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49章 视频裸聊戏茹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美得你,大萝卜!谁叫你老公了,你网上那么多相好的,还稀罕我呀?”

    杨茹萍发过去一个哭泣的表情。

    “嘿嘿,稀罕稀罕,我最稀罕你了。”情有独钟赶快发来一个安慰。

    “啐,花言巧语,我不信!”杨茹萍回了一个摇头。

    “不信?那我向你发誓。”

    “谁要你发誓,空口无凭。”

    “那我向你下跪。”情有独钟发来一个跪拜。

    “谁要你下跪,咱不兴搞什么封建礼节。”

    “那,那我把我一颗砰砰跳动的心给你。”说着,情有独钟便发来了一张图片,上面竟真是一刻跳动的心。

    “哄小孩呢,谁要你这颗破心。又不是真的。”杨茹萍还是不为所动。

    “那,那你要我怎么办?”情有独钟发来一个苦脸。

    “怎么办?来点实在的。”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要什么实在的啊?要我到大街上脱光了衣服跑三圈。”

    情有独钟发来的信息充满了无可奈何的语气。

    “嘻嘻,大街上脱光衣服跑三圈倒不必,给我看一下就可以了。”看到对方无计可施的语气,杨茹萍不由暗自得意,鬼使神差地,竟敲下了这样一句玩笑话。

    “什么?不行不行,这个不行。”情有独钟马上回了一个图片,上面是一个小屁孩,脑袋摇得跟破浪鼓似地:“再说了,脱光了现在也没法给你看啊,怎么看啊。”

    “嘻嘻,你不是有摄像头吗,可以视频啊。”杨茹萍继续逗他。

    “摄像头?”对方很明显有点犹豫。

    “嘻嘻,怎么?害怕了啊?”见对方犹豫,杨茹萍不由更加感到得意,加紧了进逼:“真不行,拍张照片传过来也行啊。”

    “……”情有独钟没有回信。

    “喂,说话呀,平时倒挺能自吹自擂的,什么“心狠手辣脸皮厚,天下美女都泡够”,不是你的至理名言么?还正儿八经地弄成QQ签名。怎么,不就是叫你在摄像头前面脱光衣服么,又不是面对面,害怕成这样,胆小鬼。”对方越是示弱,杨茹萍便越是嚣张,步步紧逼。

    “你……你……,我……我……”情有独钟企图辩解。

    “你你你,你什么呀你?一个大男人家,怎么就婆婆妈妈的,一点也不干脆,这样吧,你就说你脱不脱吧,你不脱,以后可别想我理你了哟!”

    看到对方已被自己逼得语无伦次,杨茹萍难掩心中的得意,一边回信,一边哈哈大笑,高兴不已:哼,小样,还跟老娘我玩呢,看老娘不玩死你。

    “怎么样了?和谁聊呢?”杨丽菁出去转了一圈,正看见天龙靠坐在床头,大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便伸了懒腰,懒洋洋地问道。

    “嘿嘿,你说还能和谁聊。”天龙伸手拍了拍她裹在薄被中的丰臀,继续忙着在键盘上敲字:“这姨妈,真逗。”

    “姨妈?谁?不会真是茹萍姐吧?”杨丽菁见她全神贯注的样子,不由有点好奇。

    “还能有谁,茹萍姨妈呗。这娘们,主动调戏我呢。”

    “什么?真是她?她真的在线?”杨丽菁有点惊诧,起身凑了过去。

    “不仅调戏,还激我呢,你看。”天龙将聊天记录指给她看。

    “嘻嘻,看来茹萍姐是真的寂寞难耐了。唉,夫妻感情破裂分居,真是危险啊。”杨丽菁看得笑了起来。

    “危险什么?”天龙有点不解,问她。

    “做老公的危险啊,要被带绿帽子哦。”杨丽菁美目流转,俏面微笑。

    “嘿嘿,你是说你家郝允强是吧。”天龙笑着回她。

    “去你的。”杨丽菁笑着在他背上打了一下,表示不满:“他不算,要算,也是他自愿的。”

