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48章 表妹身旁犯姨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丽菁的美足皮肤白皙,整体丰润,脚趾修长,趾甲上还抹着谈谈的玫瑰色指甲油。他忘情的舔着每一根脚趾,直到脚底。然后尽力把杨丽菁的前脚掌含在嘴中,杨丽菁已经习惯他这样的举动,闭着眼,任由自己的玉足被他的舌头来回挑逗。自从杨丽菁知道他迷恋她的玉足,去美容院时便多了一项足部保养。她现在的脚底很柔嫩,脚跟也没有茧皮,这双美脚只能用完美二字来形容!

    天龙将杨丽菁翻过身子,轻轻啃咬杨丽菁形状完美而又翘挺的美丽,洁白的美肉富有弹性,在他舌头的进攻下来回晃动。绕过杨丽菁的,他从背后舔着杨丽菁充满香和依旧湿滑的。

    “轻点小坏蛋,别惊醒了琳琳,我们还是去我那个车厢去吧!”杨丽菁微微地呻吟,臀部向上抬了一抬。

    “哇。”天龙不禁惊叹起来,杨丽菁S形曲线的身姿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别停,天龙,好舒服!好痒!”杨丽菁扭头,妩媚地瞟了他一眼,让他感觉到无比自豪。高兴中夹杂着更多兴奋。

    天龙把杨丽菁的身体正过来,掰开她的双腿,欣赏杨丽菁那神秘的,杨丽菁如鲍鱼一般丰肥,像蝴蝶般张开双翅,内壁分泌出淡淡如玉一般的液体,闪烁着妖艳的光芒。

    他伸出舌头轻轻一舔,甜美馨香。杨丽菁的晶莹剔透,仿佛一颗肉色的小美玉,娇柔小巧。他的舌头在上面稍稍点了几下,就引来杨丽菁全身颤抖,呻吟不已,一对美足用劲踩在他的小腿上。

    他一边用舌头挑逗杨丽菁的和,一边双手上伸,玩弄杨丽菁肥美的。

    杨丽菁的硬硬挺立,可以看出杨丽菁再次难耐。他用力吮吸杨丽菁的,吮吸,反复交错,可惜无法将舌头深入。杨丽菁流出的液越来越多,他一点没有放过,完全吸入口中。

    天龙的双手一刻也没有停歇,一会儿轻捏,一会揉捏丰满的。再是抚摸大腿,揉捏肥美的肉臀,他一心两用的本领还是不错,同时动手和动嘴,中间一直不停,他感觉不是谁都能做到。这时的注意力需要集中到自己的手和嘴上,基本放弃的感受,他要用他的行动讨好他的美肉娘,让杨丽菁享受到人间仙境的滋味。

    ……

    再次把杨丽菁送上之后,林天龙这第二次还是没有,到底害怕惊醒熟睡的琳琳,两人回到了杨丽菁的车厢。

    “天龙,你怎么还没有啊?”杨丽菁实在受不了,需要休息一下再喘口气,想起来一件事娇笑道,“对了,我带了笔记本,用笔记本帮你吧!”

    “笔记本?姨妈,你不会是想让我看黄片自己解决吧?”天龙苦笑道。

    “QQ啊!”杨丽菁别有深意地笑道。

    “你不会是想我解决吧?”天龙更诧异了。

    “小坏蛋,你前段时间瞒着我做过什么对不起我们姐妹的事情吗?”杨丽菁娇嗔道。

    “哦。”天龙立刻明白杨丽菁所指了,他知道瞒不过杨丽菁,网络监控都在公安局掌控之下,杨丽菁想查他还不是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

    “小坏蛋,是不是聊天勾引茹萍姨妈呢?”杨丽菁娇笑道,“其实,我和诗敏姐都是支持你的,那个孙鹏程越来越不像话,茹萍和他也算是分居了,反正我和诗敏姐已经被你这个小坏蛋糟蹋了,大不了把茹萍姐也拉下水,便宜你这个小坏蛋总比便宜外人强,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好姨妈,那我真是太感谢姨妈和干妈了!”天龙高兴的搂住杨丽菁亲吻一个,转念又道,“都半夜了,茹萍姨妈肯定早就睡了,怎么可能还在线呢?”

    “那就看你们姨甥俩的缘分喽!”杨丽菁娇笑着打开笔记本电脑道,“天龙,咱们现在就打个赌,看看你茹萍姨妈现在到底在不在线?”

    ……

    “不要啊,老公!”一声惊呼之后,杨茹萍惊醒了过来。噩梦!又是噩梦!梦中,她丈夫孙鹏程竟因贪污被省纪检委给抓了起来。虽然夫妻俩因为感情问题已经分居,但是,孙鹏程毕竟是孩子的父亲,现在还是自己的合法丈夫,分居归分居,名分归名分,担心还是不可避免的。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幸好是做梦!”杨茹萍满头汗水,凤目圆睁。她伸手拿过床头桌上的钟表,指针显示还不到凌晨两点:“怎么回事这是,最近几夜老这个时候被噩梦惊醒,每次还都是梦到孙鹏程出事,不是被抓,就是坐牢,还真是奇了怪了。”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这去进修都快一个月了,连个电话也没往家打过,打他电话要么关机,要么无法连通。不会真的出事吧。”联想到丈夫孙鹏程走那天又是十分突然,一个电话过来,衣服也没拿就走了,杨茹萍心里不由十分担心。

    “贪污?不可能啊,虽说丈夫以他公司副总的身份,也算是有条件贪污,但以他一贯为人处世的作风,贪污还真不太可能!”

