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19章 郭立青目前义子借种

第819章 郭立青目前义子借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小心地抱着爱妻黄婉蓉来到浴室,准备把他刚才留在她身上的痕迹都洗干净。在洗的过程,他小心翼翼尽量不去碰爱妻黄婉蓉的敏感部位。根据以前用这种药的经验,基本上,一次根本不能完全的化解药效。他可不想在天龙要来的时候,再一次把爱妻黄婉蓉的挑逗上来。

    把一切都弄好了,郭立青又小心的把爱妻黄婉蓉放到床上。怕她着凉,还仔细地把被子盖上。爱妻黄婉蓉依旧是迷糊得不醒人事,嘴里嘟囔着也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出了卧室,他穿好衣服以后,就有些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看看时间,已经能够差不多到了和天龙约定的时间了。天龙应该随时会来了。

    刚坐了没多大一会儿,门铃就响了。他一个高蹦出去,急忙推开插销把门打开。

    天龙装作有些犹豫地站在门外。看见郭立青以后,脸上的表情更是显得有些扭捏不安了。

    “干爹,我……”

    “天龙,别说了,理解万岁吧。”郭立青立刻打断了天龙的话。看来,他已经从他反常的举动和他脸上犹豫的表情中明白了他的心情。

    “干爹,我想了很久。”天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郭立青说,“这件事情太……太荒唐了。说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干爹你。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干爹,我不能再这么做了,错一次就够了,我不想错第二次。”

    “天龙。”郭立青失声大喊起来,“别这样。”他没有料到他会后悔。难道他这段时间的努力就要白费吗?而那次炎都山游玩老婆黄婉蓉不是就被干儿子天龙白日了吗?

    “龙儿,为什么啊?就是因为愧疚吗?干爹都不介意,你还怕什么呢?”他反问着。

    “干爹,这不是你介意不介意的问题,是我有些没办法接受。毕竟,她是我干妈,是你老婆啊,干爹你知道,这叫我怎么想怎么都别扭。”

    “就是因为她是你干妈,你才更要帮干爹啊。说真的,不管怎么说,天龙你是我们的干儿子,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事儿只有你靠谱,也只有你有这个能力。如果你不帮干爹,那干爹就只能找别人了,那样的话,你就忍心看到这种局面吗?你忍心看着你干妈那么美的身子被别的男人糟蹋吗?”郭立青激烈的对着天龙嚷着。

    “干爹,你……你就非要着个孩子吗?”天龙有些无奈了。

    “天龙,你可晴嫂子已经怀孕了,你当然不要能体会干爹的感觉了。你站到干爹的角度想想,我该怎么办,如果我自己能行的话,谁还希望这种事情去找别人,天龙,我要孩子啊。”最后的一句话,郭立青几乎是用尽全身的气力喊出来的。

    天龙看见郭立青这个样子,脸上坚决的表情也开始有些融化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地在叹气。

    看见天龙这个样子,郭立青知道事情还有转机。他继续说道:“天龙,求你了,就这一次,一次就好了。事情过后,没有人会知道的。算是干爹求……求你了。”

    “就一次,干爹,绝对没有下次了。”天龙故作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禁不住郭立青苦苦的哀求。还是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郭立青长舒了一口气。“那……那就现在好了。我已经把你干妈婉蓉弄迷糊了,你帮完我就走,你干妈婉蓉不会发现的。甚至她都不知道你曾经来过的。”天龙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郭立青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说一些多余的话来刺激天龙,干脆就装做还是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的神情和他笑着说:“那就好那就好,天龙。快……快进来啊!”一边说着,一边把他拉进屋里。

    看样子,天龙虽然人来了,可是他还是有些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的。他一边被郭立青拉着走进屋里,一边嘴里还说着:“干爹,我……我,唉!真是别扭啊。这……”

    “好了,天龙,别想那么多了。”郭立青打断他的话,对着他劝道:“就这一次了,你就帮干爹这最后一次了。啊。”

    随后他没有更多的迟疑,生怕事情会有什么意外的变化,就干脆一步到位,拽着天龙的手,就把天龙推到卧室里。

    开门一看,天龙明显地愣了一下,床上干妈黄婉蓉正一丝不挂地卧在那里。和上次不一样的是,她不是一动不动地躺着。因为催情药的作用,虽然她还是一副迷糊的样子,可是身子却在床上扭来扭去,连床单都被卷得皱皱巴巴的。整个身体好象一个美女蛇一样散发着一种邪异的吸引力。

