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24章 阳台上偷情刺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嗯……讨厌,别说出来。”黄婉蓉羞红了脸。

    “想想还真的是哦,刚才最后那会,您把我夹得好紧,女人的这个地方太神奇了。”天龙的手指顺着那道缝隙来回摩擦了几下,黄婉蓉的顿时又敏感地微微敞开了。

    “还说,不许说,嗯……别闹……手指安分点,再摸干妈会受不了的,嗯……乖……嗯……别摸了。”她被干儿子的手指撩弄得酥痒不堪,大腿刚想并拢又忍不住诱惑张开了。

    “受不了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继续第三次。”天龙自信地笑了,手指仍旧没有停止动作。

    “我知道你厉害,但是你刚在干妈家做这事,不能太累了,乖,听干妈的话,以后多的是时间。”

    “我不嘛。”她的话此刻根本对干儿子不奏效,反而自己被他的手指撩得有点兴奋了,黄婉蓉咬咬牙翻身下了床,又爱又怜地朝干儿子瞪了瞪眼说:“不理你了,我洗澡去了。”再停留多一秒,她跟干儿子都会控制不住再掀起一波欲浪的,她赶紧离开卧室钻进了卫生间。

    当黄婉蓉洗好澡把换下来的内衣也洗好回到卧室里时,干儿子还赤裸裸地四仰八叉躺在床上。

    “还逞能,累坏了不是,去洗个澡准备睡觉吧。”黄婉蓉笑了笑,拿着洗衣篮走到卧室阳台上去晾衣服。

    站在阳台上,清爽的晚风吹在脸上说不出的舒服,她从洗衣篮里把一套肤色一套黑色的内衣拿出来高高晾起,记得以前她是不敢把内衣晾得这么高的,总感觉这些包裹着自己身体最敏感部位的东西会被其他男人看到,炎都山游玩之行跟干儿子跨越了雷池之后,黄婉蓉的心态就起了微妙的变化,别的男人或许只能看着她的性感内衣来意,但在往后的日子里,却只有干儿子林天龙能够尽情地在她身上享受这些内衣带来的刺激。

    她从洗衣篮里又取出来两双连臀裤袜,一双肉色一双黑色,依旧高高地跟两套性感内衣晾在一起,薄薄的丝袜在晚风的吹拂下轻轻飘动着,像是在跳着一种不知名的舞蹈。

    把空了的洗衣篮甩干水滴以后,黄婉蓉双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往外眺望着,小区里静悄悄的,相近几栋楼的阳台和窗户里亮着灯的,熄着灯的,或明或暗,谁又知道,在这些窗户后边,有多少秘密是不为外人所知的呢,就像她们家的义母子,谁会想得到呢?说不定,就在这个小区里,她们还不是唯一的一对母子呢。

    黄婉蓉笑了起来,仰着头让一头栗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心情仿佛一下子就舒畅起来了。

    也不知道这样静静站了多久,身后卧室里的灯忽然熄灭了,她像是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是干儿子天龙起身去洗澡了吧,她没多想什么,依旧把视线从小区的楼群中间穿过去更远地眺望着。

    才过了不到十秒,一双手从身后把她拦腰抱住了。

    “天龙……还不去洗澡。”干儿子林天龙身上散发着轻微的汗味,黄婉蓉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一只手往后想推开他,触手之处正好是他双腿中间,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在她掌心用力戳了一下,前端滑漉漉的,她啊的一声,刚要转过脸去,干儿子已经用牙齿轻咬着她的耳垂。

    “干妈,别动,就这样。”天龙的声音温温柔柔地,像一名优秀的催眠师,听得她耳根发痒。

    “嗯……小坏蛋,怎么又……嗯……这么硬了?”黄婉蓉娇嗔一声,脑袋往后靠在了干儿子的肩膀上。

    干儿子把她的睡裙下摆撩了起来,她身上穿的这条真丝短睡裙是直通式的,刚洗过澡也没穿内衣裤,一阵晚风吹来打在她两腿中间赤裸的上,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上面爬着,又痒又麻。

    “别……这里不行。”黄婉蓉下意识地把睡裙下摆往下扯,想把隐秘之处盖住。

    “没事,干妈,别人看不到的,没亮灯。”干儿子天龙拉开她的手,再次把她的睡裙下摆撩到了腰部。

    干儿子说的没错,因为卧室的灯关掉了,阳台上没有背光源,漆黑一片,由外往她们家阳台看的时候,是看不到东西的,加上栏杆上摆着几盆盆栽也起了很好的遮挡作用。

    “你好坏……”黄婉蓉对干儿子的企图心神领会,尽管有点担心,但是在阳台上是她曾经幻想过的,只不过那是她自慰时的性幻想,想不到今晚会成为现实。

    干儿子的手绕到前面在她下茂密的丛里胡乱抓了几把,又把中指轻轻地按在了她鼓起的上,左右摆动着拨开了她肥嫩的,整根中指插了进去。

    “啊……”黄婉蓉忍不住哼了一声,马上又意识到这是在阳台上,赶紧又把嘴巴闭了起来。

    天龙的另一只手把她睡裙的细吊带从手臂上拉了下来,睡裙这时候就变成一条皱巴巴的布带子堆积在腰部,她丰满高耸的双乳暴露在晚间的空气中,又是一阵凉风吹来,把她的刮得硬了起来,干儿子的手掌摊开了轮流搓揉着她两个沉甸甸的球体。

