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25章 义母子情深意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黄婉蓉抓着干儿子此时还没有的,好象更硬了的官,将那硕大的按进了自己因为需要而张开的成熟的。

    “哎呀。”

    她闭上眼,松开手,干儿子那热热的头一下就被她湿滑的张开了的的吞入。巨大的快感因为新鲜的体位和由于这种体位带来的巨大羞耻感产生。

    黄婉蓉不自觉的缩紧了腔,双手撑到干儿子的胸口,她雪白硕大饱满的垂了下来,落在干儿子的脸上她慢慢运动着自己的腰肢,白硕浑圆的慢慢下挫,她感到干儿子那巨大火热的官一寸一寸的被他母亲那成熟而浪的腔吞没。

    “干妈,你好性感啊。”

    天龙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伸出手,抓住了她那饱涨的。

    干儿子用手仔细捏揉着黄婉蓉那时极度敏感的完全硬起了的,轻轻抚摩上每一颗兴奋的小粒子。她感到快乐极了。有些荡的摇动着成熟丰满的,抬起来,让干儿子的头滑到自己敏感的口,再慢慢的坐下去。干儿子巨大的紧紧的塞满了她需要的腔道。她的分泌又是那样的恰倒好处的滋润着她们义母子俩的官。进出之时,快活无比。

    “天龙,天龙啊,哎呀,干妈舒服死了。”

    黄婉蓉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快乐,因为干儿子巨大的穿刺磨蹭时传来的巨大的快感让她无法自抑。她开始低低的趴伏在干儿子健壮的胸口,纤细的腰肢有节奏的带动着自己圆大有些肥白的,慢慢在干儿子粗大的上面顿挫磨蹭。干儿子也感觉到了这个体位带给他视觉的冲击和上的快感。他的手从她的上移到她扭动的纤腰上,大手热热的把住了她的腰,帮她用力往下,往他的上顿挫她的身体……

    “天龙,干妈快乐死了,啊,啊呀,受不了了。”

    黄婉蓉喘的厉害,不是故做舒服,实在是干儿子那热而大的被她的夹紧了,在他上面蹭弄时,那敏感的黏膜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这和干儿子在上面一味的把他那硬邦邦的东西直直的往她里面撞击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她几乎控制住了干儿子那粗大火热的东西,将他往她腔内最需要磨蹭的地方送去。从紧缩的口到已经因为快乐而慢慢往外浮突出来的颈上,每一处,每一个细小皱折,那粗大火热的东西蹭过的时候,无不让她快乐的要死。

    天龙显然感觉到了干妈黄婉蓉的快乐,他的因为她快乐时腔自然的收缩而变的更硬更烫,而这种硬烫在被她敏感的壁感知后,又增添了更多的舒适。干儿子开始在她下面不安的举起那硬邦邦的东西往上顶送,她急急的止住他:“天龙,别,让干妈来,你只要绷直了。”

    干儿子听话的停止,虽然他的身体因为停不下的兴奋在打颤。但他还是听话的将自己的官绷的笔直坚硬,让她快活的在他的上面。

    黄婉蓉自己都能感觉到被她的壁紧紧夹住的干儿子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硬。

    一方面是因为干儿子兴奋的缘故,另一方面是她的即将到来,她的口部已经开始在不自禁的缩紧,期望和插在里面的男人的官更紧密的结合磨蹭。她感到她的下面越来越湿,顺着干儿子的,她时过多的淌满了两人的。

    顿挫之间她们都已经能够听到从两人交接的部位传来吱吱的水响声,这熟悉而又刺激的水声让她羞愧,却让干儿子快乐而兴奋,他的眼睛盯着她的下面,当他看到自己的和她的体毛处涂上了一层厚厚的乳白颜色的泡沫状的液体时,兴奋的叫到:“干妈,干妈,你下面好多水哦。”

    天哪,黄婉蓉羞都羞死了。她咬着唇,闭上眼,开始加快了顿挫的速度,这种速度的加快让那水响声更大,也更清晰,而且节奏更强烈。快感随着那一阵紧似一阵的水响声从她被干儿子那粗大的磨蹭着的传出。

    终于,她象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狠狠的,稳稳的将干儿子巨大的尽根坐进她快要崩溃的时,巨大的快感从腔内每一寸地方向全身辐射开去。她一下象散了架一样趴到了干儿子的身上。剧烈而大声的喘息着:“天龙啊,我的宝贝。舒服死你干妈了,让干妈死去算了吧。”

    她的腔狠狠的抽搐着,夹缩着还直挺挺插在她里面的干儿子的。

    “干妈。你夹的好紧啊,啊。干妈,我要。”

    天龙哼叫着,抱紧干妈黄婉蓉丰腴的,死死的往他的上扯,好象怕她将他的拔离出她的身体一样。成熟的干妈黄婉蓉性时,的无意识的收缩让年轻的干儿子无法忍受。她的收缩还没有完全停止,干儿子那巨大的忽然在她快乐到极点的腔内剧烈的跳动起来。涨的大大的,那种年轻的力量和蓬勃的暴涨让她感到刚刚的又被延续下去了,她的肌肉好象要抚慰干儿子他暴跳的似的,又再次收缩起来。干儿子的带着热量和激情喷涌而出,在剧烈的震颤着。她快活的叫出了声。整个到达后还没有平静下来的躯体随着干儿子的,竟然又一抖一抖的抽搐起来。

