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815章 另类出轨无奇不有

第815章 另类出轨无奇不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突然想起了他——这个有些让他莫名敬佩的男人,还有他的那一句话:爱一个人,就要使她快乐。这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做到的,他需要一种割舍精神,这样的割舍,涉及到一个男人的自尊。也许你无法体验这种情感的失落与灵魂的空虚所造成的痛苦的感觉,但他却是一个将自己打入地狱,从涅盘到重生的过程,只有走出来,痛苦才会被远远地抛在身后。

    “他去了哪里?”林天龙突然愣愣地问出了一句。

    秦清芸一瞬间似乎没反应过来:“谁?”

    “你的他。”林天龙盯着她的眼睛。那眼睛美丽而水盈,双眼皮,睫毛很长,能勾起一个男人的无限遐想。

    “一家北方建筑公司看了他的设计作品后,感觉他的创意不错,借了过去,帮他们设计一个楼盘案子。他大概要在一个月以后才能回来,或者更长。”

    “如果有机会,我想请他喝一杯。”林天龙感觉自己有些激动,不知是不是为这样一位特殊的男人。

    “难道就不想请我?”秦清芸装着有些醋意的样子。

    “今天我已经请你喝了两杯了。”林天龙戏谑地道。

    “我要第三杯。”秦清芸用身子摇了摇他的,示意那里面还装着她要喝的“酒”,“给我,我现在就想要。”

    她急促的呼吸直接打在他的耳畔,有些痒痒的感觉。她故伎重演,用甬道狠狠地夹了几下他的,在他的身下摆动着。

    林天龙重重地插了下去,他相信到达了她的宫门外,然后慢慢地往外抽出,想再次寻找那个传说中的。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见到她的呻吟和战栗,他失败了。

    他回味着刚才的动作,那似乎是向上刮动,而且不是深入到洞底的位置。他尝试着再次挑插,并且将硬硬的向上拗着和抽出,完全不用担心能否到达她更深的位置。在尝试数次后,坚硬的滑过甬道上端,遇到了些小的阻力。秦清芸的胴体突然地战栗起来,双峰的抖动有如波涛,那看似痛苦但却极度欢乐的“啊啊”的吟叫声,充满的诱惑,让男人的心神为之一荡。他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再次找到了她的。他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甬道的颤抖与收缩。

    “别停,使劲,使劲我。”秦清芸迷乱地叫喊道。

    其实林天龙没有停,只是她已不满足于他现有的冲刺速度。女人一旦性起,比男人的反应更强烈。她的荡的尖叫声也许已经传出了窗外,光天化日之下惊扰了四邻。这声音无所顾忌地释放着一个女人最原始的本能。

    林天龙的抽动蓦然加剧,他也有一种的临界感觉。他感觉到她如潮,流向了她的身体下面。她的身子夸张地扭曲着,似乎想竭力摆脱对的束缚,让快乐的灵魂飞入天堂,收缩的甬道突然地溢出了一股热流——这就是传说中的女人潮喷吗?

    秦清芸在一声嘶哑的尖叫与战栗中结束了身子的扭动,如一滩稀泥摊软在他的身下,他的能感觉到她甬道还在一浪一浪地抽搐。在她的紧夹中,他感觉到了喷发的来临。他突然想到了她的“第三杯”,于是拨出那条被她浸泡得湿淋淋的,送入她那下意识微张的嘴中。

    这一次,秦清芸是真的有些无能为力了。她的神智仍处于迷离中,想张大嘴,却又迟迟地张不开。他只得强行塞入她的口中,强烈的喷射已感觉不出她牙齿的刮擦带来的疼痛。当他的进入她的唇舌间后,她似乎有了点意识,舌头舔食着沾满她的,轻轻地吸吮着。

    那一瞬间,林天龙在她的口中一泄如注,犹如身处一个极乐的天堂,世界在这一刻的美妙不可言喻。他看到她双眼满含泪水,轻轻地吞咽着。

    秦清芸竟然激动得哭了。

    粉红色的灯光使后的女人的脸越发地显得红润漂亮。她的泪水已然从两只俏丽的眼角悄然滑下,滴落在了枕席间。而两汪泪水,却如不竭的清泉仍然地充盈着,浅浅的眼睑已盛载不下那一份激动。

    秦清芸费力地帮他清理着。但是这一次,她却是真的有些无能为力了。她的已经将他的那一篷杂草渲染得有如从水中捞起来的一般,相互纠缠在一起,大男孩长长的草丛如黑色的森林般相互交织,难以梳理。他的那支还没有完全软化的男人之根,仍然插在她的嘴里。

    林天龙突然产生了一种卑鄙的亵渎感。在这张近乎完美的脸上,邪念将被驱逐,有的只是令男人疼爱的怜惜感,仿佛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是用来疼爱的。他不知在你史中,有没有这种莫名的感觉,也许你认为,女人天生就是用来的。但至少在那一刹那间,他的意识是被这种情绪完全所占据的。也许他不光动了性,而且还动了情。