    天龙没有想到干爹郭立青这么彻底把干妈黄婉蓉脱得一干二净。而干妈黄婉蓉白嫩诱人的侗体明显把天龙吸引了。他不由自主地咽了一下口水,一条明显的唾液线顺着他的喉咙一直滑到他胸上。

    郭立青假装无意地向他下面看去。发现天龙裤档上很明显地高高地鼓了起来。看来,爱妻黄婉蓉身体的魅力确实是无以伦比的。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就不可能不被她这种完美的身躯所吸引。

    郭立青没有再在房间里误事。便又推了天龙一把,把他推进去。然后就悄悄地关上了门。

    门关上以后,郭立青闭上眼睛,有些心酸地靠在墙上。他想,这种事情无论他经历多少次,都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的。说真的,只要一想到爱妻黄婉蓉羊脂白玉一般的身体上正趴着别的男人,而且还是他们夫妻的干儿子,马上的,就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悲伤和酸意充斥他整个心头。

    “我这是怎么了?”郭立青自己在劝自己,“只是帮我借种的,又不是爱妻婉蓉真的去偷情了。干嘛还这么想不开呢?爱妻婉蓉没有背叛我,事情一过,她还是我那个温柔可爱的老婆啊。”想了很久,虽然他依然不能放下心头这个有些矛盾的包袱,可是,不管怎么说,一想到不久以后,他就可以抱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在外面玩耍了,在市委上下面前扬眉吐气了,郭家事业后继有人了,心情也变的好了许多。他勉强在脸上拉出来一个笑容,抬步准备离开了。

    “哦……”一个拉得长长的叫声却叫郭立青的脚步停住了。他的房间隔音效果是很好的,如果不是发出很大声音,是很难传到外面的。

    怎么回事?他有些奇怪听着这个叫声,因为发出这声叫声的不是爱妻黄婉蓉,反倒是天龙的声音。

    郭立青有些奇怪地再次把门拉出来一条缝隙向里面看去。

    “啊?”屋里满眼靡丽的春光,令他完全没有想到,他差一点就惊叫出声音来。

    天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到床上了,他上衣还是整整齐齐地穿在身上,可是却完全的赤裸着。裤子被甩在墙角,虽然还有一角挂在他脚腕上,可是整个已经是完全地一览无余了。

    郭立青惊异的不是这个,而是爱妻黄婉蓉的动作:爱妻黄婉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床上爬起来,脸上是一副饥渴到极至的表情。从喉咙里急促地发出一阵娇滴滴的“哼哼”声。而她的嘴,她的嘴里正含着天龙那个已经完全坚硬到象铁棍一样的。

    “老天,不会吧?”郭立青惊异地在心里喊叫着。虽然爱妻黄婉蓉和他的时候并不排斥一类的动作,可是她每次吃他的东西的时候也只是浅浅的在上吮吸着,哪象现在,她已经把天龙几乎所有的都吃到嘴里了。这实在叫他很难想象的到。

    说真的,郭立青现在虽然已经逐渐地能接受爱妻黄婉蓉和天龙上床的场面了。因为那毕竟还是有一个借种作为挡箭牌来安慰他自己。可是,他却看到现在连那个东西,爱妻黄婉蓉也含了,这时候他的心情还是会难以抑制的有一些酸意的。

    和自己的多少次夫妻敦伦,爱妻黄婉蓉都没有做这个动作。可是这次,唉!郭立青有些痛恨自己了;干嘛要给爱妻黄婉蓉这种效果这么强烈的催情药呢?现在可好,他……他……

    他实在不知道该说自己什么才好了。

    不过爱妻黄婉蓉可没有他这么多矛盾的心情,她依旧是吃的忘乎所以。看来,药物已经完全地把她控制了,现在的爱妻黄婉蓉就象一个发情机器一样,满心除了,什么事情都融不下了。

    她一只手在天龙的胯上摸着,一只手还捏着天龙的,好象玩弄一对一样在手里轻轻地捏着。而嘴里“咕滋,咕滋”的唾液水声不时地从天龙的棍上传出来。她的头猛烈地上下摆动着,带着她的长发在天龙光溜溜的上来回飘荡。整个情景都显得荡到了极点。

    其中还有几下,爱妻黄婉蓉吃得实在是太猛了,可能是整个都卡在她喉咙里,让她不由自主地发出几声“呃,呃”的干呕声。还有一些舌根分泌出来的酸水一直淌到根部。但是一些唾液还粘粘连连地挂在她唇上,是她的嘴和根部都连成一道一道的丝线。