    “嘿嘿,那你是不是也自愿的?”天龙继续逗她。

    “滚,不理你了。”杨丽菁娇嗔着又打他一下,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聊天框:“快回答人家啊,既然人家想看,你就让人家看呗,你看你,还故意逗人家。”

    “嘿嘿,你懂什么,说得有文化点,这叫欲擒故纵,说的通俗点,这叫溜鱼,你知道不。钓茹萍姨妈这种闷型的中年美人鱼,可不能太心急,不把她逗得心痒难忍了,她还真不容易上钩。再说了,她现在还以为被逗的是我呢,正玩得高兴呢,我不好好逗逗她,咋对得起她的天真呢。”天龙满脸诡笑。

    “呸呸呸,就你鬼点子多。风流鬼,见人家夫妻分居,就想勾引人家,你不怕报应啊。”杨丽菁笑骂着咒他。

    “怕什么,大不了我把自己的老婆赔上。”天龙诡笑道。

    “你哪有老婆?”杨丽菁有点诧异。

    “嘿嘿,不就是你么?”天龙笑着答她。

    “我……我哪算?小坏蛋!”杨丽菁羞得满面通红。

    “怎么不算,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二老公啊。在炎都山原始密林就名正言顺喽!”天龙一脸正色。

    “你……你……”杨丽菁支支吾吾,不得出口。

    “嘿嘿,你什么你。这里还有你明媒正娶的三老公呢。”说着,天龙牵着她手摸向了自己的,那里,依然是一柱擎天。

    “混……混蛋。”杨丽菁笑着想躲。

    “混什么蛋,鸡蛋。摸摸,像不像一根钢枪,下面吊了两个鸡蛋。”天龙握紧她的小手,故意逗她。

    “顶……顶多也是俩鹌鹑蛋。”无奈,杨丽菁只得摸着他的宝贝,羞着笑道:“不……不过,中间的钢枪倒是挺硬的呢。”

    “妈的,都是这个茹萍姨妈给引的,,得把她尽快给办了。”天龙一边享受着杨丽菁的爱抚,一边对着电脑恨恨说道。

    “她又说什么了。”杨丽菁这边玩弄着他的,那边扭头看聊天框。

    “她怀疑我不是个男的。”天龙介绍道。

    “情有独钟,我怀疑你不是个男的,是女人装的,才骗我网络的,要不,咋这么害怕脱给我看啊?”杨丽菁将茹萍姐的信息读了出来。

    “哼哼,我老虎不发威,你真以为我是病猫啊,看我怎么收拾你。”天龙发狠了两声,然后一字一字地敲击道:“我——不——是——男——的?你——可——别——逼——我——啊。”

    “逼你怎么了?”那边杨茹萍的回话依旧凌厉。

    “狗急了还跳墙呢,你逼我急了我就……我就……”天龙开始收线。

    “你就你就,你就什么?”那边杨茹萍没有发觉,依旧自说自话。

    “我就……我就真脱了!”天龙故意加了个停顿,显得自己还是很犹豫。

    “那你就脱啊,你以为我害怕啊,告诉你,姑奶奶我吃了三十八年的盐了,什么没见过。”那边发过来的语气很嘴硬。

    “你……你……还逼我……”

    “就是逼你,怎么着!”

    “你……你……,我……我可真开摄像头了啊。”天龙诡笑着,敲了这么一句回话,准备收网。

    “嘻嘻,开啊开啊,我等着呢。”那边杨茹萍发来一个笑脸:“嘻嘻,吓我啊,你以为姑奶奶我是吓大的啊,有种你开啊。”

    “我可真开了。”这边,天龙笑着打开了摄像头,并发出了视频聊天的申请。

    “啊!”杨丽菁见他真打开了摄像头,猛地一声低呼,一下从床上跳起跑开,害怕拍到自己:“你……你,你还真开摄像头啊。不怕茹萍姐发现我啊?”

