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孟彪失意后悔不及

第七百六十九章 孟彪失意后悔不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747节第七百六十九章孟彪失意后悔不及

    “我还好点,毕竟敦厚老实,莉香小姐一般不拿我开心,就是苦了信良和北泽兄弟他们了!”三浦友良苦笑道,“他们若是听说先生驯服了莉香小姐,肯定要高兴的连喝三大坛酒了,呵呵!”

    天龙却毫不脸红,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笑问道:“将军请我是不是又要议事啊?”

    三浦友良笑道:“倒不是议事,雅秀小姐已经过去了,是福田平八郎回来了!”

    天龙闻听大喜,急忙飞跑到议事厅,果然见福田平八郎正和姐姐雅秀述说别后衷肠,雅秀满眼都是喜悦的泪水。

    “平八郎!”

    “天刚!”两个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虽是相交甚短,却是兄弟情深,雅秀愈发控制不住泪水涟涟。

    源氏雄一梅英夫人三浦友良北泽敦中岛茂等人目睹如此场面也都颇为感动;莉香更是容易感动落泪,可是有天龙在身旁总是有些令她娇羞难为情,看他会害羞,不看他也会不自觉的难为情,看或不看都会让少女的芳心狂跳不已。

    众人坐下一叙别情,才知道是梅英夫人安排北泽敦与黑龙帮谈判,试图用六百战俘其中有两百名黑龙帮手下交换平八郎回来,本不抱太大希望,所以事先也没有告诉天刚和雅秀。

    不料,今天平八郎真的放了回来,来而不往非礼也,雄一和梅英也令北泽敦释放战俘回去。

    “在那里,我和黑龙帮做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平八郎见众人对他的黑龙帮见闻很感兴趣,顿时精神焕发,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等我醒来便已在四面徒壁的监狱里了,到时候门下的小洞里就会送来饭菜,我是吃了睡,睡了吃……”

    众人本来还期冀着能够从平八郎口里听到些黑龙帮的有用信息,此时无不大失所望,而平八郎兀自谈兴正浓眉飞色舞,雅秀却是尴尬不已,慌忙抢断了弟弟的话头,讲了这段时间的奇异经历。

    平八郎听了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顿时小眼睛都瞪得滴溜溜的圆,又不禁为错过了这么多精彩的事情而大骂黑龙帮,最后更大骂黑龙帮对饿虎发出追杀令属于无情无义赶尽杀绝。

    “偌大的扶桑竟然没有我中岛茂容身之地!”中岛茂想到黑龙帮终于抛弃了自己,无论怎样,被人抛弃尤其是组织抛弃的滋味是不好受的;自己也和黑龙帮彻底决裂了,无论如何,与人决裂尤其是与组织决裂的心情也是不舒服的。

    雄一看到中岛茂神色黯然,宽慰安抚道:“中岛先生能弃暗投明反戈一击,助我一臂之力亦是社稷之福啊!我源氏家族愿与中岛先生同生共死,先生切莫要胡思乱想,更莫要因为怕连累我们而狠心离我而去哦!”

    天龙理解地拍了拍中岛茂的肩膀,此时无言胜万语千言。

    莉香却美目圆睁佯怒道:“他敢离开的话,我就是追到老虎洞里也要把他揪回来。今天他们俩合伙骗我,哼!一个坏龙本,一个臭饿猫,早晚本小姐要报仇雪恨!”

    众人看中岛茂一脸苦笑的可怜样子,知道遇到了克星,不禁哈哈大笑。

    莉香终于恢复了刁蛮少女的本来面目,先前的羞赧退却下去,也敢于和天龙的目光接触了,除了还会不由自主的粉面绯红之外,已经敢于馕着鼻子含羞带怨地瞪他两眼了,眼神中的潜台词就是“我不怕你我早晚要你好看”。

    三浦友良在梅英夫人耳旁低语了一句,天龙和莉香心里都七上八下的,幸好梅英夫人并没有向他们投来审视的目光;接着侍女倩儿进来在梅英夫人耳边嘀咕了一句,梅英夫人这才看向天龙请他同去有事相商。

