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16章 鸳鸯戏水乳痴乳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一切收拾停当,林天龙轻啜了一下她的两片**,将“战利品”尽数咽了下去。

    “你全部吞了?”秦清芸从间吃惊的看着他。当确信一切属实后,她的眼中又有了一些泪花,“谢谢你?”

    “拿什么谢我?”他整理了一下她的芳草。

    “连人都给你了,还要我怎么谢?”秦清芸把无奈与满足同时表现在脸上,“抱我去浴室,我给你洗澡。”

    女人一旦表现为弱者,那对男人来说则会变成一把具有很强杀伤力的利剑,让男人产生一种想要呵护的念头。但是,她确实变成了水做的,极度的使她的身子连同骨头一同融化了。

    林天龙搂着这个女人,她在此刻确实变成了温香软玉。在她面前,他没法不冒充强者,而让她安然于他的怀里。

    家是男人的港湾,而男人则是女人的港湾。

    也许他现在不配谈家,因为他的爱在错位中已渐渐远离原来的港湾,而驶入了一个风景更加优美的栖息地。这诱惑使他没法逃避。

    这会是他的一个永远的栖息地吗?-

    浴室与厕所是分开的,这与他家里的设计有些不同。但对于一个建筑设计师来说,这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结构改造。这样的设计避免了两人同时蹲位和洗澡的尴尬。

    浴室装饰得极其豪华,有些模仿宾馆的设计和布局。墙壁的瓷砖从上至下,由自然过渡的白、金、黑三色组成。正面是一面大大的镜子,悬贴在墙上。镜下是洁白光滑的洗盥池,左上方是一个漂亮的金属组合架,叠放着整齐的毛巾和浴巾;右上方则是一个镶嵌在墙壁上的玻璃小平台,摆放着洗漱用具、用品与女人的化装品,其中就的他熟悉的雅诗兰黛,一面折叠架的化装镜被收了起来,紧贴着墙面。浴室的左侧,有一排凉衣架。要命的是,衣架上悬挂着一条透明的女人的黑丝,在窗口微风的招惹下,摇晃着挑逗一个男人的视觉神经。当他抱着他生命中第二个与他有着肌肤相亲的女人步入浴室时,它正向他招手,而他的正面,却又赫然出现一个躺在他怀里的裸体女人,这如水的女人,仍然的洁白娇嫩,融化着一个男人的坚强。

    林天龙突然地感觉到,床上的稍事休整,他的那根不争气的家伙竟然再一次地举枪暴动,让他的意识完全失去了对他的控制。他想起了她给他说的“林间甘露”,看来他是真的无法跟她玩这个男女之间的游戏了。秦清芸似乎也感觉到了他对她身体的抵触,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仿佛发生了一件在她看来难以置信的事情。

    “这么快?你吃了伟哥了?”秦清芸搂着他的脖子,将双峰紧紧贴着他。

    “嗯。”他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亲了一下她的娇唇。

    “真的?”她好象有些相信了他的话。记得有人曾经说过,恋爱与幸福中的女人是弱智的,因为她除了快乐便会忘记一切,甚至最基本的判断力。

    “你就是我的春药。”林天龙哈哈大笑起来,把她往上抱了抱,不让她的碰着他那根又已经硬梆梆的东西。

    “坏死了!我要把春药变成毒药,让你喝了后变成我的奴隶。”秦清芸在他胸前轻轻地擂着,但他的心神却犹如受到重击,女人的温柔之剑刺穿了他的神经。

    “我愿意喝这样的毒药,今天我好象喝了几次你的毒药了。”林天龙好象已经忘了他们是来洗澡的。

    “怎么没毒死你那不老实的家伙?”秦清芸在他怀里扭了几下。

    “我怎么知道?也许你那药根本就是失效的。”他脸上充满了认真的怀疑。

    “不可能。看你那家伙的表现,好象是药性已经发作,正在逐渐变得僵硬。”秦清芸也咯咯娇笑起来,调笑着他已经硬得不行的,把他比喻成了硬梆梆的僵尸,以此来证明她“毒药”的利害。

    “想不想试试我是壮烈了还是活着?”林天龙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和鼻子。

    秦清芸用头蹭了蹭他的胸膛,玩弄着大男孩的:“想,但是今天不行,我不能把他当自来水用。抱我进浴缸。”

    林天龙不再调笑,抱着她朝浴缸走去。这是一个多功能浴缸,同时具有冲浪与按摩功能,摹仿了自然的江河水流设计。看来他们并没有辜负自己对生活的享受。

    他把她慢慢放下。极度的兴奋与之后,加上长时间的不站立,使得她在突然离开他的怀抱后有点摇晃。她稳住了身形,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然后熟练地打开头上的花洒,让冒着热气的水流淌在脸上与双峰间。

    “进来呀?”秦清芸拉了拉他的手,见他不动,又使出了她的绝招,突然握住他的,往浴池里拉着,“你进不进来,不进来就永远别想进我小妹妹的门。”

