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六百四十章 除却巫山不是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620节??第六百四十章 除却巫山不是云

    ******

    北泽敦道:“既然丽颖夫人深明大义,我们先不必打草惊蛇,且以静制动,但等群凶毕现,我们再来个一网打尽不迟!”

    雄一道:“昨日中岛先生观看三军操练,慧目如电,看出弊端,今请中岛先生出任江户三军兵马总教头,一展雄才,亦使我源氏儿郎能征善战,攻守兼资!”

    中岛茂激动地谢领钧命道:“士为知己者死,承蒙将军厚爱,中岛不才,愿鞠躬尽瘁!但成威将军……”

    雄一听出话中之意,道:“先生不必担心,我令成威升职大名,主管内务总需,既是肥缺,却是闲置,不能干涉军政,他也无力为乱了!”

    友良道:“能保全最好,到底是源氏血脉。关键是长崎伊藤,若令松下与之结成秦晋之好,恐于我江户极为不利!”

    北泽敦向天龙解释道:“松下元晟乃是东仁义子,甚得东仁宠爱,倘获伊藤女儿芳心,东仁伊藤联姻,宫本素与东仁狼狈为奸,再与黑龙帮一起卷土重来,江户势必危矣。将军应派特使走一遭,与伊藤通好,用离间之计,搅乱敌人的阴谋!”

    众人的目光一齐投向梅英夫人,梅英美目闪烁着娇笑道:“看来我是众望所归,出使非我莫属了!伊藤与江户素无恩怨,相距甚远,没有直接利害冲突,前番退军又与我达成誓言,我去通好融洽,也符合龙先生远交近攻之方略,将军以为如何?”

    雄一大喜:“夫人出使定能马到成功!倘我源氏能与伊藤修好,遥相呼应,定使宫本老儿气得吐血。可请龙本先生同行,见机而动,必要时可将松下元晟……”说着眼眸闪动,右手做了个挥刀的动作,众人一起点头表示赞成。

    梅英说道:“此次出使当暗中进行,神不知鬼不觉。人不能多,我与龙先生,再带倩儿琳儿两名侍女便装出行。”

    天龙始终一言不发,待听到自己可与梅英结伴远行长崎,心中暗喜,口中却调笑道:“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我们这次不仅要去毁了人家元晟公子的姻缘,还要害了人家元晟公子的性命,我真是于心不忍,善哉善哉!”

    众人大笑。

    天龙思忖一下又道:“此去要秘密出使,恐宫本察觉从中破坏,烦劳北泽两位大哥率军佯攻大阪,骚扰一番,引其注意,掩护我们,正所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北泽敦笑道:“定当不负所托!先生此去,见机行事,不但做掉松下元晟,再能得了伊藤梦芳,英雄美人传为一时佳话,江户长崎结下秦晋之好,岂不一箭双雕,两全其美?”

    雅秀暗暗在天龙腿上拧了一把,天刚装模作样地诈呼道:“姐姐饶命,小弟不敢!”众人大笑,雅秀羞得粉面通红。

    中岛茂正色道:“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诸位不要小看松下元晟,此人既是东仁义子,又与黑龙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据说与黑龙帮后面的黑龙教还有瓜葛,很有些邪气啊!”他说到这里略一停顿,众人却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因为黑龙教最是邪异。

    黑龙帮多少在明,黑龙教却深不可测,连中岛也搞不清十二枭将中谁是教徒;扶桑上下教徒众多,甚至连一些大名,武士及其家眷也是教徒,但谁也说不清道不明;教徒也均不以此面目示人,却都誓死效忠于黑龙教主,鬼鬼祟祟,诡怪莫名。

    中岛茂又道:“元晟潇洒,声名远播,弯刀武功不在我下,凶狠狡诈,更是令我望尘莫及,飞弟遇到他切不可等闲视之。昨夜那女人不是‘白蛇’庆媛春就是‘绵羊’庆媛雪,都是黑龙帮色使,我虽未谋面,却知她们武功高强,尤精媚术,飞弟却要小心应付了嘿嘿……”

    雅秀听了又瞪了天龙一眼,天龙哭笑不得耸肩摊手道:“我是奉命出使,又不是韦小宝奉旨沟女,怎么好像成了采花大盗一样?”众人虽不知道韦小宝是何人,却也听懂天龙的意思,看着雅秀酸溜溜吃醋的俏模样,众人忍不住再次大笑。

    梅英拉着雅秀的手安抚道:“妹妹放心,有我三人帮你看着看他,看他敢胡天胡帝的?妹妹神通灵异,便留在江户为我们传递消息吧!想必妹妹与龙先生一定可以心有灵犀一点通了吧?”