    雄一请中岛茂随他和三浦友良北泽敦一起前去督导军队训练。

    前脚出门,只听得福田平八郎继续又说道:“在监狱,我和黑龙帮做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天龙回头看时,莉香捂着耳朵跑开,雅秀一脸无奈,天龙不禁有种逃离苦海的感觉。

    一路行去,只见沿路的梁棹窗棹皆是精雕细刻,结构匠心独具,精巧宜人。举目皆是雕梁画栋,豪华气派。

    不久,天龙跟随梅英夫人和倩儿穿过回廊,步入内厅。

    内厅的装饰比大厅更为素雅。家具皆是用讲究的,珍贵的黄花梨木、紫檀、铁力木、榉木、红木等制成,气派华美;满壁的琴棋书画,高雅清新。

    堂内一位少妇在塌前等候,只见她风姿绰约、秀丽典雅。又深又黑的美眸,浓淡得宜的柳眉,鲜美的嘴唇,优美的桃腮,一看见娇羞少妇温静娇怯的模样和白色和服下丰润匀称的,天龙就情不自禁地起了反应,男人更喜欢娇弱羞怯的女性。见她当真称得上是小家碧玉,娇小玲珑,皮肤白色,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山峰高耸,腰躯柔软,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穿一件洁白的苏绣和服,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人,此时和服的下摆散乱,裸露出来两条雪白浑圆的丝腿,眉目之间,浑身上下流露着少妇的丰韵,香肌胜雪,眉目如画,端庄贤淑的气质,却在那双美眸之中似有一丝淡淡的哀怨,正是源氏成威的夫人丽颖。

    三人坐了,倩儿奉上香茶,梅英介绍两人认识道:“天刚已被雄一尊为先生,今后龙本先生便不是外人,丽颖有话尽管说出来,看看嫂子能不能帮你?”

    丽颖犹豫了一下,暗暗下了决心说道:“丽颖非是要背叛家夫,实是怕他为坏人利用,陷得太深,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到时人神共愤,我和孩子可就……”说着两眼含泪,珠光晶莹,面容悲凄,任铁石心肠,见了也为之心疼。

    她说道成威半年来不断与陌生人交往,每隔十天那人便来一趟,两人偷偷摸摸密谈一夜。此番成威闯围送信,丽颖还为之高兴又为之担心。

    正在两人缱绻缠绵如痴如醉不可自拔的时候,忽听脚步声响起,天龙依依不舍地离开莉香的樱桃小口,抬头见三浦友良走了过来。

    友良也看见了天龙和莉香小姐的亲热场面,却又收不住脚躲避不及,不禁尴尬地干咳一声道:“将军有请龙先生!”

    天龙离开了她的香唇,咬着她的耳珠道:“能得亲莉香小姐芳泽,纵死亦甘愿放开了她,大步往外走出去。

    莉香又羞又急,挣扎着用力推开天龙的搂抱,跺了跺脚,狠狠瞪了天龙一眼,满面绯红地扭头跑了。可是奇怪的是,心头所有忿恨消失得一点痕都没留下来,身体仍有那种羞人的兴奋和快意。

    “莉香小姐可是江户出了名的粉红小狮子!”三浦友良低声笑道,“龙先生这么快就驯服她了,果然有手段!我们兄弟巴不得先生能够和莉香小姐联姻呢!”

    “友良大哥是不是也受过小魔女的折磨?”天龙笑道。

    “我还好点,毕竟敦厚老实,莉香小姐一般不拿我开心,就是苦了信良和北泽兄弟他们了!”三浦友良苦笑道,“他们若是听说先生驯服了莉香小姐,肯定要高兴的连喝三大坛酒了,呵呵!”

    天龙却毫不脸红,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笑问道:“将军请我是不是又要议事啊?”

    三浦友良笑道:“倒不是议事,雅秀小姐已经过去了,是福田平八郎回来了!”

    天龙闻听大喜,急忙飞跑到议事厅,果然见福田平八郎正和姐姐雅秀述说别后衷肠,雅秀满眼都是喜悦的泪水。

    “平八郎!”