    “干妈,你在我上面做真好。舒服死了。”

    干儿子仰躺着,黄婉蓉细细的帮干儿子清洁他的。她的分泌的确太多了,上黏糊糊的擦也擦不静。

    她轻轻的打了一下天龙松软下来的:“干妈都累死了。你还说好。”

    “干妈……”

    干儿子抬起身子,抱住她,看着她汗湿的头发,帮她把掉落到眼前的一缕发丝捋到她耳后。在她的腮上亲了一口。

    “那以后还是我来伺候干妈吧。”

    “你呀,只顾快速的动,今天把干妈都吓坏了。”黄婉蓉白了他一眼。娇媚的道。

    “以后不了,干妈。以后我也象干妈今天一样,慢慢的动,原来慢慢的动也好舒服的。”

    “这么晚了,你干爹还没有回来吗?”

    “干妈,你没有发觉罢了,其实,干爹先前回来过的。”林天龙笑道。

    *********

    郭立青的确回来过的,回到家里,刚推开门,郭立青就在鞋架上看见了那双男人的皮鞋。他以为天龙早就应该完事离开了,没想到居然还没有走。

    难道天龙和婉蓉干了这么长时间吗?

    慢慢走到卧室的门边后,里面突然传出来几声说话的动静。看来是他们是在卧室里。郭立青竭力的秉住呼吸,把耳朵贴在门上向里面听着。

    首先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熟。虽然卧室的隔音效果不错,他没有听清楚他们到底说的是什么。可是对于妻子声音的熟悉还是叫他能分辨出来。

    但叫他意外的是,在里面居然还有天龙的声音。听里面的动静,似乎他们还在里面嬉笑打闹着。

    瞬时间,他明白了天龙和婉蓉还在继续。居然一个下午还斗志不减,到底是年轻人,到底是林天龙,像电能满满的永动机似的。

    虽然这见事情是在他的安排下进行的。可是现在回来仍然还在继续,自己还要继续面对干儿子和妻子借种偷情,郭立青的心还是禁不住的有些酸楚。那种听见妻子和别的男人在床上偷情的妒忌和愤慨的感觉是心里无论怎么劝慰也消除不了的。

    听了半天,还是模模糊糊的一片,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这种模糊的感觉却叫他的心里觉得痒痒的。越是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就越是想知道。

    郭立青开始咬着牙,小心翼翼的轻轻的转动着门把手。幸亏门的质量不错。整个把手都显得十分润滑。在他将近半分钟的小心作下,门终于是无声无息的被他推开了一条小缝儿。

    他小心的把头凑上去。用力的压抑着自己有些颤抖的呼吸。眯着眼睛向房间里面看去。

    在卧室的那张大床上,妻子黄婉蓉整个和天龙紧紧地抱在一起。两个人身上都让被子严密的遮挡着了。不过从被子里面的人行突起来看,他们抱的是那么的紧密,以至于他看起来,被子里好象就只有一个人一样。

    门被推开后,他们的声音也一下子清晰的传到他耳朵里去了。

    也不知道天龙和妻子说了些什么,逗的妻子婉蓉一阵清脆的笑声。然后,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天龙就放肆的把他的头盖在妻子婉蓉的头上。虽然因为有被褥的遮挡,郭立青不是能很清楚的看见床头的两个人在干什么,可是,从耳朵里传来的一阵阵“滋滋”的声音他也能明白天龙现在正在享受妻子那滑润的嘴唇和香舌。

    看见他们这么放肆的在一起的动作。郭立青的心里却更是又恨又气。为什么天龙这么贪心不足,已经享受了妻子那美妙的还不算完,还要一次一次的做这些个余外的动作呢。

    好半天,两个人才好象是因为缺氧一般无奈的分开了。都躺在一边大口的呼吸着。

    突然,妻子婉蓉用一种甜的发腻的的声音对干儿子天龙说道:“讨厌,你坏死了,小坏蛋,想把干妈憋死是怎么的?”听见妻子的话语,郭立青的心就象被刀子割了一样酸楚难当。仿佛有大量的酸水从胃里一直泛到全身。“为什么?为什么妻子会用这种和对我一样的撒娇的语气和干儿子天龙说话?他们只是义母子,他们只是借种而已,现在发展到什么关系了?怎么会这样?”

    正在郭立青心理的妒忌和猜疑到达顶点的时候,天龙也开口了:“好干妈,我哪舍得憋死你啊,疼你还来不及呢。”听了天龙的话,郭立青的心翻腾的就更加剧烈了。这那里是借种啊,这分明是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嘛。看来妻子婉蓉这次真的是有些做的过火了,过后,他应该和她提点一下,叫她注意一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