    雅秀愈发娇羞道:“姐姐也来取笑人家!”

    是夜,小别在即,天龙雅秀自然千叮咛万嘱咐,一夜缠绵,尽情恩爱。

    翌日凌晨,北泽敦北泽豪兄弟就帅两万精兵虚张声势直奔大阪明光县。宫本早得探报派军支援,北泽兄弟却不与之交战,横向而走,扰攘一番,收兵回城。

    莉香小姐起了一个大早,送别母亲梅英夫人,可是,小妮子的心思却全在天龙的身上。那天被天龙索取了少女初吻之后,妙龄少女情窦初开,难以自持,满脑子里都是天龙的影子。此时明明知道离别在即,一直不敢接触他的目光,却又偷偷望呀望一眼他,偶尔一碰到他那火热的目光,小妮子就心如鹿撞,粉面绯红。

    “莉香,龙先生要走了,你不和龙先生告别吗?”梅英夫人调笑道,她满心希望宝贝女儿能够和天龙喜结连理,那样对于源氏也好江户也罢都是有百利无一害的。

    莉香从小到大,刁蛮任性,从来都是她让别人头痛伤心,这时她才第一次体会到伤心的滋味,想一想此处一别好些日子才会相见,而且前途漫漫吉凶未卜,小妮子禁不住心如煎熬,猛然抬起头来,大大方方走到天龙面前,满眼通红地对他说道:“我不管你带什么梦芳不梦芳的回来,总之你要是不回来,我追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径直踮起脚尖,樱桃小口凑上前去在天龙脸颊上轻吻一下,转身扑进雅秀的怀里,咬住了下嘴唇不肯哭出声来,可是晶莹剔透的泪水已经顺着雪白娇嫩的粉腮落了下来,浸湿了雅秀的香肩。

    “小妮子,别哭了!”雅秀紧紧搂住莉香的柔肩,嘴里安慰道,心里却也黯然神伤,望着天龙梅英夫人四人远去的背影,她幽幽说道,“他们会平安归来的……”

    宫本传令守军昼夜戒备防备偷袭之际,梅英夫人天龙倩儿琳儿四骑已踏上南下出使行程。

    黯然夺魂者,唯别而已矣。扶桑南国,风光旖旎,秀丽迷人。天龙纵马驰骋携美同行,心情很快好了起来。三女虽都身着男装,倩儿琳儿好比春兰秋菊,娇嫩柔美,各有韵味;梅英夫人仿佛洛阳牡丹,雍容高贵,眉目如画,丰腴圆润,更添妩媚。天龙心境大佳,不禁哼唱起林俊杰的《江南》。三女虽听不懂歌词,那曲调却也听得津津有味。

    天龙看见倩儿背上包裹,笑问道:“梅英姐姐,此去长崎,不知给伊藤带了什么礼物?”

    梅英道:“金银珠宝,不便携带,九州殷富,伊藤光夫也未必看在眼中。九州长崎最重为学音乐,光夫最爱唐风唐韵,雄一将军把他珍藏多年的白居易《琵琶行》拿出相赠,相信这份厚礼定可令光夫爱不释手。听说梦芳小姐容貌绝佳武功不凡,论起才艺,在十大美女中也能独占鳌头呢!”

    “十大美女?”天龙好奇道,“只知道富不死有十大富豪排行榜,原来你们扶桑还有十大美女排行榜呢?”

    “是啊,先生没听说过吗?”琳儿道,“我家夫人和莉香小姐还有雅秀小姐都位列其中呢!”

    倩儿说道:“还有伊藤家的梦芳小姐,宫本家的伊蓉小姐,西泽家的丽娜小姐,东仁家的晶晶郡主,皇后如倩夫人和美凤公主。”

    “这才九位呢?”

    琳儿道:“还有奈良的菊池小百合,不过只传说她美若天仙,与世隔绝,谁也没有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好神秘哦!”

