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29章 清晨外出车上旖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嘀嗒小说网需要您的支持!

    嘀嗒小说网需要您的支持!

    翌日清晨,天龙睁开双眼,阳光已经照在脸上。$$^嘀嗒小说^这时黄婉蓉已经不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想了想昨天发生的一切,平时美丽性感端庄的干妈黄婉蓉,在家里在床上,和自己尽情,共登人间仙境,自己更是让干妈泄了无数次,自己将灌满干妈的,这种荣耀,这种幸运,这种**问世间有几人能享受到。

    到了楼下,干妈黄婉蓉正在做早餐。天龙走到黄婉蓉身后将黄婉蓉抱住,轻轻吻着黄婉蓉的秀发。

    “小坏蛋,别闹了,不想吃早餐了?”

    “干妈,我只想吃你!”

    “昨天晚上还没吃够啊,小馋猫!”

    “干妈,你的身子,我永远都吃不够,这辈子都吃不够。”

    “好了,好了,做好了,端过去。”

    “我有个提议,婉蓉,今天我们到公园去玩好吗?”

    黄婉蓉:“好的,不过天龙,你还是叫我干妈吧,毕竟我们是义母子,现在我听你叫我名字有点别扭。”

    天龙:“昨天你不是让我叫你婉蓉的吗,你爱我吗,我爱你,是一个丈夫对妻子的爱,你叫我对一个我爱的女人叫干妈,这才叫别扭。如果你昨天只是为了满足,并不爱我,那我就不再叫你的名字了。如果你爱我,就请你放开自己的心扉,不要叫所谓的伦理拘束,伦理并不能分开一对相爱的爱侣的。”

    黄婉蓉:“昨天人家在和你做那事,你叫人家干妈,人家如何和你做嘛。现在是大白天,你还叫婉蓉,毕竟你是我的干儿子,这是其一,其二,以后你叫习惯了,你干爹万一回来,你要是还叫这,那可就太尴尬了。”

    “我知道了,这也是,婉蓉干妈你放心,干爹在的话我还叫你干妈,干爹不在的时候,我叫你婉蓉。我最想知道的是你昨天说的你爱我,这是真心的吗,我可是绝对真心的哦。”

    黄婉蓉望了望天龙,脸通红的底下了下去:“天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和你在一起我仿佛回到了少女的时候,快乐,轻松,让我心跳个不停,这也许就是爱吧。你让我用一段时间来适应吧。”

    刚说完,天龙就将黄婉蓉抱在怀里了调笑道:“不过,干妈你没有感觉到吗?其实,我在的时候叫你干妈反而更加刺激,干妈干妈就是干嘛,这里干可是第四声哦!”

    “小坏蛋,胡说八道,难听死了!”昨晚跟他的时候,光线都是昏暗的,如今客厅里亮着灯,加上天亮得早,如此敞亮的环境面对干儿子天龙那毫不掩饰的眼神让黄婉蓉有点不习惯,听他又说的这么**裸的,脸上微微一热,赶紧避开了他的视线。

    “虽然有点难听,可是干的时候这种不伦关系反而更加刺激,对吧?干妈?”干儿子伸手在她腰上拽了一把,她身子一歪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小坏蛋,我早就说过你有恋母情结的!现在发展到了俄狄浦斯情结喽!”黄婉蓉羞笑道,一只手勾在干儿子的颈脖上,就像多年的夫妻早上起床打情骂俏那样,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天龙见她没有躲避,顺势把手放在了她丰满的翘臀上,把睡裙的下摆往上撩了撩,黄婉蓉里面没有穿,雪白圆润的露了出来,干儿子两只手在她的蛋用力捏了几下。

    “好了好了,别得寸进尺了,干妈还要洗脸刷牙呢。”黄婉蓉扭腰挣脱了干儿子的怀抱,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一下。