    可是这些呕吐根本不能阻止爱妻黄婉蓉对于的渴望。她依旧顽强地再次把它含到嘴里,还是深吃到整个都连根没入。除了漏掉在外面的两粒蛋蛋吃不进去以外,其余的整个她都恨不得都吞进了肚子里去。

    而天龙的表情早就已经扭曲变形了,他眉头完全地锁在一起,眼睛紧闭得连睫毛都缩到眼肉里。一副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但是不时地从他嘴里发出的一阵舒畅淋漓的吼叫声让他知道;这时候的他绝对是处在兴奋的边缘。

    郭立青甚至都开始有些羡慕干儿子天龙了;毕竟,爱妻黄婉蓉这么深入的,是连他都没有享受过了。可是今天,在药的刺激下,爱妻黄婉蓉居然把那个东西当成一个她极度渴望得到的宝贝一样,吃的是那么津津有味,口水纷飞。

    爱妻黄婉蓉吃着吃着,突然有一下,把天龙整个都吞下去,而且,还明显地把嘴巴收紧了,从她两腮间不时的有些鼓起来看,爱妻黄婉蓉口中的舌头应该是在不断地在棍子上的。

    天龙被干妈黄婉蓉的这下吞食,刺激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嘴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叫声——“哦……”能看出来,他全身的肌肉都绷在了一起,舒服得都有些微微发抖了。

    他坐起来后,一边看着自己的被干妈黄婉蓉一点不留地吃进去,一边还把手探出,从干妈黄婉蓉的臂弯儿里穿进去,在干妈黄婉蓉的上肆意地捏起来。

    看来喝下的GHB迷幻水药效还没有过,已经有些涨鼓鼓的两只一受这种刺激,马上就呈现出一种粉红的颜色。黄婉蓉不禁“嘤咛”了一声,身体一软就瘫倒在天龙上,这下子可好,本来已经吃得很深的更是一点不剩地都被她吞进去。

    由于爱妻黄婉蓉全身都趴在天龙上,郭立青已经不能看见天龙的手是怎么样的在爱妻黄婉蓉的胸部上揉搓的了。可是就单单从天龙肱二头肌的起伏上他也能判断出来。那只握在爱妻黄婉蓉上的大手是多么的用力了。

    爱妻黄婉蓉受到这种攻击,更加是不济事了,她整个身体都禁不住地抖动不止。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已经完全地斜搭在天龙的两腿之上,盖住了她整个脸庞。而高高撅在半空的也左右摇晃不停,两条白生生的修长大腿都完全地叉开在他的眼前,透过缝隙,隐约露出里面一丛湿漉漉的黑毛和已经有些张开的内缝。

    腾的一下,爱妻黄婉蓉突然把嘴里的吐出来。看来,她已经没有办法忍受身体上的刺激了。随着完全坚挺的从她嘴里弹出来,“啪”的一下子直挺挺地打在天龙上。上面还残留的大量口水甚至一下子都有一些甩到他的脸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天龙弄的一愣,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想些什么,干妈黄婉蓉就急促地分开双腿,蹲在他之间。而她脸上的表情也娇媚到了极点,嘴里着急的呻吟着,就用手把天龙已经打在上的硬棍子扶起来。

    天龙明白了干妈黄婉蓉的意思,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副充满期待的样子。当干妈黄婉蓉的手抚摸到他坚硬的上的时候,已经是很直挺的更是像充了气似的又支起来很多。好似一根粗壮的旗杆似地直挺挺耸立在干妈黄婉蓉中间。

    黄婉蓉手里感觉到天龙那青筋暴露还一跳一跳的,不禁更加激动了,她急促地把它对准自己的洞口就狠狠地坐了下去。

    “啊……”一坐下去,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叫声。从两个人的喊着中郭立青能听出来,他们已经都到达身体舒坦的顶端了。

    由于爱妻黄婉蓉已经分泌出多得惊人的液,再加上里面应该还残留不少他刚才留下的,所以,她整个里都变得滑腻顺畅。天龙的居然没有任何被阻碍的感觉,一下子,一整根都顺利地滑到里面,除了之外,连一丝缝隙都没有留下。

    爱妻黄婉蓉跨骑在天龙身上,腰部开始快速的活动,一上一下的臀部不时地击打着天龙的大腿根儿,发出“”的拍肉声。从郭立青的角度看过去,她的完全是门户大开,没有任何遮挡。他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天龙毛茸茸的挂在爱妻黄婉蓉的臀沟之间,随着爱妻黄婉蓉上下的正摇摆个不停。