    “嘻嘻,也该来点实质的了。”天龙看着她跑开,满脸诡笑。于此同时,杨茹萍那边却好久没有回信,看样子也是被惊住了。

    “怎么,怕了,不敢接通啊,到底谁才是胆小鬼呢。”见杨茹萍迟迟不敢接通,该轮到天龙激她了。

    确实,杨茹萍还真被他这招给吓住了,犹豫再三之后,方才回了一句:“谁怕了,接通就接通。”

    “那接通啊。”天龙接着激她。

    “接通就接通,看,我已经接通了,现在该你了。”不一会,电脑屏幕上显示杨茹萍已接通单向视频聊天功能,只显示天龙这边,不显示她自己那边,而聊天框里的回信,依旧嘴硬。

    “该……该我什么了?”天龙回信里继续装糊涂逗她,心底里却早已乐开了花。

    “该你脱衣服啦,光打开摄像头有什么用,这边什么也看不到啊?”那边的杨茹萍再次被他嫁骗住,以为他不敢真脱,显得更加嘴硬。

    “哈哈,该我就该我。”天龙哈哈一笑,一跃而起,一下将早已青筋贲张的大伸到摄像头前面。

    “呸,流氓。”杨丽菁躲在一边,发出一阵娇笑,想象着二姐茹萍此时此刻的表情。

    “啊!”杨茹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电脑屏幕的视频对话框里,赫然出现一根男人,坚挺峻拔,又粗又长。

    这是一根几近完美的,茎根丛生,盛若茅草,茎身青筋盘绕,宛如盘龙,茎顶铮亮,好似银球,斜刺刺地耸在紧绷结实的下,一挺一挺地直挑向天花板,好不威风凛凛,耀武扬威。

    “这……这也……太吓人了吧。”杨茹萍不由芳心乱跳,暗自惊悸:“都顶到肚脐眼了,看样子长得有七八寸,中间又粗又壮,至少也得有一寸,还又大又亮,简直就像枚鸭蛋。”

    一阵惊叹之后,杨茹萍不由自主地比较起了老公孙鹏程,因为那是她唯一享受过的男人的宝贝:“孙鹏程厉害的时候,恐怕也和这差不多吧,只是孙鹏程的弯弯的,带着弧线,像根香蕉,而这支,又直又挺,像……像柄长枪。”

    “咕噜”一声,她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思绪连连:“这么大的东西,要是插到小里,该会是怎么一种滋味啊?岂不是很舒服?要是再抽上几抽,还不爽歪了。啊,受不了了,小好难受。”

    杨茹萍感到自己开始肿胀,伸手一摸,只觉滑腻一片,原来那里早已春水漫延。

    “嘟——嘟——嘟。”QQ提示音响了起来,天龙竟发来了语音聊天的请求。

    听着“嘟嘟”的响声,杨茹萍心乱如麻,迟疑不觉。她以前早和他用语音聊过,并且相谈甚欢,甚至不乏打情骂俏,只是都不像现在这样,他竟真的裸了相见。

    “算了算了,连他这么隐私的部位都看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反正我这边又没开摄像头,他又瞧不见我什么摸样。”杨茹萍思索再三,终于下定决心,接通了语音聊天功能。

    “你……你想干什么?”她的话音明显有点颤抖。

    “不想干什么,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天龙的回答异常绝妙,声音磁性而温柔,茹萍姨妈听起来有诱惑力,却也不会轻易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方式往往比直来直去更重要。

    “听……听我声音干什么?三更半夜的了。”虽然明知道这是他在施展花言巧语,可杨茹萍听了,心中还是热忱一片。

    “你的声音很好听嘛,怎么样,还可以吧?”温柔之后,天龙开始话里有话,另有所指。

    “什……什么还可以啊?我……我不懂你意思。”杨茹萍自然明白他话里意思,瞟了一眼视频框中的宝贝,不有羞得俏脸绯红,喃喃地道。

    “呵呵,装傻啊,我是说它啊,我这宝贝啊。”说着,天龙挺了挺,挺拔的自然而然地随之抖动。

    “啊……”看到视频框里的大猛地一抖,杨茹萍不由惊呼起来。

    “呵呵,啊什么啊,怎么,吓着了?”