    “天刚!”两个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虽是相交甚短,却是兄弟情深,雅秀愈发控制不住泪水涟涟。

    源氏雄一梅英夫人三浦友良北泽敦中岛茂等人目睹如此场面也都颇为感动;莉香更是容易感动落泪,可是有天龙在身旁总是有些令她娇羞难为情,看他会害羞,不看他也会不自觉的难为情,看或不看都会让少女的芳心狂跳不已。

    众人坐下一叙别情,才知道是梅英夫人安排北泽敦与黑龙帮谈判,试图用六百战俘其中有两百名黑龙帮手下交换平八郎回来,本不抱太大希望,所以事先也没有告诉天刚和雅秀。

    不料,今天平八郎真的放了回来,来而不往非礼也,雄一和梅英也令北泽敦释放战俘回去。

    “在那里,我和黑龙帮做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平八郎见众人对他的黑龙帮见闻很感兴趣,顿时精神焕发,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等我醒来便已在四面徒壁的监狱里了,到时候门下的小洞里就会送来饭菜,我是吃了睡,睡了吃……”

    众人本来还期冀着能够从平八郎口里听到些黑龙帮的有用信息,此时无不大失所望,而平八郎兀自谈兴正浓眉飞色舞,雅秀却是尴尬不已,慌忙抢断了弟弟的话头,讲了这段时间的奇异经历。

    平八郎听了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顿时小眼睛都瞪得滴溜溜的圆,又不禁为错过了这么多精彩的事情而大骂黑龙帮,最后更大骂黑龙帮对饿虎发出追杀令属于无情无义赶尽杀绝。

    “偌大的扶桑竟然没有我中岛茂容身之地!”中岛茂想到黑龙帮终于抛弃了自己,无论怎样,被人抛弃尤其是组织抛弃的滋味是不好受的;自己也和黑龙帮彻底决裂了,无论如何,与人决裂尤其是与组织决裂的心情也是不舒服的。

    雄一看到中岛茂神色黯然,宽慰安抚道:“中岛先生能弃暗投明反戈一击,助我一臂之力亦是社稷之福啊!我源氏家族愿与中岛先生同生共死,先生切莫要胡思乱想,更莫要因为怕连累我们而狠心离我而去哦!”

    天龙理解地拍了拍中岛茂的肩膀,此时无言胜万语千言。

    莉香却美目圆睁佯怒道:“他敢离开的话,我就是追到老虎洞里也要把他揪回来。今天他们俩合伙骗我,哼!一个坏龙本,一个臭饿猫,早晚本小姐要报仇雪恨!”

    众人看中岛茂一脸苦笑的可怜样子,知道遇到了克星,不禁哈哈大笑。

    莉香终于恢复了刁蛮少女的本来面目,先前的羞赧退却下去,也敢于和天龙的目光接触了,除了还会不由自主的粉面绯红之外,已经敢于馕着鼻子含羞带怨地瞪他两眼了,眼神中的潜台词就是“我不怕你我早晚要你好看”。

    三浦友良在梅英夫人耳旁低语了一句,天龙和莉香心里都七上八下的,幸好梅英夫人并没有向他们投来审视的目光;接着侍女倩儿进来在梅英夫人耳边嘀咕了一句,梅英夫人这才看向天龙请他同去有事相商。

    雄一请中岛茂随他和三浦友良北泽敦一起前去督导军队训练。

    前脚出门,只听得福田平八郎继续又说道:“在监狱,我和黑龙帮做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天龙回头看时,莉香捂着耳朵跑开,雅秀一脸无奈,天龙不禁有种逃离苦海的感觉。