    爱妻黄婉蓉粉嫩的也正对着他的视线,下面湿漉漉的口正紧密地连接着天龙的根部。不时地,随着爱妻黄婉蓉身体的抬起,一些内壁的粉红色被的棱角给刮出来。随着那些的带出,股股白稠的也不停地从里面冒出来。

    爱妻黄婉蓉被天龙上下一起弄着,更是得快速无比了。她双手支撑着他的上身,两条腿已经最大限度的劈开了,郭立青顺着他的地方看去;爱妻黄婉蓉流出来的布满了他们结合的部位,而且随着在里面的进出,整个大都随着他的进出而翻动,已经充血而挺立的和粉红色的小都随着而忽隐忽现。

    干妈黄婉蓉在干儿子天龙的身上不停地扭着腰,狠命地让向下顶着,一边弄,还一边从鼻孔里发出“嗯嗯呀呀”的叫声。老天啊,天龙都感到他的整个都在一片泥塘里一样,干妈黄婉蓉的分泌得越来越多,最后他们整个的都布满了这些。

    房间里不时的传出他们在的地方发出“”的声响。爱妻黄婉蓉每一次下落的都重得要命。似乎想一口气把他的都吃进去。重重的力量都已经开始让天龙大腿根都有些疼痛了。可是这种疼痛再夹杂着处传来的极大快感反而让他感觉到一种别样的激情。

    由于爱妻黄婉蓉的双腿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劈开了,所以她的也扩张得很大,又加上那些好象奔流一样的,都叫他的能顺畅无比地在里面穿梭。这也能让爱妻黄婉蓉的频率没有任何阻碍。这时候,她的叫声已经是完全的连成了一片,甚至在里面都带着一丝哭腔了。

    天龙快意地在她身下享受着这种快感。两个手指搓弄她的力量也变得大起来。突然,她的颤动得更厉害了,而身体也随着的抖动而更加剧烈的颤抖着。她有些她失神一般地哼着。闭着眼睛在他身上痉挛着。

    这一切,都让在外面偷看的郭立青觉得有些不平——这种极端的享受本来是他一个人独有的。可是现在却被别人一起分享,由于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结果正在被干儿子天龙独享。无论郭立青怎么开导自己,心里面还是会有一些不平衡的滋味。

    而爱妻黄婉蓉却没有他那些矛盾的念头,在药物的驱使下,她脑子里除了最爱,应该容不下任何别的想法了。她双手顶着天龙的胸膛,顽强地挺起腰,而腰部以下已开始更加剧烈的前后驰骋,随着她的吞吐动作,一头秀丽的长发在半空中飘逸散乱。

    伴随着对她里的刺激越来越深,爱妻黄婉蓉已经是张着唇不住地在呻吟叫喊,而随着她呻吟声的逐步加大,她前后天龙的速度也逐渐加快。那种连接处“咕唧,咕唧”的声连他的禁不住听得了……

    而天龙更是舒服的如同在云端一样,他享受似地就这么舒坦地躺在床上,惬意地看着自己的在干妈黄婉蓉里来回进出。两只大手也不客气地在干妈黄婉蓉的上搓揉着。力量还大的可怕,把干妈黄婉蓉的一对白皙丰满的捏扁捏长,还不时地满把攥住,让干妈黄婉蓉的一些从指逢里挤出来。等他松手的时候,甚至都留下几个红白相间的指印贴在干妈黄婉蓉那柔嫩的上。

    了不长时间,黄婉蓉猛然的全身一震,然后,整个都死死地挤压着天龙。从她两腿之间发出一阵急促而有力的颤抖,这些抖动就好象水波一样,转瞬间一直传递到全身上下。

    大约一分钟以后,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随着爱妻黄婉蓉这一声连续不断的高声叫喊,她随即软塌塌地倒在天龙怀里,双目媚眼如丝,整个脸部都布满过后的满足余味。

    郭立青知道爱妻黄婉蓉在中那种自动的夹吸会叫男人产生多大的刺激,可是他没有料到在药物的刺激下,爱妻黄婉蓉能这么快地就产生第二次。他开始有些担心天龙会承受不了这种刺激而喷。

    再坚持一下,郭立青在心里默默地说着。因为他知道,爱妻黄婉蓉每经历一次,里的收缩就会更加强烈一些。而这种收缩,正是能够把挤压到里的保证。从男人的角度来说,郭立青自然是希望这次能越快结束越好,毕竟,在床上躺着的,是他自己的老婆。可是从借种的目的来说,他还是希望天龙能再多给爱妻黄婉蓉几次,好让爱妻黄婉蓉的收缩能更加强烈,也能够更加保证可以多一些的被挤到她的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