    和被上下夹攻,黄婉蓉的身体变得软绵绵地,靠在干儿子的怀抱里不停喘着粗气。

    这时候,楼下的绿化带旁,一辆帕萨特轿车正在倒车进入停车位,不知道是不是车主技术太生疏,好几次都没倒进去,把所有的车灯都打开了,车子一前一后滑稽地开来开去。

    “好笨,它进不去,我要进去了。”干儿子笑着说。

    黄婉蓉的已经被干儿子完全撩了起来,两腿中间又一次泛滥成灾了,她双手用力地撑在阳台栏杆上,把浑圆的向后高高地撅了起来,漆黑中,欲擒故纵使坏捉弄的干儿子故意找不到进来的路径,她忍住笑,却忍不住情动,一只手往后握住了他的,引领着它,一边教导着干儿子:“这里,找到干妈的沟就对了,然后往下……”她的手牵着干儿子的顺着她的股沟滑下来,让他的陷进了两瓣湿淋淋的肥唇中间。

    干儿子天龙心满意足顺势往前一送,滚烫的摩擦着她湿滑的壁长驱直入,一直撞上了花蕊深处的开口。

    黄婉蓉被这一下深插激起了全身的兴奋,但是却不敢大声叫喊,牙齿紧紧咬住下唇,因为干儿子连续地非常迅猛,她被顶得在拖鞋里踮起了脚尖。

    干儿子也清楚这是在开放的阳台上,嘴里也没说话,只管用力在她里,她丰满的臀肉在他大腿的撞击下急剧晃荡着。

    不知道是不是在阳台上的特殊性,这种场合本身就带着一种暴露的刺激,所以黄婉蓉的快感来得很强烈,从干儿子身体的反应来看,他和她是一样的,还不到五分钟,他的身体已经在开始剧烈地颤抖。

    她一只手在后面使劲地捏着干儿子绷紧的,另一只手快要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了,她的上半身高高扬起,顺着干儿子天龙的一前一后地晃来晃去,悬吊着的好几次在冰凉的阳台栏杆上划过,敏感的被刺激得又痒又硬。

    这时候,楼下那部帕萨特也找准了进位的角度,慢慢地倒了进去,停好车以后,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从车上下来的是位女性车主,抬头朝她们家阳台这边看了看,也不知道看到什么东西没有。

    干儿子天龙的这时候用力一顶,黄婉蓉感觉像是一股电流从她两腿中间传播到身体每个角落,再也忍受不住,嘴里啊地一声呻吟出来,把大腿紧紧并拢起来夹住了干儿子的,紧跟着,深处传来一下,两下,三下,连续三股热呼呼的喷涌。

    她双膝一软,跟干儿子一起双双瘫软在了阳台的地板上。

    “哎哟”一声,就那样,硬邦邦的狠狠的砸到了黄婉蓉的上,她疼痛倒还罢了,看到干儿子疼的皱起了眉,她的心都疼了。她赶紧伸手到干儿子,握住了天龙滑腻腻的沾满了她分泌物的。

    “摔到你了吧?疼吗,天龙?”

    “恩,干妈,有一点。不过不要紧。”

    “都叫你慢些慢些了,让干妈看看。”

    黄婉蓉仰起脸,将干儿子的从她扶起,还好,干儿子的还是硬邦邦的,因为兴奋变的红红肿肿的,深深的冠状沟里面堆聚满了她兴奋时分泌出的液,因为那粗大的东西进去搅动的缘故,那些白色的液现在看来有些成了白色的泡沫样的东西。她撸了撸儿子的,湿淋淋的。难怪插在自己的里面那么滑那么油腻呢。

    “躺下来,让干妈来吧。”她娇羞的在干儿子天龙耳边道。

    干儿子一听就知道黄婉蓉要换别的姿势了,异常的兴奋。今天下午,她和他曾经换过几个姿势,每次都能让天龙大呼过瘾,但她在上面他在下面的姿势她却没和他试过。因为黄婉蓉总觉得不好意思,骑在自己干儿子巨大的上享受快乐,把自己浪的一面暴露在干儿子的面前总让她觉得害羞,而且之时,她鼓胀的上下颠动,她的官吞吐着他的的模样多羞人哪。所以她一直没敢用这个姿势。

    现在她却顾不得了。

    看着干儿子兴奋的目光注视着她,翻身爬到他的身上。黄婉蓉不由娇羞的嗔道:“不准看,坏儿子。”

    干儿子林天龙哪里肯听,坏笑着看着她。黄婉蓉咬咬下唇,颤颤的趴到干儿子健壮的身子上面。她几乎是妩媚的盯着干儿子,直起上身,她的手从前面探到自己的下。象着了火一般热,顺着大腿淌下了。想到马上要做的羞人的事,她的体内动着一股荡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