    她逗弄着他的那根硬梆梆的东西,好象真生气的样子,惹得他心中一荡。

    林天龙跨了进去,与她面对面站着,丝丝水流喷洒在他与她之间。她突然向后退去,坐在了浴池台上,然后慢慢地张开修长的双腿,让女人的完全展现在他的眼前,两片好象又活过来一般地傲立着,潮湿而浓密的芳草如帘幕般地垂在其上。

    “先帮我洗洗,等下我给你乳浴。”秦清芸荡地看着他,两片**故意地在他面前一张一合,使他在一瞬间血脉喷涨。

    林天龙把沐浴液涂抹在她的颈上、背部、与上,然后开始抚向她的芳草地,白色的泡沫覆盖了那一片芳草,偶尔有几根探出来,也如溺水者在期待救助,这使得她的显得有些神秘。

    其实很多男人都知道,女人吸引男人的不是她的完整的裸体,而是半遮半掩的那一份神秘感。就如同猜谜一样,神秘的是你一时无法猜出答案,而一旦知道了答案,那份神秘与诱惑便荡然无存了。

    他的手指和着沐浴的泡沫,行走于她的**的两唇间,感受着这个让男人着迷的神秘地带。她使他的男人之根有一种强烈的想出击的冲动,这冲动使他的血液几近燃烧,虽然他们置于水流的浇洒之下。

    林天龙突然用手指挑入她的**间,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女人的敏感部位。

    秦清芸“嗯”了一声,激动地抱住他的头,将他靠在她的胸前:“现在不行,你已经三次了。”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的。”在她的手的引导下,他的抚摸移到了双峰。

    “我不许,我要你给我留着,明天给我。”秦清芸柔柔地对他说,然后站了起来。

    她真的是一个特殊的女人,能掌控自己的。而他则不能,一旦暴起,就非要暴发不可,否则真如在欲火中焚烧一般。

    然而是相互的,他却不能不顾她的感受而自己独享快乐,这是一种自私。而她之所以如此,又完全是基于对他身体的考虑。他不能不放弃这样的冲动。

    “想尝尝乳浴的味道吗?姐让你见识见识。”秦清芸从背后抱住他,开始往他身上涂抹沐浴液。温馨的香味再加上女人身体的爱抚,让他渐渐地陶醉起来。

    “还真没试过。”林天龙闭上双眼,想尽量让欲火平息下来。

    “那就开始吧。”秦清芸把沐浴液已经涂抹到了他的。硬硬的在她带着泡沫的手中滑动着,他能感觉到她不只是滑动,她还在清理着冠状沟的残留物。

    正当他享受着这样的揉弄时,她的手却突然地离开了他,让他立即产生一种失落感。他睁开双眼,见到她正在自己那对椒乳上涂抹着浴液,白色泡沫的覆盖使她的双乳越发地显得丰满。当一切摆弄停当,她便来到他的身后,用她的双乳在他的背后时轻时重地挤压滑动,由上至下,直至臀部,的触感十分明显。

    林天龙知道,虽然她竭力抑制女人的,但是那两颗紫色的樱桃还是有些不听话地渐渐发硬,出卖了她。

    秦清芸一下转到了他的身前。她的眼睛荡地直视着他,双乳在他的注视下,挑逗般地摩挲着他的胸膛,两颗樱桃沉下又弹起,犹如在波涛中起伏。

    “舒服吗?”她故意挑逗他。

    “舒服,但受不了。”林天龙把她一把抱紧,感觉到已经滑进了她的裆里。

    “还有更受不了的。”她神秘地对他说。

    她的双峰突然地向下滑去,掠过,来到那片茂密的杂草地,用紧紧夹住那那根如树桩一般的东西。秦清芸的双手挤压着自己的,上下滑动,使他的那支沉浮于她的波涛间,他能清楚地感到,自己轻“哼”了一声。这样的挑逗,不哼便不是正常男人。

    她大概感受到了他的动情,不再挑战他的极限,慢慢的由下面滑了上来,将双乳停在他的胸前:“喜欢吗?”

    “很想尝试。”林天龙抚摸着她的后背道。那意思是说,在这之前,他还没有与任何女人过。

    “改天我给你做。但你不能我的上,想射时告诉我,我嘴里。”秦清芸捧着他的脸,亲了一下。

    她的右脚向后伸去,关闭了下水孔,接着反转手,开启了热水阀,一股冒着热气的清流注入池内。不久,他们便置于热水的浸泡之中,互相揉洗着、爱抚着。

    他看了一眼浴室的时钟,已指向11点50。

    秦清芸似乎感到有些疲惫,靠在他的肩头:“抱我,和我上床睡觉,看着我睡着之后,你再离开。”

    她的每一句话,总是让你有一种想要爱她的冲动。他用浴巾包裹着她诱人的胴体,遵守着他们不的承诺,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

    “你上来呀。”秦清芸往里靠了靠,指着给他腾出的地方说,“你想放在我里面还是让我捏着?”

    “什么?”林天龙一下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我想让你抱着我睡,你可以把你的那个放在我里面,但是不能动。或者就是我握着他,帮你暂时保管着。”秦清芸嘻嘻一笑,向他解释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