    有人曾经说过,婚外恋的致命错误,就是动用真感情。

    是的,当情感走入一个误区,爱就会错位,原有的二人世界将会被颠覆,损伤的情感将无法再用爱来修复。也许这误区同样是一种在这之前的错位,但人们仍然会习惯性地认为,后者才是制造事端的罪魁祸首,所以便将不道德的行为归结于是后天的产物。

    他在为自己开脱吗?不,林天龙一直认为是以感情为基础的,没有感情的滋润与调节,便如同,无法让彼此都感受到带来的快乐,只有先动情,才能后动性。他们所说的没有感情,也就是他对这个人不动情,而不动情的,犹如嫖妓。

    他骤然抽出含在她唇间的,不让她继续清理,然后帮她揩了揩那些即将滚落的眼泪,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道:“清芸姐,你哭了?怎么了?”

    “你死我了,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我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好象完全地虚脱了。”秦清芸勉强抬起头,亲了他一下。林天龙能感觉到,这亲吻是由衷的,不掺杂任何虚假的成分。

    是的,他也从来没有想到,他会在无意间开发了一个女人的敏感带,这纯属意外。

    “能站起来吗?”林天龙想感受她是否还有行动能力。

    “不能,也许是我不想动,我仍沉浸在一种梦幻仙境里。我是在做梦吗?”

    秦清芸微微气喘,带动双峰一起一伏。

    “呵呵,我有那么大能耐吗?”林天龙摇了摇她的,然后理了理挂在眼前和脸上的发丝,“哎,告诉我,第三杯味道怎么样?”

    “没感觉,味道不怎么样。”秦清芸故意气他。

    “不可能,你不是“牛奶”鉴定专家吗?”林天龙的手指捏住了那颗紫色的樱桃,仿佛那里就有他所指的“牛奶”。

    “我的味觉已经在你的轰击下完全丧失,你破坏了我的味觉系统。我想我以后有些离不开你了。”秦清芸双眼柔柔地看着他,那是一种勾魂的温柔。

    “你就这样打击我的自尊?这完全是对我付出的一种浪费。”紫色的樱桃在他的手中揉捏着,她一任他把玩,就好象是为他生长的一样。

    “我有浪费吗?在这床上,你能找到一点一滴的浪费吗?”秦清芸说的是实话。

    在这床上,他找不到一点遗留在床单上的属于他的东西,甚至连弹壳也没有留下。相反,由于他的挑弄,倒是把她的弄得洒落在了床第间。

    秦清芸附在他耳边,悄悄地对他说:“改天趁你不注意,我就把他咬下来,作为永久收藏使用,免得你不在我身边时没东西用。”

    “你可以玩自摸呀?”林天龙把手移到了另一个山头。后是自然的低潮,她没有刚才的激动和起伏。

    “不过瘾!”秦清芸认真地说,“再说,我的“牛奶”怎么喝啊?你邮寄呀?我可不想喝过期的“牛奶”。”

    “我也要喝“牛奶”。”林天龙突然将嘴啜到了她的山峰上。

    秦清芸咯咯地娇笑起来:“你把我当奶牛了呀?有本事你喝出来呀?”

    林天龙真的用劲喝了几下,除了自己的口水,什么也没有。

    “假的,骗人!”他嘀咕道。

    “哎,姐有一个方法让你能喝到奶。”秦清芸摸着他的脸说。

    “什么方法?”林天龙抬起头,盯着这个总能让他出乎意料的女人,突然的又看到了一种母性之爱洋溢在她的脸上。

    “除非你和我做个孩子。”秦清芸双手捧着他的脸,好象在跟他商量他们是否要做一个孩子。

    这是她第二次跟他提到孩子。林天龙不知她是故意的还是随口一提,她的眼神告诉他她确实渴望再得到一个孩子,因为她只有一个孩子,有点感觉孤单。

    他知道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他想用玩笑打破这样的严肃:“你的意思是要我跟自己的孩子争奶吃?我还是想一个人吃。”

    “那你这辈子就吃不到我生产的清芸牌鲜奶了。”秦清芸吃吃地大笑起来,让他有一种受骗的感觉。

    “吃不到鲜奶,我就喝的B水。我现在要开始打扫战场了。”

    林天龙突然把头移到了她的桃花源外。风光依然旖旎,只是她的森林溪畔已无涓涓细流流出,两片依然慵懒地倒伏于溪涧的两岸,如两位已经疲劳的女战士。溪流流过的河床,残留着一线湿湿的痕迹,注入床第间。洁白的床单上,赫然是一滩画痕,如一幅尚未绘制完成的战地地图,标注着曾经激烈的战斗。

    秦清芸虽然没洗,但是经过前一轮的,已没有了女人液与洞分泌物夹沤的味,一股新鲜的味道充斥他的鼻间,吸引着男人舔食的。他如一个获胜的士兵,真正施展了唇枪舌剑的功夫,从**的下方,到,沿着遗留的残痕,直至那一片被战火冲击得有些纠结的芳草地,帮她清理着因他而弄得零乱的女人的战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