    “干妈,我想……”干儿子皱起了眉头,嘴唇嘟了起来。^^^^

    “不许想,大清早的脑子里尽是这些坏水,去穿衣服吧,差不多要去公园了,赶紧去。”

    “干妈……”

    “小坏蛋,以后有的是时间,还怕干妈跑了不成,赶紧的,去穿衣服。”黄婉蓉狠下心来把干儿子往他的卧室方向推了过去,然后赶紧钻进卫生间里把门关上了。

    在洗手池前刷牙的时候,黄婉蓉注视着梳妆镜里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最近她的皮肤像是变得更加白嫩了,脸颊上的两抹红晕也让她的女人味显得更为浓郁,想起石洁怡的话,果然是最好的化妆品啊,这段时间在天龙这个大男孩的滋润下,她的内分泌调节得更好了吧。

    黄婉蓉在卧室里把头发整齐端庄地盘在了脑后,对着梳妆镜扑腮红的时候她还是有点洋洋得意的,年近四十岁的女人能保持这样的姿色也算一种小小的成就了,她总想着,如果可能,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往自己的脸上抹上一层粉底来掩饰将要衰老的容颜。

    本来昨晚已经选好了今天要穿的内衣是一套白色的普通款式,现在打开衣橱,她却神使鬼差地拿出了一套黑色的伊丝埃拉情趣型内衣,文胸是半杯聚拢式的,她高耸丰满的大半部分都露在外边,仅仅是位置用薄薄的象征性地遮掩着,这文胸跟她的铁灰色衬衫搭配是可以有很巧妙的效果的,如果把衬衫第二粒纽扣解开,从敞开的领口就能看到半抹白嫩的酥胸,弯腰的时候再不小心的话,更是一切会被人看光光。

    是一条不能称之为的裤,也就是三角区有一片小得不能再小的布片,腰际两侧和后面都只是一条细带子,穿起来,带子就一下子陷进了她深深的股沟中间,至于前面,不管怎么调整,她那丰满的都有一小部分露在外面,那茂密的黑色森林就更不用说了,肆无忌惮地从小布片周围跑了出来。

    看着全身镜里这具成熟丰满的**,黄婉蓉的脸一阵发烫,她阻止不了自己在道貌岸然的端庄外衣下如此性感,甚至可以说是放荡,或许她本来就是一个闷的女人,多年来被市长夫人形象禁锢着的本能在昨晚已经被干儿子天龙彻底释放出来了。

    黄婉蓉站在床边弯腰穿上一双肉灰色的超薄连臀丝袜,刚把袜口拉到腰上,看到干儿子天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卧室门口,他直勾勾地盯着她,两眼放着狼一样饥渴的光。

    自己身上这套情趣内衣加上薄薄的肉丝裤袜对于干儿子的诱惑力自然不言而喻,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恰当的时机。

    “去去去,别偷看。”黄婉蓉走过去把卧室门关上了。

    干儿子在外面敲着门,她没有理会,三下五除二地把铁灰色的衬衫跟黑色荷叶边包臀套裙穿上了。

    “干嘛,我知道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但是现在不行,你看都几点了。你今天不是还要坐火车去省城呢?!”黄婉蓉拉开门抓住干儿子的手臂往外走去,边走边往脚上套上一双达芙妮的尖头细跟高跟鞋。

    天龙惊呆了:“这,这,这是你吗,婉蓉干妈,你怎么看都比洁姨美珍姨妈她们年轻多了啊,特别是身材,和这双大腿,没有人会质疑啊。我们走出去,说你是我的干妈,别人会以为我是毛病啊,难怪你到炎都山游玩的时候,渡假村下属还以为你是我的姐姐呢,哈哈。”

    “臭小子,别逗干妈了,现在你是满意,在过几年人老珠黄,你还会这样对我好。”

    “婉蓉干妈,我对天发誓,我今生爱你一世,绝不反悔,在我心中你既是我的干妈,更是我的妻子,如有反悔天打雷劈。w w ”