    天龙笑道:“哇塞,我能有幸和美女姐姐……”

    梅英故意打断他的话头调笑道:“你的美女雅秀姐姐在江户呢!”

    天龙继续贫嘴:“我能有幸和大美女姐姐并辔而行,又有两个小美女妹妹左右陪伴,真是艳福齐天啊!”

    三女全被他逗乐了,心里都美滋滋的。

    梅英娇叱道:“油嘴滑舌!”

    天龙故意凑过身去压低声音道:“多谢姐姐夸奖,姐姐喜欢我油嘴滑舌吗?”梅英想起那天湿吻,俏脸绯红,马鞭一扬重重抽在天刚的马美股上,一下子窜出老远,天刚连摇带晃惊叫声中已经远去。梅英“噗嗤”一声嫣然一笑,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二八妙龄的少女时代。

    愈往南走,人烟渐渐稀少,村庄疏疏落落。

    远远看见前面屋前围了一群人,哭声断续传来。天龙梅英四人牵马走近。百姓看四人相貌俊秀,仪表不凡,纷纷闪开。见地上一块门板上面躺着一个少年,血肉模糊,气息奄奄。他的父亲泣不成声,母亲捶胸顿足,痛不欲生,独自哽咽着骂道:“日月大神啊,我前生造了什么孽呀!生了这么个逆子,文不成,武不就,学不好,打架斗殴,惹是生非。这到底是谁这么狠的心,下这么毒的手呀?这可让我们怎么活呀?……”

    少年的哥哥一边哭泣一边劝着母亲。悲伤的氛围令人肝肠寸断,围观众人皆皆摇头叹气抹泪劝说。

    天龙三步并作两步赶了过去,蹲,右手去摸少年腕脉,右手“哧拉”一声撕开血衣。众人惊呼,梅英伸手阻止众人围得太近,倩儿琳儿齐声惊叫,那少年胸口赫然一个血洞,却不似利刀所伤,倒像什么动物利爪掏抓所致,周身上无完肤,两眼紧闭,昏昏欲死。

    天龙双手游去,止血生肌,真气冲动,须臾而愈,白气贯顶,众人目瞪口呆下,那少年已翻身坐起。众人惊异地跪倒在地口呼“神仙”,少年父母更是磕头不止。

    天刚请众人起来,少年已扑进父母怀中,母亲喜极而泣,大悲大喜,兀自不敢相信,喋喋不休斥骂少年。

    天刚道:“不要再骂他了!”那母亲吓得怔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天刚。

    天龙冲少年道:“来,小兄弟过来!”少年走到天刚面前。

    天龙握住他的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健,井弘健!”

    “多大了?”

    “十五岁!”

    天龙抚弄着他结实的胳膊问道:“能告诉我你的伤有何而来吗?”

    “狗熊!是山林中那只狗熊所伤!”

    众人闻听一片惊呼。

    “我用陷井伤了它,哪知道它又挣脱爬了上来,我与它博斗了半天,终于杀死了它!”十五岁的少年居然杀死了狗熊,众人又是一片惊呼。

    “你为什么要捕杀狗熊呢?”

    众人心头也想,这少年真是年少无知,不在家,不上学,却钻进山林去和狗熊博斗,真是没事找事鬼迷心窍。

    阿健扭头看看父亲道:“我父亲体弱多病,家里地里全靠母亲哥哥劳累,母亲整天唠叨,与父亲吵架。

    “我听镇上大夫说熊胆泡酒可以治疗父亲的病,我追踪了两个多月,终于被我等到了,我拼了命也不能放过它!

    “阿健,井弘健!”

    “多大了?”

    “十五岁!”

    天龙抚弄着他结实的胳膊问道:“能告诉我你的伤有何而来吗?”

    “狗熊!是山林中那只狗熊所伤!”

    众人闻听一片惊呼。

    “我用陷井伤了它,哪知道它又挣脱爬了上来,我与它博斗了半天,终于杀死了它!”十五岁的少年居然杀死了狗熊,众人又是一片惊呼。

    “你为什么要捕杀狗熊呢?”

    众人心头也想,这少年真是年少无知,不在家,不上学,却钻进山林去和狗熊博斗,真是没事找事鬼迷心窍。

    阿健扭头看看父亲道:“我父亲体弱多病,家里地里全靠母亲哥哥劳累,母亲整天唠叨,与父亲吵架。

    “我听镇上大夫说熊胆泡酒可以治疗父亲的病,我追踪了两个多月,终于被我等到了,我拼了命也不能放过它!

