雅雯不禁大声惊叫着用力地挣扎起来。

    没想到她竟被吓得一下就从梦中醒来……更万万想不到的卢老头顿时被吓了一大跳:“难道……难道那药失效了?”

    他来不及细想原因,身一下子定住不敢动。萧雅雯正在惊魂未定,这时候惊视眼前现状,“还好!”看不到奸自己的灰狼,但……但是……却见自己的老家翁赤条条地趴在自己身上,老家翁却和大灰狼一样,也有一支竖直耸立的男人,正在靠近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分开了的大腿间!

    当时当刻她才发觉自己也是一丝不挂,毫不保留地暴露在老家翁眼前,她才明白现在自己正处于什么情况:家翁他……他要奸自己!

    萧雅雯急羞之下用尽全力想起来,却发觉自己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从口中本能地叫出四个字来:“爷爷,不要……”

    可惜她这样一说,反而把呆着的老家翁唤醒过来。卢老头见孙媳妇意外地醒来虽然不禁心怯,但一看到眼前孙媳妇娇羞的媚态,再看看那还不住渗出春水的诱人,他马上回复欲念熊熊之中,双眼再次透出色迷迷的火,再次弓着腰使挺起的向孙媳妇插去。

    萧雅雯惊叫着,可惜无法挣动半分,就只有尽力哀求:“我不要……啊……爷爷不要……”可男性的已突入虚张的两道,毫无阻碍地借着液的润滑一节一节地侵入她!

    萧雅雯紧不敢去看,也不敢去想了,但是清清楚楚地感觉到那正一下一下深入自己身体内,并又热又硬地刺激着传来一阵阵酥软,她不觉全身发出抖动。

    卢老头一见就笑了:“嘿嘿……孙媳妇你舒服啦?啊嘿……”

    萧雅雯急切地摇头:“不……不要……我不要……求你别这样……”

    卢老头儿一面奸笑着,再用力挺腰向下沉,好让更容易插动并能伸展容易,他还故意地顿几下,使在里撬动。

    那垂涎久已的迷人洞现在终于被自己征服了,他极之亢奋。孙媳妇紧紧裹住他的,是如此的严严实实,稍为一抽动便麻痒难当,激切地酸软,好像禁不住就要了!

    他欲火高涨,发泄的冲动更加强烈,马上挪好了与孙媳妇两人之间的体位,开始一下抽出、一下地连番运动起来。

    萧雅雯在心慌意乱中感觉着老家翁的在自己内的侵犯,脑海里不停地昏迷:“为什么家翁要这样对我?我是他孙媳妇,为什么……他这样对我?”

    这时,她突然想起一件淡忘了事,那是过去的春节年正月初七日,丈夫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小姑卢清盈带着满周岁的孙子回家探望,萧雅雯对这个美丽纯品的小姑十分有好感。

    可是那天下午她午睡后经过家翁的房间时,却听到阵阵微弱的女人呻吟,她以为发生事了,于是注意听起来,却听得小姑的轻呼:“啊……爷爷,这时候不要吧?嫂嫂还在家里,不要这样…………”

    接着听到家翁的声音:“心肝孙女,你难得回到家看爷爷,就让爷爷疼一疼你再说,哟!你看,这怎么长得越来越好看?又大又圆真可爱!还流着什么?呵呵……快,快给爷爷喂喂奶水,自己孙女的奶最有益。唔……好吃!好吃!”

    萧雅雯疑惑地从门锁的匙孔向里面看时,赫然发现家翁和小姑祖孙两人正在干那不见得人的鬼混。此时家翁正压着躺在床上的孙女身上,激动地一边揉搓着孙女那对还在哺乳的硕子,长满胡子的嘴巴就追着两颗鲜红的吸吃不停渗流的奶水。小姑就像喂哺婴儿一样双手抱着爷爷的半秃的白头,让他吸奶。

    然后家翁爬起来,快捷地脱下彼此衣物,萧雅雯就第一次看到家翁那支使人恶心的丑东西。家翁向孙女身上伏去,小姑自然地张开一双丰腴的大腿迎接老爷爷的前端。

    萧雅雯只见家翁猴急地朝孙女擒身而上,昂前的肥粗一下捣入小姑卢清盈濡湿的紫红中去。父女两人相拥着,家翁使劲地上下耸动在小姑腿间飞快地撞击。

    “小宝贝,爷爷今天非你,非破你这偷男人的不可……”家翁兴奋地说着秽的话,小姑也“……”地轻声呻吟不停。

    萧雅雯不自觉地呆看着家翁和小姑在床上演出的戏中,直到家翁急切地抽搐了时,听小姑显得心急的哀求:“啊……爷爷,今天我是,不能里边,快拿出来啊!……”

    只听家翁抖颤着说:“你!说这干啥?爷爷不就再给你老公……多……多出一个娃来!……射……呀……啊……吓……”听到家翁这样无耻的话,萧雅雯也明白了祖孙的关系了。

    接着是小姑焦急中带着强烈兴奋的叫喊:“……不要……”

    看到家翁疲软的身躯仍在努力地将顶送,她知道这是男人泄出后仍然会挤送的过程。而小姑双眼失神,迷乱的脸上泛起一阵愧疚……

    想起了事件,萧雅雯醒悟了,道德伦理使她感到家翁对小姑和自己做这行为实在是禽兽不如。“这事要让丈夫庆成知道了,那就……”她心想着。

    道德与伦理,更大的是受侵犯使她感到十分羞愧,她正和丈夫卢庆成的爷爷做这男人女人的,她感到十分的恶心和罪疚。但是她慢慢发觉不该有的快感不断传到头上,渐渐使自己脑中空白,更开始禁不住想要随快感而叫出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