    “小傻瓜,快别瞎说了,我只要你是真心的爱我就行了,你毕竟要有将来,只要你心中一直有我,我就满足了,我可不想,我的干儿子小情郎被天打雷劈,天龙,你现在的打扮完全就是一个20几岁的小伙子啊。”

    “婉蓉,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现在就是你的丈夫,你就是我的妻子,出去就这样称呼。”

    “这怎么行,碰到熟人那可完了。”

    “我早就想好了,我们今天去一个非常偏远的森林公园,肯定不会碰到熟人的,今天坐你的车子吧。”

    黄婉蓉锁好房门,一看表,已经快7点了,赶紧快步往下走,因为脚步很急,尖细的高跟鞋跟踏在楼梯上发出清脆的“笃笃笃”的声音,刚走到二楼就看见干儿子斜靠在栏杆上朝上张望着。

    “等我干嘛,先下去啊。”黄婉蓉边说边在手袋里找车钥匙。

    “干妈,不知道为什么,听见您高跟鞋的脚步声,我觉得很兴奋。”天龙确认周围没人以后凑到黄婉蓉耳边小声说道。

    “臭小子,你越来越坏了,什么事情都能联想到那种东西。”

    “不是,我听见您高跟鞋那种声音,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象,想象您的美腿被高跟鞋衬托得更加修长,也更翘……”

    “行了行了,赶紧下去,磨蹭什么呀,时间不早了。”黄婉蓉用膝盖在干儿子天龙的上顶了一下,催促他下楼,心里却被干儿子的一番话逗弄得蠢蠢欲动。

    “我可不太清楚森林公园怎么走啊?干妈?”

    “小笨蛋,鼻子下面有嘴不会问啊?”黄婉蓉娇嗔道停靠在前面路口询问停靠在路边的一名出租车司机。

    司机说道:“那公园很偏,不热闹但环境很好,很适合年轻的恋人和年轻的夫妻去游玩,你们夫妻俩应该去对了地方。”

    听到这天龙高兴的不得了:“师傅你看我和你说的一样不,我爱人还和我争呢说那地方偏,不好玩,我说太热闹了,那就打扰了俩人的世间了。”

    黄婉蓉则满脸通红,使劲的掐天龙。

    司机笑了笑:“你小俩口子去玩了就会喜欢了。你们小两口真的是男才女貌,很般配,好好的玩个开心,公园门口有个寺庙,里面有个和尚算命很准,你们可先去算上一卦。”

    “我就说了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林天龙调笑道。

    “臭小子,就会胡说八道!”黄婉蓉嘴里娇嗔,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多少年和丈夫郭立青在一起都没有过的开心感觉,现在真的好像初恋时光穿越倒流似的,真是乐开了花。

    在往森林公园去的路上,干儿子天龙的视线一直往她大腿上扫来扫去,包臀的套裙坐在座椅上缩上去老大一截,雪白的大腿在肉灰色的丝袜包裹下更显出一种朦胧的诱惑,看得干儿子在座位上不自然地先是身子朝左边侧着,又转过去朝右边侧着,扭来扭去的不安分。

    “怎么了,小坏蛋,底下有针扎你呀?”黄婉蓉忍住笑问道。

    “干妈,比针扎还难受呢。”

    “活该,谁叫你眼睛不老实。”

    “您明知道我抵抗力差,还故意让我看见您穿那么性感的内衣,又不让我解决。”

    “哎,你要是不偷看,你怎么知道我穿什么样的内衣?还恶人先告状了你?小色狼!”黄婉蓉看着干儿子嘟着嘴的可爱样子,把脸转向车窗外偷偷笑了出来。

    天龙沉默了一下,突然把手从车子排挡上面伸过来抓住黄婉蓉的大腿使劲捏了几把,一边说:“干妈,不行啊,我忍不住想要。”这时候车子已经转过一个路口,前面就是森林公园门口了,游客正成群结队地往公园走,马路两边各种卖早餐的摊点也是熙熙攘攘的,黄婉蓉在离公园大门大约100米的路边靠人行道停了车子。