    “熊胆泡在咱家酒坛里了,父亲喝了病就能好了,父亲母亲以后再也不会吵架了!”

    阿健父母已是老泪纵横,围观众人也是感动不已,眼含热泪,梅英鼻子发酸,热泪盈眶,倩儿琳儿却已搂抱着哭成一团。

    天龙用力将阿健紧紧搂抱在怀里,阿健的哥哥已经跑进屋里抱出了一个酒坛,那坛外鲜血通红,淋漓欲滴。

    天龙接过酒坛,高高举起道:“众位乡亲,诸位父母,这酒坛中泡的不是熊胆,而是一颗至孝至诚的赤子之心啊!阿健是个好孩子呀!”

    天龙小时候调皮捣蛋,顽劣成性,学习不好,是个天不收地不管的小霸王,父母也是动辄打骂,致使他后来一段时间沉默寡言,忧郁沉闷,怀疑患上了自闭症。后来,他爸爸妈妈听了一个特级教师的报告,采用赏识教育,多鼓励少打击,多表扬少批评,多沟通少对立,多热情少冷漠,多幽默少古板,多……少……

    爸爸妈妈从那以后经常和天刚谈心说:“尽力而为努力学习,即使学习不好也不是世界末日。不要总想着做这个家那个家的,先想着做一个人,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一个有上进心的人,正直?善良?谦虚?幽默?豁达……

    直到阿健拉住了他的手,才将天龙从对父母的想念之中拽了回来。

    阿健道:“谢谢你大哥哥,我想拜你为师,可以吗?”

    忽然一阵马蹄声疾,二百九十余骑风驰电掣一般横冲直撞过来,百姓急忙闪躲,躲得慢的早挨了几鞭子,打得滚倒一旁。

    天龙大怒,阿健对他说道:“恩人,这些是乡尊家奴,为首那人是乡尊公子,他的姑父就是大阪藩主宫本千代,平日里鱼肉百姓,横行霸道,我也和他们打过几架,他们人多,我吃了不少苦头。”

    为头那纨绔子弟挥舞马鞭叫道:“抬上来!”

    从后面一辆马车上拉着那只狗熊,依然死亡兀自面目狰狞可怖,众人想象阿健与之拼力搏斗的场面都不禁不寒而栗。

    “这是我家老爷养的狗熊,公子平日里最是喜爱,谁竟敢将其杀死,真是胆大包天!”恶奴狗仗人势叫道。

    那纨绔子弟早就一眼看中了天龙四匹骏马,戟指喝道:“定是你们四人所为,本公子也不为难你们,留下马匹行李,速速逃命去吧!”

    阿健一拍山峰,昂首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狗熊是本人所杀,与他们无关。他们是外地人从此路过,你休要讹人马匹。再说这狗熊本是山林野生,什么时候成了你家所养的了?”

    那公子大怒,打量着梅英夫人和倩儿琳儿的美貌姿色,笑着叫嚣道:“整个山林整个山庄都是我家的,莫要说狗熊,就是一只蚂蚁也是我家所养,也比尔等贵重,你还敢狡辩?我认定是这四个人与你内外勾结,图谋不轨,一并拿下,男的锁进后庄水牢,女的锁进我的卧室,我要好好审问!”

    梅英夫人还沉得住气,倩儿琳儿却已经气炸了肺,柳眉倒竖,就要发作。

    天龙却好整以暇地笑问道:“阿健,我来问你,如是朋友来了你应如何相待?”

    阿健不料此情此景他还有闲心如此一问,略一思忖道:“那还用问,倘是朋友来了,自然是应以礼相待,美酒佳肴!”

    “可是有人比狗熊还要不如,对待这样的畜生却又如何呢?”天龙看都不看纨绔子弟一眼,依然笑问道。

    阿健明白了天龙的意思,笑了笑,刚要说话。

    天龙右手已经按在他的后腰,朗声说道:“你不是想拜我为师吗?现在便露两手让我们看看你杀熊的本事!”