    但一想起丈夫孙鹏程平时为人处世的作风,杨茹萍心里不免稍感安慰。在她的了解中,丈夫一直是个稳妥持重的人,干起事情来有条有理,瞻前顾后,考虑得十分周全,虽说在生活作风方面胆子很大,**的确很坏,但工作中一直是细心谨慎,从不乱说话,从不乱做事,有些时候甚至显得过于守口如瓶,什么事情连她都不讲。尤其是牵涉到钱的问题时,更是小心谨慎,种种程序,各个环节,各色人等,无不考虑得万分周全。

    “他们搞工程建设的,还不经常外出,修公路建桥梁什么的,不是突然要去考察就是突然要去参观,更别提像这样的进修了。这家伙,平时在家都很少说话,半天闷不出一个屁来,每次外出,不打电话更是家常便饭。唉,不想了不想了,想来想去只能吓自己,还是睡吧。”

    杨茹萍委身又躺在床上,可翻来覆去怎么就是睡不着了。拉上窗帘的卧室漆黑一片,不见五指,本身看上去就像一个无底的梦境。“唉,又睡不着了,不睡了不睡了,干脆起来上会网算了。”

    起床,开机,等电脑完全启动,杨茹萍熟练地打开了常上的网站,准备先浏览一下新闻。她不喜欢政治,也早过了追星的年纪,所以也不喜欢娱乐,她最常看的新闻,要么就是有关健康美容的,要么就是社会性的。

    “哎哟,还有这稀罕事呢。”她先浏览了几条熬夜有损保养的信息,然后叹了口气,又转向了社会新闻,突然便是一声自言自语地低呼,只见社会新闻栏一个标题赫然引人,《中年女教师热恋自己学生,新恋情挑战社会传统》。点击了链接,内容主要是说台湾一个初中女教师爱上自己的学生,并发生性关系,被单位发现后遭到解聘,女教师不服,上告法院,法院却判决学校赔偿她保证金。

    “嘻嘻,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台湾毕竟是台湾,开放的很啊,要是在这里,即使不被法院判刑,这老师也早被唾沫星子淹死了。”杨茹萍细细读了,暗笑不已。

    这时候,她挂着的QQ却“嘀嘀嘀”地响了起来,屏幕左下角的也弹出了一个信息栏:“情有独钟在01点58分到你菜园子里偷走了6棵大白菜。”

    “哎哟,不好。”杨茹萍看了,心中一惊,诅咒了一声后赶忙点击自己牧场的链接。最近,跟得了感冒传染似的,杨茹萍也疯狂迷上了偷菜的网络游戏,忙活了好一阵,才将自己“海精灵”的账号升了中级。而“情有独钟”就是她最近结识的网友,第一次交谈便很是投缘,你来我往的,现在早发展到了相互打情骂俏的程度,前几天还刚刚在网络上第一次出轨。

    第一次网络后,杨茹萍羞愧不已。自己怎么会和一个陌生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算互相不认识对方也没有被碰过一根汗毛但还是些过分了。事后她想把情有独钟拉到黑名单里再不联系,可是想到那旖旎的感觉又有点舍不得,最后还是没有拒绝情有独钟的再次聊天请求和他又聊了起来,但是却不再聊性。天龙毫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像茹萍姨妈这样的饥渴美妇一旦找到了发泄的途径是不会轻易放手的,不然也不会继续保持着晚上聊天的约定,所以他很有信心的不断扰杨茹萍,言语挑逗攻击她的软肋。

    “这小子,夜猫子托生的啊,净晚上不睡觉,到我牧场里偷菜。”看着满牧场空空如也,杨茹萍不由一阵心痛。正在此时,“嘀嘀嘀嘀”,QQ提示音又响了起来,显示正是“情有独钟”

    “呵,这家伙,还还有脸找我,看我不骂死你。”杨茹萍狠狠骂着,接通了聊天栏。

    “嘿嘿,亲爱的,上线啦!”情有独钟发来了一个鬼脸。

    “滚,叫谁亲爱的啊。”杨茹萍却回了一坨大便。

    “嘿嘿,你啊,怎么,前天的事,现在就不承认了。”

    “前天什么事,又不承认什么了?”杨茹萍当然记得前天已经和他在网上发生了关系,那是她第一次网络出轨,只是已经后悔,不想承认,只得在敲回去的信息里耍赖,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不想承认?嘿嘿,我可留着证据呢,自己看吧。”说着,情有独钟发来一个图片,正是俩人网上的聊天记录。

    “哼,当时是我上了你的贼当了。”没有办法,杨茹萍只得服软。

    “嘿嘿,可别这么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你“小萍”叫我“情有独钟”老公了,那我还不能叫你一声亲爱的?!”情有独钟一连发来好几个个窗口抖动,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