    “不行啊,这公园门口,你看看这么多人。”黄婉蓉看着干儿子,他的呼吸声都明显变得急促起来了。

    “那怎么办?您看看。”干儿子天龙的脸蛋涨得通红,把手从肚子上移开,只见他的裤裆位置已经支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你这个小坏蛋……”黄婉蓉脸一热,干儿子的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烈万分,早知道刚才在家里就让他要了。

    “婉蓉,干妈。”干儿子天龙往她这边靠了过来,把手伸进了黄婉蓉两腿中间的裙筒里,直接就摸到了她胀鼓鼓的,隔着一层用手指戳了几下她软绵绵的。

    “啊……不要,天龙,这里不可以。”黄婉蓉赶紧把大腿夹紧了,一只手艰难地把干儿子的手从裙筒里拉了出来。

    “婉蓉干妈,好老婆,好难受,帮帮我。”干儿子天龙的手又不老实地抓住了她高耸的胸脯。

    “天龙,等等,等一下。”车子边上不时地有几个游客经过,把黄婉蓉吓得心惊胆颤,幸亏当初买车子的时候换了**车窗,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是从正面的挡风玻璃还是能看见车内的情况。

    黄婉蓉看到对面是个停车场,靠近围墙停着一溜汽车,在一块电信橱窗广告后面正好有个“凹”形的空位,她赶紧启动车子,确认后面没有车子以后在马路上调了个头,车头朝里停进了“凹”字空位里,这样一来,除非有人爬到围墙顶端才能看见车子里的情况了。

    干儿子天龙当然也明白黄婉蓉这么停车的意图,她刚拉起手刹,他就迫不及待地把半个身子压了过来。

    “小心点,小坏蛋,轻点呀,车子会动。”黄婉蓉把座椅往后放低了,她半仰着上身,一只手勾着干儿子的脖子,一只手撑在座位上。

    干儿子天龙一条腿伸进黄婉蓉两腿中间踩在驾驶席的地板上,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双手解开了她衬衫的纽扣,刚解开第一粒,她就伸手把他按住了,又抓住他的手引领着他从领口伸了进去。

    “别脱,别脱衣服,我怕。”黄婉蓉喘息着,干儿子的手在衬衫里把她的文胸往上扯了一下,抓住了她高耸丰满的,用手指轻轻夹住她的搓弄着,还不到半分钟她娇嫩的就敏感地翘立起来,这样的车震环境真是太刺激了,她可从来没有尝试过。

    干儿子天龙的嘴唇急切地压在了黄婉蓉仰脸迎接着的樱唇上,整个包住,舌尖撬开她的双唇钻进了她的嘴里,她们的舌尖纠缠在一起,发出一阵清脆的吸吮的水声。

    黄婉蓉的原本支撑着两个人体重的左手松开了,整个人软软地半躺在放倒的座椅上,伸手摸索着找到了干儿子的裤子拉链,往下拉开,他那硬邦邦的顶着从开口处露了出来,她又把手从他的松紧带口伸了进去,握住了他滚烫滚烫的,已经粗得像一根擀面杖一样了,她来回搓揉了几下,它就示威一般上下用力晃荡着。

    干儿子停止了在她唇上的疯狂亲吻,低头看着她掏出了他的,他也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以这样的姿势,当然是不可能把插进她的的,角度非常的别扭。

    “天龙,在这里,不能那样的,干妈用嘴帮你弄出来吧。”黄婉蓉更加清楚,像Polo这样的小型车,在马路边玩车震是不现实的,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的方式满足干儿子了。