    一路行去,只见沿路的梁棹窗棹皆是精雕细刻,结构匠心独具,精巧宜人。举目皆是雕梁画栋,豪华气派。

    不久,天龙跟随梅英夫人和倩儿穿过回廊,步入内厅。

    内厅的装饰比大厅更为素雅。家具皆是用讲究的,珍贵的黄花梨木、紫檀、铁力木、榉木、红木等制成,气派华美;满壁的琴棋书画,高雅清新。

    堂内一位少妇在塌前等候,只见她风姿绰约、秀丽典雅。又深又黑的美眸,浓淡得宜的柳眉,鲜美的嘴唇,优美的桃腮,一看见娇羞少妇温静娇怯的模样和白色和服下丰润匀称的,天龙就情不自禁地起了反应,男人更喜欢娇弱羞怯的女性。见她当真称得上是小家碧玉,娇小玲珑,皮肤白色,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山峰高耸,腰躯柔软,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穿一件洁白的苏绣和服,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人,此时和服的下摆散乱,裸露出来两条雪白浑圆的丝腿,眉目之间,浑身上下流露着少妇的丰韵,香肌胜雪,眉目如画,端庄贤淑的气质,却在那双美眸之中似有一丝淡淡的哀怨,正是源氏成威的夫人丽颖。

    三人坐了,倩儿奉上香茶,梅英介绍两人认识道:“天刚已被雄一尊为先生,今后龙本先生便不是外人,丽颖有话尽管说出来,看看嫂子能不能帮你?”

    丽颖犹豫了一下,暗暗下了决心说道:“丽颖非是要背叛家夫,实是怕他为坏人利用,陷得太深,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到时人神共愤,我和孩子可就……”说着两眼含泪,珠光晶莹,面容悲凄,任铁石心肠,见了也为之心疼。

    她说道成威半年来不断与陌生人交往,每隔十天那人便来一趟,两人偷偷摸摸密谈一夜。此番成威闯围送信,丽颖还为之高兴又为之担心。

    高兴他不畏生死的男人气概,担心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却不料他能够侥幸逃生活着回来,更不料昨天她发现他居然没有什么大伤重伤,那些包扎多数是假的,仅有几处擦破皮而已,她更是起了疑心,翻来覆去一夜难眠,今天一早便来找梅英夫人。

    天龙由衷赞叹道:“夫人不愧是贤妻良母,成威有你如此深明大义相夫教子的贤内助而不知道珍惜,唉,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一句话说的丽颖触动了伤心事,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滴落下来。

    天龙见不得女人落泪,看丽颖如此梨花带雨海棠含泪的柔弱妩媚模样,心里早就心疼不已了,忍不住拿眼睛去看梅英夫人。

    梅英夫人心思敏捷接口道:“妹妹不要忧虑,回去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切不可打草惊蛇。妹妹有事但来跟我说,不要怕前怕后的,成威横竖是将军的堂弟,也只是一时糊涂,受了坏人利诱蛊惑罢了,他的命运全在妹妹的手中呢!”

    这番话软中带硬,硬里有软,摆明道理,夹着人情,把个丽颖夫人的心儿揉弄的五味杂陈分不出什么滋味。只是好歹从梅英夫人这里得到了些许安慰,心中稍安,说了话,道了别,袅袅婷婷地走了。

    堂内一位少妇在塌前等候,只见她风姿绰约、秀丽典雅。又深又黑的美眸,浓淡得宜的柳眉,鲜美的嘴唇,优美的桃腮,一看见娇羞少妇温静娇怯的模样和白色和服下丰润匀称的,天龙就情不自禁地起了反应,男人更喜欢娇弱羞怯的女性。见她当真称得上是小家碧玉,娇小玲珑,皮肤白色,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山峰高耸,腰躯柔软,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穿一件洁白的苏绣和服,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人,此时和服的下摆散乱,裸露出来两条雪白浑圆的丝腿,眉目之间,浑身上下流露着少妇的丰韵,香肌胜雪,眉目如画,端庄贤淑的气质,却在那双美眸之中似有一丝淡淡的哀怨,正是源氏成威的夫人丽颖。

    三人坐了,倩儿奉上香茶,梅英介绍两人认识道:“天刚已被雄一尊为先生,今后龙本先生便不是外人,丽颖有话尽管说出来,看看嫂子能不能帮你?”