    “……”

    “喂,怎么不说话!”天龙追问道。

    “说……说什么呢?”杨茹萍心跳不已,嗫嗫地道。

    “你说说什么啊,我这宝贝,你刚才不是还吵着要看么。怎么样?好看吧?”

    天龙继续逼问她。

    “好……好看什么呀,这……这么丑的东西。”不得已,杨茹萍只得硬着头皮答道。

    “呵呵,故意气我是吧?明明这么帅,怎么能说丑呢。”天龙不依不饶,嬉皮笑脸地逼迫道。

    “帅……帅有什么用,还不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斗嘴的过程中,杨茹萍也渐渐恢复了平静,口齿重新伶俐起来。

    “什么,竟敢说我的宝贝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看着躲在一旁听了冲他做鬼脸的杨丽菁,天龙不由有点哭笑不得,气恼地道。

    “嘻嘻,怎么不敢说,事实嘛。”听到自己斗嘴又占到便宜,杨茹萍不知不觉放松了警惕,笑着道。

    “什么,试试?呵呵,你还真急,这么快就想试试了啊。”天龙是何等人物,马上便机敏地发现她话音中的一个漏洞,故意误解她的原意。

    “流氓,我说的是事实。”杨茹萍顿时觉察到自己的食物,脸上又是一热,不由嗔道。

    “呵呵,我以为你说试试呢。”天龙装傻。

    “你,混蛋,流氓。”杨茹萍无言以对,只得嗔骂。

    “呵呵,都是夫妻了,混什么蛋,流什么氓啊,最多算洞房前的体检。”天龙继续死皮赖脸,继续调戏她。

    “呸呸呸,谁和你夫妻了,还……还体检,有……有这么体检的么?”杨茹萍已被他弄得六神无主,越来越顺着他设的套走了。

    “呵呵,没有咱就让它有呗。”天龙嬉笑着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怎么样?试试吧。”

    “……”杨茹萍直直地盯着视频框里的宝贝,没有回答,一时之间,她也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那么粗长壮硕的宝贝,在那里一颤一颤的,对于她这样久已不知滋味的女人来说,如今突然意见,确实是充满了诱惑。

    可是,对于她来讲,毕竟只是意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啊,就算现在就想和他来一场痛痛快快的交欢,哪怕只是网交,可又怎么说得出口呢。尽管两人已是老熟人,平时也没少打情骂俏,甚至有过第一次网络出轨,可像现在这么赤裸裸的,还真是第一次。

    “怎么?说话呀。”见她许久没有回音,天龙提高了嗓门。

    “啊?我……我还有事,要……要先下了。”杨茹萍的思想被他一下打断,又理屈词穷,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准备溜之大吉。

    “哎,别走啊,再聊……”天龙的话还没说完,杨茹萍已经“啪”地一声,手忙脚乱地强制把电脑关机。

    “荒唐,荒唐,实在是太荒唐了,今天我是怎么了,竟……竟和他视频裸……。”杨茹萍脸颊发烫,暗自心悸:“不……不过,这家伙的东西倒真够分量。哎哟,有点口渴了,喝口水去。”

    “嘻嘻,怎么,到嘴的鸭子飞了?”杨丽菁躲在一边,看着他懊丧的样子,笑着问他。

    “茹萍姨妈吓跑了,你个丽菁姨妈还笑,过来,给老公消消火。”天龙一边关笔记本电脑,一边冲杨丽菁招手。

    “谁把它弄大的你找谁去。”

    “,茹萍姨妈,跑不了她。不过,嘿嘿,现在只能先委屈委屈你了。”

    说着,天龙已经下床铺向她走去。

    “不……”杨丽菁笑着就准备往外跑。

    “跑,我看你往哪跑。”天龙一个大步跃到她前面,伸手一抓,差点没把她抓住。

    “咯咯咯咯……”杨丽菁娇笑着,已经跑出车厢,躲到外面的走道里。

    “,你就笑吧,逮住你才有你好受的。”天龙挺着,快步追了出来。

    两人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天龙虽然身高力壮,但由于杨丽菁身形灵活,每次都是差一点。