    手腕轻抖,阿健腾空而起,一脚结结实实踹在那公子的胸口,喀喇声响肋骨断折,惨叫一声倒跌马下。群奴发一声喊,围攻上来。

    阿健本来就身手敏捷,又有蛮力,刚被天龙在疗伤之时打通了任督二脉,更加快如猿猴,凶似猎豹,片刻之间就打翻了十几个恶奴。余下人见势不妙,拔出腰刀,砍向阿健。

    天龙脚尖踢动,碎石子破空飞砸,众恶奴惨嚎声里,腕骨碎裂,腰刀坠地。阿健更是有恃无恐,施展出来全身武艺将二百九十余人打倒在地爬不起来。众乡邻多年受其欺压,见此情景,一涌而上,有仇的报仇,有气的出气。

    “小阿健,好样的!”琳儿拍手叫好道。

    天龙见阿健笑嘻嘻回来,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口耐的小正太,抚着他的头问道:“阿健,你小时候有梦想吗?”

    阿健满怀憧憬地响亮回答道:“我从小就想象雄鹰一样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翔!”

    天龙笑道:“我就叫天龙,附之龙尾何愁你不飞翔起来呢?你可愿意跟着我到外面的世界去自由的飞翔?”

    阿健就等着天龙这句话呢,喜出望外,早就单膝跪地,铿锵有力地说道:“弟子心甘情愿追随师傅左右,弟子拜见师傅!”

    梅英夫人调笑天龙道:“你这么年纪轻轻的就当起师傅来了,呵呵!”

    阿健却转身跪向梅英夫人,口中说道:“弟子拜见师娘!”

    梅英夫人又羞又急道:“我不是,我不是!”

    天龙哈哈大笑,倩儿琳儿相顾莞尔……

    天龙梅英夫人倩儿琳儿和阿健五人晓行夜宿,一路之上却见有不少武士豪杰,或者三五成群,或者两人作伴,健马如飞也向南行。

    梅英夫人心下纳罕,派阿健前去打探。

    这小子倒是伶俐,眨眼功夫便打探清楚:

    原来是长崎藩主伊藤光夫为女儿伊藤梦芳设擂招亲。想那伊藤光夫是菊花皇朝三朝元老,藩府虽在长崎,却是雄踞九州岛,富可敌国。伊藤梦芳又是扶桑十大美女之一,才貌双全,天下豪杰闻此消息谁不心动?既有贵族子弟,也有江湖武士,均是闻讯而动,纷至沓来。

    倩儿道:“夫人,这岂不是表明伊藤光夫不想讲女儿嫁给松下元晟吗?岂不是发出信号不想与东仁联姻吗?”

    梅英夫人道:“光夫此举一是表明自己并非东仁想如何就如何之辈,藉此提高他在菊花皇朝乃至天下人眼中的分量,心中的地位;二是可借此机会招揽天下英才为其所用。正可谓一举两得,绝佳妙策。松下元晟欲娶梦芳小姐,就必须打败天下豪杰。按说他应该有这个实力!”她说着停顿了一下,瞟了一眼天龙,故意语带双关地揶揄道,“可是有些人总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不知道有没有本领打败天下英雄一亲美人芳泽了?”

    倩儿琳儿和阿健听了都不禁掩嘴葫芦偷笑。

    天龙却毫不着恼,慵懒悠闲地笑道:“我就是英俊的癞蛤蟆,成天都想吃天鹅肉。不过,远水难解近渴。”紧接着低声在梅英夫人耳旁调笑道,“我现在只想吃夫人的肉!”

    梅英夫人羞红了脸举拳要打,天刚早已勒马闪开。

    琳儿插话问道:“龙先生,你说昨晚雅秀姐姐给你传来感应说‘九州之行有灵异相助’,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天龙笑道:“这还不明白吗?那就是说,我在九州岛又要遇到灵异界的美女相助哦!嘿嘿……”

    梅英夫人倩儿琳儿齐声娇嗔道:“臭美!”

    天龙和阿健相视大笑,五骑扬鞭远去……

    天高云淡,风和日丽,本州岛南端下关码头与九州岛隔海峡相望。人欢马嘶,几百人聚集在码头前,高矮胖瘦老少美丑,各色人等,不一而足。

    远远望见海峡中停泊一艘巨船,船身长数十丈,六面阔帆,彩旗招展,水兵林立。中间一杆大纛旗,“长崎伊藤”四个烫金大字迎风飘扬。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请把您的所有鲜花都投给我吧!谢谢了!!)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