    丽颖犹豫了一下,暗暗下了决心说道:“丽颖非是要背叛家夫,实是怕他为坏人利用,陷得太深,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到时人神共愤,我和孩子可就……”说着两眼含泪,珠光晶莹,面容悲凄,任铁石心肠,见了也为之心疼。

    她说道成威半年来不断与陌生人交往,每隔十天那人便来一趟,两人偷偷摸摸密谈一夜。此番成威闯围送信,丽颖还为之高兴又为之担心。

    高兴他不畏生死的男人气概,担心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却不料他能够侥幸逃生活着回来,更不料昨天她发现他居然没有什么大伤重伤,那些包扎多数是假的,仅有几处擦破皮而已,她更是起了疑心,翻来覆去一夜难眠,今天一早便来找梅英夫人。

    天龙由衷赞叹道:“夫人不愧是贤妻良母,成威有你如此深明大义相夫教子的贤内助而不知道珍惜,唉,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一句话说的丽颖触动了伤心事,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滴落下来。

    天龙见不得女人落泪,看丽颖如此梨花带雨海棠含泪的柔弱妩媚模样,心里早就心疼不已了,忍不住拿眼睛去看梅英夫人。

    堂内一位少妇在塌前等候,只见她风姿绰约、秀丽典雅。又深又黑的美眸,浓淡得宜的柳眉,鲜美的嘴唇,优美的桃腮,一看见娇羞少妇温静娇怯的模样和白色和服下丰润匀称的,天龙就情不自禁地起了反应,男人更喜欢娇弱羞怯的女性。见她当真称得上是小家碧玉,娇小玲珑,皮肤白色,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山峰高耸,腰躯柔软,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穿一件洁白的苏绣和服,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人,此时和服的下摆散乱,裸露出来两条雪白浑圆的丝腿,眉目之间,浑身上下流露着少妇的丰韵,香肌胜雪,眉目如画,端庄贤淑的气质,却在那双美眸之中似有一丝淡淡的哀怨,正是源氏成威的夫人丽颖。

    三人坐了,倩儿奉上香茶,梅英介绍两人认识道:“天刚已被雄一尊为先生,今后龙本先生便不是外人,丽颖有话尽管说出来,看看嫂子能不能帮你?”

    丽颖犹豫了一下,暗暗下了决心说道:“丽颖非是要背叛家夫,实是怕他为坏人利用,陷得太深,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到时人神共愤,我和孩子可就……”说着两眼含泪,珠光晶莹,面容悲凄,任铁石心肠,见了也为之心疼。

    她说道成威半年来不断与陌生人交往,每隔十天那人便来一趟,两人偷偷摸摸密谈一夜。此番成威闯围送信,丽颖还为之高兴又为之担心。

    高兴他不畏生死的男人气概,担心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却不料他能够侥幸逃生活着回来,更不料昨天她发现他居然没有什么大伤重伤,那些包扎多数是假的,仅有几处擦破皮而已,她更是起了疑心,翻来覆去一夜难眠,今天一早便来找梅英夫人。

    天龙由衷赞叹道:“夫人不愧是贤妻良母,成威有你如此深明大义相夫教子的贤内助而不知道珍惜,唉,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一句话说的丽颖触动了伤心事,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滴落下来。

    天龙见不得女人落泪,看丽颖如此梨花带雨海棠含泪的柔弱妩媚模样,心里早就心疼不已了,忍不住拿眼睛去看梅英夫人。

    梅英夫人心思敏捷接口道:“妹妹不要忧虑,回去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切不可打草惊蛇。妹妹有事但来跟我说,不要怕前怕后的,成威横竖是将军的堂弟,也只是一时糊涂,受了坏人利诱蛊惑罢了,他的命运全在妹妹的手中呢!”

    这番话软中带硬,硬里有软,摆明道理,夹着人情,把个丽颖夫人的心儿揉弄的五味杂陈分不出什么滋味。只是好歹从梅英夫人这里得到了些许安慰,心中稍安,说了话,道了别,袅袅婷婷地走了。

    天龙这才仔细欣赏梅英夫人,秀发低垂,薄施粉黛,粉色和服愈发显得丰润如玉,雍容华贵。

    梅英夫人今天刻意将自己打扮了一下,镜中的佳人柳眉纤纤、颊红脸嫩,纤细乌润的发丝写意地伏在肩上,美目里尽是透着羞涩渴望的眩晕,成熟的风情间隐隐飘出一股说不出的秀媚勾人。

    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是一般的看重自己的外在形象,多年的豪门生活,骨子里面都透露出来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的气质。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