    “嘻……嘻嘻,有……有本事你抓住我啊。”几圈下来,杨丽菁虽然有点娇喘,可越发得意。

    “妈的,这样不行啊,得想个法子。”天龙也有点出汗了,他脑筋一转,心生一计:“跑,看我怎么抓你。”

    说着,他虚晃一枪,做了一个假动作,佯装前追,然后却张开双臂,猛然后转,正好将忙着逃跑的杨丽菁搂个正着:“哈哈,可抓住你个小了。”

    “啊,你……好坏。”杨丽菁俏脸泛红,不停用粉拳锤击他胸口。

    “坏?我就坏,看我坏给你看。”说着,天龙双手捧住她粉脸,按向自己,一边按,还一边将坚挺的大往她俏脸上只耸:“呵呵,看,正硬着呢,来,用嘴给它消火。”

    “哦……不……”杨丽菁满面通红,连忙躲闪,可是挣扎间,已经顶在樱唇之上。

    “不什么不,刚才你不还说饿么,来,吃这个,又热又挺的大香肠。”天龙紧紧按住她,调笑道。

    “……啊……呜……”杨丽菁挣扎了几下,还是没能挣脱,嘴唇被顶开,半根塞了进去。

    “哎呀,好吃么?这么好的香肠,可别糟蹋了哦。”天龙一边将大往杨丽菁嘴里插,还一边喋喋不休,极近调戏之能事:“呵呵,丽菁姨妈的小嘴也真美,就像小一样,又热又滑,吸得我的宝贝好舒服。”

    “……呜……”杨丽菁被他的大塞满了口腔,又堵又憋,却不能说出一字,看着他得意的摸样,只能心中暗暗生气。

    突然,她心中一动,暗生一计,心想:“嘻嘻,我让你得意,看我怎么收拾你。”

    意念所及,已伸手便将大握住,满脸俏笑,一副顺从摸样,然后双唇翕动,舌尖纷飞,极力带给他最美的享受,最爽的舒服。然后,就在他魂飞天外之际,忽地樱唇微合,双齿在他硕大的轻轻一咬。

    “啊。”天龙一声猛喊,身体已经弹开,噔噔噔倒退几步,差点没跌坐在地上:“啊哟,疼死我了。”只见他铮圆紫亮的上,上下各有两排白白的牙印。

    “嘻嘻,看你还敢欺负我不。”杨丽菁咯咯娇笑着,气昂昂地站起身来。

    “妈的,欺负你,看我怎么欺负你。”天龙见她骄傲的摸样,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挺身而起,向她冲去,紧紧抱住她压倒在卧铺上。

    “天龙,不要嘛!要嘛!”杨丽菁有些不堪挑逗,娇声说道。

    天龙腆着脸问,“宝贝,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色狼,坏蛋,啊…”杨丽菁娇嗔着,天龙不等她说完,“噗哧”一身,用力。

    “我喜欢干丽菁姨妈,我的丽菁姨妈。你的身体是这个世界上最吸引我、最让我情难自禁,最诱惑、最美妙的,怎么玩都玩不腻。只要看到你在面前袅袅婷婷、婀娜多姿的模样,就想把你抱在怀里,亲在口中。我爱你,丽菁姨妈,我实在是太爱你。上天是如此垂青于我,把完美的你赐予了我。”刚才对杨丽菁美阴的反复品尝,天龙的渴望得到发泄,酥麻欲仙的感觉在胸口、在脑海,来回激荡,让他仿佛成为一个诗人,对着自己的女神尽情吟诵爱情的篇章。

    “啊!……丽菁姨妈也喜欢天龙干……啊。丽菁姨妈被天龙干时也好快乐。丽菁姨妈是你的,完全属于你。丽菁姨妈随便天龙怎么玩弄丽菁姨妈的身体。”杨丽菁娇喘中鼓励着他,希望他尽情地玩弄她的身体。

    “丽菁姨妈好快乐,啊,真想就这么和天龙一辈子。”杨丽菁一边呻吟,一边自己抚摩她的一对圆润肥美的。荡的蒙上一阵嫣红,让杨丽菁的显得愈发荡娇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