    “但是我想。”干儿子天龙不情愿地皱着眉头。

    “车子会不停的动,别人一看就知道车子里在干什么,你乖,回家再让你尽情的玩,好不好?”黄婉蓉抱着干儿子天龙在他脸上连续亲了几下。

    天龙无可奈何地坐回了副驾驶的座位上,黄婉蓉朝后车窗看了看,偶尔有游客经过都是绕过橱窗广告走马路另一边,她放心地把半个身子从排挡上歪过去靠着干儿子的胸膛,把干儿子的裤子皮带解开了,干儿子往上抬了抬,裤子从他腿上滑了下去,掉在座位下面。

    “这东西怎么这么不老实,嗯?”黄婉蓉笑着用手握住干儿子高高耸立着的上下着,经过一夜的休息养精蓄锐之后,这宝贝如今显得更加精神,直挺挺地向她致敬,随着她手指娴熟的滑动,嫩红色的完全露了出来,周围的青筋也是清晰可见。

    “干妈,我想要您的脚替我弄。”天龙舒服地往后靠在放低了的座椅上,双手枕在脑后一副悠闲的样子。

    “哪来的这么多条件?小坏蛋!”她笑骂着,手指在上又了几下才抬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在驾驶席的地板上把两脚的高跟鞋踢掉了,往后背靠在车子中柱上,把修长的双腿从排挡上边伸了过去,用细腻的丝脚把干儿子的轻轻夹住了,用双脚的脚底相互摩擦着,干儿子的在丝袜的摩擦下膨胀得更加厉害,时不时地前后晃动着。

    “噢,爽死了,干妈,我喜欢您这双穿了丝袜的小脚。”干儿子仰着头呻吟着,还不住地把往上挺。

    黄婉蓉左脚的袜尖压在干儿子的上,轻轻压着他两粒饱满的,右脚的袜尖则顺着他竖立着的周围来回滑动,粗大的火热火热的,热量透过薄如蝉翼的丝袜传到她的脚趾上一阵酥软。

    看着干儿子那愉悦的样子,她下的那团火也开始慢慢烧了起来,两腿中间那个部位刚才被干儿子粗鲁地搓弄了几下,已经蠢蠢欲动,再经过连番几次的湿吻挑逗,饱满肥厚的情不自禁地张开了,裤的小布条陷进了中间,一小股黏糊糊的液体从里流出来渗过裤袜顺着大腿内侧淌在了皮质座椅上。

    随着她的双脚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干儿子几乎整个下半身都抬了起来,不停地挺送着,像是把她的一双小脚当做了在,嫩红的在丝袜的摩擦下越来越热,变成一种猪肝一样的颜色。

    “噢……干妈……舒服。”干儿子伸手用力撑在了车子天花板上。

    黄婉蓉知道干儿子的快来了,赶紧把双脚收了回来,起身把半个身子俯趴着靠在了他的肚子上,张嘴一下子把他的含住了,她把嘴紧紧并拢着,干儿子的几乎是顶到了她的咽喉位置,让她一阵反胃,她扶住干儿子的大腿,嘴巴紧紧含着他的上下着,还不到十下干儿子的就一阵急剧的抽搐,紧跟着一股滚烫的液体喷在了她的舌根上,她没有张嘴放开干儿子的,让他尽情地扫射着,直到他的软了下来。

    黄婉蓉把完全散落下来的长发从脸颊上往后捋了捋,张嘴吐出了干儿子的,一只手从仪表板上方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干儿子,然后自己也抽了几张,低头张嘴把干儿子嘴里的一大滩白花花的吐在了纸巾上。

    “干妈,谢谢您。”天龙缓了口气,从座椅上坐了起来,搂着黄婉蓉的颈脖在她脸颊上用力亲了几下。

    黄婉蓉拧了拧他的耳朵,转身提心吊胆地看了看车子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车子发生的一切,她回到驾驶席上调好座位坐好,对着后视镜梳理着凌乱的长发,干儿子用纸巾把清理干净以后也把裤子拉了起来。

    下次来访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嘀嗒小说网”或者下次来访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嘀嗒小说网”或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